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方程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告别与来客

第一百二十章 告别与来客

        一周之后,五月遥向广平公主和夏凡辞行。

        停在海港里的,是一艘租借来的海船。如果不是公主的身份,以及厚实的赏赐,想要找一条愿意向东航行的船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其实可以等到后续的使者过来,再把消息传回邪马。”宁婉君说道。不管有没有邪祟,这个年代海上航行都是一件风险十足的事情。

        五月遥无疑更清楚此事,但家乡的战况每日都在牵动着她的心,“多谢殿下的关心,可谁也不知道下一艘船何时才会抵达。如果敌人故意封锁消息,还在观望的人恐怕很难知晓这一盟约。吾的子民、吾的武士,都需要一个捷报来振作士气,所以……吾必须得走。”

        “万一路上发生意外呢?”

        “那就请殿下将两国的盟约告诉新的使者,后人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消息带回故土。”五月遥坚强的笑了笑,“吾虽是大巫女,但吾也是邪马的使者。”

        宁婉君不再相劝,她知道对方心意已决。

        五月遥先向公主鞠了一躬后,接着又向夏凡深深低下头来,“若没有你的理解与收留,此事不会轻易走到现在这一步。你是邪马国的恩人,吾代表女王感谢你的帮助。”

        “不客气。”夏凡耸肩轻松道。

        接着宁婉君和黎一左一右伸手过来,按着他的脑袋回了一礼。

        “这种注定被载入史册的时刻,请务必正式一点。”

        “夏凡,别太失礼了。”

        两人小声嘀咕道。

        五月遥致谢完后,朝山晖点点头,“另外,吾想将他送于夏大人。”

        山晖显然已有所准备,直接跪下,额头与地齐平。

        “这是……”夏凡不禁有些意外道。

        “他一直是我的侍卫,忠心耿耿,为人可靠。而你对妖毫无偏见,值得吾放心将他托付于你。”五月遥略有些不好意思道,“他唯一的缺点是……不太善于战斗,如果不是吾国欠缺武士,吾应该选薙青或薙红相赠的……”

        夏凡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是对方的答谢,虽然形式有些古老,但出发点是好的。何况令部正缺人手,他也就不再拒绝,伸手将对方拉了起来,“枢密府多一张口也没什么大问题。”

        山晖的尾巴摇了起来。

        “那么,吾出发了。”五月遥柔声说道,“期待下一次再见时,吾能带来新的好消息。”

        很快,海船便在众人的注视下扬帆起航,徐徐离开了港口。

        她带去是盟约,也是邪马国的希望。

        ……

        “二位大人,看到那条灰色的细线和上面的黑烟没?”老人一边赶着驴子,一边笑着介绍道,“那就是金霞城啦!”

        “哦……”墨云有气无力的应道。

        按照计划,她本应该四五天前就能赶到申州首府的,自从遇到这位方家方士后,一切都乱了套。

        更换马车后没走多远,两人就遇上了一伙劫匪。官道上出现劫匪的概率本就偏低,更不凑巧的是刚好逮到了他们。

        一番乱战后,劫匪被方先道轻松击退,但在最初的袭击中,车夫不慎中箭受伤,马还给射死了一匹。

        她不得不派出一名侍从,骑着仅存的那匹马,将车夫送往最近的乡镇,自己则和方先道步行前进。

        结果一天后官府找了上他们,说是劫匪已被抓获,但那些人裹挟了一批流民,为了避免伤及无辜,希望他们能去指认行凶犯人。

        这一翻折腾下来,墨云不仅筋疲力尽,行程也生生被拉长了一倍!

        她曾咬牙切齿的质问方先道为何没能算到这场意外,而对方反倒一脸理所当然的回道占卦自然不能洞悉天机,所寻的是一个方向,绝不是分毫不差的预演。甚至为了追求方向的正确性,方士还得特意模糊查询结果,以免遭到天罚。

        这解释差点没让墨云把袖箭射到他的脑门上。

        方先道则一再表示,虽然路遇意外,但并不构成实质威胁,特别是在卜算好处时,一般都不会显示出来。

        只是墨云已经彻底不想再搭理对方了。

        就这么颠簸着,两人一前一后坐在小板车上,穿过了金霞城的大门——至于还有一名侍从,因为驴车载重有限的缘故,只得带着部分行李驻留乡镇,打算跟另一名侍从汇合后再一起出发。

        “二位大人,我们到了。”

        方先道跳下马车,“我记得你是来金霞探亲的吧?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不,后面绝对不会再见到了。

        墨云拱拱手,连最基本的道别都不想多说,提着仅存的木箱朝官府所在的位子走去。

        询问到公主如今已长居郊外后,她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凤阳山庄。

        等看到秋月急匆匆跑出来的那一刻,墨云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这么多天的劳苦奔波,终于要迎来一个好结果了。

        “云公子!”见到墨云的刹那,秋月吓了一大跳。“您……还好吧?”

        也无怪她惊讶,好几天的睡眠不足让墨云看上去颇为憔悴,而平板的驴车更是让她“风尘仆仆”,脸上都沾满了一层黄土。

        “我不要紧。公主殿下呢?”

        “她现在正在书房看书。”

        居然是……学习么?墨云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暖流,那个对书本毫无兴趣,总是挥舞着长枪的姑娘,如今也会花时间在书房里了。果然人是会不断长大的。

        “对了,你说的那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方在信中提到,自从公主选出自己中意的方士后,就赋予了他极大的信任,还说他学识过人,有改造世界之能。秋月称自己才学浅薄,无法衡量此人的水平,因此恳请她前来一观,以免公主被人所蒙骗。

        墨云自问宁婉君并不是一个毫无主见的深闺女子,也鲜少给予他人过高的评价,如今像秋月所说的那样确实有些奇怪。不过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格外警惕,就如同擅游者常溺一样,很少受骗的人一旦被骗,很有可能会难以自拔。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秋月反倒有些犹豫了,她苦恼了摸摸脑袋,“呃,这个……那个……我觉得,公主殿下……可能……没有……看错。他……确实……有些……与众不同……”

        ??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不过是晚到了几天,怎么连秋月也像中了对方的陷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