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方程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思想之书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思想之书

        那都是些什么鬼画符啊。

        算筹不像算筹,文字不像文字,这种东西真能叫算术?

        “呃……这书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夏凡编的,他还让我们每个人都抄了一份。”宁婉君叹了口气,“一开始还挺容易的,但后面每多翻一页,问题就难上许多,我怀疑他是不是故意在戏耍大家。”

        夏凡?她精神一震,这个名字……不就是秋月提到的那个人吗!

        装神弄鬼,素来是不学无术之人最擅长的事情。

        “你可能……确实被他戏耍了。”墨云低声道。

        “果然,我就说算术哪能是这样子的!”宁婉君一拍桌子道,“但如果是你的话,肯定不成问题吧?要不你告诉我后面的那些内容都是啥玩意,我也好让他重写一份来!”

        等下,莫非公主看得懂前面的内容?

        对了,她说一开始很容易来着。

        墨云翻到第一页,发现还有序章。而在此部分中,竟然是对各个古怪符号的阐述与解释。

        糊弄他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模糊话语,用话术来引导意识,这人居然还把模糊的部分写出来,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也罢,如此反倒方便她从根本上找出对方的破绽。

        墨云决定从头看起,然后一举击溃夏凡的伪装。

        “等我一刻钟,先让我把此书通读一次。”

        “没问题。”宁婉君满怀期待道。

        ……

        “墨云。”

        “墨云?”

        “喂,你还好吗!”

        墨云猛地从书中惊醒过来,她望向公主,而后者也在关切的看着她,“我是谁?”

        “宁婉君……殿下?”

        “这是几?”对方又比出一根手指。

        “一……不是,”墨云摇摇头,她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在干什么,“我一切正常,你干嘛担心这个?”

        “因为……传言。我只是怕你精神错乱。”

        “你在说什么啊——”墨云笑道,“不过是看本书而已,对了,我看了多久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痛。

        宁婉君盯着她瞅了好一阵,“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墨云惊讶的眨了眨眼,自己竟然已经看了这么久了吗!

        “而且你只看了十来页。”宁婉君将一个装有菜肴的篮子放到桌子一旁,“刚才吃晚饭的时候,我见你看得认真就没有打扰你。结果没想到回来后你连姿势都没变一下,还好我让秋月给你备了一份。”

        “多谢,不过我现在还不饿。”

        “果然,你还跟以前一样。”宁婉君耸耸肩,“所以我才不想你出宫闲逛。话说回来,这书你觉得如何?”

        「这书如何——」

        此句话如同闪电一般,将墨云断开的思绪又重新接驳到一起。

        对了,自己刚才正沉迷于字里行间之中,而之所以会如此忘怀,完全是因为这本书——“简直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是什么意思?”宁婉君问道。

        “这绝对是一本奇书,而且……”墨云说到这里一时有些卡壳,她该怎么样才能描述此书的意义?要说它高深无比、奥妙非凡那也不是,毕竟前面就连公主殿下都能看懂,注定它的层次是一本基础教学。但要说它跟《九算书》一样,那又绝非如此。

        它创新了很多独有词汇与符号,那些古怪的“鬼画符”实际上是各种数字跟运算形式,一开始还挺难适应的,只是看久了之后就会发现它们格外简洁、表意清楚,用起来更加方便。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如果只是如此,那它也仅仅是一本改良后的《九算书》。

        沉吟了半天之后,她才找到了一个勉强接近的词语,“……思想。”

        “思想?”

        “它最珍贵的地方,在于它的思想——这个思想的意义,甚至不限于算术之内!”墨云深吸了口气,“若是这书流传到外面去,绝对会引起轰动。”

        没错,就是思想。

        它看上去跟《九算书》相似,也是抛出了许多算术计算式与例题,但与后者单独的孤例不同,它是一场缜密而严谨的推导,一环扣一环,从几个简单到显而易见的描述,一步步构建出后面的广阔图景!

        而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句“过两点有且只有一条直线”开始的。

        五条公理。

        五条公设。

        后续的各种内容,都建立在这短短几句话之上。

        因为前者正确,由前者推导出来的后者,也一定正确——哪怕它看上去再不合乎直觉,但在铁一般的逻辑面前,也只能承认它确实如此,这就是此书的意义。

        墨云感到一扇全新的大门被打开了。

        她过去所学的一切,相比于这上面的内容都显得零散不堪、不成体系。

        她没想到算术竟会如此美妙与规整。

        “有你说的这么精彩么……我怎么感觉不到?”宁婉君用怀疑的语气嘟囔道,“罢了,你今天晚上可以住在这里,继续翻阅这本书,但别忘了吃东西。”

        “我……”墨云这时忽然想记起,自己来金霞城到底是干嘛的,可她一时又舍不得放下手中的书本,不免露出了左右为难的神情。

        宁婉君笑了,她轻声感叹道,“你果然是夏凡口中天赋卓绝的那类人。”

        “为何这么说?”墨云不解的问。

        “他把这东西交给我们抄录时曾说过一句话——任何无法感受到这书里内容之美妙的人,都没有成为大学者的天赋。虽然不知道这大学者是什么头衔,但显然你是有资格获得的。”

        “夏凡这个人,现在在哪?”

        “应该在方士的居住区吧,忘了跟你说,他是一名枢密府方士,现在已升五品,任令部从事了。”

        墨云注意公主提起此人时,语气中满是自得。

        “我能见见他吗?”

        “当然,”宁婉君一口应道,“我觉得他也应该很想见到能欣赏这本书的人吧?对了,这家伙似乎什么都知道一点,如果你有什么困惑已久的问题,不妨跟他谈谈。说不定他能给你点不一样的建议。”

        怎么可能,工部的问题可不是一个外行人能解决的。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墨云并未把这话说出来,因为她能感受得到,对方也是出于一片好意。所以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会的。”

        ……

        第二天,宁婉君将她带去了海边。

        由于一整晚都在攻读那本不可思议的算术手抄册,以至于墨云的眼睛有点浮肿,但在精神上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困意,甚至还期待着回去后继续挑灯夜战。

        只是她不太明白,身为枢密府方士的夏凡,为何白天会待在海边这种地方。

        问出心中的不解后,公主轻声笑了起来,“因为他正在负责为我建设一座全新的盐田。”

        “盐田?”

        “嗯,看上去像是稻田,不过产出的却是海盐。”她朝前方努努嘴,“看,我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