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方程式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圣宫密室

第五百四十一章 圣宫密室

        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吧,夏凡咂了咂嘴,九万两白银什么概念?差不多抵得上金霞城未被他接管前一年的财政开销了。

        萨勒尼学院的学费再贵,那也是总计六年的支出,并不要求一次性付清。而此人仅仅为了拍一件艺术品,眨眼之间就扔出去了几乎六倍于学费的金币,这得有钱到什么地步才敢如此挥霍?

        奥利娜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

        她忽然发现,神明并没有歌颂中的那么公正无私。

        有人仍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而有的人却可以因为意气一掷万金。

        “真的假的,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不好说,但口音不像是王都人。”

        “这下阿齐厄要栽跟头咯。”

        “这算栽跟头吗?快两万的金币,退一步也没什么问题吧。”

        乱哄哄的议论声在阿齐厄听来刺耳至极,他猛地转向先前查验过笑面男的公证人,眼睛里满是煞气,其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碍于面子关系,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申请公正”的话来。

        此举已经违反了拍卖会规则,但公证人也不想开罪名声不太好的阿齐厄,因此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尽管一句话未说,不过该神情已经证明了对方完全有能力支付这笔惊人的款项。

        “一万七千二百金克恩,一次!”

        “二次!”

        “三次,成交!”主持人挥下了手中的木槌。

        这一回,阿齐厄面色阴沉,没有再举牌。

        ……

        等待仆从离开后,黎从屋梁上方一跃而下,落在了走道尽头的一扇房门前。

        这里位于圣宫三层东侧,位置算不上有多隐蔽,不过安防力量明显严密了许多。从二楼前往三楼的阶梯口不仅有活动铁门,还有圣宫侍卫站岗,这也算变相验证了山庄里存在比上房更好的房间的猜测——至少上房周边不会有人持枪驻守。

        夏凡手中残留的余味,亦是在此处最为明显。

        “看来那家伙的常住房间就是这个了。”

        黎左右打量了一番,轻快的跳上了过道窗台。

        她并没有撬门的打算。

        狐狸形态既不适合使用工具,也没必要走人才能走的专用通道。

        顶开未锁的窗户后,她直接落在户外的二层房檐上,接着利用墙上的装饰和凸起,一路爬行至屋顶上方。

        此举还惊吓走了几只在屋顶歇息的飞鸟。

        黎很快找到那根直通室内的烟囱——此时已是夏天,壁炉早就被清空,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通过烟道进入了房屋。

        由于是晚上,屋子里实在有些黑,黎尽管拥有夜视能力,在没有星光映照的情况下也只能隐约看清家具陈设的轮廓。

        因此她首先要做的是点火。

        好在蜡烛和火折都有现成的,用前肢和牙齿配合引燃火绒并不算什么难事。

        有了火光,她总算能一睹屋内的全貌——这间房子装饰同样华丽,放眼望去金光闪烁,抛去常见的精美家具不说,光是大床下垫着的那张完整带头熊皮,就能知道全屋的大致基调了。

        而在这些陈设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占据大半个墙面的玻璃立柜。

        不光玻璃本身纯净透亮,里面摆放的各种器物也极具特色,例如干枯如柴的风化手腕、镶嵌有巨大宝石的人类头骨、一顶破碎的金色王冠等等……考虑到这里只是圣宫提供的专享居所,放置于此的东西也只是临时收容,阿齐厄家中的藏品数量恐怕会相当惊人。

        看来拉瑟因的情报还算正确,黎心道,此人对不同寻常的稀罕物确实有强烈的收集欲望。

        如果潜入进屋子里的是窃贼,这一行绝对能满载而归,可黎需要的是线索——除开各种藏品外,她并没有找到更多与阿齐厄本人有关的东西。

        难道对方仅仅只是把此处当成了一个休息放松的场所?

        黎在房间内寻找一圈后,目光忽然被书桌上的一个陶瓷瓶吸引住了。

        从样式看,它跟艺术品毫无关系,从功能看,它似乎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装笔筒,但就是这个不起眼的瓶子,却有着相当强烈的气味。不光阿齐厄经常“把玩”它,还有其他人也频繁触摸过它。

        如果瓶子只是一个凡物,见惯了珍稀宝器的阿齐厄不应该会如此多加关照它才对。

        黎轻轻跳上桌子,推了推瓷瓶,而后者纹丝不动。

        她心里顿时有了底。

        用尾巴缠住瓶身后,她逐渐发力旋转,很快桌子下方便传来了咔嚓一声脆响。

        接着放置有玻璃柜的墙面忽然向两侧打开,露出了一个刚好供一人通过的暗门!

        就知道这屋子不会那么简单。黎咧开嘴角,如幽灵般窜入了密室内。

        这个隔间仅有十尺见方,里面除了一张书桌、一面铜镜和一扇天窗外,什么都没有。令黎感到莫名的是,在这样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挂在桌子正上方的铜镜却足有半人高,镜框也是相当精美,怎么精致怎么来——如果它出现在圣宫大堂或拍卖厅里,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然而放在这个采光明显不足的小屋内,就显得很是异样了。

        圣宫弄这么一间密室,总不可能是给居住者化妆打扮用的吧?

        黎谨慎的没有贴近镜子,而是与其保持一定距离,埋首在书桌上翻找起来。

        信封找到三四个,可惜里面空空如也,信件并没有留存下来。

        抽屉里的书册也有好几本,不过记录的都是阿齐厄的拍卖战果,包括拍得时间、花费与去处。黎随手翻了翻,发现其中一小部分藏品似乎被他当做礼物送给了城中贵族,根据这些名单,或许能进一步缩小滚滚的搜寻范围,但想要深入查下去只怕会耗费相当多的精力。

        她正准备把书册重新放回抽屉里时,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忽然掉了出来。

        黎不由得咦了一声,俯身拨正掉落之物。

        那是一个半木头半金属的徽记,金属只占其中一面,且雕刻有一副精美的图案。乍看上去,其主体像是一座石塔,顶端睁着一直硕大的眼睛,日月星辰分列左右,背后的底图则是一个标准的六芒星。

        这是什么徽记?黎仔细端详了一会,将图样记在脑海中——如果拿给奥利娜看的话,指不定能发现些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她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