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80后,我们渐逝的青春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又一次失落?

第三章 、又一次失落?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三章、又一次失落?(本章免费)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考完之后黄天心里还是没底,急着跟同学们对完答案后,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这次估分只有535左右,比照去年的分数,这个分数可以上一本线,但是今年的数学除了最后一题有点难度之外,其余的都十分简单,可是数学一向薄弱的自己,估分只有105分,看看其他同学大都是140几分,差一点的也有120来分,这样一来,自己明显处于劣势。幸亏这次英语考的还不错,估分有130分,主要原因是这次阅读理解超常发挥,除了一道题把正确的改成错误之外,其他的都正确。

        考完的当天傍晚,朱清、胖子、阿飞、小宏、大勇等几个好兄弟在老刘家拼起了酒。

        阿飞本名叫田飞,都是文康镇的,高中跟黄天一直是一个班,是黄天的死党。以前都在高三一班打混,两个人几乎是形影不离。这次来平遥中学复读,两个人分在两个不同的补习班里。阿飞平时都住在县城他一亲戚那里,只有到周末的时候才会过来跟黄天吹吹牛,抽抽烟。补习的日子过的太腻味的时候,就一起跑到县城小录相厅里通宵看电影。所谓的录相厅,也就是一台破彩电,外加一台vcd。一般来说,看到子夜时分,录相厅里便大叫老板换片子。在那昏暗、烟雾缭绕的破屋子里,一般来说老板就会拿张碟片进来,嚷嚷着说吵个毛啊,老子就给你们换。换了碟片后,于是屋子里安静起来,静的只剩下电视机里的哼哼啊啊声和一大堆男人们压抑的咽口水的咕咕声。每当此刻,两个人偏兴奋的,如饥似渴的学习着中学课本里学不到的生理知识,经常是看到半夜三四点钟才回。青春的渴望得不到宣泄,便衍生成暴力行为,路上见到冲他们叫的狗就拿砖头一顿好砸。有时则跑到农家地里偷一两根甘蔗,顺一两个西瓜,纯属刺激好玩。

        阿飞咬开一瓶啤酒跟黄天碰了下,猛灌了一口,冲黄天说:

        “老邪,这次怎么样啊,他娘的,这次我肯定挂了,估了下只有500来分。”

        “我也够悬,现在想那么多有屌用,来喝酒!”

        “朱清、胖子你们几个考的怎么样?”朱清他们几个是理科班,今年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考的不怎么样,重点就别想了,看看能搞个二本就阿弥托佛了。”看大家都满腹心事,黄天也就没多问,听他们唠叨的情况,胖子大勇他们也就差不多勉强进个二本的样子,点背的话估计搞个三本,最不济只能读个专科了。其实黄天早就知道,所谓的补习,根本不能提升自己的能力。拿他自己来说,除了数学,英语,其它三门考的还没有去年好,政治历史更是每门都少了10来分。至于那些补习能上清华北大的,那是人家本身就有那水平,那些大都是填报志愿跟别人碰车,死在最后,而差一点的大学又不愿意去读的主。

        几个人把桌子搬到了附近的篮球场上,6个好兄弟你来我往,干掉了2打啤酒。阿飞觉得不过瘾,跑到小商店提了壶5斤装的二锅头,每人碗里浇了一碗,闹着说不喝完不许走,醉死拉倒。几个人呆滞的看着碗里的酒,呼啦啦闹腾起来就干杯。这一顿酒,喝了很久,酒醉的他们谈了很多,谈理想,谈女人,谈他们以前的事,他们互相揭发着彼此的糗事,爽朗的笑声几乎要把夜刺破。

        几天后大家都忙着填报志愿。黄天看了看去年各大高校的录取分数,估计今年自己只能勉强上个普通大学。他不想在本省的高校读书,潜意识里希望自己走的远一点。于是在一本选项里有选择的填报了几个稍微有点名气的北方大学。重点大学这一年可以同时填报几项,于是他随便报了几个。班主任周敬军看了下他填报的志愿,就叫他顺便把空白的都填满,于是他顺手填上了本省的沙州大学。填报完志愿之后,偏是漫长的等待。不久后,分数可以查了,黄天查了下自己的成绩,是533分,跟自己估的分相差无几。查完分数之后就开始一轮更为漫长的等待,等待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每一秒,黄天都备受煎熬。身边的朋友都陆续的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提前录取的拿了,重点的拿了,一般本科的拿了,后来甚至专科的也拿了,黄天还是没有等到自己的那份通知。这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做噩梦,每次梦里都是考试的时候不会做,或者没做完,但是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试卷被人夺走,每次醒来都是心有余悸。

        从阿飞口中得知,阿飞进了本省的一所专科学院,朱清被录取到临省一家三流大学,不过好歹也是个本科。小宏家里的电话不通,大勇到了浙江一所普通大学。在八月快结束的时候,黄天再次来到平遥中学,在行政楼那里挤破头看榜的情形已一去不返。黄天看到榜单上有黄天的名字,不过那说大学他自己根本没报,他知道那是理科班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子。虽然那个大学很垃圾,但对绝望的黄天来说,再怎么垃圾也是所大学啊。

        默默的走向车站,黄天心里愁苦的很。这次如果还没考上大学,就算是父母叫自己再补习一年,自己也是没脸再补习了。他不想再这样浪费青春。每一年的高考就像赌博,有些人人品好的成绩好,报的志愿又没撞车,那是舒坦,人品差点的,成绩好报的志愿撞车了,那是郁闷。补习班跟黄天玩的比较好的李文军是个倒霉到家的家伙。去年高分被挤,这次考了590分报了个厦门大学,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知道今年报厦大的奇多,录取分数都快赶上北大了,于是这小子就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典型了,搞的一般大学都进不了。后来省里搞了个调剂,灰溜溜的进了省里一大学。黄天前两天也去看了看如何调剂,心想这么晚了,估计录取无望,想赶个末班车,谁知人家嫌他的分数太低,结果连调剂的名额都没了,黄天真是欲哭无泪啊。

        黄天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看来这次是死定了,现在已经是八月中旬了,九月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出去打工吧。自己的语文英语底子都不错,以后就想办法半工半读吧,就是自考也要搞个本科文凭。从小自己读书就还不错,这次没考起大学,在家是没脸待了,还是走远点吧。走远点能去哪呢?英语的话不能松懈,现在这社会,这个东西在哪里都能用的着,恩,等下就去买几本英文杂志和报纸,回去后怎么办?自己躲在家里看书,肯定不行,还是出去吧,出去自己又能干什么?外面又没有认识的人,哎,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呢?越想越乱,毫无头绪。黄天知道,如果没考上,他的生活轨迹将完全改变,一个是走向陌生的社会,一个是走进盼望憧憬已久的象牙塔。

        他这时候还不知道,他所憧憬的伊甸园早已不复存在,神州大地的各路大学都广开校门,广招生源,扩招之风已开始愈演愈烈。他看不到所谓天之骄子毕业即失业的迷茫,他这时只是个19岁的不谙世事的傻小子,有着那么一股不服输的冲劲。这十几年来,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事实上,读书已经让他读“傻”了。读书是为了考上大学,这就是他的理想。现在理想即将破灭,心中一片茫然!

        黄天买了张回文康镇的汽车票,浑浑噩噩的上了车,这时候有人拍了下他的肩,黄天回头一看,是原文康中学理科班的赵言,平时也就是个点头之交。赵言问道:“老邪,拿了通知书没啊?”“我拿个毛的通知书啊,没有哦,哎。”赵言不信道:“不是吧,我刚才在榜上看到你名字啊。”“那是理科班的黄天。”赵言急忙道,不是啊,是你的,你跟我在同一个学校,沙州大学,我也是刚才才拿到的。“我,真的?”黄天激动的一溜烟的跑下车,打了辆拐的急急往学校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