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80后,我们渐逝的青春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社团招新

第十六章 、社团招新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十六章、社团招新(本章免费)

        新生来了,向来是商机到了,而且是大大的商机。

        一般来说,新生刚开学的时候手头都有几个钱,于是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混进男女生宿舍,推销各种电话卡,有长途的,有短途的。来推销的电话卡相对比市面上的要便宜一两块钱。此外,还有推销鞋子的,推销笔的,还有一些骗子,总之,各类人马让新生应接不暇,茫然无措。

        大学对任何一个新生来说,都是第一次。大学里该干什么,应该怎么样,如果没有人指导,没有人跟他(她)规划,他(她)是不知道的。

        当然,每个人经历了一段大学生活后,会给自己四年的生活来个规划。比如以后考研,比如以后出国,然后为着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在大学里努力读书的还是很多的,并非传说中的大学生都无所事事。每天早上,校园里到处都是英文声。学英语似乎成了大学生活得主要目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在大学里,最卖力学的也许就是英语这门课程,因为它实用,而且是必需的,因为毕业前没过四级是拿不到毕业证的。

        黄天是个随波逐流的人,他没有大学四年的生活计划,他认为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进入大学后,从来没有想过以后工作的事,他甚至很庆幸大学毕业后不用分配工作,因为不分配,意味着自己能找到自己更心仪,更擅长的工作。

        高中生活让大部分大学生头脑紧绷,那时候每天都是没完没了得学习,学习,再学习。生活得其他部分几乎都被忽略了,享受生活更加不可能,他们每天面对的是老师的逼迫;每天面对的是题海题洋战术;每天面对的是考试的排名;似乎每个人都在对你喊,努力吧,大学在向你招手呢!

        大学是什么,是道门坎,是敲门砖,是魔咒!

        黄天如今最大的感觉是迷茫,迷茫,比高考落榜后还迷茫,这也许恰恰是新生最真实的状态。

        国庆过后,沙洲大学里热闹非凡。各个社团都把招新牌挂出来,一长溜的摆满了南区北区的主干道上,主干道两旁摆不下了,有些就摆在篮球场附近的开阔地,总之这时候是寸土寸金。有些黄金地段早早被一些社团占好,鲜艳的锦旗、精致的宣传海报随处可见。

        十一过后一两天还没有课,黄天和宿舍的几个兄弟就在各个社团招新处溜达。社团招新处有几个醒目的特点,那就是一桌一椅一牌一美女,同时还有一两个男同胞在那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一眼望去,只要是有美女的地方,就有一大堆的男同胞挤过去咨询。黄天看到很多男同胞,一边一本正经的咨询着问题,一边则用眼角的余光不断的往美女身上瞟。也难怪,十月份的沙洲简直是蒸笼,秋老虎的威力还是蛮大的,淫威之下,很多美女穿着都很“单薄”,特别是当美女坐着,男同胞站着的时候,总会有意想不到的风光尽收眼底。

        沙洲大学的社团有很多,反正是五花八门,几乎囊括了大学生的所有生活内容。运动类的有篮球协会、足球协会、网羽协会、自行车协会、等,文学类的有读书社、书法社、楹联协会等,以及英语口语协会、舞蹈协会、音乐协会、跆拳道等专业学习类社团。此外例如学生会,学工处调研部,青志协,勤工助学中心等都到了现场“淘金”。

        新生中,表面上谁是沙子,谁是金子,这些社团,这些协会就可以有效地加于鉴别。

        402宿舍中,朱滔来自西安市区,爸妈都是公务员,家庭条件不错,所以从小就对各种乐器有所涉猎。反正各种乐器都玩得来,吉他是在宿舍里就有一把,偶尔也深沉的唱一段小曲,吉他是弹得不错,不过嗓子就不大敢恭维,整个一破锣。电子琴不用说会使,钢琴还过了八级,简直是乐器全才。所以他到音乐协会一面试,招人的学长搞的像捡到宝,极力拉拢之能,生怕他跑掉了。

        刘凯华足球踢得不错,所以他进了足球协会,后来人文学院还把他特招进了院足球队,因为开学后就有一场全校院系之间的足球比赛,人才难得。

        蒋林的口才一流,进了校学生会的组织部,干事的干活。

        张佐对文学比较有兴趣,就加入了读书社,研究文学去了。

        黄天逛了一圈,发现似乎哪个社团都进不了。乐器没有哪样会玩,如果说口琴是种乐器的话,他也仅仅能吹响。自己又不擅长与人交往,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外向,但是他的外向只针对熟悉的人,在朋友之间他能玩的很开,也时不时的幽默一把,但是面对不熟悉的人,他大部分时间选择了沉默。

        而且,关键的一点,他普通话不行。南方人说普通话,难。刚开始不管怎么练习,都又浓重的家乡口音。普通话说快了,有时候会感觉舌头转不过弯来。总之,黄天认为自己普通话不行,外形也一般,字又写的不好,唱歌也不行,简直是一无是处了,在看到舍友们都有了归属,黄天生出点悲哀与自卑的念头。

        幸好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黄天心想,老邪是谁啊?老邪就是老邪,东方不亮西方亮,老邪我还真没有在哪件事情上服过输。所有的社团不要我,我还要我自己呢,努力,老邪!

        话说黄天正暗自澎湃着激情,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人后背。

        那人长发飘飘,后面望去,身材婀娜。上身一t恤,下身牛仔,脚蹬一双帆布鞋。那人还没转过身,黄天就忙不迭的道歉:“美女,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