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80后,我们渐逝的青春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追女人是件技术活

第二十章 、追女人是件技术活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二十章、追女人是件技术活(本章免费)

        秋天,是个凉爽的季节,也是个收获的季节!

        秋天的沙洲大学校园内,看不出丝毫的萧瑟之景。沙洲大学种植的树木大都四季常青,沙洲大学里面主干道两旁都是樟树,这时也就是掉掉一片片的黄叶子。

        大部分的新生这时候新入大学的新鲜感都没了。大学,还是一样的要上课,一样的要考试。至于晚上自习不自习倒是没硬性规定,大学里面的学习全靠的是自觉。

        黄天每天奔波往返南区北区上课,必修课,选修课,反正是课就一定去上,至于上课干什么,天晓得。给黄天他们上课的,有讲师,有副教授,教授,但是似乎每个老师都喜欢照本宣科,没有一点创造性的东西,枯燥乏味之极。黄天对于历史本来是比较感兴趣的,但是历史在这些老师们的嘴里讲出来,无聊的很。很多时候,黄天就像很多班上同学一样,带上一些课外书或者英文书在专业课上去看。

        不过,有两门课程他是规规矩矩去上的。一是方志学,一是高数。

        方志学的老师姓王,他第一节课上就对大家说,学历史是讲究悟性的,不知道你们在座的能有几个有这个悟性;历史,是成功者的历史,要了解真正的历史,可以从方志里面,管仲窥豹。黄天感觉他说的话虽狂妄但确实有点理,后来慢慢听下去,就慢慢喜欢上了这门课程。

        对于另外一门课程“高数”,课课必到,那是本能驱动,爱的本能。

        星期五上午照例是刘教授的“高数日”。这一天,他接受沙洲大学无数勤奋学子的“顶礼膜拜”。

        黄天自从借了张文的笔记本后,这一个礼拜都没有见到她。这一个礼拜之中,他有过好几次,电话号码都拨好了,但是在响了一声之后还是被他给掐掉了。周四晚上,黄天才第一次给张文宿舍打电话,他激动的跟张文寒暄了一会,最后说我会在老地方等你,把笔记本还你。

        早早的来到上次上高数的那个位置,黄天拿书占了三个位置。

        临近上课的时候,张文跟宿舍的两个姐妹过来了,黄天向他们招了招手。经过简单介绍,黄天知道张文宿舍总共有4个人,其他三个人的名字分别是刘薇,米小兰,谢菲菲。今天陪张文来的是刘薇,米小兰。谢菲菲有点私事没有过来。黄天发现刘、米二女长的十分一般,于是简单的客套了几句话,把笔记本还给张文,连声感谢后就等着上课了。

        黄天此时哪里有什么心情上课。他一直琢磨着怎么样把张文给追上。虽然他自己根本没有追过女孩子,但他确是个地道的理论家。所谓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追女人,无非是以诚为先,胆子要大,心要细,脸皮要厚,还有就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花开堪折直须折,总之是不顾一切,不惜采用任何卑鄙的手段。黄天坐在那里,神绪已飞到九宵。虽然懂得这些追女孩子的道理,但是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黄天从失败的暗恋里深深体会到,如果女人对男人没感觉,那所谓的追求你就是追出花来也是白搭。

        黄天现在对张文一点情况也不了解,她不知道她是哪人,她的生日是几号,她的血型,她的性格,她有哪些爱好,她是不是有过男朋友,她现在是不是有男朋友,这些最最基本的情况他都没有了解清楚,所以他不敢贸然发起进攻。

        但是,黄天清楚,不敢贸然进攻并不代表着不进攻,因为,是美女,总有人盯着嘛。虽然说,张文长的不是倾国倾城,但贵在有小家碧玉的婉约气质。如果下手晚了,黄花菜都凉了。

        下课后,黄天请张文她们吃饭,未果!

        黄天把自己恨的不行,连请人家吃饭的本事都没有,还追人呢!

        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黄天积极地行动起来。接下来的几天,黄天发动宿舍的哥们,找到了一个张文曾经所在学校的同学,打听到张文是83的猪猪,天蝎座的。血型不详,暂时无男友,高中时期无男友,感情还是空白,不过不妙的情况是,现在已经有好几个人在追她。

        黄天知道这些信息后,暗道一声侥幸,但是自己第一步还没迈出去,如何追人?黄天突然发现,追女人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追女人是件真真正正的技术活。追人,第一步很重要,如何迈好这第一步呢?

        明天就是周六,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把张文约出来呢?

        黄天打电话请张文吃饭,再次未果!

        老邪很受伤,他很想放弃,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苦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但是,黄天就是没缘由的对张文有好感。这种好感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他只是觉得,每次见她,都感觉很亲切,那种感觉很微妙,反正让人感觉很舒服。而且他强烈的直觉告诉他,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女人,如果她心地善良的话,一般来说是值得去厮守一生的。

        所以他没放弃。他要等,要磨,也许会有一个机会,也许有个契机。我约她,她不赴约,并不代表对我感觉全无,也许她就是这样子的,不大习惯跟陌生人交流,对于她来说,我还是陌生人,我还要努力。

        黄天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等待着。

        星期六的中午,张佐接到一个电话后就急匆匆的出去了。等他回来,那已经是三天后,他铁青着脸,愤怒而痛苦。大家感觉,这三天一定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难忘的事。等张佐给他们讲完他的故事的时候,整个402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