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80后,我们渐逝的青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追女之请客吃饭

第三十一章、追女之请客吃饭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月中旬的一个周六正好是黄天的生日,周五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张文,希望她能赏脸吃个饭。这次邀请还算顺利,毕竟生日的理由摆在那里。

        周六的时候,黄天中午请宿舍及班上几个好友搓了一顿,晚上呢,他就想专心陪着张文。

        晚饭的地点在学校北区附近的一家叫四季红的火锅城。这家火锅店有三种锅底。川味麻辣锅底,清汤锅底,以及鸳鸯锅底。鸳鸯锅底也就是麻辣与清汤的综合体,只不过在两种口味之间用铁片隔断了一下,看上去就像一个道家的太极图案,正所谓口味是一阴,清淡;一阳,麻辣;可谓冰火两重天。

        其实这顿饭对黄天来说,这不是简单的一顿饭,这顿饭有着极深远的战略意义。因为吃饭的时候不可能两个人都不说话,免不了一些交谈。黄天心里已经默默准备了很多话题,准备话题是为了避免两人之间无话可说,陷入沉闷,此外聊天中旁敲侧击,不自觉的可以了解一些对方的各种信息。第一次请人吃饭并不简单,如果两个人吃饭都陷入沉闷,那这将是致命的,人家会觉得你这个人太乏味,不要指望她会对你有兴趣,更别指望人家能成为你的女朋友了。那么这饭算是白吃了,以后要想有进一步的发展,那是比登天还难。

        所以说,追女人,请人家吃的第一顿饭很重要。第一顿饭,很多时候,你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就给奠定了。

        黄天跟张文约好是晚上六点,虽说现在是春天,但是天还是黑的早,天气还是比较冷的。一般来说,六点正是学生下课后吃饭的时间,这个时间点请人吃饭刚刚好。

        黄天五点半的时候从宿舍出发,到达四季红火锅城的时候,差不多五点四十五。这个时候火锅城已经陆续有人进来了,但是不过人数还不是很多。整个火锅城有两层,在一家商场附近的二楼和三楼,每一层大概能容纳200多个人同时用餐。火锅城装修的还算有点档次。黄天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视野非常的开阔。座位是暗红色的长沙发,坐上去非常的舒适。

        黄天来之前换上了一身新行头。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学生都习惯运动打扮。一般是休闲鞋,休闲裤,休闲衣,很少有人穿西装打领带。可能年轻人都觉得清爽是第一位的,休闲是第一位的,而相对职业一点的装束,则让人感觉老成,而且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黄天这人身材有,不过容貌一般,如果挑剔点来讲,他长的应该算丑。额头不算宽,眉毛稀稀,眼睛是内双,眼神很是犀利有神,但是锐气太过逼人,鼻子大且挺,总体来说,鼻子以上还算不错,不过,嘴巴过大,下巴不丰满,两颊不饱满,简直没二两肉。他的脸型侧面看还是不错,有棱有角的,看着非常有个性,但是正面看,则不敢恭维了。

        平时他穿休闲装,怎么看都有点痞气。头总是歪着,走路也没个正行,步伐大,人一走,身体就晃,让人感觉马路是他家的。早在2000年,他在镇里的游戏室里打台球,经常就有人问他,兄弟你是跟谁混的。

        不过呢,今天他整了一套西装,黑色的,但是不是纯黑,有点像藏青色,皮鞋是新买的,来之前被他擦得锃亮。黄天早在几天前就去烫了个头发,这样以来,他的头发就不像以前老是耷拉的盖在头上,这样整个人生色不少,显得有点朝气蓬勃,整体来说,此时的黄天帅气了不少,青春飞扬之中带点老成。

        来之前,黄天还仔细的刷了两遍牙,尽管知道今天跟牙齿没啥事。

        火锅城里的石英钟还有五分钟就指向六点了,黄天这时候还有点小激动。

        张文准时的来到了火锅城,她站在二楼门口望里张望,人太多,一时没看见黄天。黄天早就发现她了,他的座位靠窗不是。黄天等她走到门口,人就急急的起身过去门口迎接。

        “黄天,看不出啊,整一个韩版帅哥啊!”张文见他调侃道。

        “嘿嘿,身材好,没办法,我是越老越有味道,那棒子国的男人个个都娘娘腔,没有男人味,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呵呵,这么说你很有男人味啊,臭美。”

        黄天跟她调笑了一番,等她落座后他才坐下。

        张文今天穿了一件咖啡色的风衣,里面套着高领毛衣,头上挽了个发髻,头发看似凌乱实则精致,脚蹬一双长靴,素面朝天,只是小嘴那里红润润的,估计是擦了唇彩。

        俗话说,好看不如素打扮。张文本就是气质美女,这样的打扮非常适合她,文静而又不失性感。黄天这人色心不死,一边嘴里说着,“美女,把外衣脱了吧,等下出去冷”,一边偷看人家鼓鼓的胸脯,直看的偷咽口水,两眼发光,连着脸上的几颗青春痘也生动起来。

        不过这种偷窥行为他是不会让张文发现的。他问张文,要哪种锅底。张文说,今天是你生日,你做主吧。黄天就说,“点个鸳鸯锅底吧,今天正是好日子,呵呵”。张文娇笑着说“贫嘴,其实我喜欢吃全是麻辣味的,不过虽然喜欢吃,吃完了爽是爽,不过胃会比较难受,鸳鸯的挺好”。黄天一听,忙追问道,“你有胃病啊?”“是啊,有时候会胃疼,可能是以前饮食没规律,还有就是经常吃辣椒给搞坏的。”黄天赶忙说了一些关切之词。

        张文点了黄牙白,土豆,冻豆腐,海带,猪血,猪肝,牛百叶,虾仁棒,牛肉卷,羊肉卷等各色吃食,一点没跟黄天客气。黄天见她点了不少,心中暗喜,张文问他这些东西可都吃的惯,他忙不迭的点头,嘴里说着“我不挑食,不忌口,你点的这些我都爱吃。”

        不一会,菜上齐了,火锅里的水也慢慢开了,黄天叫了一瓶啤酒,帮张文叫了瓶王老吉,两个人边涮边吃,聊聊天,气氛融洽温馨。

        黄天吃的时候,不忘卖弄自己的见识。

        他对张文说,“这吃火锅,颇有讲究,你想不想听听愚人高见?”。

        张文打趣说,“还愚人高见呢,你说来听听,呵呵。”

        黄天说,“虽然说川味的麻辣火锅很是有名,但要说最正宗、真正能品出个中滋味的,还得说清汤火锅。当然清汤火锅中,北京的老店“东来顺”很有名,但是我不建议你吃,因为它那火锅那是又清又淡,无盐无味精,虽然说营养价值高,但是吃完后,嘴里真的是会淡出个鸟来!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回我老家镇上,那里有一家老字号的清汤火锅,虽然没啥品牌,但是那里的火锅是清而不淡,香而不腻,实在是百吃不厌。他那里的蘸汁用的是捣碎的野韭菜,佐上一口,别具风味,唇齿留香。此外吃火锅很有一套:先将青菜冻豆腐打底;土豆不能薄,要厚,否则容易碎;猪血要早入,才能入味;羊肉则不可早入,否则会串味;牛百叶不可久涮,以筷子夹住,放入沸水头中默数八下即可,这样入口才爽嫩香滑;要选大尾鲤鱼去皮去刺,最好的是鲤鱼尾段,切成厚片,细细涮透,其味鲜香无比;再以葱、姜、香菜碎碎的剁成三沫,调成鲜汤,浅啜一口,醇厚甘美,回味悠长……”

        黄天说的是眉飞色舞,讲到回味悠长的时候还“砸吧”几声,硬是把张文的胃口给吊起来了,连连问黄天,有没有这么夸张哦,真的这么好吃啊,看来有机会一定要去尝一尝,要是没你形容的这么好吃,你就惨了。

        黄天暗自得意,心想就是要这个效果,小样,还勾不起你的欲望,表面上则不动声色,信誓旦旦的说,以上话语绝对没有欺骗成分,如有虚假,我脑袋拿来给你当球踢云云。

        张文自小生活在城市里,对乡村的概念十分的薄弱。在她的眼里,乡村是个浪漫的地方,在那里生活的人们,平时锄锄地,放放牛,养养鸡,闲暇时候串门聊天,生活优哉游哉,真的是休闲的好去处。所以城市里很多人说,以后退休了,去农村买块地,盖栋漂亮的房子,然后养花弄草,逍遥人生,快哉!

        只有黄天这些真正在农村成长起来的人才知道农村不是天堂,也并不是什么休闲的好场所。农民大部分一年辛苦到头,可能一年的所有收入也就两三千块钱。农村有各种税收,村提留,农业税,这个税那个税, 有时候一块地算下来,辛苦一年可能还会亏本。此外,农民什么保障都没有,得啥病都得自己掏钱,重点的病没钱治就只能在家等死。黄天在家的时候,经常听到,也见到过许多这样的老人,可能万把块钱就可以治好的病,但是儿女都不管,然后老人就只能慢慢熬着,熬得一天是一天,最后在痛苦绝望中死去。

        当然有关农村惨痛的一面黄天是不会跟张文说的,既然打开了这方面的话匣子,他就聊起了自己小时候放牛的趣事,还有钓鱼的一些趣事。比如当黄天谈到用直针钓黄鳝的时候张文就感到特别神奇。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一根针,套上一条蚯蚓,它就可以把黄鳝钓起来,钓鱼难道不是用弯钩吗?

        黄天讲了些自己以往的一些趣事,然后把话题转到考大学前的那段奋斗时光,以及进入大学的一些感受,最后,黄天跟张文聊起了平时的一些娱乐活动,黄天了解到,平时张文也就是在宿舍看看电视,听听音乐,晚上去上上自习,要不就是和同学一起去外面网吧上网。电视喜欢看tvb的,喜欢看神魔鬼怪科幻类的,歌星喜欢萧亚轩,上网的话也就仅仅限于聊天,看电影电视,不会玩网游。

        在黄天了解张文的信息的同时,张文也了解着黄天。黄天电影喜欢看外片,影星最爱是阿尔.帕西诺,接着是尼古拉斯凯奇,威尔.史密斯, 音乐喜欢beyond,会打牌,会打台球,会下象棋。这里面,许多都是张文所不知道的,所不会的,对她来说,这些都值得了解学习。

        两个人言谈甚欢的时候,黄天看似无意的说了一句“我们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狂野溜冰场”,听我同学说挺不错的,你知道吗?”张文回答说不知道。黄天接着问她是否会溜旱冰?张文说她只玩过一两次,水平局限在勉强不会跌倒。黄天马上建议说,下周的话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放松放松。张文想了想说,到时候再看吧,如果到时候没什么事就去玩一玩。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两个人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聊的十分投契。黄天对于自己今天在这顿饭局上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短短的两个来小时,取得了预期效果。黄天相信,张文心里,以后肯定会有他这么一号人。虽然印象里这人长的不咋地,但是起码的一点,她会记得,曾经有这么一晚,他们相谈甚欢。

        火锅里面的各色吃食已经差不多捞光了,黄天最后把薯粉放进清淡的这一边,这时候的汤汁已经有点粘稠的感觉,异香扑鼻。黄天忍不住勺了小半碗,慢慢的喝着。张文说,火锅吃剩后的汤汁最好不要喝,因为熬了两个多小时,东西太杂,加上盐啊味精什么的,多少会产生一些有毒物质,对身体有损伤。

        黄天一天,立马不喝了,尽管多少有点舍不得汤汁的鲜味。不一会他们结账走人。

        火锅店里闷热无比,外面则有点清冷,阴风阵阵的。黄天陪着张文慢慢的踱到她宿舍门口,挥手道别,此时两人的心似乎有点近了。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