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80后,我们渐逝的青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偶遇童小伟

第三十二章 、偶遇童小伟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黄天回到宿舍的时候,众兄弟一起起哄,朱滔嚷嚷着问:“老邪,今天晚上跟佳人共处,感觉如何,见着美女肯定急不可耐吧?来来来,跟大伙说说详情啊。”

        黄天上学期追张文碰了一鼻子灰,宿舍的兄弟都知道,这个学期黄天高调出击,也是给自己下个决心。感情的事情,一定要果敢。既然打算追人家了,就旗帜鲜明的追,遮遮掩掩,欲盖弥彰反而堕了自己的信心。

        既然把旗帜给亮出来了,是骡子是马就要拉出来溜溜。如果大胆追,努力追,死皮赖脸的追,人还是没追着,那没办法,感叹一声“有缘无分,罢了,罢了。”之后再发掘新的目标,继续追,对于女友的标准,绝不因为屡次失败而降低标准。

        黄天就是这么想的,也正这样做着。大学里的爱情,据说如少女的皮肤,“吹弹可破”,黄天经常听到有人念叨,大学啊,毕业就意味着分手,大学的爱情难得有山善始善终的。这些言论,有些是学长们发出的,更多的是网上一个个生动的案例。黄天总是对这些言论嗤之以鼻,结果现在谈论尚早,咱还没开始呢。

        黄天跟宿舍的兄弟嘻嘻哈哈的闹腾了一番,跟他们说,八字还没一撇呢,到时候等事真成了,少不得请大家搓一顿。朱滔感叹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沙洲大学宿舍一般是晚上11点停电熄灯,节假日除外。黄天十点左右给张文宿舍去了个电话,随便扯了个话题,聊了几分钟,对张文道了声“晚安,好梦。”等对方挂了才把电话搁下。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是很明朗。

        漂亮的女生眼界多少会高点,大学里优秀的男生那么多,说不定哪天就有帅哥追求呢。大学里的小女生,哪个不憧憬着有“白马王子”把自己带走?张文以前感觉黄天这人长的实在太“个性”。

        第一次在操场见他摔昏的样子,实在有点惊着了,当时的黄天头是剃的“板寸”,偏偏那剃头师傅本事太差,那头发被“伺弄”的像狗啃过一样,上身穿的是军训的背心,橄榄绿。当时短暂昏迷的黄天,眼微闭,嘴大张,一副呆傻相,现在想来都好笑。他那手臂粗壮的很,很有一股爆发力,不过当时张文看他黄天也就是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主。

        上学期的时候,追张文的男生不少,不过张文想在大学期间好好的读读书,并不想那么早谈恋爱,她也就刚满十八岁,父母都叮嘱她以学业为重。这样一来,她也就没有答应做谁的女朋友,追她的人之中没有一个人让她心动。至于黄天,她压根就没有往男女朋友那方面去想,也就是说,能跟黄天成为平时聊聊天的朋友还算不错了,至于男女朋友,那是绝非可能的。这次黄天请吃饭,多少看在他生日的面子上,况且过去的半个学期,也没看黄天有什么过激的小动作,似乎也是把她当做朋友来看待,反正吃饭嘛,多个朋友多条路,无所谓。不过黄天这人打扮一下倒不显得丑,平时看他不大出声的,没想到,讲起故事什么的那是一套一套的,挺有趣的一个人。

        黄天并不知道此时张文的想法,此时的他,躺在床上,不自觉的回味起晚上张文的一颦一笑,但是,不经意间,喻梅的身影又晃荡在他脑海。黄天感到很是郁闷,喻梅,喻梅,我对你已经死心了,为何我老是想起你?

        转眼又是一个周末。星期四的时候,黄天就打电话给张文,确认了周五晚上她应该没什么事情,于是他们约好周五晚上六点半在北区校门口见面。

        周五黄天从南区出发的路上,他遇见了在平遥中学补习时的高中同学童小伟,童小伟的专业是市场营销学,在经济与管理学院,他的宿舍居然跟黄天是同一栋,而且是同一层。两个人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整整一个学期了,两个人硬是没有见过面。不过也许两人曾不止一次擦肩而过而不自觉也说不定。

        童小伟在平遥中学的时候,他跟黄天关系不错。童小伟经常戴一副茶色近视眼镜,人长的斯斯文文的,一米七二的个头,身体单薄,乍一看,似乎还有点弱不禁风,但是人不可貌相。

        童小伟这人力气非常大,以前在平遥中学补习班里,只有这个貌似柔弱的童小伟在掰手腕上能跟黄天争个旗鼓相当。黄天手上力气大是出了名的,成年后他跟人打架的机会不多,但是跟他打过的都吃过亏。黄天一上去,不出左勾拳,不出直拳,也不用扫堂腿,简单的欺身上去,把人家一抱,一提,然后往地上一摔,打架就是这么简单。这功夫,也许是黄天经常欺负黄乐,经年之间不自觉练成的。

        黄天曾问过小伟他这手腕力量是怎么练成的,小伟笑着说,他从小在家的时候,经常练习举重。那举重的物件倒不稀奇,那就是农村几乎家家都有的一样工具。在农村,很多人家都有板车,农村人用来拉稻谷等农作物,在城市里,有许多农民工拿这工具谋生,帮人搬家。板车有两个轮胎,中间一根钢轴连接着,非常重,但可以拆卸下来。小伟就经常在家举这个东西,手劲就这样练出来了。

        在补习的时候,他就经常惹是生非,一言不合,或者看人不顺眼,说不定就捋袖子就上。总之是,板椅敲过人,板砖砸过人,这人就是好斗,可能是荷尔蒙分泌太旺盛的缘故。他之所以戴副茶色眼镜,一是显得他这人更阴鸷,二是他的右眼靠近鼻梁那里被人划过一刀。按说这样的混混级人物考大学时异想天开,事实上,童小伟的大学差不多也是“抄袭”到手的。考试前,根据准考证号他把他周围的人都了解清楚了,然后一个个找到,考试的时候做完了要想办法给老子抄,不给,自己看着办。最后,跟黄天一样,搭上了沙洲大学这所末班车。

        童小伟有股天生的吸引力与领导力,在平遥中学的时候,就有一批人是他的崇拜者与追随者,身边总是聚拢着一伙人。黄天这次遇见他的时候也不例外,他身后跟着三五个人,小伟一一介绍给黄天,黄天便拿出烟来打烟。

        这次他们的目的地居然是同一地方,“狂野溜冰场”。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