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太平客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 老祖上身

第二百七十章 老祖上身

        随着一股肉眼可见的金光神力顿时从天而降,加持到张龙身上,使得他的身形瞬间暴涨,足有三丈之高,整个人金光璀璨,好似寺庙中的金身大佛。

        与此同时,一股庄严浩瀚的凌然神威弥漫开来。

        就在败局显现之际,张龙终于用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绝技。

        陆雁冰出身清微宗,又曾在青鸾卫都督府任职,见多识广,立时认出这是借助香火愿力凝聚神道的手段,又名“请神”。

        至于请神的威力大小,一则是要看请神者的修为高低,毕竟池塘的深浅决定了盛水多少,二则是要看香火愿力的多少和品质,其信徒越多,愿力越强,越是虔诚之人,愿力越是精纯。若是没有求官、求财、诅咒等杂念,纯净愿力甚至不必炼化,可以悉数化作纯净神力。

        青阳教便精通此等手段,只是相较于三公将军,张龙还无法凝聚法身,只是凝聚出一尊法相。

        只见在张龙体外凝聚出一尊高有两丈的半透明法相,虽然看上去模糊不清,但还是能看出法相是个老者模样。

        “请神”之道属于五仙中的“神仙”途径,按照常理来说,“请神”之法不能随心所欲使用,通常需要某种仪式,或是设立神坛,这在对敌之时是一个很大的不利因素。张龙能信手用出,多半是因为他身上怀有某种宝物。

        至于刚才的“请神”过程之中,不是陆雁冰不想出手打断,而是愿力显化,神力加身,是为“请神”最强之时,金光笼罩张龙,陆雁冰若是出手,就等同他以一己之力直接阻止香火愿力落下,就算勉强挡下,也会使得自身元气大伤。天人合一也好,“请神”之法也罢,其实都是借势而为,借天地之势,借他人之势,要用借势对付借势,若是正面抗衡,殊为不智。所以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在法相成型之后,从天而落的金光渐渐散去,张龙周身的金光已经粘稠厚重如水银,在气势上完全碾压过陆雁冰。张龙伸手一拍,随着他的动作,法相也举起金光闪耀的巨大手掌轰然下压。

        这一掌似虚似实,没有激起半点狂风,却给陆雁冰极大的压迫之感,目光所及,只剩下一只金色手掌,甚至让陆雁冰产生了一种错觉,如果她被这一掌打中,只怕要化作一滩血泥。

        只听轰然一声,漫天烟尘四起,弥漫四周,夹杂着凌厉气机的碎石四溅,在落地后砸出无数细小坑洼。不过这并非法相一击建功,而是张龙本身一掌所蕴含的威力,至于法相的金色大掌,却是没有在地面留下任何痕迹,好似清风拂过,又好似只是一个幻境。

        正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陆雁冰的师父师兄们无一等闲之辈,最不济的李元婴也名列太玄榜,更不必说李道虚和李玄都,故而她本人的见识远超自身境界修为,没有被这法相唬住,而是保持了一线灵台清明,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后退出数十丈,躲过了这一掌。

        陆雁冰立时明白,方才那一掌看似没有任何威力,实则凶险异常,与“六灭一念剑”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处,正所谓信则灵,如果她刚才心神被慑,认为自己会被这一掌打死,那她就一定会死在这一掌之下。这便是这类手段的诡异之处,一切唯心而论,故而死物不会受到影响。

        不过此类手段也有缺陷,对于自己的神魂也是极大的负担,若是承受不住,轻则变成疯子,重则当场身死。

        到了此时,陆雁冰心中明白,张龙竟是个“神仙”途径之人,自己恐怕不是对手,不由高声喝道:“兰夫人!”

        话音落下,天空中凭空出现一尊法相,不过并非神力凝聚,而是单纯以气机而化。

        法相是个女子形象,左半张脸明艳圣洁,右半张脸是森森骷髅。生有四条手臂,左边双手,一手仍旧是拈花状,两指间的一朵彼岸花开了又谢,生死枯荣不断循环,花叶不能相见;另一手托着一只净瓶,其中插着一根柳枝,柳枝上不断有露水滴下,刚好落在彼岸花上,每一次露珠落下,便是彼岸花的一次生灭,露珠落下时,彼岸花绽放,继而枯萎,等待下一次露珠滴落,往复不休。右边双手,一手持有不断滴血的屠刀,屠刀以白骨铸成;另一手托着一只头骨酒杯,盛满鲜血,同时也接住了白骨屠刀上滴落的鲜血,只是无论鲜血如何滴落,酒杯中的鲜血永远也不会溢出。

        张龙察觉到了异常,猛地抬头望去。

        就见女子法相高高举起滴血的白骨屠刀,一刀斩落。

        不见刀光,没有刀气。

        可在刀落的瞬间,张龙凝聚的法相出现了一道裂痕,刚好将法相从中一分为二。

        下一刻,张龙罩全身的神力金光就如琉璃般崩碎四散。

        张龙瞬间遭受重创,半跪在地,脸色苍白。

        陆雁冰知道这是张龙遭受了反噬,他的神魂一旦支撑不住,便要变成傻子疯子,于是赶忙说道:“兰夫人,留他一命。”

        女子法相举起手中的净瓶,从柳枝上滴落点点露水,好似一场小雨,落在张龙的身上,这些雨丝并非真正的雨滴,并不打湿衣衫,而是直接没入张龙的体内。张龙的脸色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起来,显然已无大碍。

        这一幕让陆雁冰看得好生羡慕,清微宗的剑道固然厉害,杀人的本事天下无双,可万万没有这类神通。就是师兄李玄都,那也是兼修了其他宗门的功法,才有了各种神通,仅仅是清微宗的功法,是做不到的。

        就在此时,那些被兰夫人打碎的法相碎片中生出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冲天而起,汇聚成一个模糊不清的黑色虚影,依稀可以看出是先前法相所化的老者模样,与女子法相遥遥对峙。

        女子法相也望向这个黑影。

        黑影沉沉开口道:“好手段。”

        兰夫人终于显出身形,皱着眉头,问道:“阁下是何人?”

        黑影并不答话,而是低头看了眼张龙。

        张龙顿时如遭重击,头颅炸开,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

        兰玄霜脸色一变,一挥大袖,生出无数彼岸花,想要困住这道黑影。

        不过黑影似乎只是为了杀掉张龙灭口,不等兰玄霜的彼岸花及身,已经缓缓消散。

        兰玄霜本以为只是几个江湖散人生事,毕竟邪道五宗屡遭重创,青阳教更是已经覆灭,可万万没想到这件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这伙人的来头绝不是江湖散人那么简单。尤其是最后出现的黑影,其手段之诡异,竟是让她没有抓住丝毫痕迹。要知道当年浑天宗的白愁秋追踪李玄都和胡良,不过是玄元境,就能通过玄而又玄的气机勾连找到李玄都和胡良的所在。以兰玄霜天人造化境的修为,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算难,能不留任何痕迹,要么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神通,要么是修为高绝,最起码不逊于兰玄霜。

        兰玄霜从空中落下,脸色凝重,抬手一指张龙的尸体。

        仍旧立在空中的女子法相随之举起手中的头骨酒杯,微微倾斜,张龙的尸体立时向酒杯飞去,此法兼具须弥戒子的神通,只见张龙的尸体随之变得越来越小,待到尸体飞入酒杯的时候,只剩下寸许,漂浮在酒杯的鲜血之中。

        陆雁冰望向兰玄霜,轻声问道:“兰夫人……”

        兰夫人摇了摇头:“此事还是告知清平先生为好。”

        陆雁冰点了点头,说道:“正应如此,没想到在眼皮底下还藏着如此之人,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

        陆雁冰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兰夫人,你见多识广,依你看来,此人用的神道功法是哪家的路数?”

        兰玄霜沉吟许久,只说了四个字:“似是而非。”

        陆雁冰道:“兰夫人的意思是,此人所用的神道功法看似是道门的功法,又不完全是道门的正统路数?”

        “正是如此。”兰玄霜点了点头:“上官宗主是阴阳宗的嫡系传人,也许她能看出什么。”

        便在此时,一道流华径直飞来,在不远处停下,显出身形,正是儒门的紫燕山人。

        这里毕竟是帝京城,而且不比天宝二年,有儒门坐镇,自有规矩,不能随意打斗。当然,也有不守规矩之人,要么是许多位天人境大宗师,法不责众,比如一众伪仙与上官莞等人对峙,要不就是长生地仙亲自出手,比如李玄都亲自出手打死了丁策。

        此时闹出如此动静,儒门中人自然要出面查问一番。

        无论是兰玄霜的法相,还是紫燕山人,都故意隐蔽了身形,倒是不怕被寻常百姓看到。

        紫燕山人没有靠得太近,随意扫了眼下方的院落,开口问道:“不知兰夫人为何在此大动干戈?”

        兰玄霜沉默了片刻,回答道:“我现在无法答你,只能先将此事告知清平先生,也许清平先生会给诸位先生一个明白说法。”

        听到“清平先生”四字,紫燕山人的脸皮微微一跳,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原路返回。

        同时,他心中也难以遏制地有些震动,究竟是什么变故要让李玄都亲自过问?关键是这个变故还不被儒门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