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我来了(求首订)

第一百四十一章?我来了(求首订)

        封印了野原琳的尸体,宇智波启默默的把卷轴给收了起来。

        这种封印术算不上多难,可以说这是一种很多忍者都会使用的方法。

        甚至有些人会利用这种封印术,把武器藏在自己的身体里。

        不过这种封印术只能封印死物,活体是没办法被封印进去的。

        野原琳已经死了,她的心脏被卡卡西贯穿,而且因为雷遁查克拉的因素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

        宇智波启记得好像野原琳的心脏也是被下了咒印的,不过不管是不是如此。恐怕现在也被卡卡西一刀给破坏了。

        “三尾的查克拉有了,回去想办法好好检查和研究一下这种查克拉,其次就是野原琳。”

        宇智波启把忍具袋给扣紧随后心理默默想到:“虽然不知道带土为什么留下,大概是为了让野原琳会木叶安葬吧?

        这样也好,要找一个会医疗忍术的人帮修复尸体,并且还要想办法保持尸体的基础活性,说不定未来还能有奇效呢。”

        宇智波启知道宇智波带土到底有多爱琳,而琳也是宇智波带土唯一的弱点。

        未来无论是使用秽土转生也好,还是使用别的是没办法,这都是未来对付甚至反策带土的好东西呢。

        他可是记得,在砂忍村可是有那么一个术的。

        收好封印野原琳尸体的卷轴,宇智波启忽然听到不远处卡卡西的动静、

        快速回头看去,果然这家伙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了。

        想到这里宇智波启快速结印,顿时一条火龙从地下猛然撞出。

        哪怕在这样的阴雨天中,他的火遁还是瞬间把一切都点燃了。

        宇智波启可没有功夫去解释野原琳的尸体到底去哪里了,他是不会把这具尸体交出去的,更不会让她回到木叶去安葬。

        因此一把火把这里烧个干干净净才是最好的选择,不留下痕迹自然也无从去指责他。

        而且他们现在还身兼任务,清理尸体不留下过多的痕迹,也没有人会说宇智波启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熊熊的烈焰在蒙蒙细雨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妖娆,看起来也格外的诡异。

        没过多久时间,卡卡西似乎感受到了四周的温度有些不太对劲,他立刻睁开了双眼看向了四周。

        “启?”卡卡西不太定的问道,他左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右手则悄悄的握紧了自己的忍刀。

        “啊,是我。”宇智波启此时已经把面具给摘了下来,他转过头看向了卡卡西:“抱歉,我来晚了。”

        卡卡西的左眼快速扫了一眼眼前的人,他立刻松了口气,右手的忍刀也放松了下来:“你把他们都杀了吗....琳,我把琳...”

        “不用再说了,卡卡西。”宇智波启直接打断了卡卡西的话。

        他看了一眼四周燃烧的一切,又看了看卡卡西:“我检查过尸体了,琳体内有可怕的查克拉,而且从我对你的了解以及对琳的了解,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卡卡西,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

        “可是....可是...”卡卡西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他带着哽咽大声咆哮道:“是我杀了琳,是我杀了她,是我!”

        “不是你杀的,你是白痴吗?”宇智波启皱了皱眉头,卡卡西现在精力充沛,如果这样闹腾下去着实让他有些为难。

        不管卡卡西满脸的泪水,宇智波启蹲下身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把这个家伙拉倒了自己的面前。

        “看着我的眼睛,我失去同伴的经历比你多多了,你可以去好好看看我的履历,如果每一次失去同伴你都要一蹶不振,那么你可想过那些为了你,为了村子付出一切的同伴们,心理到底会怎么想吗?”

        “我....”卡卡西语气哽咽,他没有任何的挣扎。

        “一个强大的忍者可不仅仅是实力强大。”

        宇智波启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抓着他灌着毒鸡汤:“死是一件很容易的是,活着有时候却很难。

        一个真正强大的忍者是要学会带着悲痛,带着对已故同伴的信念,忍辱负重的活下去!

        带土把眼睛给你,是希望你用他的眼睛看见未来的路,琳把自己的信念交给你,是希望你守护着她的信念一路前行。

        你知道你该怎么做了吗?卡卡西!”

        “我...我知道...”卡卡西低下了头,而这时候宇智波启也松开了他的衣领重新站了起来。

        “很好。”宇智波启点了点头:“你能召唤忍犬对吗?召唤一只忍犬给我,我有用。”

        “是....雾忍吗?”卡卡西听到宇智波启的话,眼里忽然露出了一抹凶光:“我和你一起去!”

        “我拒绝。”宇智波启平静的看了一眼:“你的状态不适合执行任务,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你回去找绫和健太,好好休息,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

        在宇智波斑的秘密基地内,一老一少两人静静的对立,他们沉默不语就宛若雕像,实际上他们两人早已陷入在幻术空间内。

        “对所有人释放幻术?这种事要怎么才能做到?”带土皱眉问道,光是想就觉得不可思议了。

        宇智波斑平静道:“只需要利用月亮代替这双写轮眼,对整个地面投影幻术,就能创造出理想的世界。”

        “你说的太夸张了,我一时间还无法理解。”宇智波带土摇了摇头,他确实没办法理解

        “如果解释的话,首先需要从六道仙人和十尾讲起。”斑说着,两人的面前自动浮现出一面古朴的壁画。

        一只拥有血红瞳眸的巨兽正在搅动天地,背后的十条尾巴清晰可见。

        巨兽之下,则是一个拿着锡杖的人影。

        “六道仙人和十尾不是神话中的人物与怪兽么,怎么会扯到他们身上?”带土继续问道。

        “神话也是有现实依据的,只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这才显的不真实。世界上分散在各地的九只尾兽,就是当年六道仙人分裂十尾之力所形成的。”斑平静的解释道。

        “这种事,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么?”

        “有,我现在存在你面前,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并且,我在终结谷之战后,将柱间的细胞移植在了自己的身上。

        后来,两种力量相结合,觉醒了传说中的仙人之眼。”

        随着斑的话,白茫茫的空间中发生了变化,在带土眼前,呈现出年迈斑开启轮回眼的画面。

        “当然,那双轮回眼现在不在我身上,至于去处,我之后会告诉你。除此之外,你曾见到的外道魔像,真实面貌就是十尾的躯壳。”

        “十尾的躯壳?”带土轻呼一声,这些事当真出乎他的预料。

        “没错,后来我利用外道魔像的力量培养柱间的细胞,你所见到的那些白绝便是结果。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可以称为柱间的复制体,虽说劣化的厉害。”

        这处空间内,随着斑的讲解,画面也发生着一系列的变化。

        “明白了么,没有千手和宇智波家的两种力量,就无法开启轮回眼,更别提操纵魔像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你的右半身移植了柱间的细胞,有了这些,就算不开启轮回眼,你也该能操纵魔像。”

        “这样么?”带土握了握自己的右臂,眼中闪出惊奇的目光。

        斑右手轻摆,空间内所有的画面同时消失。

        白茫茫的幻术空间,随着宇智波斑的话音落下而缓缓消失消失,带土与他同时回到了现实世界。

        宇智波已经恢复到了苍老的模样:“这些只不过是笼统的大致计划罢了,带土,我会把宇智波的禁术,六道之术,还有阴阳遁术交给你。”

        说到这里,宇智波斑左手忽然搭在了白绝的身上,很快漆黑的查克拉慢慢的覆盖在白绝的整个右半身。

        随着这种查克拉的蔓延,白绝慢慢的从一个完全没有什么人类特性的半身人,变成了一个有着完整四肢的‘阴阳人’!

        随后宇智波斑单手结印,一根黑色的棒子从魔像的口中缓缓的吐了出来。

        “我把我的意志注入其中,你可以将它的一半当做我,这也是劣化后的产物。”

        宇智波斑声音非常的平静:“你可以把这些阴阳遁制造的家伙当做自己的棋子,这根黑帮是我意识的实体,使用六道之术时可以用它。”

        说完这些话,宇智波斑忽然朝着前方走去,而他身后那供给着他生命活力的插管也在这一刻直接被他给拔断了!

        一瞬间,宇智波斑似乎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逝,这种感觉让宇智波斑非常的虚弱,他仿佛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

        瘫软的坐在石凳上,宇智波斑说话都已经有些断断续续了,但是他已经平静的把话全部给说完了。

        “去吧,在我死去的这段时间内,你可以调动我所拥有的一切资源与势力。”

        “从明天开始,你就是宇智波斑!”

        “我,就是宇智波斑吗!”带土低声自语,有一种置身梦幻的感觉,他已经找到了一条崭新的路!

        瘫坐在石凳上的宇智波斑看着带土跟随着黑绝出去,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剩下的事情就有不需要他去操心了,黑绝会好好的调教宇智波带土的。

        那具备了自己意志的阴盾查克拉,是自己留在这世界上最好的工具,是会引导带土走上‘正确带路’的‘良师益友’。

        “到时间了吗。”

        缓缓的闭上眼,斑能感受到自己生命力的流逝,一幕幕的画面在眼前闪过。

        战国时的心比天高,与千手柱间初见时的那条河畔,父亲的死亡,兄弟们不断地陨落,发誓要保护好泉奈,以前建立的村子....

        没有任何一刻,他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平静,就像放下了所有包袱,静静走向最终的归宿。

        “柱间,我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