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眼力(为 刘莹水同学加更2)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眼力(为 刘莹水同学加更2)

        忍刀缓缓的从宇智波智哉身体里拔出,鲜血很快就顺着他的身体流了出来。

        那原本散发着雷霆的之力的查克拉,在蒸发了刀刃上的鲜血后也,缓缓的变成了正常而温和的湛蓝。

        看着摊在地上的宇智波智哉,和胸口被忍刀划开了一个口子的宇智波翼。

        尤其是看到他们那扭曲的而愤怒的面容,宇智波启平静的把手中的忍刀收回了刀鞘。

        恐怕他们两人心里都在怒骂宇智波启的无耻,和自己的不小心吧?

        装作中了幻术的样子,让他们松懈下来的瞬间偷袭了宇智波翼。

        同时使用幻术控制了宇智波智哉,并且最后忍刀狠狠的从他的肩膀刺了进去。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快到在场的其他宇智波忍者哪怕开着写轮眼,都无法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他们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这两位警卫部的分队长都败给了宇智波启!

        一时间,他们所有人都沉默了,这种压抑的气氛让原本还非常高兴的宇智波旭父子都不敢出声了。

        “看样子,我是不用和你们去见什么大长老了啊。”

        宇智波启猩红的眼睛扫了这两人一眼,接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他们两人的属下。

        一时间这两个分队的所有宇智波忍者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又或者把自己的头偏开不去和宇智波启对视。

        他们根本就不敢和宇智波启对视,那种冷漠如同看待死物一般的眼神,那可怕的实力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厚的心理阴影。

        “那么,我现在有一句话要问一下在座的各位。”

        宇智波启非常满意这些忍者的态度,他的声音似乎也带上了一些感情色彩,轻柔的就像是在询问朋友一般。

        “我做出来的决定,现在谁同意,谁反对?”

        鸦雀无声,在场的忍者仿佛已经彻底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也彻底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宇智波启的话看似轻柔而平静,但实际上却狠狠的在刺激着他们的内心。

        只是他们真的没有勇气去反驳宇智波启,去反驳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家伙。

        “很好。”

        宇智波启点了点头,他转身目光微微扫了一下地上这两个分队长:“这两个家伙你们带去治疗吧,至于剩下的,全部丢进木叶监狱,罪名违抗上级。”

        “是....”零零散散的应答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在这些宇智波忍者中响起。

        宇智波启站在原地没有动,他依旧背着身,但是他的声音依旧小声但却好像冷了一些:“我说,我的命令你们听到了吗?”

        就好像刺骨的寒风一样,一时间所有在场的忍者都感觉背脊发凉,他们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是!部长大人!”

        声音非常洪亮,虽然不至于声嘶力竭,但是却也让宇智波启感觉满意了。

        扭过头宇智波启也不去看他们,直接朝着警卫部内部走去。

        他知道这些忍者绝对不敢违背他的意志,不然他们要面对的苦果绝对难以想象!

        宇智波启知道自己今天的做法很过分,而宇智波富岳至今没有出现,恐怕是正在和族内的某个大佬喝茶吧?

        但是宇智波启却觉得这样的做法,是最符合他自己定位的做法。

        没有人知道他和宇智波富岳的具体关系前,他要破局,要让现在或者未来进入到警卫部,在他手下的人听话,这就是做好的做法。

        宇智波一族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族群,犹记得未来的宇智波佐助面对鸣人的时候,鸣人说什么他连听都懒得听。

        可是当鸣人把他揍了一顿后,这小子就老实下来了。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合作,何尝不是如此?

        说难听些在宇智波一族那骄傲的血脉中,他们只认同强者,而认同的方式就是战斗。

        只要通过了战斗的认同,让他们知道了你是一个‘可以和他们平等交谈’甚至是‘可以让他们强迫听自己声音’的人后,他们就会老实下来。

        “果然就是一群神经病。”宇智波启一边朝着办公室走去一边心理默默的想到。

        很快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宇智波启伸了个懒腰。

        刚才的战斗其实就连热身都算不上,当然如果持续与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打下去,吃亏的肯定还是自己。

        宇智波启清楚自己的情况,他的岁数是拖累了他查克拉的关键。

        不是千手、漩涡那批人,他这个岁数可真的只是查‘克’拉。

        “启大人。”

        很快,宇智波旭和宇智波川这对父子就走了进来,富久航太也同样跟了进来。

        而这一次宇智波旭的口吻,已经变得和自己的儿子一样了。

        而富久航太则还有些发愣,他和那些宇智波忍者一样,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而且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家伙居然实力那么恐怖!

        “嗯,不用那么客气。”宇智波启随便挥了挥手,然后他把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川:“川君,当时一起上战场的宇智波忍者你认识多少?”

        “一起上战场的?”宇智波川愣了一下,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启大人,你的意思是和我们....和我一样的忍者?”

        “是我们一样。”宇智波启摇了摇头:“我可没忘记我的身份。”

        “是,启大人。”宇智波启这句话让宇智波川非常的有感触,同样也非常的受用:“还是有不少的,除开阵亡的人外,应该可以凑齐一个分队。”

        家族能提供的忍者真不算少,尤其是那些‘边缘’人物家庭出身的孩子,更是一种战争的消耗品。

        战争是磨炼他们实力的地方,而他们也是应付木叶高层最好的‘消耗品’。

        如果有表现出色的家伙也算是给家族添砖加瓦了,何乐而不为呢?

        “很好。”宇智波启点了点头:“那么,麻烦川君了,尽可能的把他们都拉拢过来。

        我的分队现在可是已经空了,重建可是需要人的。当然,更多是品性过得去的人。”

        忠诚是需要给予好处后,慢慢培养的,但是品性确实天生的。

        宇智波启可不想搞一堆问题儿童进来,就连最基础的做人的能力都没有,一点感恩的心也不会。

        那么这样的家伙,还是快点滚进历史的垃圾堆吧。

        品性好的人还是挺多的,宇智波启不求他们人人都是宇智波带土黑化前的样子,但至少有一半的水准就差不多了。

        “是,启大人!”宇智波川立刻大声的回答道,看得出他很高兴。

        “去吧,你和你的父亲这段时间就负责这件事,筛选一批合适的把名单给我。”

        宇智波启笑了笑,他的目光看向了富久航太:“至于另外一半,航太,恐怕要靠你了。”

        “靠我....”

        富久航太似乎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可是当他彻底反应过来是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古怪。

        “你....副部长,你打算在你的分队里面添加一半的平民忍者?这....”

        “你是想说‘这可能吗’,对吧?”

        宇智波启调整了一下身体让自己坐的更加的舒服,随后他双手交叉撑在了桌面上:“那么我的回答就是,可能。航太,你只需要去做,其他的问题我来解决,今天不是已经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了吗?”

        这就是你解决问题的方式吗?

        富久航太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而且他发现自己好像就连拒绝的能力都没有。

        叹了口气,富久航太点了点头,可能他自己也知道,他完全不想拒绝加入警卫部。

        并且他更想相信并且跟着宇智波启,能改变这个警卫部吧?

        .....

        “好眼力,真是好眼力,族长大人!”

        在宇智波一族大长老的家中,大长老在听完传讯人简报后,他面色平静的看着宇智波富岳,但是他的内心却并不平静。

        他真的无法想象他所听见的东西,那个宇智波启,那个该死的小鬼,居然把宇智波勇留下的队伍全部打伤丢进了监狱!

        并且还把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也一起给打伤,可以说宇智波启一个人把整个警卫部都给挑翻了!

        “过誉了,大长老。”

        宇智波富岳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才得到恐怕宇智波启已经获胜了。

        “既然如此,我想我还要去处理一些事情,那么我先告辞了。”

        “也是。”大长老平静的点了点头,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冷了起来。

        “富岳,那毕竟只是一个小鬼,虽然有实力,但是他毫无基础。而且他这样一闹你觉得还有人信服他吗?他的行为幼稚,你也很幼稚。”

        “谢谢你的款待,大长老。”宇智波富岳脸色依旧波澜不惊:“我先告辞。”

        说完,宇智波富岳完全不去理会大长老,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随后退出了这个小屋。

        屋外的阳光依旧耀眼,而宇智波富岳的心情也随着再一次见到这些阳光而好起来。

        默默的向前走着,一个女性忍者忽然出现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边——是宇智波纯。

        “启大人把他所属分队的所有忍者全部打成了重伤,并且以违抗上级罪全部丢进了监狱。”

        宇智波纯声音压得很低,但是看得出她的眼神光彩流连。

        “原来如此。”宇智波富岳点了点头:“还有吗?应该不止如此吧?”

        “是的。”宇智波纯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莫名的笑意:“同时他还击伤了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他们两人现在都在医院里面躺着,短时间怕是不敢见人了。”

        “....”宇智波富岳愣住了,好半天他才露出了一抹笑容:“真不愧是启君,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族长,这样人才可要套牢才行啊。”

        “嗯,我知道,我当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