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 意外之举

第三百三十章 意外之举

        日向绫搞不清楚宇智波启到底怎么回事,而宇智波启也对日向绫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这种事情,对他们两人而言恐怕都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

        想不清楚就不去想,省的搞的大家都觉得尴尬可就不好了。

        在注射完经过日向绫调剂后的新血清,然后检查了一番身体反应后。

        宇智波启在确定没有什么不良症状,就直接离开了这个实验室。

        日向绫还有自己的工作,就比如她还需要观察和判定君麻吕这个小子的情况。

        回到家里好好休息了一天后,宇智波启也起了个早,然后就去警卫部报道了。

        偷懒了那么多天,在不去报到,恐怕波风水门都要来他家里找人了。

        来到了警卫部大楼后,宇智波启随便找了一个在警卫部工作的奈良一族的人,让他去把三位分队长全部给叫过来。

        随后他就开始查看他离开这段时间,传递到他办公室的一些报告和文件。

        这些报告和文件,都是一些相对具有争议性的问题和提议。

        同时在它们的附件中,还有一些临时的解决方案。

        宇智波启仔细看翻看了一遍,就不在多去看了。

        简单来说这里面的类容并不算多,或者说能引起宇智波启兴趣的内容并不算多。

        可能唯一比较有争议性的,也就是‘执法范围’和‘执法力度’这两个方面。

        按照宇智波启的想法,这两个内容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值得去争议的。

        因为宇智波启早就已经想好了,今后的警卫部的‘执法范围’要扩张到什么地步。

        宇智波启可是打算让警卫部,今后成为木叶内的唯一执法标准和执法力。

        因此在这两个问题上,任何的妥协和退步他都不会接受的。

        除非波风水门明确和他讨论这件事,并且说服了他,那么他才会考虑。

        而然事实上,因为宇智波启主动让警卫部介入到了,那些类似于鸡毛蒜皮的‘民事纠纷’中,而且成效还不错。

        甚至从报告上来看,那唯一还没有警卫部入驻的区域,那里的居民也希望警卫部能尽快入过来。

        从而不需要,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换一个地方去寻找调节。

        因此宇智波启觉得,这件事这没有什么好去讨论的,按照现在这个力度在不断提升就行了。

        “不过他们提出来的想法也是值得考虑,拓展得太快,恐怕也会显得吃香太难看了。”

        宇智波启摸了摸下巴:“那就相对放慢一些吧,先把‘民事纠纷’这样的问题彻底解决好。

        并且有些足够的经验和处理技巧后,在考虑继续扩张吧。”

        虽然不赞同那些人的建议,但是有些东西也是值得考虑的。

        就比如发展太快并且吃相太难看,对他们而言算不上什么好事。

        宇智波启虽然相对独断,但是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刚愎自用的人。

        他能听得进别人的意见,也同样能从别人的意见中吸取他所需要的东西。

        古往今来的历史都告诉他,那种刚愎自用的人往往都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想到这里,宇智波启思考了片刻就开始着手书写他的想法。

        既然这些事情只能一步步来,那么就先把该做好的事情全面做好才行。

        不过考虑到他就这两天才和奈良鹿久提了一句,他要让警卫部参与到间谍抓不行动,那么这方面的行动方案也需要落实。

        不过这一次他清楚,自己还是不要想着去主导这件事比较好。

        把自己负责的范围处理好,剩下的还是等暗部过来吧。

        “部长大人。”

        就在这时,宇智波启的办公室大门被敲响。

        当他让敲门的人进来后,他发现是自己的那三个部长到了。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在他们的身后居然还有日向绫的身影。

        以及那个他就早有了猜想的,日向一族很可能会做出选择的分家成员。

        日向日差,日向日足的亲弟弟。

        也唯有这个家伙,才能让那些小一辈的宗家成员老实,让那些分家的成员敬仰和听话。

        说起来,日向日差真的挺倒霉的。

        他只比日向日差出生时间完了一点点,结果他就倒霉的成为了‘守护宗家一辈子’。

        并且需要接受,‘受宗家控制的命运’的分家。

        日向日差的具体履历,宇智波启已经记不清楚了。

        但是他还得的就是,在三代火影下的安排下,日向日足在纠结,到底是为了维护尊严然后‘死一户口本’。

        还是为了族群,抛弃尊严而‘只死一个’的抉择下,日向日差站了出来。

        这家伙决定顶替了自己的哥哥去死。

        并且还留下了那句‘我不是因为分家保护宗家而死的,而是因为保护自己的兄弟和村子而死的’的话。

        这个家伙的实力不算弱,和他交过手的宇智波启很清楚这一点。

        虽然他被宇智波启在仅使用体术和瞬身术的情况下击败。

        但是宇智波启可是用着万花筒写轮眼的啊!

        而且经过了那么多次血清注射的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不能算是常规忍者了。

        审视的目光在日向日差身上扫过,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日向绫身上:“绫,看来你们日向一族已经做出了决定啊。”

        “是的,部长大人。”日向绫向前走了一步,随后微微鞠躬:“日差先生一定可以胜任这个职位。”

        “我明白了,我尊重你们的选择。”宇智波启很给面子的对着日向绫笑了笑,随后他的目光转向日向日差。

        “那么日差阁下,虽然有些委屈你,但是未来你恐怕会是我的部下了。”

        “我明白,部长大人。”日向日差表现的非常自然,完全没有觉得一个少年当自己的上司有什么不好。

        他的态度非常的恭敬,但是恭敬中也没有任何卑微的感觉,这样的状态让宇智波启非常满意。

        虽然说这个家伙是妥协出来的产物。

        但是不管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成分,进入到警卫部后他就是宇智波启的部下。

        而且宇智波启现在也懒得在思考,是否要派遣一个类似于富久航太的家伙去他那里。

        因为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必要性了,他对警卫部的掌控已经不日耳语了。

        “很好。”宇智波启点了点头,随后他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直接开口说道。

        “既然你们算是全部集合了,那么我也正好要布置一些事情。

        绫,你先留下,等我要布置的事情结束后,你带日差队长去见见他的部下。”

        “是,部长大人。”日向绫点了点头。

        原本打算离开的她听到宇智波启这样说,自然她也乐意留下来。

        虽然她对宇智波启要处理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既然宇智波启主动提出,那么她也愿意留下来看看。

        “好了,现在说正事。”宇智波启把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川等人,然后把自己的刚才些的报告递给了他们。

        “我在这上面已经写的很清楚了,你们一边看我一边说。”

        “首先,你们的工作我还算满意,至少到现在我没有听说出什么乱子。

        这样的进度要保持,而且接下来的时间你们也有的忙了。

        我需要你们彻底把‘民事准则’给规划好,并且具体‘操作规范’也要落实下来。

        我们需要统一的执行标准,和一个统一的判定。

        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你们最好能参考一下负责这一块的忍者,我想他们能给你提供不少的思路。”

        说到这里,宇智波启顿了一下。

        他看着眼前这四人,除了刚刚到来还显得有些不太清楚的日向日差外,其他三人都若有所思。

        毕竟他们可是很早就开展了这方面的工作,就经验而言他们绝对是充足的。

        宇智波启相信他们三人只要商量好,最后把结果交给自己审阅就足够了。

        他们有这个能力,哪怕没有也要被培养出来。

        因为未来这些分队,所需要的自理能力可是很高的。

        “我们明白了,部长大人。”宇智波川、宇智波流影还有宇智波纯同时回答道。

        唯独日向日足在看完和听完,和宇智波启的话后保持了沉默。

        他知道现在警卫部的权利很大,但是具体大到什么地步他不清楚。

        可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了,自己制定规范准则来处理,那些所谓的‘民事事件’看起来有些吃力不太讨好。

        但实际上把这一块拿下,那么警卫部的实际权利扩张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最关键的他还注意到了宇智波启那张纸上所写的另外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才是最让日向日足不可思议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宇智波启继续开口说道:“那就是关于雾隐间谍的问题,我想我的那份报告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对吧?”

        “是的,部长大人。”宇智波川等人同时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也知道该怎么做。”

        宇智波启双手交叉撑在了自己的鼻檐下:“正好你们有处理这些‘民事问题’的权利和能力,接下来就需要你们把眼睛放大一些。

        这些家伙我不希望他们跑了,也不希望他们传递出什么不该传递的消息,明白了吗?”

        “是,部长大人!”这一次,是四个人一起大声回答道。

        “对了,部长大人,为什么要针对雾隐的间谍?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在回答完之后,宇智波流影似乎有些好奇的问道:“因为他们封锁了海岸?”

        “可不仅仅是因为这样。”宇智波启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我想可能很快你们就能知道具体消息了。”

        .....

        雾隐消息的传递,远比宇智波启想象中的还要快。

        或许是奈良鹿久他们有意引导和传播,这才会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几乎让整个木叶都知道了雾隐到底遭遇了什么。

        不得不说,宇智波启这一次闹得是真的凶。

        凶到了哪怕是知情人,都感觉到错愕和不可思议。

        但是也正是因为闹得如此之凶,影响幅度如此之大,这才更加的让波风水门看到了另外一个机会。

        假如以前也,只是雾隐村因为宇智波带土的原因而进行封锁。

        让木叶的忍者因为这件事而把目光吸引过去,虽然能做到,但是却需要很长的时间引导。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

        宇智波启狠狠的这一闹,造成的破坏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这样的情报如果公开,那么可想而知到底会有多么的吸引人!

        奈良鹿久有些猜到波风水门的一些想法。

        虽然不知道这位火影大人具体在想什么,但是他既然想通过其他国家来吸引木叶居民们的注意力,那么奈良鹿久自然会好好的帮他这个忙。

        好巧不巧,宇智波启在雾隐狠狠的大肆破坏了一番,奈良鹿久立刻看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还有什么比‘和木叶有着类似经历,甚至被破坏的更狠’的雾隐情报,更加的吸引人呢?

        自然,在这个时间段是没有的。

        因此雾隐这件事的情报,也就彻底的在木叶各个角落内流传开来。

        无论是上忍、中忍还是下忍,他们都在疯狂的讨论着这件事。

        “听说了吗,卡卡西?”

        迈特凯拽着卡卡西,而他们身边有红、阿斯玛等等同期的同学:“雾隐这一次倒大霉了啊!”

        “拜托,我就在暗部工作,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呢?”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说起来,这件事还是从暗部传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居然把这件事给流传了出来,真是不可原谅。”

        卡卡西并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因此他并不熟悉这一切的具体流程和原因。

        但是他却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恐怕也只有暗部、政务部还有火影办公室。

        或者警卫部办公室也会知道相关,但是这些东西明显不应该被传出来啊。

        但是卡卡西也不是傻子,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内心他却觉得这样做不错。

        木叶也曾经遭受了这样的苦难。

        哪怕到现在还有不少的平民也好,忍者也罢,他们都还沉浸在九尾那一夜的悲伤之中。

        甚至不少人还在愤恨的谈论着九尾,那样的态度看起来是恨不得要把九尾撕成碎片一般。

        卡卡西是知道,现在的九尾人柱力到底是谁的。

        那可是自己老师、老师的妻子还有老师的孩子,村民们很火影可不是一个好的苗头。

        甚至卡卡西还敏锐的察觉到,这些情绪似乎在受到某些人的可以引导。

        具体是谁他不知道,也暂时找不到痕迹。

        但是他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妙。

        假如这种事情,这样的情绪在木叶中酝酿和爆发。

        而再有人把九尾人柱力的身份给公布,那么这可能会造成一些难以想象的后果。

        可就在这时候,雾隐村也爆发了类似的事情,这在很大程度上转移了木叶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啊。

        “说话,真的有人可以做到那一步吗?”伊鲁卡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虽然他比自己身边这些人都小了一两届,但是他们的关系还是可以的。

        伊鲁卡一家在九尾之夜,虽然也遭遇到了巨大的麻烦,而然他的运气绝对还算是不错的。

        因为好巧不巧的是,当他的父母把他从废墟上拉起来后,准备继续和九尾决一死战时,警卫部的人忽然出现了。

        那些警卫部的成员,几乎是用强制性的手段,把他负伤的父母连同他以前给拽走了。

        虽然他的父亲还是因为伤势过重离世,但是他的母亲倒是活了下来。

        “嗯,有些事情没有告诉过你们,但事实上确实有人可以做到这些。”

        卡卡西叹了口气,他点了点头:“而且别忘了,当初启君可是也使用了一个查克拉巨人,把九尾给控制住了呢。”

        “只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叛忍吗?”

        红好奇的看了一眼卡卡西:“卡卡西,宇智波有记录在案的叛忍吗?又或者是....”

        “没有叛忍,在暗部中没有,村子也没有统计。”

        卡卡西直接打断说道:“但是在战场上失踪的宇智波族人很多,就我们所知的就有一个.....”

        说到这里卡卡西顿住了,而红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不太该说的东西。

        宇智波在战场上失踪的人数算不上多,但是也不算少。

        他们身边就有一个,而这个人更是卡卡西的挚友和队友,也是他们的同学。

        阿凯似乎了解卡卡西的心情,于是他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表示安慰。

        战争很残酷,是他们这一代人都不愿意再去回忆的东西。

        “你们说,我们木叶上一次遇到的麻烦....”大概是为了打破沉默,红继续开口问道:“会不会也是....”

        “我听我父亲说过。”阿斯玛这会儿立刻开口回应道。

        “上一次九尾事件确实是有人袭击,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员,能力非常的诡异,恐怕和这一次袭击雾隐的是同一批人。”

        卡卡西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打断阿斯玛的话,但是却不太满意阿斯玛的表现。

        这小子为了出风头,直接把一些被隐藏的内容说了出来。

        而且他口中所谓的宇智波一族,确实能造成很大的误会。

        这家伙恐怕是受到了他家里的影响,才说出这样的话吧?

        卡卡西内心叹了口气,他虽然很不满但是也必须要理解。

        九尾那一夜,阿斯玛这个家伙失去了母亲。

        这样的悲伤虽然在木叶并不少见,但是这也确实需要相互理解才行。

        “纠正一下,是遗落在外,对木叶心怀仇恨的宇智波,而不是木叶的宇智波。”

        卡卡西少见的反驳了阿斯玛的话:“这一点必须要弄清楚,启君他们那一晚所做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

        我可不想因为这样大意和不明确的说辞,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确实,虽然我们基本都被他的部下给赶走了,但是他所做出的贡献火影大人都认可了。”

        红点了点头,随后她忽然有些好奇的问道:“不说这些,说起来那个家伙还真是可怕,不仅一个人把雾忍破坏成那样,还逃掉了,真是不可思议啊!”

        “确实不可思议。”阿凯点了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握紧了拳头。

        “但是不管他是谁,他应该都是破坏了木叶,把九尾释放出来的恶魔,我一定会找他报仇的!”

        “省省吧,那些家伙神出鬼没的,你觉得你能抓住他?”

        “就是,不过说起来,也不知道启能不能做到这种水平呢?”

        ....

        卡卡西他们这群人只能算是一个典型的代表,这样的事情在整个木叶各个地方都在上演。

        不得不说这一举动,非常意外的转嫁了一些潜在的问题。

        因为木叶的居民似乎知道了,九尾是被人放出来的。

        似乎他们的仇恨也随着九尾的大肆破坏,转嫁到了释放出九尾的那个家伙身上了。

        而在木叶地下的一个堡垒内,三代目火影看着手中的报告沉默不语。

        他身旁的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似乎脸色也不太好看。

        太意外了,雾隐事件的爆发实在太意外了。

        因为这件事的爆发,导致了他们的某些准备和谋划都不得不放弃。

        没错,他们确实想过如何让四代目火影位置出现巨大的动摇。

        他既然是木叶内所有人选举出来的火影,而且他还是九尾人柱力之一。

        那么为什么不利用他的选举基础,以及他目前的一个隐藏身份,从而发起进攻呢?

        这件事是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一起商量出来的结果,而且他们也开始暗暗行动了。

        但是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雾隐村居然爆发出了这样的事情。

        爆发出了和木叶类似,但是却比木叶更加糟糕的事情。

        但是也因为这件事,让他们的计划直接被扼杀在了摇篮中,这真的让他们感觉到无比的憋屈和郁闷。

        “真没想到,那群家伙居然又跑出来了。”

        好半天,猿飞日斩才放下了手中的情报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且居然是这个时候,真是太巧了。”

        三代目火影自然也是知道,自己这两位老同学的计划和做法的。

        虽然他感觉这样做实在有些下作,但是考虑到实际的利益,他也算是默认了这件事的发展。

        可是鬼知道为什么那群家伙,居然又跑去袭击了雾隐村。

        最可恨的是,他们居然如此大摇大摆的出手了。

        猿飞日斩恨这些人,恨得简直想亲自跑去雾隐干掉他们。

        但是他也清楚,自己恐怕根本不是那些家伙的对手。

        单单那个疑似宇智波的家伙,就绝对不是他猿飞日斩能对付得了的了。

        而且那里面的宇智波成员,似乎还不少啊。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水户门炎有些郁闷的问道:“这计划失败了,我们等同于失去了一个极佳的机会,那群该死的法外狂徒真的可恨!”

        “确实可恨,我恨不得立刻能杀死他们!”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不过既然这件事爆发了,你们的引导和宣传也要停下来了,只能说老天都在帮波风水门那个小鬼啊。”

        “那我们接下来呢?”转寝小春皱了皱眉头:“继续隐忍吗?”

        “暂时隐忍吧,但是我也有计划了。”猿飞日斩拿起烟斗深深地吸了一口,还半天他才把烟雾吐了出来。

        “既然暂时动不了他,那么就想办法斩断他的羽翼。

        那个神秘组织里面有至少两个的宇智波,我们木叶也有宇智波。

        除此之外,我们的手上不是也有宇智波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