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转折点(为站在海边同学加更2)

第四百二十四章 转折点(为站在海边同学加更2)

        日向绫十七岁生日过得算不上惊心动魄,但是也绝对不能说是波澜不惊。

        鬼知道波风水门为什么,会记住了日向绫的生日。

        大概是因为,宇智波启和这个合作伙伴亲自为她办理上忍证书。

        再加上他们之间是队友并且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暧昧,这才让他下意识的去记住了。

        而记住之后的他,也终于在日向绫的生日当天,搞出了一个让宇智波启和日向绫都尴尬的事情。

        那一句‘你们在约会’吗,对他们两人而言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鬼为什么,波风水门居然有化身八卦狂魔的一天。

        虽然这两宇智波启和日向绫两人都显得非常的尴尬,但是他们两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反驳。

        而宇智波启和日向绫这样的作态,似乎也让波风水门产生了更大的误会。

        他几乎已经彻底认定了,这两人绝对已经在一起了。

        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家族在中间制造了一条鸿沟,让他们没办法彻底走到一起。

        因此波风水门也没办法多说什么,他可不敢把手伸进忍者家族中。

        当然,等到未来改革后上忍的话语权上,那么很多事情都会得到改变。

        不过这件事还是让日向绫受到了些许的影响,这个女人这几天似乎都有些迷惘。

        她似乎是在思考一些问题,一些关于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的问题。

        日向绫感觉自己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开始发生了一些微妙的。

        显著的是,她自己却没有太过于在意的变化。

        她的内心依旧坚硬而冰冷,她的行动依旧冷酷而无情。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宇智波启这个该死的家伙时。

        她似乎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让自己在恢复到最初的,那个只是单纯的而独立的想要合作的状态了。

        宇智波启这个家伙给予了她足够的尊重,这一点是日向绫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从小生活在分家的她内心十分的敏感,而在战场上的经历也让她能具备了很强的分析能力。

        当初宇智波启成为警卫部副部长的时候,却依旧选择和他们一起进行任务。

        日向绫就敏锐的察觉到,宇智波启的动机绝对不是那么明了。

        通过在战场上的认知,她知晓宇智波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此他那样的行为让她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事实也证明她的猜想没有任何的问题,宇智波启确实带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他的目标也确实是自己!

        只是因为一些阴差阳错的事情,外加上今井健太当时也担心宇智波启那家伙逐步的清场,这才让她逃过了一劫。

        可即便如此,这件事也给日向绫留下了一个极大的心理影响。

        她知道自己恐怕只有两个选择了——要么安安心心留在村子里不作妖,要么就是被宇智波启给干掉!

        然而这两个选择都不是她所希望的,因为她的内心深处至始至终有一个梦想。

        那就是追寻自由,追寻没有笼中鸟束缚的自由!

        而好巧不巧,她在回来的路上听到了宇智波启当着她的面,故意说给今井健太的话。

        更加有意思的是,在她第一次下定决心去找宇智波启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宇智波启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那么的残忍,那么的阴冷,日向绫百分之百可以确认,如果自己找他而被拒绝,那么她的死期绝对不会远!

        日向绫也犹豫过,也担忧过,但是最终她还是鼓起了勇气。

        因为对她来说,被束缚在笼中鸟之中,其实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还好当初直接被安排了一桩婚事,也还好当初抓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不然.....”

        日向绫现在回忆起第二次找宇智波启的情景,她都还有些一些担忧。

        她当时确实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其实对于她来说,如果真的被迫嫁给了那个日向辉,那么她也和死了没有任何的区别。

        虽然她掐住了宇智波启的大动脉,但是论影响力论话语权,她完全没有可能和宇智波启相比。

        这样的做法实在太冒险了,但是她也不得不做。

        不过好在宇智波启确实爱惜自己的羽毛,外加上这个家伙也确实足够的理智。

        因此才没有发生什么悲剧,而和这个家伙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诺。

        宇智波启这个家伙还是十分的谨慎,他的措辞永远都是最小心的那一种。

        永远都是‘尝试’、‘尽可能’这样的模棱两可的用词,并且还要求自己做了一件无比危险的事情——杀了自己的未婚夫,日向辉。

        现在回忆起来,日向绫也有些叹息。

        日向辉的死她没有任何的触动,毕竟日向辉这个家伙只凭借自己的喜好,完全把她当做私有物肆意定夺她的未来。

        这种人,死了也就死了。

        哪怕是她亲手解决的,她也不会有任何的触动。

        她叹息的是,她真的走进了一条只能不断向前,稍有迟疑就会彻底堕入深渊的路!

        “可是....这条路现在看起来,好像也不是深渊啊....”

        日向绫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和宇智波启的合作,真的不像自己曾经想的一样,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虽然一开始确实有很多的困难和麻烦,但是随着他们的配合越来越深,他们之间也有了不可思议的默契。

        最关键的是,宇智波启虽然对她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并且在某些时刻会让她感觉自己是被利用。

        但是不管怎么样,宇智波启都很好的履行了,作为一个合作者该有的姿态。

        他用自己的实验给日向绫开辟了一条道路,他派遣自己的手下给日向绫找到了很多她从来没想到的文献。

        他引导日向绫发现了,日向和辉夜之间的关系。

        最关键的是,他给了日向绫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那种特殊的尊重!

        这样的体验,再加上她一直得到的帮助。

        真的让她的情绪慢慢的,有些征兆但是却更加悄无声息的发生了改变。

        这一切的起始是什么时候她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变得明显的她还记得。

        可能是把君麻吕带回来后的一系列误会吧?

        而且日向绫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那就是这一段时间他们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好,他们的关系似乎也越来越升温了。

        而这一切的最高点,似乎就是她十七岁生日那一天,被波风水门那一句话刺破。

        诚然,早就已经有不知道多少人在猜测,在议论他们现在的关系,但是这些人他们完全可以无视掉。

        可是波风水门可不一样,他可是火影啊!

        他都是这样想的,那么可想而知她现在和宇智波启的关系,到底多么的深入人心,到底纠缠的有多深。

        同时也可以预见,她也到底改变有多大!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到底要怎么面对这个混蛋啊....”

        日向绫满头都是问号和苦恼,她在苦恼自己这种不经意的改变。

        她在苦恼自己为什么会和宇智波启走得越来越近,但是却一点都不反感这样的感觉。

        她在苦恼,自己到底要如何去面对宇智波启。

        好巧不巧,宇智波启现在也满头都是问号和苦恼。

        因为他接到了一份报告,一份来自铁之国的报告。

        这份报告记录的内容不算多,但是却能牵动木叶和云隐的神经,而这份报告也足够的让宇智波启吐血。

        宇智波流影,击杀了云隐上忍特洛伊!

        特洛伊是谁,宇智波启没有太多的印象。

        除了知道这货被秽土转生并且拥有磁盾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

        血继限界这种东西,一旦了解了它的本质,也就没有那么的神秘了。

        可问题,是这家伙在云隐还是一个拥有不少话语权的人。

        而且他还是四代雷影艾的死忠,并且是一个战斗序列的队长!

        这样的人物,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宇智波给干掉了?

        难道这宇智波流影这家伙不知道,留下俘虏以此来交换更多的利益吗?

        好吧,就算你要杀,为什么你不留下脑袋带回来探查情报?

        实在不行,留下一些血液回来做研究也好啊!

        可是宇智波流影完全没有这样做,可能是觉得这样做过于浪费时间了。

        可能是担心带着这家伙的脑袋或者血液,会引来云隐部队的追杀。

        因此他的做法几干脆果断,又稳健谨慎,他直接一把火把这家伙彻底的烧成了焦炭,完全可以说是挫骨扬灰了!

        看到这一则情报的宇智波启,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因为他总感觉在这个家伙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啊。

        “这家伙,还真是.....”

        宇智波启在警卫部办公室内,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份报告。

        听波风水门传递过来的消息,这件事让三代火影很愤怒。

        因为这纯粹就是扩大木叶和云隐碰撞的范围和强度,这会严重的影响木叶在铁之国那一带的利益。

        确实,三代火影这个家伙虽然和宇智波启他们不对付。

        但是他的想法确实没错,假如为了这个有身份并且有实力的人复仇。

        从而扩大争斗的范围从而演化成战争,那么就宇智波启恐怕就真的难辞其咎了。

        “不过,这也是猜想。战争难免是会死一些原本不该死的人,恐怕猿飞日斩也是看的很透彻,因此也只是生气而没有发难。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小的教训,而且,这也算是在一个转折吧?”

        宇智波启目光看向了窗外,确实,这是一次严重的事件,但是战争难免会死人。

        而且,这还真是一个转折呢.....

        ......

        特洛伊的死,对于木叶和云忍的争斗还真是一件大事。

        甚至称之为转折点都不为过!

        谁能想到一个在云隐内部有着不错话语权的,并且掌握着血继的忍者居然会陨落在这样的冲突之中。

        这种程度的冲突,实际上还真的就是战前‘预热’环节。

        没有谁会真的投入太多的兵力,以及太厉害的人物进去纠缠。

        云隐之所以把特洛伊给放了出去,主要原因还是木叶的反应速度够快,并且也让云隐吃了不少的亏。

        虽然只是小规模的冲突,但是急于找回场面的他们,毫不犹豫的派遣出了这样一位忍者。

        但是现实就是,木叶也同样做了类似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默契,还是木叶留在云隐的间谍实在厉害。

        虽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宇智波,但是确实一个开启了写轮眼的宇智波!

        忍者的战斗真不是说你的查克拉多,你的职位高你就能稳赢的。

        而是要根据双方的能力,交战时获取情报的能力,还有对时机的把握还有术的运用,等等方面去考量的。

        那个叫宇智波流影的家伙,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就干掉了特洛伊。

        这里面除了说明这个家伙实力非常的优秀外也,也说明了他获取情报的能力,对自己术的使用等等都非常的优秀!

        写轮眼,果然是忍界最可怕也诡异的血继限界之一。

        哪怕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在用有写轮眼的情况下,居然能杀死了一个强大的忍者,这如何不让人感慨呢?

        不过,宇智波流影现在可不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了,他的这一次行动带来的变化可真的太大了。

        正如宇智波启所预料的一样,如果云隐打算接着这件事情报仇,恐怕这会儿已经冲到木叶边界了。

        但是他们没有,他们还在等待,等待一个更好的,能更木叶留下更多伤痛的时机!

        而他们的做法,也让其他忍村们有些出乎预料。

        那就是加派人手的同时,却又收缩了他们袭击和制造冲突的范围。

        完全可以说这是要一个转折点,一个让木叶任务忍者们减少损失,并且不需要太过于担惊受怕的转折。

        也是标志着,木叶小小胜利的转折!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想得那么天真啊。”

        宇智波启在得知这件事后,也不由的叹了口气,木叶忍者们的反应实在有些高兴的太早了。

        “他们就是想要示弱,然后借机拜访木叶,最后让他们的使团死在木叶之中。以此为借口,开启真正的对木叶的攻势。”

        我都示弱了,我都来和你们谈判和签订和平条约了。

        但你们还袭击了我的人,并且杀了我的人,还有比这样的事情更打脸的吗?

        原著中的云忍就是这样玩的,只是当时他们站在一个强势方。

        虽然宇智波启不知道,有没有铁之国这样比邻火之国和雷之国的小国,发生类似的冲突。

        但是他觉得应该是有,只是原著没有详细的去说而已,只是简单的提了一句‘木叶和云隐冲突不断’。

        原著中的云隐,是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过来谈判和签订条约的。

        摆出来的姿态也是一副强者不愿意欺负弱者,狠狠的打了木叶的脸。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可是有太多的不一样了。

        但是他们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毕竟这样一个展示军事实力,并且可以让木叶狠狠的丢脸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

        ......

        “启君,这一次木叶内的安保任务,就完全交给你了。”

        火影办公室内,波风水门坐在火影桌前,一脸微笑的看着宇智波启。

        而奈良鹿久则站在一旁,不断的翻阅着资料。

        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年底,秋意在寒风的吹拂下已经彻底的远去,留下的只有一边银装素裹。

        木叶和云隐的争斗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总算有了停下来的趋势。

        尤其是四代雷影公开宣布,会派遣使者前来木叶进行拜访和谈判,这一次冲突才慢慢的开始停了下来。

        这个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忍界。

        不知道有多少的忍村在遗憾,遗憾这两个忍村为什么不彻底打起来呢?

        但是有些事情确实不会以他们思维而转变,只不过他们也完全不敢小瞧这两个忍村中的任何一个。

        木叶能赢并不是什么意外,毕竟云隐并没有投入太多的人手。

        这种小规模的战斗,纯粹就是看谁的支援速度更快。

        哪怕是一个小忍村有足够强大的人员配置,也是可以获胜的。

        同样他们也不会小瞧云隐,云隐的军事实力大家都看得见,反而他们还会赞同云隐。

        虽然他们确实挑起了这次事情,但是木叶在抢夺了雷之国附近的任务资源,换做是其他忍村也绝对受不了!

        而雷影为了和平和安宁主动做出选择,还真让雷影狠狠的在这些忍村眼中加了一波分。

        刷新了过去,对于云隐莽撞的政治形象认知。

        其实宇智波启都有些意外,云隐居然用了这样的招式来给自己加分,塑造了一个还真算是不错的政治形象。

        虽然他们饱含祸心,一旦那个拜访的名字似乎是叫阿茨比的家伙死在了木叶,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动手!

        而到时候他们赢了,他们目的就达成了。

        并且还不会给人留下一种‘他们不是侵略者’,然后润雨细无声的展现了自己军事实力。

        并且计划通的话,还能在木叶埋下一颗大雷。

        可以说一箭双雕,非常的阴险。

        最关键的还是,哪怕其他忍村的政务精英们看出了他们的目的,也改变不了其他忍者的看法。

        就算失败,他们也不会遭受太多的损失。

        成功了会被人看出些什么,失败了就不见得了。

        一旦失败,他们绝对会自动出来干预木叶进一步的行动。

        木叶太强大了,不能在让他们获取更多的利益了!

        现在那个阿茨比的家伙已经出发了,如果没有意外他将在明天到达木叶。

        刚刚和这些云忍们,发生了持续大半年冲突的木叶忍者,是绝对不会爽他们的。

        而且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意外,必然需要有人来维持木叶的治安,还有就是这个叫阿茨比家伙的安保问题。

        这个问题,自然而然也就落在了警卫部的身上,也就落在了宇智波启的身上。

        “我知道了,放心吧。”宇智波启平静的点了点头:“虽然我的部下们恐怕会不太高兴,但是我会让他们克制的。”

        在这一次冲突中,三代火影从中作梗,让警卫部的不少人员出动和云隐对拼,这让警卫部也损失了不少的人手。

        这自然让警卫部内对云隐的情绪非常不开心,甚至带着明显的敌意。

        但是再带着敌意也不要紧,因为只要宇智波启一句话,他就能让这些家伙们老实并且安静下来。

        这就是他在警卫部的绝对权威!

        “还真是为难你了。”波风水门叹了口气,随后他转过头看向了奈良鹿久:“对了,那些英雄们的抚恤金发下去了吗?”

        “已经完全发放了。”奈良鹿久立刻开口说道:“经过启部长的统计和规划,我们已经第一时间把这些钱申请了下来,当然启部长很着急,因此我动用了来自辉夜一族的那些资金,先一步把钱发了下去。”

        “那就好,对了这件事没有暴露吧?”波风水门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后他还是不忘提醒一句:“毕竟我们做的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放心吧,火影大人,启部长。”奈良鹿久微微露出了一抹微笑:“这件事全在我的控制和管理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

        奈良鹿久确实有自信,可以完全做好这件事,而且他完全可以确保这件事绝对不会暴露。

        金钱的流通是需要层层审核的,但是宇智波启却逼的那么紧,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因此他只能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让一些申请的资金快速‘到位’。

        想到这里,他又不由自主的看了宇智波启一眼,这个家伙现在还真是毫不留情面啊。

        奈良鹿久其实心里也知道宇智波启很不痛快自己,但是为了家族的生存,他有时候也不得不做作一些必要的选择。

        只是让他有些郁闷的是,宇智波启明明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甚至波风水门都私下告诉过他,宇智波启知晓一切。

        但是这小子知道是知道,但是该有的情绪化还是有,或许是他很厌恶自己的选择和做法吗?

        不过还好,宇智波启虽然有这样情绪化的一面,但是这反而让奈良鹿久觉得这个人更加的真实。

        而且宇智波启虽然不爽自己的做法,但是他也只是在一些不算重要的事情上,或者在一些必须要的事情上逼迫自己而已。

        这些事情对奈良鹿久而言,简直就等于没发生。

        虽然有时候会让他难堪,但是对于他长期在木叶体制内奋斗的人来说,真的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

        “那就好。”波风水门点了点头,最后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启:“那么我也不多说了,启君,拜托了。”

        “我明白了,火影大人。”宇智波启点了点头:“我会搞清楚他来这里的目的,也会尽可能的让人看好他。”

        自然要看好他们,要看好他们到底做些什么。

        有必要的情况下,宇智波启甚至可以送他们一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