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四章 还记得你早上的话吗(求订阅)

第五百零四章 还记得你早上的话吗(求订阅)

        日向绫的问题,其实对于宇智波启而言,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个多么友好的问题。

        可能是宇智波带土的遭遇,再加上他们两人现在的状况,让这个女人不知不觉的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只是她的想法,宇智波启完全不认可!

        如果,什么叫如果?

        这只不过是一种假设的说法,但是在宇智波启这里,他所面对的是一种既定的事实。

        如果是以前,或许他真的可能冷血到并不在意这一切的发生。

        或许,他还巴不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但是现在,他真的不能保证,他面对这一切时,还能保持着一种及其淡然的心态。

        一切都变了,或者说人一旦有了一些自己没办法去克制,并且已经出现的羁绊时,真的很难有人能轻易斩断这一切!

        宇智波斑没有做到,宇智波佐助也没有。

        就算看起来是杀光了自己全族的宇智波鼬,本质上也没有彻底斩断自己内心的羁绊。

        宇智波启是冷血的人,这一点他丝毫不会否认。

        但是他同样不会否认一件事,那就是他还是一个正常人的事实。

        不然当初他穿越到宇智波一族后,大可以培养自己对父母的感情,在情到浓时将他们干掉。

        这不也是一种开启万花筒的方式?

        虽然这里面有很大的‘自己骗自己’的因素在内,不见得真的可以开启万花筒。

        但是毕竟是一种尝试,不是吗?

        可是他真的没办法做到这样的事情,战争将他的人性扭曲,但是却没有泯灭掉这一切。

        对他而言,日向绫现在的问题,他不愿意去回答。

        因为他的万花筒早就已经开启,如果没有这双眼睛他真的活不到现在。

        单单黄土那一关他就不见得过得去,更别说之后面对的一切了。

        他当然知道,日向绫想要听到什么答案,可是他并不愿意去配合。

        他承认,自己的内心确实已经有了这个女人的身影。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去说什么假设呢?

        或许他的思维有些过于‘钢铁直男’了,可是他始终都认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们烟消云散。

        着眼于未来才是最真实的东西,才是最值得去把握的东西。

        微微叹了口气,宇智波启轻声说道:“抱歉,我知道你想要的答案是什么,但是我不会回答。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这样的事情,在我这里必然不可能发生!”

        “是吗?”日向绫凝视着宇智波启,好半天她才忽然笑了起来:“当然不可能发生,你觉得我会让自己处于那样的境地吗?”

        “这可就不好说了,因为你打不过今井健太啊。”宇智波启忽然笑了起来,只是在注意到日向绫眼神忽然变得危险时,他立刻转移了话题:“对了,我们现在去哪里?这条路好像距离你家挺远的吧?”

        “我根本没看方向,还不是跟着你再走。”日向绫轻哼了一声,随后左右看了看:“说起来,这里距离你家也挺远的不是吗?”

        “要不?”宇智波启眉头挑了挑:“今晚.....”

        “别做梦!”

        “哦。”

        宇智波启看着日向绫那一张似乎有些不安,却又透露出坚定的脸蛋,这让他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坏笑。

        不过到此为止,宇智波启也没有在进一步了。

        玩笑开到一定程度也就足够了,过度的玩笑只能引来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默默的牵着日向绫的手向前走去,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有了目标而已,那就是日向绫的家。

        两人一路上显得稍微有些沉默,就他们从餐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差不多。

        可能是他们两人的性格都比较喜欢安静,也可能是他们之间稍微有一些尴尬吧。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木叶村中心地段的一个公园。

        此时的公园内人迹罕见,大概是因为太晚了,很少会有人选择跑到这种地方来吧?

        “过去坐坐?”宇智波启指了指公园中的长椅。

        “嗯。”日向绫没有反对。

        跟着宇智波启的脚步,很快他们就直接跑到长椅上坐了下来。

        宇智波启靠在长椅上,仰望着夜空,今天的天空中还算很给面子。

        漫天的繁星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更外的闪耀。

        日向绫坐在宇智波启身边,转头看着他的侧脸,心里一阵恍惚。

        曾几何时,一向自主的她,此时此刻好像在此时逐渐变得不太自主起来。

        或者说她会尝试去迁就一下某些人,无论是认真的还是下意识的。

        “哎....”日向绫微微叹了口气,抬起头凝视着天上的皎月忽然开口问道:“我们,现在算是什么?队友?朋友?合作者?还是....”

        “我们吗?”日向绫没有把话说完,或许是有些说不出口。

        宇智波启只能接过了这个话题,认真思考了一下,他才缓缓说道:“我从前听过一个故事,具体在哪里听到的,我已经不太记得了,你想听听看吗?”

        “你说吧。”日向绫点了点头,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宇智波启看着皎洁的月光,随后缓缓的把他脑子里面浮现的故事说了出来。

        其实宇智波启想说的故事,算不上是一个多么复杂的东西。

        作为一个文科生,他实在看过太多的书籍了。

        其中有一本让他记忆还算比较深刻的书,名字似乎是叫做《小王子》来着?

        这本书准确来说是一本童话小说,不过这个童话也有很大的区别,它是一本写给成年人的童话故事。

        不过宇智波启也没有那么傻乎乎的,把整个故事全部说出来。

        他只是节选了一些他觉得有意思,也能表达出自己一些想法的选段。

        至于是对是错,这根本就无所谓,因为他可不觉得日向绫能看过这本童话故事。

        而且没看过还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这样的话宇智波启想怎么胡编乱造,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吧。你一定会明白,你的那朵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玫瑰。你回来和我告别时,我再赠送给你一个秘密。’

        于是小王子又去看那些玫瑰。

        ‘你们一点也不象我的那朵玫瑰,你们还什么都不是呢!’小王子对她们说。

        ‘没有人驯服过你们,你们也没有驯服过任何人。你们就象我的狐狸过去那样,它那时只是和千万只别的狐狸一样的一只狐狸。但是,我现在已经把它当成了我的朋友,于是它现在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

        这时,那些玫瑰花显得十分难堪。

        ‘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当然罗,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

        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

        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

        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都是我除灭的。

        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宇智波启说的很慢,日向绫也听得非常的认真。

        这个故事她从来没有听过,如果放在平时,她恐怕根本不会去听类似的故事。

        但是此时此刻,这个故事以及讲故事的人,都吸引到了她的注意力。

        她一直保持着安静,一直在静静的听着。

        而且随着故事的不断延续,她的眼神也微微发生了一些变化。

        直到宇智波启口中的‘小狐狸’出现,她似乎知道了宇智波启这个故事的意思。

        她微微叹了口气,在宇智波启停下来的时候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的那朵玫瑰花,每一个普通的过路人都以为她和所有的一样。

        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

        “是不是很有意思?”宇智波启歪了歪头,面带微笑的问道。

        “是啊,人和人之间的感情,还真如小王子所说的那样。”

        日向绫微微叹了口气:“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也算是被那个人所驯服,便成了她的独一无二。

        玫瑰是小王子的独一无二,即便玫瑰园里有无数的玫瑰,也不能和她一朵比。”

        “算是吧。”宇智波启双手背在了自己的脑袋后,抬着头看着天上的皎月:“其实大家都一样,无论是玫瑰又或是小王子,都已经被驯服了,只是驯服的程度不一样罢了。”

        “那么你呢?”日向绫叹了口气:“真的有人可以驯服你吗?”

        驯服我?

        宇智波启没有回头,而是依旧看着天上的皎月。

        这个问题宇智波启自己也不太好回答,因为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被驯服的人。

        或许是过于自我,又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所以面对这样的问题,他或多或少会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

        不过他也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情绪,只是这样的态度显然让日向绫不太满意。

        “我们走吧。”日向绫忽然站起身来,她轻声说道:“很晚了,我也要回去吧。”

        “嗯,我送你。”宇智波启也跟着站了起来,随后跟在她的身后。

        日向绫没有拒绝他的提议,但是也没有直接答应。

        两人肩并肩默默的走前着,路灯下拖出两道长长的背影。

        也许是刚刚入春,天气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夜间的清风依旧还带着些许的寒意。

        不过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样的寒冷真的算不上什么问题。

        不过这样的寒风,也让他们两人的脑袋似乎清醒了不少。

        日向绫微微偏了偏头看向了宇智波启,很快她就微微叹息了一声。

        她知道,宇智波启这个家伙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被驯服的。

        无论是他的实力还是地位,都不允许他做出任何类似的表态。

        并且日向绫自己其实也觉得,像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真的被轻易的驯服呢?

        这个家伙是那么的骄傲,真的很少有人能够猜得到,他到底是如何去想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那就是日向绫也不觉得,自己真的会被宇智波启给驯服!

        虽然好像她自己能感受到,自己在很多情况和行动的方向越来越靠近宇智波启,但是这也不代表她失去了自我。

        她依旧是日向绫,她依旧是那个有着独立人格的人。

        哪怕她确实会受到宇智波启的影响,但是宇智波启何尝不也受到了自己的影响呢?

        想到这里,日向绫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微笑,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至于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下次见面会怎样,他们都没去多想。

        或许他们内心都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们两人都暂时没有去戳破这一下。

        而且,真的戳破了,却不是他们希望的答案,那就真的糟糕了。

        “到了,前面就是。”在走到一个转角的时候,日向绫忽然停住了脚步:“你不会想送我进去吧?”

        “送你进去不是应该的吗?”宇智波启也停下了脚步,一脸微笑的看着日向绫。

        “算了,我可不想明天整个族内都流传着一些风言风语....”日向绫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这个提议。

        其实....

        现在不是你们族内流传什么风言风语的问题了,而是整个木叶都在流传着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了啊。

        宇智波启微微摇了摇头,看着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日向绫,他并没有松开手,反而握得更紧了一些。

        “怎么了?”日向绫感受到来自手上的力量,不由得奇怪的回头看去:“我要回去了。”

        “啊,我知道。”宇智波启点了点头,

        忽然,他慢慢朝着日向绫的位置向前走了一步,让两人的距离变得十分的微妙。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尤其是那双白眼中闪烁着些许异样的光芒。

        他露出了一抹微笑:“还记得,你早上说的话吗?”

        “早上?”日向绫楞了一下:“我说了些什么?”

        “‘还说自己很有经验的样子,我还期待了一下。结果就这样,太让我失望了。’”宇智波启重复了一遍日向绫曾经说过的话:“有印象吗?”

        “你想干嘛?”日向绫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察觉到自己的身后好像是一面墙啊。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男人,她现在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难道要反抗吗?

        只是很快,她的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啊...只是想看看,这一次还会让你失望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