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绫的手段

第五百八十七章 绫的手段

        “阿斯玛?”

        宇智波启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不由得楞了一下,他一下子没搞清楚了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在这里。

        “很意外吗?启部长?”阿斯玛笑了笑,随后转过身说道:“走吧,我们进去吧,父亲他还在等你呢。”

        说完这句话,猿飞阿斯玛直接转身走了进去,而宇智波启也只能快速跟上。

        现在,他有些更加搞不明白猿飞日斩在想什么了。

        猿飞日斩这老货有两个儿子,一个具体在哪里不清楚,可能在根部也可能在其他村子潜伏。

        而他的孩子也就是木叶丸,现在正在家里呢!

        另外一个则是猿飞阿斯玛,这小子现在也在家里。

        让自己的孩子和孙子都在家里待着,同时把宇智波启这样一个极度危险的家伙叫来。

        外加上他们现在的关系完全可以用势如水火来形容,难道他就不担心宇智波启发难吗?

        宇智波启可不相信猿飞日斩没有见过自己的破坏力,一旦发难恐怕猿飞日斩这一系的家庭成员,真的会被他一次性全部给收拾干净!

        他可不会相信,猿飞日斩会认为他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当年猿飞日斩让他七岁就上了战场,一路上他到底手刃了多少人已经静不清楚了。

        但是有一点完全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宇智波止水经历过的任务,他绝对也经历过!

        宇智波启现在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到底是如何完成那个任务的,但是他唯一记得就是他也就是执行了这个任务,心才会变得如此的冰冷。

        “看来,猿飞日斩是没打算动手吧?”宇智波启一边慢慢的跟着,心理一边慢慢的思考到:“如果真想动手,恐怕也不会把阿斯玛和木叶丸一起留下。就算留下阿斯玛,木叶丸也绝对不会放在这里,这个老头.....”

        “启部长,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来我家吧?”就在宇智波启思考的时候,走在前方的阿斯玛忽然开口说道:“不过想想,启部长一直都很忙,我们也挺久没见面了。”

        “嗯,有一段时间了吧?”宇智波启平静的点了点头:“最近你在干什么?似乎同学会你都没怎么去。”

        “游历了一段时间,本来想去大名那里,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毕竟.....”阿斯玛摇了摇头,随后他继续说道:“不过倒也认识了一些朋友,他们现在都在火之寺里面,说起来启部长还和他们有些关系。”

        火之寺?地陆那群人吗?宇智波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地陆那群曾经的守护十二人自从被自己一次性干掉了接近一半,并且强迫让大名做出了选择后,他们就原地被遣散了。

        宇智波启也曾经尝试过让卡卡西招募他们,但是很可惜这些人似乎并没有为木叶效力的想法。

        不过他们显然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跑出火之国恐怕会面对无穷的追杀。

        因此他们干脆跟着地陆去了火之寺,在里面清修了起来。

        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阿斯玛,这个家伙已经有了些许原著中的影子,二十岁的他已经开始蓄起了胡子。

        而且从他的身上,宇智波启可以闻到一股烟草味,恐怕这会儿已经开始抽烟了吧?

        “到了,他想单独见你。”当他们两人一起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前,阿斯玛停在了门口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家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和木叶丸,所以.....”

        “带木叶丸离开吧。”宇智波启直接打断了阿斯玛的话,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淡漠:“你是我的同学,虽然你姓猿飞,但是你没有参与太多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冒险。”

        “虽然我很想说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但是.....”阿斯玛幽幽的叹了口气:“你确实已经走到我们所有人的面前,不仅是你,还有卡卡西也是......不过,我不会离开的。”

        “为什么?”宇智波启摇了摇头:“很多事情,我都没办法保证,你留在这里很危险。”

        “我不会走,木叶丸也不会,这是他的决定,虽然我不太理解,但是我相信他的判断,也相信你的理智。”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相信这些东西。你没有真正经历战争,你是不会知道我们这些人到底冷血到什么地步的。”

        说完这句话,宇智波启直接转身走进了房间内。

        该说的已经说了,到底如何选择就看猿飞阿斯玛自己了。

        走进房间,宇智波启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气息,当他看到猿飞日斩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

        在他看来,此时的猿飞日斩就算没有战斗的意思,也绝对不会看起来很随意。

        但是眼前这个老头,那可真不是随意那么简单了。

        整个屋子里面,既没有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的武器与装备。

        而这个老家伙就穿着一件长袍跪坐在地上,在他的身前放着茶几,看上去就真的像是在邀请老朋友来品茗一般。

        这样的举动很诡异,难不成,这个老头打算在茶水里面下毒吗?

        摇了摇头,宇智波启慢慢的走到了猿飞日斩的面前,平静的看着这个家伙。

        “坐吧,启部长。”三代火影看了宇智波启一眼,随后亲自倒了两杯茶:“担心我下毒?还是担心门外有人?”

        “都担心,但也都不担心。”宇智波启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幽幽的说道:“来多少人,我不会担心。至于毒药....”

        毒药,或许对其他人有很严重的效果,哪怕是一些实力异常优秀的忍者,都有可能倒在毒药的致命效果上。

        但是宇智波启不一样,勉强算是掌握了阴阳遁,同时还有这白绝细胞的他真的不用担心这个东西。

        随意坐了下来,然后拿起了桌上的杯子轻轻抿了一口,一股浓郁的茶香在他的嘴里扩散开来。

        “真是好茶,我记得我曾经喝过日向绫泡过得茶,味道也很好,她说是日向一族内部宗家才能喝到的东西。”宇智波启放下茶杯后,轻叹了口气:“虽然后来我把它吐掉了,因为我当时算不上信任她,但是.....”

        “但是现在,你却信任了她,对吗?”猿飞日斩微微叹了口气:“战场就是修罗场,你不信任任何人不值得奇怪,哪怕是你自己的队友。”

        “但是现在我信任她,非常的信任。”宇智波启手指沿着茶杯轻轻旋转了一下,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三代目大人找我过来,应该不是来单纯的品茗的吧?”

        “确实不是。”猿飞日斩点了点头:“你就当做是调虎离山好了。当然,也可以看做.....”

        “是我这个老家伙,想和你这样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聊聊天吧。”

        ......

        日向熏缓缓走进了一个会客厅,作为服侍了日向日足超过二十年的人,她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

        她神色非常的平静,虽然得到了日向日差的召唤让她显得有些惊讶,但是她依旧很快就赶了过来。

        只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她走进这个房间后却看到了脸色苍白的日向日足坐在那里。

        而在他的一旁,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小孩!

        看到这个小孩的瞬间,日向熏的神色变了,原本古井不波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错愕,不过常年的礼教让她以最快的时间恢复到了平静。

        “族长大人,您找我?”日向熏微微躬身,轻声询问道:“为什么清彦也被族长大人叫了过来。”

        日向清彦是日向熏的儿子,这个小家伙大概十岁左右,但是看上去却如同七八岁一般的孩童一般。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有着白眼却稍显暗淡,最关键的是他的体内没有丝毫查克拉的影子。

        这个孩子,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有当忍者的可能性了。

        而且,这个孩子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恐怕真少不了日向熏丈夫不断的从事危险任务,以及她本人得到日向日足信任的缘故吧。

        “本来我想说,我是担心如果家族内部有什么波动,会对你的家人造成困扰。”日向日足脸色苍白的微微一笑,显得有些诡异:“但是现在,我想问,你想让他活还是想让他死?”

        “族长大人,您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日向熏双眼瞬间方法,她神情惊恐的看着日向日足,随后快速的跪倒在了地上:“族长大人,他是我和元治唯一的孩子,您.....”

        “看来,你是想让他死了。”日向日足笑容不变,只是神情变得有些冷漠了起来:“真是太遗憾了,我以为你跟着我这么久了,会是一个聪明人呢。”

        “族长大人,您到底是在说什么!”日向熏脸色已经变得非常的惨白,甚至双眼都变得通红。

        她这副模样,恐怕百分之九十的人见到此时的她,都会选择相信她。

        但奈何,眼前这位日向日足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心。

        因为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日向日足,他是日向绫使用变身术所变。

        日向绫强行让日向日差同意自己的计划后,日向绫就去探望了一番日向日足。

        确实是中毒,不过这种事情对她而言算不上多么的困难,她完全可以利用阳遁来解决。

        但是在此之前,她必须要处理掉一些事情才行,就比如这个日向熏。

        日向绫从来都是那百分之十中的一员,这百分之十可以算是经历了战争残酷摧残,根本不会轻易信任别人的忍者!

        他们这些人都属于最冷酷也是最精英的存在,不过这些忍者也有一点类似。

        那就是一旦信任了某人,绝对会百分之百的信任!

        日向日差看着眼前的日向熏,眼里但是闪过了些许的不确信。

        不过日向日差也是经历过战争摧残的存在,他并不会因为样的‘表演’而表现的富有同情心。

        日向绫眼睛微微眯起,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随后她直接伸出手握住了日向清彦的脖子!

        日向熏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一丝绝望,她愣愣的看着没有丝毫闪躲,如若一个不会动的木偶一般任由日向绫握住脖子的日向清彦。

        “好了,就说道这里吧,我的时间很有限。”日向绫声音默然的说道:“本来看在你跟随我多年,一直还算勤劳本分的份上,我不想这样做。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原本他不用死,甚至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重获新生,结果因为他的父母做错了事情......”

        “族长大人!您到底希望我说什么!”日向熏这一刻似乎忍不住了,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声喊道:“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啊!”

        “是吗?”日向绫冷漠的看着她:“没有人是无辜的,你觉得你做了这种事情,他们会放过你?我会放过你吗?”

        “族长大人,我不明白!”日向熏情绪依旧激动:“我真的不明白!”

        “这样吗?”日向绫微微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么....”

        说道这里,日向绫手中的力度开始加剧,一瞬间日向清彦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惨白!

        日向熏看到这一幕,如同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般冲了过去。

        然而她刚站起身就被日向日差一掌打到在地,再一次爬起来冲过去,则再一次被打到。

        日向清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已经开始挣扎了,而他的每一次挣扎似乎都击打在日向熏的心底。

        终于,日向熏再也没办法承受了,她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族长大人,我说,我说!”

        然而日向绫并没有听说,她做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随后一把将日向清彦举了起来看着他在自己手中胡乱挣扎才缓缓说道:“一分钟,你有一分钟的表达时间,你现在还有五十九秒。”

        “是我下的毒!他们让我下毒害您!”日向熏如哭嚎一般的声音中,满是声带断裂的感觉。

        “不够,继续。”日向绫不为所动,她手中的日向清彦抽搐越来越剧烈:“你还有五十五秒,不着急,可以慢慢说。”

        “药物是一个根部的忍者交给我给,是一种慢性毒药,用起来没有任何的味道和气息,但是却可以让人慢慢的无法动用自己的查克拉,一旦强行使用查克拉就会致死!”日向熏声音已经无比的嘶哑了,但是她依旧在叙述着一切。

        “你还有五十秒。”日向绫脸上露出了一抹轻笑,她手中的日向清彦脸开始涨得通红,同时开始不由自主的翻白眼:“选择权在你。”

        “我真的不知道了,族长大人!”日向熏似乎已经彻底崩溃了,她不断在哀求:“我真的只知道那么多,他们承诺会救治青彦,我.....”

        “你还有四十五秒。”日向绫声音依旧是那么轻柔,就宛如宇智波启一般。

        而她手中的日向青彦的脸完全涨成了酱紫色,意识也开始了模糊,挣扎也开始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日向熏已经彻底崩溃了,她浑身完全控制不住的在疯狂的颤抖。

        终于,她咬着牙说道:“我的丈夫,日向元治也参与了其中,他很早就加入了一个组织,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挽救我们的孩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