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给你准备一个葬礼(求订阅)

第五百九十一章 给你准备一个葬礼(求订阅)

        把波风水门当成傀儡?

        宇智波启平静的看着猿飞日斩,这个家伙还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把波风水门当做傀儡,宇智波启还真没有这样想过,并不是说这样做没有价值,事实上是没有意义。

        权利对他们而,定位一直都很明确。

        以前的他需要权力保命,让无论是谁,都不敢轻易的对他下手,同时他身后还需要有一个强人背书。

        而现在,如果没有什么死人提前复活,恐怕想要真正意义上干掉他的人,都还没有成长起来吧?

        看着一脸认真的猿飞日斩,宇智波启轻笑一声随后摇了摇了头。

        等到水壶烧开,猿飞日斩将茶水再一次倒满他们的杯子后,宇智波启才缓缓开口。

        “你觉得,我和团藏的区别在哪里?”宇智波启端起杯子,闻着里面散发出来的茶香开口问道:“还有,你觉得我让水门队长主动做过什么,那种为了我自己利益从而损害木叶利益的事情吗?”

        “能不能不要在打扰亡者的安宁了?”猿飞日斩皱了皱眉头:“虽然我承认,你和团藏有着巨大的不同,可是....”

        “可是我们都拿到了巨大的权力,对吗?”宇智波启笑了起来:“但问题是,我从来没有把手里的权力,当做我在木叶可以肆意妄为的基础。

        我必须承认,权力很诱人,它会让堕落甚至让人变得狂妄,但是永远记住一句话.....”

        “有了权力就肆意妄为,动不动就一武力压迫,甚至对自己人都不择手段的人,最终只会人鬼共愤。

        你看看,他死后有人为他难过吗?除了你和你的那几个朋友以外。”

        团藏死后,整个木叶除了没有欢庆以外,恐怕完全就和平时没有任何的区别。

        因为团藏这个家伙,真的让人厌恶到了极致,猿飞日斩也清楚这一切。

        毕竟团藏的变成这样,就有他的功劳,但不得不说团藏真的是一个极佳的典型案例。

        哪怕是猿飞日斩都不能否认,团藏当年做的到底有多么的过分,即便是他们同一个利益集团的成员们,都对他不爽到了极点!

        “难道,权力对你而言,就真的不如的不屑?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追求这些?”猿飞日斩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茶水,继续开口问道。

        他其实在波风水门那里已经得到了一个不错的答案,一个在他看来也可以接受的答案。

        只是他还需要确认,确认宇智波启本人到底是如何去思考的。

        他现在的内心真的很平静,而这样的平静才能带给他最客观的感受和思考。

        他想要更加深入的了解一下,这个被四代火影视作为心腹,甚至视为朋友的人。

        在抛开自己对他的负面情绪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开始只是为了活命,并且削弱你,不择手段的削弱你让水门队长得到属于火影的权利。”

        宇智波启平静的说道:“但是之后,随着我的实力越来越求,我愈发的能感受到权力诱人的口感,以及那对于其他人生杀予夺的快感,我就开始改变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他才继续说道。

        “权力过于诱人,这是一个陷阱,但也是一个规则的框架,一个限制我手段的框架。

        我不希望自己被权力迷失,也不希望自己被过于强大的力量迷失,所以我必须想办法限制自己。

        难道你没有发现,随着我的权力和实力愈发的强大,我的手段倒是也愈发的显得温和起来了?”

        温和,这是相对的。

        相比起之前他能亲手虐杀宇智波修和宇智波勇兄弟,血腥镇压族内的族老及其手下,并且还挖掉了他们的眼睛作为实验材料。

        现在的他真的算是及其的温和,出手的次数也变得少了不少。

        或许依旧残酷,但是他是实实在在的在用这些,根本阻止不了他的东西对自己在加以限制,让他变得不那么血腥的同时也有足够的理性和客观。

        他记得自己曾经似乎看过一本神书,里面的角色在自己的实力变得强大后,都会寻找一个锚点来限制自己,不让自己迷失在强大的力量之中。

        宇智波启现在所做的,虽然说算上是给自己找了一个锚点。

        但是也算是找到了一个相对合适的,能有效的不让他迷失在权力和力量的膨胀中,变得愈发疯狂的方式。

        “这么所,你是把权力塑造出来的规则,当做是限制你行为规范的牢笼?”猿飞日斩喝了一口茶后,才缓缓的问道。

        “牢笼倒不至于,只能算是一个框架,我会要求自己在这个框架内行动,只要我的对手不逾越,我也不会逾越。”

        宇智波启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说真的,我的对手不越线,我就不会主动去越线。你们完全可以好好思考一下,对我而言你们真的有反抗的余地吗?”

        反抗的余地?

        猿飞日斩一想到那破败的涡之国森林,他就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不得不承认,如果让他来做些,他绝对没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一切!

        年轻的时候,或许可以进行尝试,但是如今的他根本不可能。

        整个木叶能做到这一切的,可能也没有人吧?

        波风水门的战斗方式更加偏向于精准的刺杀,而不是大规模的破坏。

        卡卡西,这小子除了不会飞雷神,其他的也差不多如此了。

        今井健太或许做得到,毕竟那小子似乎会木遁,这件事今井健太自己也没有过于藏着,猿飞日斩自然也知道。

        但是他的木遁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了,没有人知晓。

        就算真的达到了初代火影的地步,这小子也不可能和宇智波启作对。

        这两人,根本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好吧,必须要承认,你确实在整个木叶,甚至整个忍界都没有什么人可以对抗了。”猿飞日斩叹了口气,他叹息的说道:“你这样看得透彻的人,错过了真的太可惜了,不过我有件事希望拜托你.....”

        “拜托我的事,最后再说吧。”没等猿飞日斩说完,宇智波启就开口打断道,他平静的说道:“在此之间,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提议?”猿飞日斩有些好奇,随后他笑了笑说道:“说吧,什么提议让你那么认真,我也有些好奇了。”

        “你说.....我给你准备一个葬礼如何?”

        .....

        “都准备好了吗?”

        在日向一族分家住所的一个小房间内,日向一族的大长老声音淡漠的问道。

        他看上去已经六十好几,但是强壮的身躯完全看不出岁月对他的侵蚀。

        只是他现在的脸色不太对劲,尤其是他发现这个屋子里面的长老居然少了一个。

        哪怕他的家人还在这里,这也让大长老内心出现了一些不太好的想法。

        “四长老人呢?”

        “大长老大人,父亲他.....”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他的岁数和日向日足差不多,不过此时此刻的他神色看上去有些悲怆。

        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些伤势,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

        他的这个状态让大长老眉头挑了挑,他真不知道族内发生了些什么,因为之前的他一直在族外和一些‘神秘的家伙’商讨一些重要的事情。

        不过随着四长老的儿子把事情的一切讲述了一遍后,他就基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不久之前,一个神秘的家伙忽然出现在了宗家的族院内,随后直接朝着四长老的住处走了过去。

        天知道到底是故意的,还是随便选择的,很快他就和四长老撞在了一起。

        四长老一家都察觉到了这个家伙的不对劲,尤其是他们的白眼根本无法看清这个家伙的面容,因此四长老和他的儿子都选择了直接战斗。

        最终的结果也不用说了,经过一番‘苦战’,四长老当场死亡,而四长老的儿子也受了一些轻伤。

        凶手似乎担心自己的动作引来其他人,因此他在击杀了四长老后就主动离开了。

        听到这里,大长老脸色无比的阴沉,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日向宗家的族院,并且还能快速的击杀四长老。

        这样的实力,已经有些超乎他的预料了!

        “你确定,你的白眼根本看不见他的脸,而不是你根本不敢说?”好半天,大长老凝视着四长老的儿子,森然的问道:“还有,你确定对方的速度快到,你根本没办法看清,而不是什么瞬身术,又或者......”

        “我真的不知道,大长老大人!”四长老的儿子有些哭腔,也不知道是被大长老吓到了,还是那个的神秘人给吓到了:“他一句话不说,速度飞快,用的是刀,惯用手右手,整个人神出鬼没,我和父亲根本没办法抵挡他啊!”

        大长老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他的脑子里面却一直在思考着一些别的东西。

        通过那个家伙的描述,大长老的脑子里面已经出现了三个可能性的敌人。

        一个就是波风水门,一个就是今井健太,还有一个就是那当初袭击了木叶、雾隐还有云隐的神秘组织!

        而这三个人,无论是哪一个好像都不是他能对付的,更不是他能招惹的。

        到底是谁,到底为什么,如果火影是不是表示他要插手了?

        如果是今井健太,那么是不是日向日足已经彻底得到了火影的支持?

        如果是那个神秘组织.....

        一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大长老就感觉自己头疼,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他想退也没有办法退了!

        不过他也相信,如果四代火影插手了,那么他们也有一定的借口和理由了。

        “大长老大人!”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面具的成员忽然走了进来,他半跪在地上快速的说道:“准备一下吧,日向日足他们已经集结了。”

        “集结?”大长老淡漠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看来是想锤死挣扎啊,只是.....”

        “我倒要看看你最后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

        “啊!”

        伴随着‘日向熏’一声尖叫,手中的茶具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摔成了粉碎。接着她惊恐的跑了出去,对着正在院子里巡逻的家族忍者尖叫道。

        “快来人!出事了!”

        巡逻队员立刻跑了过来,他们都知道这个日向熏可是日向日足的管家。

        在他们几年的记忆之中,这个看起来十分温婉的女人还从未如此失态过。

        “快……快找医疗部,族长大人他……他……中毒了!”‘日向熏’的脸色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惊恐。

        领头的男子是一个宗家的成员,他是为数不多的追随日向日足的人。

        主要原因还是他和日向日足有些相似,他有一个分家的弟弟,并且他们的关系非常的好。

        他听到这个情况立刻一挥手,派出了两名队员去办这件事。

        同时自己留下了一半人继续备巡逻,而自己带着另一半人冲击了屋内。

        进到卧室,看到那个已经面色铁青,眼眶深陷下去,昏迷不醒的男子,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这个家族最强的的,为了家族内部宗家和分家纠葛奋斗的人,居然也会这么虚弱的一天!

        他皱了皱眉头,似乎已经察觉到了这件事似乎不简单。

        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他轻轻将手指,放到了日向日足的鼻子边。

        感受到那种如若游丝,随时都可能熄灭呼吸,他在惊惧的同时,又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抬起头,他果断下令道:“赶紧封锁消息,快剩下的人全部找医疗部,将全木叶最好的医疗忍者给请来!还有,立刻去日差先生和凌小姐过来,快点,还有,把我们所有人都召集,知道了吗!”

        “是,是!”手下们听到这句话,立刻恢复到。

        只是当他们看到那虚弱到了极致的日向日足,心理也非常的难受。

        他们也不傻,自然看得出来这可能是中毒了,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毒,他们也大概可以猜得到。

        现在他们的内心都充满了怒火,他们现在的热血都已经开始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