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任务安排(为山雪空照月同学加更)

第五百九十七章 任务安排(为山雪空照月同学加更)

        今井健太和日向绫虽然不太清楚,宇智波启口中的复活术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们非常信任的这家伙。

        虽然累了一点,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得不说从月球回来之后,他们三人的任务确实有些多了,但是无论再多也是为了自己,他们可不会为此而抱怨。

        今井健太这个家伙的家底是真的殷实,他们这一族基本保留下来了,千手扉间所做的实验一切资料。

        当然,这一切恐怕也是千手扉间自己留下来的吧。

        完全可以说,在火影手里所珍藏的封印之书,恐怕今井健太他们可能都看不上眼。

        毕竟自己有着那么多那么丰厚的资料,为什么还要去看你那里的?

        不过原著中没有他们的影子,而他们也不敢轻易施展出来,大概也是害怕。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这个世界可能没有,但是大概的意思没有人显然他们也懂。

        三代火影不见得会亲自动手问他们要,毕竟火影还是要脸的。

        但是团藏这家伙就和一条疯狗一样,他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只要让他知道了,那么无论是任何的手段他都可以施展出来。

        目的也是很简单,那就是要拿到那些他认为对木叶有威胁,但同样也对木叶有好处的资料。

        为此,就算对自己下死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幸好,如今的千手一族命运如同宇智波一般,基本可以看做是被彻底改变了。

        甚至团藏早几年都被他给干掉了,就连日向一族也在近期完全变了个样!

        完全可以说,宇智波启已经把这个世界搅得乱七八糟的了。

        但是在如何的乱,他也根本不会在意了,波风水门都活下来了,难道这一切还能和原著一样的继续下去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他造成的改变,大筒木兄弟似乎都没有说些什么,那他还在意那么多干嘛?

        虽然他知道这两兄弟有问题,但是他能做的也不多,不过他至少在做了,而不是坐以待毙。

        实验总是非常累人的,尤其是他们三人始终没有在增加人手的想法时,这样的实验复合就更加的大了。

        宇智波富岳一直知道那个地下室在被使用,不过他也没有兴趣去介入到宇智波启的事情当中。

        他已经拿到了一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剩下的他能做的和他要做的,就是掩护这个实验室不被发现就好,以及提供宇智波启所需要的各种东西。

        可以说,像他这样的合作伙伴,绝对是宇智波启最喜欢的合作伙伴类型了。

        不过人数少虽然累,但是有时候也不见得会是坏事,要知道他们的实验室始终还是留在木叶的。

        尤其是日向事件结束后这段时间,整个木叶都不太平静。

        一个根部忍者袭击了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并且这个根部忍者还是参与了之前的日向事件的成员。

        最关键的是,参与日向事件的所有根部忍者没有一个活口,而这个根部忍者还死在了水户门炎的房间内,摆出了一副自杀的架势。

        可想而知这件事对木叶的冲击,对三代火影那些利益集团的冲击,到底有多么的剧烈!

        猿飞日斩倒是知道这件事和宇智波启他们脱不了干系,但知道是知道,他完全在这件事上面保持了沉默。

        他只是静静的参加了这两人的葬礼,随后就默默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如何去想的。

        但是根据宇智波止水和药师兜的报告,这老家伙默默的在根部坐了一天。

        等第二天在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看起来已经苍老了许多,并且他也开始严查根部内部情况,以及寻找关于这件事的任何的蛛丝马迹。

        宇智波启听到这样的汇报后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才是猿飞日斩该做的事情。

        假如他根本什么都不做,或者很直接的来找自己,那才会有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虽然这样的麻烦不见得会让自己如何,不过麻烦始终还是麻烦,宇智波启不喜欢麻烦。

        “不过他们调查也还算克制,也算是符合现在根部该有的作风。”

        宇智波启站在警卫部部长办公室内,看着外面逐渐降落的夕阳,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

        猿飞日斩那么的合作,其实现在看起来也算不上多么的出乎预料了。

        严格来说,这个家伙恐怕是看到了,他们那些人的未来不可能会多好。

        换句话来说就是,当他们那些利益集团的人,坚定的反对那份上忍改革提议开始,他们就已经算是站在木叶绝大多数人的对立面。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有个屁的未来可言!

        为了自己的家族至少有一部分可以平稳的发展甚至上升,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在新的时代拿到不错的待遇。

        猿飞日斩无论怎么样,他都必须要做些什么。

        他是没有办法脱身了,因为他已经陷入过于深入。

        甚至他的大儿子,木叶丸的父亲,这个已经加入了根部的家伙也没办法脱身。

        那么,阿斯玛就成为了他唯一可以期待的人,尤其阿斯玛在外人看来是个和他关系不和,并且离经叛道的家伙。

        把别人的事情变成与自己密切相关的事情,那么无论这些事情有多么的困难,这个人都会详尽办法去协助去完成,猿飞日斩现在就是如此。

        在保持着自己‘三代火影’头衔,并且还是他所在利益集团领袖地位该有的作风同时。

        他会想办法不会把很多以前会做的过分的事,不在继续恶化下去,更加不会去招惹宇智波启。

        “启大人。”

        就在宇智波启沉思的时候,他的办公室大门被敲响了。

        当敲门的人得到他的允许进来后,他们两人立刻对着宇智波启微微鞠了一躬。

        进来的人一共有三个,其中一个正是阿斯玛,还有两个则是鬼灯满月以及干柿鬼鲛。

        他们三人看起来都非常的恭敬,只是阿斯玛有些疑惑的用眼角瞄了一眼身边这两个家伙。

        他刚刚在楼道遇到的,只是他根本来不及多想那么多,但是现在进了这个办公室他才反应过来。

        这两个家伙,一个是暗部?

        另外一个....

        好像是鬼灯满月?

        木叶有三个被逮捕的雾隐村的天才,一个是日向绫逮捕的,一个是卡卡西抓的,还有一个是今井健太干的。

        只是今井健太到底抓了什么人,只有参加了任务的人才知道。

        但是那些家伙都签了保密协议,他们根本一个字都不会透露。

        而且那些被抓的人都被丢进了暗部的监狱,完全可以说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是谁,直到其中两人被放了出来。

        “都来了?”宇智波启看着眼前三人,随后随意点了点头才缓缓开口说道:“你们两个先坐,阿斯玛过来吧。”

        “是,启部长。”鬼灯满月和干柿鬼鲛都点了点头,然后他们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

        阿斯玛也点了点头,他没有在纠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直接走到了宇智波启的身边。

        他来到警卫部已经快一个月了,说真的,到现在他还觉得这一切有些梦幻。

        他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自己家里那位和现任火影,以及眼前这位自己的老同学关系有多么的糟糕。

        就连他当年也受到了些许的影响,并没有对自己这位老同学,这位战争英雄并且在木叶可以说是只手遮天的老同学,表现出多大的善意。

        而现在,造化弄人,他居然转过头来到了自己这位老同学手下工作了,这恐怕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结局。

        他到现在还记得,一个多月前这位老同学来到了他的家见他的父亲。

        他一度认为最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甚至他还真的想带着木叶丸快点离开那里。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战斗没有打响,一直在偷听的他愕然的发现,这两人居然还相谈甚欢。

        他们又是品茗又是下棋,完全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恶劣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阿斯玛知道身居高位后,一个人总会给自己带上各种各样的面具。

        但是他觉得把面具戴到这两人的地步,也算是一种极限了。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之后宇智波启给自己父亲提出了一个葬礼的说辞,更加让她错愕的是自己的父亲居然听完了!

        其实一直都在旁听的阿斯玛,在认真听完之后自己也沉默了下来。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父亲这样的一面,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父亲内心到底有多么的纠结和无奈。

        他不傻,他当然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这是他的父亲认为,他们那一系恐怕未来已经没有希望了,这是要保全他们这一族,更是要保全他!

        果不其然,等到宇智波启离开后,猿飞日斩就把他叫了过去。

        他们秘密相谈了一夜,等到第二天天亮,猿飞日斩就开始对着他发脾气,原本就对他算不上好的态度也变得更加的恶劣。

        阿斯玛知道这一切的原因,哪怕他看着对自己态度异常恶劣的父亲,他内心没有厌恶,反而是一种浓浓的愧疚和深深的爱。

        但是他也没有拒绝这一切,他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他要做的就是不让他的父亲失望,他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了啊!

        “部长大人。”阿斯玛深吸一口气,随后恭敬的叫了一声。

        他的内心没有怨恨宇智波启,至少宇智波启没有赶尽杀绝。

        至少他现在的一切,他所要承担的使命,以及他现在明白了他的父亲,都是宇智波启给予的。

        除此之外,他本人可就在宇智波启的手下工作,不仅是他,还有不少‘跟随’他的族人都已经进入到了警卫部。

        他要对这些人负责,要对自己的父亲负责,他知道自己要如何去做。

        “一个月的时间,还习惯吗?”宇智波启笑着对着阿斯玛说道:“要知道我,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如果不是你带着人加入我们,恐怕就日向那件事....哎,反正就是会让我们人手不足就是了。”

        “部长大人.....”阿斯玛张了张嘴,结果他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又给闭上了。

        日向那件事,拜托,这是你主导的好不好啊,大佬!

        阿斯玛心理默默骂了一句,他感觉自己真不适合去做这些所谓的大人物,这些人真是睁着眼睛就可以说瞎话。

        这到底是怎么磨炼出来的,这样的脸皮也太可怕了吧?

        “好了,不说这个问题了。”宇智波启摇了摇头,随后脸色变得认真了不少:“我看过你的考察报告,是流影大队长交给我的,你的表现还不错。”

        “谢谢部长。”阿斯玛再一次微微弯腰。

        这一个月的时间,可以算是考察期,而他被分到了宇智波流影手下。

        对于宇智波流影这个家伙,阿斯玛还是知道的,更知道这个家伙参与了三战和云隐战争,并且表现的非常的不错。

        当然,他更加清楚这个大队长完全就是宇智波启的死忠,他是被宇智波启挖掘并且一直提拔起来的人物。

        其实对阿斯玛来说,在谁手下都一样,他就是来好好工作的。

        “对了,这个文件给你。”宇智波启打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一份文件交给阿斯玛:“看看吧。”

        结果文件,阿斯玛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很恭敬的说道:“是,部长大人。”

        没有丝毫的犹豫,阿斯玛快速的打开了这份文件。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份文件居然是一个调任计划,而他要被调任到日向日差的手里!

        这个决定,顿时让阿斯玛内心微微有些震动。

        他并不在意自己的大队长、分队长到底是谁,因为是谁都一样。

        但是他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红,这个早就已经进入到警卫部工作的,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女人,就在这个大队中!

        阿斯玛看着手中的文件,内心真是百感交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心理已经默默的暗恋上了这个有着一双红色瞳孔的女人。

        但是很可惜,这个女人一直都对他没有什么兴趣,反而似乎对宇智波启青睐有加。

        但是.....

        深吸一口气,阿斯玛内心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微微摇了摇头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宇智波启。

        “部长大人,谢谢你的厚爱。”阿斯玛平静的说道:“但是,我觉得我在流影大队长手里过得不错,我没有调任到其他队伍的打算。”

        “哦?”宇智波启愣了一下,他没有第一时间接过文件而是好奇的问道:“为什么,红和阿凯都在那里,你.....”

        “部长大人,我知道我来警卫部的目的是什么。”阿斯玛没等宇智波启说完,就直打断了他,并且一脸认真的说道:“谢谢部长大人给了我,给了我的家族这样一个机会......”

        “我所背负的,和我所要做的,可没有时间让我把精力,再放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

        看着阿斯玛离开的背影,宇智波启也有些莫名其妙。

        去日向日差那里有什么不好,他们那一届的老同学不都在哪里吗?

        就比如阿凯,还有红.....

        好吧,宇智波启这会儿似乎反应过来了,随后就有些哭笑不得。

        阿斯玛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虽然对他来说,以后会不会有什么猿飞未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毕竟他根本不会在意这小子和红还会不会走到一起。

        不过这家伙既然拒绝了,宇智波启也懒得在去纠结这些。

        他希望按照自己的既定路线去走那就去,宇智波启又不是他的保姆。

        等到阿斯玛离开了,宇智波启才把目光看向了干柿鬼鲛和鬼灯满月,这两个家伙也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了。

        相对于鬼鲛十分平静的在一旁坐着,鬼灯满月就显得有些好奇了,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位‘投资人’到底找他们有什么事。

        鬼灯满月在木叶已经待了三年多了,自从答应了宇智波启的要求后,他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待着。

        不过他的身份让他能接触到的事情非常的少,这一点他和照美冥差不多。

        只不过他比照美冥要好上不少,照美冥是一点都接触不到的东西,他还可以通过警卫部悄悄获得一些。

        就比如现在雾隐的情况,同时他也会出手去帮宇智波启做一些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他基本已经知道干柿鬼鲛完全投靠了木叶。

        不过对此他也懒得在意,虽然他不可能说出什么‘人各有志’的话。

        但是他也清楚恐怕这位干柿家的成员,已经对整个雾隐失望过头了吧?

        再加上他自己在严格意义上,也算是叛变了,五十步笑百步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不过比较有趣的是,照美冥那个女人完全不知道他们两人的情况。

        尤其是干柿鬼鲛,那个女人还以为这个家伙已经死了呢。

        因此这个女人经常性的跑去联络他,这让鬼灯满月十分的无语。

        不过他也不傻,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情况暴露出去,因此他干脆和这个女人虚与委蛇的玩了起来。

        他可是听说过宇智波启的评价,这个女人恐怕会是他在水影道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

        不过他也懒得去纠结这些问题,这个女人对他很信任,可以说被他骗的团团转,这就足够了。

        “好了,你们两个,过来吧。”等到阿斯玛彻底离开后,宇智波启转过头对着剩下两人说道:“有任务给你们两个,在木叶待了那么久,你们也该活动活动了。”

        “拜托,启部长,你说这句话是认真的吗?”鬼灯满月和干柿鬼鲛一起走了过来,他一边走还一边稍带不满的说道:“我怎么记得,这些年我们两人可没少帮你办事吧?尤其是鬼鲛,这个家伙还是暗部的人,他活动可不少吧?”

        “他是他,你是你,严格来说鬼鲛所做的是暗部的工作,而不是帮我。你呢,需要我细说嘛?”

        宇智波启平静的看着鬼灯满月,随后也直接说道:“一共两个任务,你们一起执行,并且会有人协助你们。”

        “好吧好吧,我也就说说而已。”鬼灯满月摊了摊手:“说吧,什么任务,具体详情。”

        宇智波启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了两分报告交给他们两人。

        已经决定了要探究复活术的他,自然要对风之国下手,唯一可惜的一点就是他不能随随便便离开木叶。

        既然自己不能亲自动手,而且他能用的人不算多,因此他果断选择让鬼灯满月和干柿鬼鲛去完成这件事!

        干柿鬼鲛和鬼灯满月曾经都是雾隐暗部的精英,他们两人对于这样潜伏窃取情报的任务都非常的熟悉。

        虽然说风之国那个鬼地方漫天黄沙,这对于他们施展水遁会有极其严重的限制。

        但是这两人的战斗方式可真不是仅限于使用水遁,他们两人的刀术也都不是开玩笑的。

        完全可以说,只要足够的小心哪怕他们不用水遁,一样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而且为了保证任务的成功率,宇智波启可是特意找了一些帮手的。

        这个帮手还真不是别人,就是宇智波带土!

        带土这小子这三年极少的回到木叶,每一次回来放松的时候,宇智波启可没少听他抱怨自己和雾隐村内的交锋。

        他已经好几次打算直接暗杀掉元师这个老鬼了,但是为了避免成为忍界众矢之的,并且暴露出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他还是忍了下来。

        当然,这里面也有黑绝的功劳,黑绝这个家伙是千方百计的不希望他们暴露。

        现在带土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位置,当时他们依旧还是掌握着主动权。

        宇智波启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法,联系到了他并且告诉了他这个任务。

        带土没有丝毫要拒绝的意思,正好最近他也要出来去看看一尾人柱力的情况。

        虽然他们还没有正式动手的打算,组织正在收拢资金扩充实力,但是提前调查了解好人柱力的资料和情报,对他们未来的行动是有帮助的。

        据说四代风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他对自己的孩子手段都残忍的到让人发指。

        居然冷漠到不断派遣人员,去暗杀自己的儿子。

        而那个人柱力现在情况算不上好,但是却依旧足够的冰冷、嗜血和厌世。

        这样的人要对付其实简单,只需要诱骗他就足够了。

        实在不行就直接对他动手,反正这家伙现在也算不上多么的有实力。

        不过很可惜,还没有到时间,不然带土还可以帮宇智波启搞到一尾的查克拉呢。

        “风之国,啧啧,那个地方可不好施展水遁啊。”鬼灯满月看了一眼任务报告,随后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打火机一把点燃了文件:“还有,你买那么多女奴隶干嘛?还特意要漂亮的?啧啧啧,启部长.....”

        “闭嘴吧,好好完成你该完成的任务就行。”宇智波启根本就懒得理他,他坐了下来双手交叉靠在自己的鼻檐上:“这一次任务很重要,那个已生转生可是传说中的复活术,搞到手后我会考虑以后交给你们,但是.....”

        “我明白了,部长大人。”

        干柿鬼鲛根本没有任何的废话,他从鬼灯满月手里抢过打火机,虽然点燃手中的文件,接着微微鞠了一躬。

        “我回去准备一下,今晚就出发。”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鬼灯满月也略显无奈:“该死的复活术,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就算有,也不应该是风之国那个....算了,好歹也是五大忍村之一。”

        鬼灯满月这个家伙,语气中完全可以说是充满了对砂隐的不屑。

        其实对于五大忍村,其中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鄙视链的。

        而在这条鄙视链中,砂隐几乎是被所有忍村给鄙视的存在。

        这样的鄙视其实在方方面面都存在,虽然一般人不会说什么,但是那种特殊的优越感还是有的。

        鬼灯满月虽然是雾隐村的,实际上也处于鄙视链的下游,但是他还真有资格看不起那满国都是风沙,经济实力弱的够呛的砂隐村。

        “少抱怨那么多吧,对了,友情提示你一下,雾隐那边恐怕要不多久你们也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宇智波启懒得理他那么多,继续开口说道:“据说你和照美冥关系不错?保持下去,或许一年,或许两年,你也差不多可以回雾隐了。”

        “可以回去了?”鬼灯满月楞了一下,随后脸色变得认真了不少:“我知道了,看来水影出问题了,是吧?”

        “不算出问题,应该说处于劣势。”宇智波启平静的说道:“而且有趣的事情是....算了,你以后会知道的,去吧。”

        “我明白了。”鬼灯满月点了点头,随后也干脆的转头离开。

        要离开木叶回雾隐了吗?

        鬼灯满月深吸了一口气,他可没有什么想要提前跑路的想法。

        宇智波启从来不是什么安好心的家伙,他的身上可是被留下了些咒印。

        他要是提前跑了,最终的结果八成是死在逃跑的路上。

        干柿鬼鲛不会放过他,留下咒印的人也不会放过他。

        而且对他来说,和宇智波启合作其实还不错,他可没有打算违约的想法。

        走出办公室,鬼灯满月看了看那缓缓落下的夕阳,他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随后他直接回自己的住处去好好准备。

        出村做任务,在木叶他也不陌生了,这一次任务看起来似乎有意思多了啊.....

        ....

        干柿鬼鲛穿着日常的服装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他已经去过暗部向卡卡西汇报了自己的情况。

        卡卡西自然知道这个家伙,在得知宇智波启有任务交给他后,卡卡西自然不会为难。

        他直接给干柿鬼鲛开了一个长达一个月的假条,让干柿鬼鲛有时间和精力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干柿鬼鲛将自己的暗部装备交还给了暗部的后勤部门后,就直接回来准备一下,晚些时候和鬼灯满月一起出发。

        去风之国执行任务,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为难的。

        虽然风之国确实环境恶劣,尤其对他这样的水遁忍者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作战环境。

        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在木叶暗部的这段时间,他更多的习惯去用刀来解决战斗。

        尤其他们的部长卡卡西,这个家伙的刀术更是恐怖到了极致,鬼鲛也学习了不少。

        何况他们这一次还有帮手,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宇智波启给的人无论怎么想也不会是庸手,他对这一次的任务非常的有信心。

        “鬼鲛大哥,鬼鲛大哥!”

        就在干柿鬼鲛刚刚准备进屋的时候,一个看上去十二三岁的小鬼跑了来过,他看上去十分的兴奋。

        这个小鬼叫田中吉竹,刚从学校里面毕业出来的小家伙,现在已经算是一个下忍了。

        他是鬼鲛的邻居,鬼鲛刚刚住过来的时候,他们一家还比较好奇鬼鲛,毕竟这家伙的长相实在有些奇怪。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一家对生活方面明显有着不少欠缺的鬼鲛给了许多的帮助。

        就比如他们知道鬼鲛是一个忍者后,还会主动帮他家里打扫卫生。

        这个小鬼的姐姐还经常会在鬼鲛深夜执行任务回来后,帮他带一些吃的过来。

        这样如同家人一般的照顾,让鬼鲛非常的感动也非常的喜欢。

        没事的时候,他会和这个小鬼的父亲喝酒或者钓鱼,甚至在得知这个小鬼在忍者学校上学,他也偷偷给这个小家伙开了些小灶。

        有一次他得知这个小家伙在学校被高年级的学生欺负了,他还主动拽着这小鬼去学校找人家算账。

        虽然说学生之间的事情,大人不太好插手。

        但是鬼鲛已经把这小鬼看成是自己的弟弟了,他绝对不会看着自己的弟弟被欺负。

        不过他好歹还是比较克制,是让那些小家伙把家长叫来。

        如果换做是在雾隐,恐怕他直接动手都没问题。

        小孩们的家长知道这件事后(尤其是注意到鬼鲛穿着暗部的制服),立刻带着自家的小孩道歉并做出保障。

        当然,他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被卡卡西狠狠训了一顿,让后丢去监狱里面看守了一个月的重犯。

        鬼鲛并不在意这些,等他出来后他和田中家的关系更好了,田中一家更是在他回家后亲自上门拜访道谢。

        而等他们离开后鬼鲛才注意到,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房间一直都有人在帮忙打扫。

        有自己房子钥匙的,似乎也只有隔壁的田中家了,会帮自己打扫房间也只有这个小鬼的姐姐,田中雅美。

        “慢点,吉竹。”鬼鲛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看上去有些吓人,但是却也显得很温和:“怎么了,我记得你不是去执行任务了吗?”

        “任务完成!”吉竹对着鬼鲛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我也拿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任务报酬,厉害吧!”

        “厉害,当然厉害!”鬼鲛揉了揉吉竹的脑袋,随后才认真的说道:“不过,有钱记得存好,好好给家里补贴一下。你和我不一样,你还有父母和姐姐,我也不说太沉重的话题,把钱存好为了将来做打算,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的!”吉竹傻笑着摸了摸头,虽然不明白鬼鲛口中‘沉重的话题’是什么,他现在也懒得在意,他继续兴奋的说道:“不过这一次我不打算存起来。”

        “为什么?”

        “因为,今天我要请家人一起吃饭啊。”

        “这样啊,那就早去早回吧,玩的开心些。”

        “当然,不过鬼鲛大哥也要来!”

        “啊?我也去?为什么?”

        “因为啊,鬼鲛大哥不也是我的家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