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五章 谁是猪队友?(求订阅)

第六百一十五章 谁是猪队友?(求订阅)

        “该死的,怎么还没来?”

        满月气喘吁吁的对着身后的鬼鲛说道,随后他一个转身躲开了一个砂隐的进攻,随后一刀将其砍死。

        不过砍死之后,他的身后又冒出了一堆的砂隐,这让他不得不快速转移自己的位置,以免被这些忍者攻击到。

        唯一让他感觉到稍微安心的是,这里算是居民区,这些家伙也不敢随便使用忍术,不然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鬼知道,先应付好自己面前的问题吧!”

        鬼鲛简单的回应了一句,随后架住了身前一个暗部的刀,只是下一刻他就听到身后传来破空的声音。

        不过他没办法动,眼前这个暗部已经卡主了他的动作。

        但是很快,他就听到了其他声音一起传了过来,只是片刻苦无在天空碰撞的脆鸣就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鬼鲛立刻微微松了口气,不过他的后背也已经湿透了。

        刚才实在太危险了,如果不是有苦无飞过来帮他挡住了那些偷袭,恐怕他就算不死也受伤了!

        看着眼前这个同样带着面具的砂隐暗部,鬼鲛神色变得残忍了起来,他狠狠的将力量向前一压,这个暗部顿时忍刀帖在了自己的胸前。

        不等其他的暗部救援,鬼鲛手中的刀微微调整了一下角度,接着将力道的方向一边,随后与他侧身而过。

        只不过这一下,鬼鲛的忍刀好巧不巧的划过了这个暗部的脖子。

        由于鬼鲛的力量实在太大了,这一刀带起的刀锋甚至将这个暗部的脑袋给削飞了!

        鲜血如同雨水一般向外洒去,鬼鲛的身上也占了不少,四周的砂隐显然也被这一幕给吓了一跳,这家伙力量那么大的吗?

        罗砂也挑了挑眉头,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

        刚才负责看守地下密室的主管汇报,那个家伙施展强大的水遁,导致他们不少人被淹死在了里面。

        毕竟地下密室哪怕修的再如何的透气,但是为了保持存放在里面的文件不出问题,自然要干燥、坚固并且密封性优秀。

        结果这样就成为那些砂隐暗部的噩梦,当庞大的水遁爆发,不少的砂隐那部根本来不及跑,就被彻底锁死在里面,随后活生生的淹死了!

        一次性损失了那么多忍者,罗砂脸色不难看,那才是见鬼了,尤其现在砂隐的处境还那么糟糕。

        “谢谢你,救了我。”鬼鲛快速的跑到了满月身后,随后他们两人再一次背靠背贴在一起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救了你?什么鬼?”满月一脸的问候,不过很快他脸色就变了:“喂喂喂,你一背湿湿的,全是血吗?你这个混蛋!”

        “不是你?那是谁?”鬼鲛根本没有在意自己一身的血,他的警惕的看着四周随后小声的问道:“难道,是那个家伙?”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满月也不在抱怨了,他扫了一眼四周后才笑声回道:“刚才那个情况,我也没办法顾及你,你说有人救了你,应该就是那个家伙吧。对了能判断苦无是从哪里来的吗?”

        “不需要判断了,他们已经在找人了。”鬼鲛平淡的回了一句,他的目光放在那些砂隐身上。

        显然,刚才那些苦无不仅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同样也引起了那些砂隐的注意。

        他们即便没有说些什么,但是他们却已经开始悄无声息的去寻找,苦无可能飞来的方向了。

        砂隐就算在如何的不行,但是他们的忍者还是具备基础的素养的,刚才那个情况他们不可能没有什么判断。

        或许是不想打草惊蛇,这才没有搞出什么大动静吧。

        “东南方向?”满月扫了一眼,好奇的问道:“该死的,恐怕我们速度没有他们快吧。”

        “正常忍者不会这样做,尤其在这个时候。”鬼鲛小声说道:“东南方向的反面,是什么地方?”

        “那个,雾隐的暗部秘密基地?”满月自然也不傻,他微微叹了口气:“可惜,那里砂隐也去了。”

        “确实,他们去了,或许砂隐也想到了,但是他们不知道一件事。”鬼鲛深吸一口气,全身查克拉开始涌动:“他们恐怕并不知道那个地下密室的存在,所以.....”

        话说到这里,鬼鲛也不再多言,他的查克拉猛的爆发,随后他再一次双手结印。

        庞大的丝毫不比尾兽要少多少的查克拉,在这一刻彻底绽放。

        砂隐的忍者们在乎居民区,但是他可完全不在乎这些!

        随着他的查克拉爆发,他既隐蔽又急速的完成了结印,难以置信的水遁再一次爆发开来!

        “水遁·爆水冲波!”

        足以形成湖泊的水流被他喷了出来,这巨大的水浪看上去要淹没一切!

        罗砂这一刻再也没办法忍耐了,风之国是风沙之地,最不缺的就是那大量的沙子。

        只见罗砂双手合十,巨大的沙浪铺天盖地的蔓延而出,在他的指挥下这些沙子快速的挡住了那波涛的洪水!

        沙子与水中和,立刻让沙子变重同时凝固。

        但是在这海量的沙子面前,那些水也慢慢的失去了活性,它们显然不可能在对四周的一切造成什么破坏了!

        “该死的!”

        只不过,罗砂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那阴沉脸色看上去尤为恐怖。

        在水遁爆发的瞬间,他就清晰的察觉到那两只老鼠已经跑了。

        虽然他很确信这两个家伙在怎么跑,也不可能逃得出自己布置下的包围,不可能逃得出精锐的暗部围堵。

        但是他们的做法,显然已经彻底激怒罗砂。

        罗砂最恨的就是其他忍村的暗部,暴露了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配合,甚至拷问情报都不见得拷问出什么。

        最关键的是他们不怕死,他们也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

        “追上去,格杀勿论!”

        既然八成是没机会套取情报,并且对方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了,罗砂很果断的下达了指令。

        “对方是不知道是那个地方的暗部,尽快杀了他们不让他们有自杀的机会。”

        自杀了,很可能就是引动脑袋里面的封印,从而导致身体和大脑一起消亡,拿不到任何的东西。

        不给他们这个机会,那么还可以砍了脑袋还有从中探索情报的机会。

        暗部的作风,无论是那里都一样,作为暗部的直属上司,砂隐村的风影,他对暗部的要求也只会更加的严苛!

        所有的暗部和砂隐忍者得到了命令,随后一拥而上追了过去。

        这两个该死的家伙在砂隐村搞出来的动静,简直就是在他们的脸上狠狠的来了一巴掌。

        刚才因为庞大的水遁蔓延,让他们没办法第一时间追上去,而且他们逃跑的方向找就有人过去了,他们也不担心那两个家活跑掉。

        现在大水已经被控制,并且还得到这样一个命令,他们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些该死的臭虫!

        鬼鲛和满月可不知道自己身后到底已经乱成什么样了,他们只知道自己要是跑慢一点,恐怕就要被射成马蜂窝了。

        他们是直接朝着雾隐的基地跑去的,这一路上砂隐的人可不少,不过这一切都被他们两人给应对了下来。

        鬼鲛虽然在这种基本可以算是没有水源的地方,施展了那么庞大的水遁,对他的查克拉有着不小的影响。

        但是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何况他的查克拉恢复速度可是非常快的,这也算是他们干柿一族的特性。

        一路狂奔,他们也不知道顺手到底打退了多少前来阻截的忍者,到底打死或者打伤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对方弄出了多少的伤口。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他们绝对不会如此的鲁莽,但是现在他们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终于,他们总算赶到了这个平房前,然后完全无视那些砂隐的截杀直接冲了进去。

        一把将大门关上,随后他们打开那个隐蔽的地窖大门直接跳了下去。

        当他们把地窖的门给锁上时,他们清晰的听到上方传来了爆炸的声音。

        掩盖地窖的铁板甚至还震动了半天,不知道多少的灰尘从他们的头顶落了下来,洒在了他们的伤口上。

        但是他们也没有在意,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皆是死里逃生的庆幸。

        单对单秘密执行任务,他们可真不见得会怕什么。

        但是被一大群忍者给围住了,尤其还是在这种鬼地方,他们还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索性,他们安全了,至少目前来看他们是安全了。

        “还真是....够刺激的啊!”

        满月一把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随后坐到了地上大口喘气:“那群狗东西,还真是求追不舍,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干掉了风影呢。该死的,疼死我了,跑的太凶没办法使用水化之术,被砍了好几刀呢。”

        “别啰嗦了,那个宇智波呢?”鬼鲛也显得有些狼狈,不过他的身体素质优秀,现在已经开始缓缓愈合了:“快让他带我们离开。”

        “嗯,也是,我们.....”满月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向前看去,他直接愣住了:“人呢?奇怪?人呢?”

        “这....”鬼鲛也快速站起身来,看着那空旷的地下室,他整个人也有些窒息。

        整个地下室非常的空旷,除了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外似乎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

        这样惊悚的一幕让他们两人都有些目瞪口呆,怎么可能会这样?

        刚才射出苦无角度,难道不是故意引开敌人去追击,并且指明了一个方向,告诉他们来这里集合吗?

        难不成是指望他们自己跑出去吗?

        还是说,就是他射出苦无的位置,才是那个家伙所在的位置?

        这一刻,这两位暗部的精英忍者都有些不知所措,他们完全没料到事情居然变成这样了。

        不过老天似乎没有抛弃他们,就在他们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在他们前方的空间忽然扭曲了起来,接着一个人影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这个家伙看起来似乎有些着急,而且似乎情绪也不太对劲。

        一开始鬼鲛和满月都没有在意,但是下一刻,他们两人都彻底懵了。

        “你们两个废物,怎么那么蠢!”

        带土愤怒的声音从面具下方传了过来:“我帮你们干掉了漏网之鱼,虽然知道你们依旧会被发现,但是你们怎么搞出那么大的动静?

        还有,我射出苦无让你们朝那边跑,我可以接应你们,你们怎么反方向跑了?啊?你们就这种素质?”

        带土的骂声很大,听起来有些面对坑货的感觉,甚至还透露出一副‘我做了那么多,你们怎么还那么菜’的架势。

        然而鬼鲛和满月此时的神色万分的精彩,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居然那么的让人瞠目结舌?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满月和鬼鲛两人,脑子里面居然不约而同的冒出了同样一句话。

        好半天,等带土骂完了,满月才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那个该死被我们故意放跑去制造混乱,好掩盖我们身份,不至于让我们在下面还要再去制造一次混乱的家伙,被你干掉了?”

        “嗯?”带土楞了一下,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鬼鲛又开口了。

        “你说接应我们的位置,就是你射出苦无的位置?但问题是我们被盯上了,那些家伙全跑过去了。”

        鬼鲛的声音也有些叹息:“你的计划很完美,但是也要考虑我们两个在风之国,没办法全力施展啊。

        而且,难道你只是巧合朝着这个方向丢的苦无吗?这个雾隐暗部的基地?”

        “啊,这....”带土面具下的脸有些木然,他似乎反应过来了。

        搞来搞去....自己居然成了猪队友了?

        这个结论让带土顿时有些脸红了,他又不是真的傻,经过一番解释他似乎已经明白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好心办坏事了吗?

        一想到这里,带土更加的郁闷,他干脆不理会这两个家伙那古怪的眼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了。

        “看来,我有些会错意了。”带土施施然的说道:“嘛,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你们都活下来了吗。”

        “可是,我们差点死了好不好?”满月咧着嘴,显然他不吃带土这一套:“宇智波启居然找了你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来,同时不告诉你任务细节,感情就是让你当跑腿的啊。既然如此,你为什么.....”

        “够了,再啰嗦一句,我立刻干掉你!”带土恼羞成怒的吼了一声,看到满月安静了下来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任务完成了吗?”

        “完成了。”鬼鲛看了一眼满月,然后开口说道:“启大人要的东西,都在我们这里。”

        “很好,我带你们回木叶。”

        “不行,我们要去一趟靠近隔壁的小镇,启大人要我们购买奴隶,只有那个地方才有。而且,接下来护送的任务可能就要交给你了。”

        “奴隶?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好好修养吧。还有你,液体人,你给我闭嘴,不然我把你塞进瓶子里!”

        话音落下,带土不等满月说些什么,就开始发动起了神威。

        空间在这一刻彻底扭曲,只是片刻他们三人就彻底消失在原地。

        而在他们消失后,那个掩盖地下室的铁门也被砸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