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章 残酷的真相

第六百二十章 残酷的真相

        “问你一个问题,当你来到这世界,并且知道世界未来会面临巨大的危险。

        而在你的手上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相信自己的判断以及自己的力量,并且为之赋予行动。

        而第二个选择,就是相信那些弱小的如同蚂蚁一般的家伙能够站起来,奋力去抵抗这一切。

        给你,你会如何去选择?”

        辉夜姬淡漠的看着宇智波启,随后缓缓的将自己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还诡异,也很平淡,甚至宇智波启听完后满脸都是古怪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因为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有那么一刻让他想到,这是不是在说他自己?

        因为严格来说,他所知道的未来差不多也是这样。

        宇智波斑,黑绝,还有眼前这个女人,可都是未来他可能会要面对的敌人啊!

        难不成,是通过自己的查克拉感知到了自己某些隐晦的小心思?

        思来想去,宇智波启又觉得可能性不大,这位查克拉的始祖,恐怕没有那么无聊的去探究这些东西。

        在结合之前预见的大筒木羽村,以及那个家伙口中所稍微透露出来的信息,宇智波启似乎愈发的肯定了一些事情。

        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宛若神魔的女子,他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缓缓问道:“为什么,不尝试将那些弱小的人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你口中的危险呢?”

        “这句话,可不像是你说得出来的,不过似乎也符合你的所作所为。”

        辉夜姬淡漠的看着宇智波启,好半天才点了点头。

        “你的查克拉告诉了我,你是一个极端自私并且极端惜命的人,无尽的战火造就了你,也改变了你。无论你所做的一切是好还是坏,其实都是在为了自己。”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什么好人。”宇智波启摇了摇头:“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我自己。”

        通过查克拉的感知就知道自己的情况,这样变态的做法宇智波启也只能叹为观止。

        原著中的香菱可以通过查克拉判断一个人的性格,所以他到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眼前这个女人更加的恐怖罢了。

        确实,宇智波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

        无论他做得事情看起来有多么的‘神圣和伟岸’,多么的‘阴冷和血腥’,这一点他都是无法否认的动力根源。

        虐杀宇智波休和宇智波勇是如此,肃清宇智波一族是如此,整合警卫部并且通过各种手段拿到强大的话语权亦是如此。

        同样,打破命运的牢笼,从九尾口中救下波风水门,并且策反了带土是如此。

        让木叶变得更强更好,还是如此!

        这两种大相径庭的做法,都是在全方位的提升他的实力,并且在为未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做着必要的准备。

        “所以,我才问你这个问题。”辉夜姬居高临下的看着宇智波启:“你的回答,我并不算满意。”

        “实际上,无论前辈你满不满意,很多事情你也改变不了了。”

        宇智波启摇了摇头,随后他才认真的说道:“前辈之前说了,这是封印之地,你之所以封印在这里恐怕是你的想法失败了吧?

        之前进来我看过一些画面,恐怕是记忆更为准确吧?你的选择是第一个,而封印你的人选择是第二个,对吧?”

        “所以,你的答案也是第一个?”辉夜姬默然的看着宇智波启,好半天她才摇了摇头:“是的,你猜对了,我确实失败了,或者说我不愿意对他们下狠手。算了,不说这问题,你可知道,我要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人吗?”

        “抱歉,我不知道,虽然看了前辈给我的一些记忆,但是.....”宇智波启思索了片刻才继续说道:“很多事情我都太了解,无论是你要面对的敌人,还是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我都不知道。”

        宇智波启确实不太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虽然他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是他需要更多的信息来证实自己的判断。

        而且他还发现,这件事的严重程度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很多啊!

        深吸一口气,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他,还不至于被内心的猜测给吓到。

        就算他的猜想是真的又如何,大不了不又是一次彻底改写命运,拯救自己的事情吗?

        “这件事情其实说起来有些复杂,但是也没有那么复杂。”

        大筒木辉夜淡漠的看着宇智波启,随后才缓缓说道。

        “你身上有吾后裔的血脉,甚至羽村认可了你,你早晚也会是和我们一样的生命,有些事情告诉你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正好,我也打算做一个实验。”

        “实验?”宇智波启皱了皱眉头,只是他来不及多想,大筒木辉夜已经开口了。

        “我不是这个星球的生命,我来自其他的星球.....”

        大筒木辉夜开始讲述起了自己的故事,而她的故事也让宇智波启脸色微微变了。

        “大筒木一族将宇宙当做牧场,这里也是我们的牧场之一......”

        “大筒木执行任务一般是两个人,他们被定义为‘守护者’与‘被守护者’。我就是‘守护者’,但是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不断的杀戮,不断的毁灭一个个星球,不断的用整个星球的生命培育神树,而.....”

        “要让神树果实结果,就必须要让一个大筒木献祭.....作为‘守护者’,献祭的人自然是我,而‘被守护者’则需要把果实带回去,甚至可以享受果实。”

        “所以,我把‘被守护者’杀了,将他献祭了出去,最后得到了果实。只不过.....”

        说到这里,大筒木辉夜停顿了一下,她淡漠的看着宇智波启。

        而宇智波启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傻眼了,他还真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还有那么复杂的故事?

        守护者和被守护者?

        这不是和那个什么大筒木桃式还有大筒木金式一样吗?

        献祭守护者可以得到果实,这个献祭....是直接吃了?

        还是说,拿去给传说中的神树吃了?

        宇智波启可是记得,那个什么桃式可是把金式给吞了,这看起来似乎真的有些恐怖了啊!

        除此之外,辉夜姬典型没有把话给说完,按照她的说法她是把自己的被守护者给拿去献祭,这才得到了果实。

        讲道理,这样应该算是死了吧?

        但是思来想去,宇智波启觉得这也不太准确,因为大筒木一族恐怕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看看眼前这个被封印了千年的怪物,再看看羽村羽衣这两兄弟,哪怕没有身体也同样活得好好的。

        这是不是说明,那个‘被守护者’实际上还是跑路了?

        想到这里,宇智波启真的有些头皮发麻了,原本他还以为什么羽衣羽村甚至是这个辉夜姬,都是在防备着未来可能要来的大筒木。

        现在看来自己是猜对了,然后这件事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糟糕啊!

        “只不过,他没死,对吧?”宇智波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这一族全是怪物,确实很难死啊。”

        “下等生物没办法理解我们,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大筒木辉夜淡漠的说道:“你们一生的寿命对我们而言只不过是一瞬之间,你们的力量在我们看来也是那么的可笑。我不愿意杀戮,不愿意在毁灭,不代表我认同你们,你就当我发了疯产生了不该有的同情心好了。”

        “是是是,那么前辈,你口中的人,确实没死?”宇智波启懒得和这个老怪物纠结这些,他直接开口问道。

        “没有,他通过‘楔’逃脱了。”大筒木辉夜摇了摇头:“‘楔’可以在漫长的岁月中让他逐渐复活过来,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我知道,他们必然会过来,而我又想保护这个地方。因此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这个世界有美好的一片,也有让我厌恶的一面。

        人人都希望自己内心的愿望得以实现,但是现实往往就是最为残酷的。

        因此我决定实现他们的愿望,让他们在自己的梦中得到一切自己想要的。

        权利、金钱、欲望亦或是独步天下的实力,我都可以满足他们。

        但是作为平等交换,我需要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查克拉,我要将其打造为武器,来面对未来可能要遇到的麻烦,入侵这个世界的麻烦和危险。”

        “只不过,我的行动被我的两个孩子给否定了。

        他们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的观念产生了剧烈的分歧。因此.....”

        因此他们动手了,并且把你封印在了这里。

        宇智波启心理默默的想到,大筒木辉夜所说的东西,结合他记忆里面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发现正确性恐怕非常的高!

        大筒木一族两人行动,这一点在剧场版有体现,同样在那一次的剧场版里面,似乎也有体现出‘守护者’和‘被守护者’的关系。

        而且大筒木辉夜对于普通人类的看法,似乎还挺符合她一贯的做。

        而且她所说的方法本质上来说,不就是那个什么无限月读吗?

        通过无限月读,让所有人沉浸在幻术中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幸福,作为等价交换大筒木辉夜则利用他们的身体作为武器,培育出白绝来抵抗大筒木?

        同样的,使用无限月读凝聚查克拉,唤醒神树还可以将她从封印里面救出来?

        想到这里,宇智波启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的很多东西显然不需要考虑了,不过他还有很多的疑惑。

        “你的两个孩子,他们相信像我们这样的人,也可以成为抵抗你口中那些族人的重要力量,并且反对了你的做法。”

        宇智波启微微叹了口气:“我还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们,不过我有一些疑惑,为什么他们在战胜你之后,就不在理会大陆的纷争?还有,‘楔’是什么东西?”

        “你也太小看你自己了,作为因陀罗的后裔,虽然血脉力量溃散的厉害,但是你毕竟也有属于我的力量。”辉夜姬淡漠的说道:“而且你也通过各种方式将其补全,甚至做得更好,就连羽村都给你提供了不小的帮助啊。”

        “那你的意思是?”宇智波启皱了皱眉头,他发现好像大筒木辉夜对自己的态度,没有恶劣到想象中的那般。

        “作为我的后裔,你怎么可能和那些下等生物一样?”辉夜姬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至于羽衣和羽村的离开,并不难理解。他们从始至终都相信那些下等生物可以站起来,只需要时间来酝酿,让他们自然的发展就好了。”

        原来是这样?

        自然发展,听到这句话宇智波启总算把很多的事情给想明白了!

        大筒木羽衣有这样的想法,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不会显得突兀了。

        有了这理念在,再加上面对着那些外星大筒木入侵的威胁,那么他自然很多事情不会去管。

        就比如,自己两个孩子之间的争斗,哪怕他知道因陀罗受到了黑绝的欺骗,他也不会出手。

        整个忍界大陆纷争数千年,他也不会去理会。

        人类要自己站起来对抗那些大筒木,既需要时间来成长,也需要不断成长的压力。

        内部自我的纷争,就是最好的训练场。

        通过千年的战争让人类将那些陌生的查克拉变得熟练,将其变成自身的力量不断的拓展,这就是一种自然的发展!

        难怪大筒木羽衣和羽村都还活着却什么都不做,原来他们是抱着这个目的!

        这就是所谓的真相吗?

        还真是,足够的残酷啊....

        “至于所谓的‘楔’,那不过是大筒木复活自己的一种方式。”

        辉夜姬没有理会脸色变得有些阴沉的宇智波启,她自顾自的说道。

        “你立刻理解为是一个咒印,这个咒印里面蕴含了凝聚者生前的查克拉、记忆、意志等等一系列的资料。

        在‘楔’进入一个人的体内后,这个人就可以利用‘楔’的力量,只不过他使用的越多就会逐渐失去自我意识而被寄主控制,‘楔’的活跃度就会越高并且开始苏醒。直到最后.....”

        “‘楔’的真正主人就会复活,再一次成为原本的那个大筒木吗?”没等辉夜姬说完,宇智波启就直接开口打断了:“那我身上的这个力量,是‘楔’吗?”

        “你很没有礼貌。”

        辉夜姬冷淡的看着宇智波启,最后她摇了摇头。

        “‘楔’,那是那些大筒木们使用的东西。我的孩子,可不一般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