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各自的行动(求订阅)

第七百三十二章 各自的行动(求订阅)

        雾隐村内,在一个及其隐秘的地下通道中,鬼鲛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非常的熟悉,因为这里曾经是他工作和训练的地方。

        他曾经是西瓜山河豚鬼的属下,这个家伙作为忍刀七人众的一员,不但拥有着可怕的力量的,同时也拥有着难以想象的权利。

        可以说,几乎每一个忍刀众都是雾隐强大的力量依靠,他们能控制并且训练和统领一定数量的暗部,而鬼鲛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这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地方,鬼鲛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在这个地方,他不知道干掉了多少同期一起接受训练的人。

        这些人都带着面具,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或许是同一个家族的,或许是其他家族的,又或许只是一些平民而已。

        但是没有人会在乎这些,进入到了这个地方,你的生命都不再属于你。

        你的信念只有三个,那就是完成任务,保护秘密,以及忠于雾隐。

        很实用,但是却又无比的残酷,至少现在鬼鲛回忆起来就是如此。

        在木叶待了那么多年,在那里重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仰,并且重新得到了....

        不,应该说在那里得到了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他已经再也没有办法去认同曾经的一切了。

        这一次回来,对他而言与其说是来执行任务的,或者换句话来说,是帮助宇智波启的人夺取那个组织真正的控制权。

        倒不如说,是他来和雾隐村做一个真正的了断的!

        而他作为一个曾经的雾忍,他不打算真正的破坏雾隐村,即便他所做的事情某种性质上来说也差不多。

        但是他不会那么直白的去做,他只会选择一个人,并且夺取一些东西。

        “就在前面吗?”鬼鲛慢慢的向前走着,忽然的仿佛感受到了些什么:“那么多年,居然都没有改变什么吗?”

        在这个地方待了超过五年以上的他,对这里可以说是非常的熟悉,甚至里面大概有多少人,他都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微微叹了口气,鬼鲛的眼神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已经不能算是雾隐的忍者了,那么这些留在这里,能看到自己曾经影子的人,都是自己的敌人啊!

        “什么人?”

        就在鬼鲛沉默的时候,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两个雾忍。

        他们都是暗部的着装,气息都是那么的冰冷,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几乎是迸发而出,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可惜了啊,那么年轻却从来没有享受过什么才是真正的被需要,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默默抽出了自己的忍刀,鬼鲛没有任何的语言,看了一眼眼前这些暗部,下一刻他的身影直接消失。

        “叮叮叮!”

        金属碰撞的交鸣声瞬间在这个地下通道,鬼鲛的刀很快,但是这两个雾隐暗部也都不是庸手。

        但很可惜的是,鬼鲛曾经是他们中最优秀的一员,而且他也有了更加坚定的信念了!

        一个闪身,他躲开了致命一刀,随后狠狠的将自己的忍刀刺进了这个暗部的胸口。

        放开手中的刀,他蹲下了身体,顺势躲开了那刀锋甚至笼罩了自己队友的一刀。

        紧接着他身体一转,一拳就对着这个家伙的胸口打了过去!

        完全无视自己队友的人,鬼鲛太熟悉了。

        因为在他曾经的任务观念中,队友也是可以用来吸引仇恨,并且当做诱饵发动攻击的绝佳武器。

        当年他还在暗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差点被自己的队友干掉。

        就是因为他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结果他的队友朝着他们射过来的苦无上,都绑满了起爆符。

        鬼鲛没有死,他的运气很好,但是那一次任务让他彻底认清了很多的事情。

        不过很可惜,当年的他没有想过要质疑这些,因为他当年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

        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彻底变了个人。

        面对这些雾隐的手段,他除了感觉到棘手之外,心理还有些许的怜悯。

        他内心真的感谢宇智波启,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自己现在恐怕还是如此的行尸走肉吧。

        也幸好,宇智波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快速解决了这两人,鬼鲛没有丝毫多余的感情,他继续向前走去。

        很快,越来越多的暗部忍者开始冒头,鬼鲛心理清楚,这个地方常备大概有十到十五个暗部成员。

        这已经算是水影能允许容纳的极限了,再多一点,恐怕不只是水影,其他部门的人都不会允许的。

        这也是鬼鲛敢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的原因,因为他要面对的对手,可真不算太多。

        “而且....”鬼鲛抬起头,看着其中不少年幼的身影,他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这里,还有很多都是才送过来的啊。”

        权利的挤压,再加上暗部本来就属于水影,这些七刀众们即便能拿到一部分暗部的权力,但是也少得可怜。

        更多的,他们是负责培训这些暗部,教导他们如何更快的干掉对手,如何更加悄无声息的干掉对手。

        哪怕这些东西,在忍者学校里面已经有过教导,可事实上,这些都还远远不够啊。

        深深吸了口气,鬼鲛把那些怜悯给压了下去,他已经不属于这里。

        即便还有念想,也只能交给满月来处理了......

        ......

        “来了吗?”西瓜山河豚鬼抬起头,看着慢慢朝着他走过来的鬼鲛,他那一口尖牙不由得露了出来。

        他有着一头橙色长发一直垂到腰处,脖子处包裹着蓬松的绷带,脸颊上涂有绿色的条纹。

        肥胖的身躯看上去有些臃肿,但是忍者是不能光看外表来判断的,他的灵活程度甚至超越了想象,并且他的力量恐怕也难以置信!

        他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人来找自己的麻烦,只是当他看到走过来的人时,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鬼鲛?”西瓜山河豚鬼的笑容非常的渗人:“真没想到,居然是你?你不是死了吗?哦,你背叛了村子啊,身上这身衣服看上去不错嘛,啧啧,你是回来让我干掉你的?顺便,在套取一些情报吗?”

        “河豚鬼先生真是异想天开,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来送死的呢?”鬼鲛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事实正好相反,我是来送你一程的,毕竟,我需要好好感谢,你曾经给我的‘教导’。”

        “是这样吗?”西瓜山河豚鬼了然的点了点头:“那还真是遗憾呐,鬼鲛。当然我很看好你,真没想到你居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任何选择都是人做出来的,你不例外,我也不例外。”鬼鲛的表情异常的淡漠,他手中的忍刀不断的在滴血,看上去似乎已经快抑制不住了:“我会快速的干掉你的,不会.....”

        “让你受到太多的痛苦.....”

        ......

        “怎么回事,怎么佩恩那个家伙还没有动手?”

        在雾隐的中心区内,飞段和角都正在被围追堵截,他们两人现在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得到佩恩的支援。

        不过他们两人的实力都很很不错,并且都非常的诡异,哪怕现在被重重包围,他们也暂时没有任何的问题。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面对这些愤怒到了极致的雾隐忍者,他们也会感觉到头疼。

        他们其实真的有些不太想的明白,这些雾隐到底是疯了还是怎么的。

        他们两人确实也有下狠手,那满地的尸体就能说明一切了。

        但是这些雾隐支援速度之快,反击力度之强,真的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现在雾隐真的是疯狂到了极致了。

        他们至今都没有办法忘记,当年那袭击了他们村子的神秘宇智波。

        没办法忘记那被干掉的几百名忍者,更加没办法忘掉即便是水影都被控制,导致三尾被释放了出来。

        根据鬼灯满月的情报,这些家伙和当年袭击了他们的神秘宇智波,是同属一个组织的!

        最要命的是,上一次雾隐和那些神秘组织的家伙决战地,还是在远离雾隐村中心的区域,根本不需要担心误伤平民。

        当然,那个时候除了元师的手下,恐怕谁也也不会在意什么误不误伤平民了。

        来队友都可以拿来卖,其他的东西压根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是现在,他们决战的地方居然是雾隐村的中心区域,并且他们已经不再是多年前,那个奉行着血雾政策的雾隐了啊!

        幸好有鬼灯满月,提前将这里的居民给疏散了啊!

        这些雾隐忍者们一想到这个,就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感谢鬼灯满月。

        如果不是这位鬼灯一族的实际掌控人,提前告诉他们了这个消息。

        恐怕此时此刻他们都不知道那群家伙又来了,并且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的可怕!

        在这样的愤怒之下,他们怎么可能不拼命呢?

        这样的仇恨,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报复回来。

        忍者,可都是记仇的人啊。

        “你问我,我去问谁?”角都现在也感觉自己的头很疼,他也没搞明白这些雾忍到底发了什么疯,也不知道那个佩恩怎么还没有来:“在拖一下吧,看看情况在说。虽然现在不太乐观,但是好歹先撑住。”

        “该死的,去挡忍术的人又不是你,是我啊!”飞段一镰刀砍死了一个冲过来的雾忍,随后咆哮的叫道:“撑住撑住,我们能撑多久?还是准备突围吧!”

        “突围?你是脑子有问题吗?”角都看了一眼身边这个家伙,随手打翻了一个雾忍,声音低沉的骂道:“我们能去哪里?不要傻乎乎的,等不到佩恩就等那个面具男,我们的作用很是很大的,先挡住这里在说!”

        角都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但是内心也在犯嘀咕,因为他可真不属于任何一边的啊。

        虽然他并没有在忍村里面待多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看不明白,他当然知道现在自己所在的组织内,有两票人在相互争夺权力。

        这种事情他不感兴趣,也不愿意去参合,在他看来那些什么控制权哪有实实在在的金钱更最值得他关注?

        只不过就是因为他是在太油头了,两边横跳,才让他现在内心稍微有些不安。

        他真的担心自己莫名其妙被放弃了,那才是真的倒霉了。

        别看他现在信誓旦旦的说着,实际上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会怎么样。

        还有那个佩恩,一天到晚说自己是神,怎么现在的表现完全和神不沾边了?

        说好的你来吸引火力,怎么到现在火力全部被自己给吸引了?

        角都不知道,不过他的目光倒是隐晦的看向了正在浴血奋战的飞段。

        如果情况不对,那么这个组织也就没有继续呆下去的意义了。

        那么这样的话,有些家伙牺牲一下,也不是不行啊.....

        ......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别想着继续了!”

        在雾隐村中心区的另外一片区域,鬼灯满月正带着巡护队重重将大蛇丸和蝎给拦截。

        这样的情况让大蛇丸和蝎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们已经战斗了不少时间了,那满地的尸体以及耷拉在身后的一个小鬼,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只是让蝎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群家伙来的那么快?

        最要命的是,他的袭击似乎对方已经察觉。

        当他们袭击那六尾人柱力的时候,他就错愕的发现,这个地方居然有埋伏?

        不仅如此,对方的追击力度似乎非常的快,不但巡护队跑过来了,暗部的人也过来了。

        这样的反应速度,真的让他怀疑他们中间是不是出了内鬼,提前把情报捅出去了。

        而且,为什么到现在佩恩那个家伙的攻击还没有出现?

        没有他来吸引火力,他们怎么完成任务呢?

        “是不是很奇怪?”就在这时,鬼灯满月露出了一嘴的尖牙,似乎在无声的嘲讽一般:“你们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实话告诉你们,枇杷十藏这个家伙,当他进入雾隐的第一刻我们就已经发现他了,你觉得你们还有机会吗?”

        “枇杷十藏吗?”蝎的声音有些低沉:“看来,我们暴露了啊。”

        “嗯,似乎情况很不好呢。”大蛇丸舔了舔舌头:“看来要拼命了啊。”

        “确实很没办法,看来,我们也没有什么选择的空间了。”蝎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家伙怎么办?”

        “看情况而定吧,不然,还能怎么办?”

        “那我拉着他们,你抽取查克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