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改变

第七百六十一章 改变

        大筒木桃式全身查克拉沸腾,他凝视着宇智波启就宛如猎人面对猎物一般。

        虽然这个猎物很具有攻击性,虽然这个猎物穷凶极恶想要亡命一搏。

        但是他这个猎人是不会让自己的猎物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即便他已经吃了不少亏了,可是他现在的力量可不是这只猎物可以比拟的!

        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大筒木桃式忽然感觉,眼前这个小家伙似乎悄然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样的变化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人明明还是那个人,力量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甚至在自己的白眼之下也完全没有看出,这个家伙到底哪里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可是他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诡异感觉,他感觉这个家伙开始变得有些危险了起来,变得极度的危险起来!

        这样的危险感非常的真实,最关键的是他似乎还察觉到了,这个家伙身上还散发出一种.....

        岁月沧桑的气息!

        这怎么可能?

        通过白眼,桃式清晰的能看见这个家伙,只有二十岁的生理年龄,这样的沧桑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桃式不清楚,思来想去他觉得或许是这个家伙的楔开始起作用了?

        思来想去,好像也只有这一个可能性比较大啊,但问题是这个家伙好像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

        楔一旦产生反应,被施术者身体绝对会有着朝着大筒木方向的变化!

        “准备好了吗.....”就在这时,一直低着头的宇智波启微微抬起了头。

        他的声音依旧显得那么年轻,但是不知为何那一股沧桑似乎根本没有办法掩盖了!

        “你在说什么,小子!”大筒木桃式脸色微微变了变,那种危机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我在说......”当宇智波启的目光彻底锁定在了大筒木桃式的身上,那双轮回眼已经开始旋转了起来:“你准备好了吗?”

        话音落下,宇智波启身后那四个求道玉蓦然分裂,直到六颗求道玉在他身后盘旋,这一切才停了下来了!

        六颗,这已经是宇智波启可遇不可求的数量了。

        因为达到这个数量就意味着一件事,他彻底跨入到了六道之中!

        只不过此时的宇智波启看上去好像还有些不太满意,他一边感受着自己身体散发出的力量,一边皱起了眉头。

        “你的力量,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弱一些。”在意识空间内,大筒木羽衣站在宇智波启的身前,声音显得很不客气。

        “弱?你给我千年的积累时间,你看看我能走到哪一步?”宇智波启略微有些不满的说道。

        他现在的怨气确实有些重,因为没有办法,他的的身体,现在都已经不是他在掌控了!

        大筒木羽衣不敢露头,而且宇智波启现在面临的情况他也知道了,那么他必然要做一些事情来挽救这一切。

        因此他选择了一个最简单,同样也是最有效的方法,直接借助宇智波启的身体来对付这个该死的大筒木桃式。

        宇智波启对于这样的操作,真的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无论换做是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身体,被其他的人给操控着,尤其这个家伙还是他根本不敢全然相信的人。

        但是大筒木羽衣显然也知道这个家伙的性格,因此他给出了两个理由,而其中一个根本就是宇智波启没办法拒绝的理由!

        第一个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大筒木桃式必须被阻止。

        宇智波启现在的力量显然是不可能做得到,即便做得到也绝对达不到他所想的目标。

        用自己的眼睛施展轮回天生也不是不行,但是这个术终究还是会对眼睛有一些伤害。

        单独复活一个人到没有什么问题,宇智波斑就曾经利用带土这样做过,之后装回这双眼睛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复活一大片人,那么这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虽然眼睛同样可以恢复过来,但是这段恢复期绝对是不好受的。

        长门这个家伙倒是爽快,施展之后直接死了,但是宇智波启显然不会死,他可不想去熬这段时间。

        尤其是现在他还需要双眼的力量来遏制自己身上楔的蔓延,他绝对不愿意这会儿自己的眼睛需要休息,哪怕只是一段时间他也不愿意。

        因此大筒木桃式的眼睛,就显得非常的有必要了。

        而除了这个理由之外,还有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甚至让宇智波启都没办法拒绝的是,六道仙人明确表示这样做对宇智波启有好处。

        身体是宇智波启的,感知同样也是他的。

        大筒木羽衣控制他的身体战斗,可以让他清晰的六道这个地步,力量是如何运用的!

        换句话来说,这就是白给他的六道级别的战斗经验,甚至是对力量控制的一种展现。

        他是靠着轮回眼查克拉模式跨入这个地步,他对于力量的掌控可以说是非常糟糕的,他能做到的也只有最大限度的使用这些力量。

        今井健太、日向绫情况稍微好点,但也仅仅只是好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开始,根本就不敢全力以赴的主要原因。

        看看现在就知道,假如那会儿他们直接全力动手,恐怕村子的损失会更加的大,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即便能救活,但是那会儿宇智波启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抢得到眼睛,因此他们才选择拖住,给时间让其他人离开。

        现在大筒木羽衣白送他那么多的经验,还帮他抢夺眼睛,这样的好事他真的很难拒绝掉。

        “我说,能不能别说那些没用的东西。”宇智波启微微叹了口气:“你确定,他看不出来你的情况?”

        “放心,看不出来,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确实是死了。”大筒木羽衣自信的说道。

        “想要我活过来也简单,只要我将灵魂魂归身体....

        不说这些,我是单纯的灵魂体,而且你的身体包裹着极致阴阳遁和轮回眼的力量,那个家伙看不到我。

        就算万一被他看到了.....”

        “那又如何!这一次我要做的可不是封印而是击杀他!”

        .....

        “该死的家伙,去死吧!”

        大筒木桃式仿佛被宇智波启给激怒了,他身影一动,手中那散发着红光的巨斧轰然朝着启劈了过去。

        “好好看,好好学,好好感悟。”

        大筒木羽衣在意识空间内淡漠的开口,随后他也操控着宇智波启动了!

        那样的速度,仿佛彻底跨越了时间的束缚。

        时间在这一刻彻底被掌控,他根本没有丝毫费劲的躲开了这一轮巨斧的攻击。

        紧接着他一拳轰出,大筒木桃式甚至没来得及反应,他就直接被揍飞了。

        庞大的气旋顿时让四周的一切变得混乱,哪怕是虚空似乎也快抵挡不住这样的能量溢散。

        不知道多少处的空间直接崩溃,露出了一个个漆黑的宛如黑洞一般的裂纹。

        做完这一切,宇智波启的身体忽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一颗求道玉飘到了他的手上。

        求道玉疯狂的膨胀,随后化作了一根类似于锡杖的武器,缥缈的圣歌再一次作响,紧接着他的身体再一次消失。

        轰!

        大地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无数条裂纹迅速的向外扩散,大筒木桃式手中的巨斧已经直接破碎,他整个人再一次倒飞了出去!

        大筒木桃式懵了,他现在真的懵了。

        他在木叶没有想明白,眼前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夸张了?

        明明力量没有任何的提升,明明人依旧是那个人,一点大筒木特性都没有展露,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强大?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大筒木桃式想不明白,已经彻底补全自身的自己,面对刚刚还无能为力的蚂蚁,怎么忽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现在的反抗也显得异常的乏力,是的,他现在的情况只能用反抗来形容。

        他彻底的被宇智波启压制的,没有办法发起像样的进攻了。

        尤其是他发现,此时此刻这个宇智波启的进攻手段,已经不在限制于体术的攻击,而是依靠着术与体术相互穿插配合。

        可问题是,面对这样的术,他根本没有办法吸收。

        因为这个家伙每一次使用术的时候,都会可以对准了自己的双手发动攻击,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去吸收这些。

        尤其是这个家伙对于时间的控制似乎变得更加的娴熟,娴熟到了一种他自己都完全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这样的攻势下,大筒木桃式根本就是节节败退,他现在甚至都在思考要如何逃离这里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真的就和怪物一样!

        “你是怎么做到的?”

        在意识空间内,宇智波启感受着自己迸发出来的力量。

        感受着大筒木羽衣操控自己的身体展现出来的进攻手段,他现在自己都是万分的错愕。

        这是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力量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不过这样的蠢问题他真没有问出来,因为这确实是他的力量。

        大筒木羽衣只不过是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而已,他并没有使用其他更多的力量!

        “很简单,那就是对于力量的控制。”大筒木羽衣一边进攻,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

        “战斗永远都不是看一个人力量有多大——当然,有时候完全靠力量的碾压也不是不行。

        只是我个人的经历,再加上我也拥有人类的想象力,所以我一直都认为力量虽然很关键。

        但是如何使用这些力量,也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如何使用这些力量吗?”宇智波启点了点头:“控制力量,以及....实战的经验?”

        “是的。”

        大筒木羽衣操控着启的身体不断对桃式进行打击,一边进攻还一边开口说道。

        “你看,大筒木桃式的力量比你要强得多,但是这个家伙之前可依旧被你压制的不行,直到他吞噬了金式,才反过来能压制你。

        这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或许是因为他们高傲惯了,或许是他们没有什么好的对手。

        因此他们对于力量的控制都非常的孱弱,明明强大的可怕却只能却根本算不上会利用这些力量。

        只能说是依靠着最大限度释放这些力量,来碾压自己的对手而已。”

        听到这里,宇智波启不由得点了点头。

        确实,这位大筒木桃式的表现,严格来说还真的有些让人失望。

        明明强大的不行,但是他的表现却如此的蹩脚,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上限实在太高了,恐怕宇智波启早就已经搞定这一切了。

        当然,实际上他也不是没有机会搞定这一切,甚至不会给他吸收金式的机会呢!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话给谈开了,而且这个家伙还操控着自己的身体。

        这让宇智波启意识到,假如这个家伙真有什么坏心思,恐怕他已经玩完。

        既然没有办法对付或者防备他,那么只能想办法贴近一些,想法要和现实妥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打不过就加入,宇智波启一直都很理性,好歹这个家伙也算是和自己有同一个目标不是吗?

        “不知道吗?”就在这时,大筒木羽衣幽幽的叹了口气:“现在我控制着你的身体,你的一些想法,我就算不清楚也能感受得到一些。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对我有那么大的恶意。”

        “或许,是因为你把我当做抵抗大筒木的前线开始,我就有这样的想法吧。”

        宇智波启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也懒得隐瞒了:“你和你母亲的对抗,说白了我现在只是一枚棋子,不是吗?你们想要通过我来证明谁是对的,谁是错的,所以.....”

        “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真的丰富。”宇智波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筒木羽衣给打断了:“我一直觉得心太黑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你证明了有时候心黑不算坏,但是现在我还是觉得,心太黑真的不好。”

        说道这里,大筒木羽衣狠狠的对着桃式一锡杖扫了过去,顿时整个人倒飞而出。

        这个家伙倒飞速度极快,他所过之处大地碎裂,无数的在他倒飞途中的山峰被撞得如同齑粉一般,彻底的泯灭掉了!

        宇智波启的身体慢慢的飞了起来,随后锡杖一指,一个黑洞出现。

        他的身体直接进入其中,再一次出现已经来到了大筒木羽衣的上空。

        “你这就话,什么意思?”宇智波启皱了皱眉头,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可以施展空间的力量啊。

        “很简单。”大筒木羽衣露出了一抹笑容:“如果我真把你当棋子,我也不会来提示你了,也绝对不会希望你能达到和我们一个地步。

        因为一个棋子,还是能在掌握之中的更好。

        如果我真的在意和我母亲的赌约,我也不会来帮你了。

        或许你不会相信,在我眼里你只是我的后裔。

        我所希望的,是整个忍界,这个孕育了我的世界,能安安稳稳的屹立在这个世界啊!”

        ......

        “这....这是启的力量吗?”

        木叶村外,波风水门看着那倒飞出去的身影,感受着那忽然出现的空间波动,他的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远方。

        不只是他,几乎所有围绕在这附近的木叶忍者,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他们早就嘴巴长得大大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能看到这样一幕,完全超越了人类极限的战斗!

        宇智波启一直都是木叶的传奇,这一点毋庸置疑,他对木叶做出的贡献更是难以想象。

        只不过让木叶忍者们内心始终有些疑惑的是,这位木叶代理火影,警卫部部长大人,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呢?

        这一点,他们非常的疑惑,但是奈何宇智波启出手极少,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似乎只有对付九尾那一次。

        除此之外也只有那么一点点传说在诉说着,见过他出手的敌人,都死了!

        然而今天,他们似乎见识到了宇智波启的力量。

        尾兽,哪怕是传说中最弱的一尾,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

        可是面对宇智波启?

        别人连动都没有动,只是一个眼神,那不可一世的一尾就直接被他给击溃!

        那漫天的黑色烈焰,那似乎吞噬一切的黑色烈焰直接让一尾刚刚冒头,甚至都还没有做些什么,就再一次退回了人柱力的身体。

        这样已经足够的夸张和难以想象了,然而这一切都还算不上什么,那只能算是宇智波启实力的冰山一角。

        虽然当时有些莫名的被任务部部长今井健太告知,要全员立刻木叶,但是他们好歹也是忍者,在接到上级的命令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

        事实证明,如果今井健太不通知他们,那么他们现在恐怕已经全部死定了!

        这样的战斗,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的想象了。

        看看那已经彻底被夷为平地的木叶,看看那撕裂的大地,不难想象这一切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只是一想到这样的破坏,还有那隐藏在地下工事内的人们,这些木叶忍者又忍不住全身颤抖了起来。

        木叶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了,在短短十多分钟内,将所有非战斗人员撤离至安全区域。

        又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内,将所有的战斗忍者撤离至村外。

        这样的动员力和这样的执行力,恐怕整个忍界都找不出几个忍村能做得到了!

        但是这样的奇迹在如此的破坏力面前,一切都显得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他们甚至都不敢去想,不敢去思考到底有多少在地下工事内的人,面对这样的破坏可以活下来!

        自来也、卡卡西还有带土默默的看着一切,他们根本不敢说话,因为这样毁灭性的打击实在太让人感觉到绝望了。

        日向一族的成员也虽然开着白眼在监控四周,同时观看着宇智波启他们的战斗。

        但是他们也根本不敢去看地下工事到底如何,哪怕看到了他们也绝对不敢开口去说。

        所有的战斗忍者情绪都不高,他们看着那两个不断在冲击的身影,尤其是那攻击木叶的家伙,他们内心已经充满了愤恨!

        “火影大人。”就在这时,一个满脸都是悲愤的上忍声音有些凄厉的问道:“那个家伙是谁?那个和砂隐一起攻击木叶的家伙,到底是谁!”

        “那是我们的敌人....”波风水门声音也充满了无奈和愤怒:“那是我们忍界,共同的敌人!”

        波风水门看得出,木叶忍者们没有一个是恨宇智波启,哪怕木叶被破坏成这样确实有他一份‘功劳’。

        可是木叶忍者们都很清楚,如果不是宇智波启,恐怕现在他们是否还能不能站在这里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而且他们也清楚,宇智波启实际上也是在保护木叶,只是因为对手的力量是在太强悍了。

        早已撤退出来的大野木和四代雷影对视了一眼,他们都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木叶这一次遭受到的损害,是在太大了,但是即便遭受了这样的损害,他们反而对木叶更加的敬畏和害怕。

        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实在太可怕了。

        他们虽然已经见识过宇智波启的威力,但是像这样实实在在的看到这个家伙火力全开,这是他们从未设想过的一件事!

        鬼灯满月脸色有些莫名,他早看出木叶恐怕有些算计,而且从实际来看这样的算计也很成功。

        三代火影死了,他的尸体也被带了出来,他是为了保护木叶而死。

        当然,他的死也算是给木叶扫清了旧势力的最后一丝阻碍,至此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人能阻挡波风水门他们了。

        砂隐来进犯,这也给了木叶一个练兵的机会。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木叶居然冒出了一个这样恐怖的敌人,这个家伙的实力也太恐怖了吧?

        满月在思考,假如这个家伙跑到了雾隐村,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思来想去,他感觉恐怕这个家伙去了雾隐,要不了几分钟雾隐村就会很干脆的,直接在忍界的历史上被抹除了!

        而让他更加没想到的是,宇智波启的实力似乎根本不必那个家伙差啊?

        宇智波启很强,他知道,但是强到了这个地步,这就太不可思议了吧?

        “火影大人。”就在这时,带土看向了波风水门:“能不能和我们说一下,我们这个敌人,到底是谁?”

        满月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带土,他还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木叶了。

        不过他也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他认识带土,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没有带面具,但这个家伙说话的声音他可是记住了啊。

        “是啊,火影大人。”随着带土的开口,几乎所有的木叶忍者,不管是高级的还是低级的都不约而同的开口了:“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袭击木叶!”

        “可以。”面对如此之多的询问,波风水门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启和那个该死的家伙已经出了木叶,我们回去救援!”

        ......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木叶内,日向绫一拳轰开了一个地下工事上,那一大堆堆积在工事上方的杂物迅速被清理掉了。

        她快速的跳了下去,完全不在意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有多么的糟糕。

        日向绫现在的情况,确实不算非常的好,宇智波启和大筒木桃式的战斗波及实在难以想象。

        哪怕是她这样已经具备一些大筒木性质的人,也是灾难性的。

        如果是没有和大筒木金式拼命,那么或许她的情况会好很多。

        但是她现在根本没有办法保持转生眼查克拉模式,因此在面对那样的冲击,她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咬着牙跳进了工事内部,很快她就皱起眉头,因为这个地下工事内已经彻底变了样,里面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塌方。

        咬着牙,日向绫低下身子开始用手去刨,她根本不敢用手去轰开这些随时。

        因为她担心力道太足,会让下方的人更加的困难。

        其实通过白眼,她知道下方的幸存者非常的少。

        而且可以说下方那些人的死状都非常的糟糕,这样惨烈的一幕狠狠的冲击着日向绫的内心。

        或许,她也变了,变得没有那么冷漠了。

        这样的变化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清楚。

        但是她知道,这一切的改变恐怕都是宇智波启这个家伙的功劳。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笼中鸟被解开后吧?

        自由,一直都是她最渴望的东西,这样的信念从她还小的时候就埋在了她的心理。

        她一直都在努力,哪怕让自己变得异常的冷血都在所不惜。

        只是当她遇到了宇智波启,一切都改变了,而且这一切都朝着她从未设想过的道路在不断的前行。

        揭开笼中鸟,她做到了,在宇智波启的帮助下她做到了。

        不仅如此,她甚至改变了日向一族的未来!

        当她亲手击杀了日向宗泫,当宇智波启通过月球上那些大筒木的研究,解开了日向一族分家所有的笼中鸟。

        日向绫可以自豪的说一声,她的存在改变了日向一族成百上千年的悲剧!

        而在她的身后,至始至终站着一个人,一个曾经是敌人,但是之后一直在支持着她,现在更是变成了她男人的人。

        恋爱,这种事情她没想过。

        接受家族的安排,期待自己的丈夫是一个符合自己心意的人,这是她曾经唯一能选择的。

        但是现在,她不需要了。

        实力达到了整个忍界难以企及的高度,让白眼找到提升的方向,曾经她也想过,但是她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但是现在,她依旧做到了,她是日向一族,乃至于月球上那些大筒木中,每一一个拥有转生眼的人!

        那个男人彻底的改变了自己,她彻底的让自己自己当初的心愿一点一点的实现,让当初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东西都变成了现实。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愿被实现,实力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增强,她也不断的发生了改变。

        她一直都知道,宇智波启这个家伙哪怕冷淡到了一种极致,但是他总会强调一件事。

        “人还是需要有人性的,我一直都在尝试保持着我的人性。”

        这句话是宇智波启亲口说的,哪怕当时一直都当做是一个笑话,一个他面具戴久了根本没办法摘下来的笑话。

        但是日向绫知道,人确实还是会下意识的保持着人性的存在。

        哪怕是她那么的清冷,不是依旧有自己关心的人吗?

        虽然现在,日向绫关心的人只不过是多了一些罢了,但是她也开始考虑其他的人了。

        面对如此的惨状,她真的有些受不了,她真的不愿意在继续造成伤害了。

        手不断的在向下刨去,鲜血划破了她的手指,开始慢慢的溢出。

        虽然这样的伤口根本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困扰,甚至要不了几秒钟就可以愈合,但是那些鲜血洒在石块上,真的看上去非常的可怕。

        而且这样不断的受伤也是非常难受的,可是日向绫根本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换我来吧。”

        就在这时,今井健太忽然出现在了日向绫的身旁,他微微叹了口气。

        “你一个人,到底你挖到什么时候。而且,你这样启会心疼的。”

        “你的情况也不好,刚才的冲击也没少受罪吧?”

        日向绫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摇了摇头。

        “与其想着在这里帮我,倒不如去通知火影他们,让他们赶紧回来救援。”

        宇智波启和大筒木桃式已经打出去了,自然而然木叶也没有那么的危险。

        那群砂忍现在到底如何,没有人知道。

        但是现在恐怕也没有人会在意那群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木叶的救援才是最为重要的!

        这些地下工事是保护木叶居民的地方,但是现在却成为了他们的坟场。

        如果冷血一些,什么都不管,那么这样的地下工事还可以成为一个天然的墓场。

        在这些工事地下埋葬着,既不用担心安葬的问题,又不需要担心人死后暴露在空气造成各种各样的瘟疫。

        但是真的没有会那么冷漠,这下面的人,对于整个木叶的忍者来说,几乎都是自己的家人啊!

        日向绫继续在动手刨开地下的石块,而今井健太一动未动,这让她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工事上方传来了动静,这是大量人员赶过来的动静。

        “其实,不需要我去通知了。”今井健太微微摇了摇头:“因为,大家都赶过来了啊.....”

        日向绫抬头,白眼睁开,她看见了一大群的木叶忍者,已经开始朝着各个工事散去。

        甚至她还看到了不少身上负伤的家伙,也依旧在帮忙挖掘。

        那种焦急的清晰,丝毫不比自己差,甚至他们比自己更加的拼命啊!

        “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今井健太再一次开口说道:“你去休息吧,虽然我曾经一直不觉得什么同伴的存在,真的有那么多必要。但是你们改变了我,现在我也慢慢的开始接受这一套了。”

        “原来,你也在改变啊。”日向绫手顿了一下,随后她微微抬起头看着今井健太。

        “是啊,你不是也变了。”今井健太露出了一抹笑容:“而且,这下面的不只有你的家人,也有我的家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