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终结(求订阅~)

第七百六十二章 终结(求订阅~)

        屹立在半空之中,看着下方艰难起身的大筒木桃式,宇智波启沉默不语。

        他在思考,思考大筒木羽衣的话,思考着一些这一切的真实性,或者说他希望在这里面找大筒木羽衣说谎的可能性。

        但是思来想去,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找不到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因为大筒木羽衣这个老头,真没有骗自己的地方。

        论实力,这个老头的表现真的让人有些瞠目结舌,他操控自己的身体就能发挥出碾压级别的战斗力,这真的有些难以想象!

        甚至毫不客气的说,如果这个家伙有什么歹念的话,恐怕自己的生死,真的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论隐忍和谋划,这个家伙可以蛰伏千年来培养忍界的战斗力。

        但是为了转播自己的信念,也不断的在培养着一些内心向善的人。

        真的可以说,自己如果对上了他,除非没有被他发现,否则胜算真的可以说是没有。

        面对这样一个实力,意志都高于自己的家伙,宇智波启在内心无比无奈的同时,也真的只能承认他确实对自己没有想法。

        就像他说的一样,假如他真的有什么歹念,自己恐怕真的脱离不了他的控制圈。

        就比如现在,哪怕是为了赢了自己的母亲,提示一下敌人来了就已经是极限了,他怎么也不应该出动的。

        要知道,大筒木辉夜的封印可是露出了一个裂缝,那个女人很难说可以通过这道裂缝察觉到忍界的情况。

        甚至,可能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在那个女人的白眼之中呢。

        毫不客气的说,他这样的做法已经注定了那个赌约他是输定了!

        到了他们这个地步,恐怕脸面什么的真的要更加的很重要。

        但是大同木羽衣,显然没有丝毫的在意这些东西。

        在察觉到宇智波启的意图,和这个家伙的为难之处,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出现了。

        甚至可以说,他的出现也是一种在送外挂的行为。

        依靠着宇智波启的身体战斗,并且没有让他的意识后退,依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查克拉甚至双眼,这些力量在如何的运用。

        有了这些东西,真的可以让他更清晰的明白很多东西,对他的成长也是不言而喻的。

        只是....

        宇智波启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提防这个家伙呢?

        思来想去,宇智波启得到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结果。

        第一点,那就是自己并非是因陀罗和阿修罗的转世。

        在前世,宇智波启看过一些关于六道仙人的原创补充剧情。

        但是那些东西他基本都是看的很随意,好像说的就是这个老头怜爱世人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真的,他其实并不太相信这些,外加上他对两个儿子的处理,让他真的不太相信这个老头。

        事实上,现在他倒是知道了,这个老头根本就是依靠着这两个儿子理念的不同,故意引发了这样的争斗。

        这样的争斗中,他们的信念也会传播,相信他们的人就会与他们并肩作战。

        说白了,这根本就是锻炼忍界的手法。

        他的目标,还是对付大筒木那些家伙。

        至于第二点,其实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宇智波启的灵魂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

        这个秘密他一直在隐藏,但是偏偏这个老头和其弟弟都知道这一点,这让他不得不下意识将他们归类为了相对敌视的一方。

        而且,即便他能感觉到这两个老头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但是在那种下意识的驱使下,他始终都不太相信这两人。

        “看来.....”宇智波启微微叹了口气:“我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这句话.....还真有意思。”大筒木羽闻言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这个家伙说的话,每一句都很和我的口味,但是你这个家伙的性格真的让我感觉到头疼。正如你所说的,你还真是一个小人呢。”

        “那至少也比伪君子要好。”宇智波启摇了摇头:“至于伪君子,就是看起来道貌岸然,实际确实鸡鸣狗盗之辈。”

        “很形象。”大筒木羽衣点了点头,忽然他皱了皱眉头:“我为什么感觉,你这个小子似乎一直都是把我朝着这个方向在想的?”

        宇智波启没有说话,总不可能告诉他,这一切还真就是真的,自己之前....

        甚至现在都还有这样的念头吗?

        毕竟穿越前,他可是看了不知道多少有关大筒木羽衣和羽村,这对兄弟的阴谋论小说呢。

        说到底这些东西还是影响了自己,他有这样的想法真的不奇怪。

        外加上他来到这个世界经理的一切,让他从来都是把事情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在思考。

        不过他就算是这样想的,他也不会傻乎乎的去承认这些事情。

        通过自己的身体,宇智波启发现大筒木桃式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并且摆出了一副要随时战斗的姿态。

        这让他不得不再一次感慨,这些大筒木的身体真的太夸张了。

        正常人受到这样的打击,可能早就已经在净土排队了,但是这个家伙却根本没有那回事一般。

        “不说这些,这个家伙又爬起来了。”宇智波启在意识空间内快速的说道:“打了那么久,也该结束了。而且,这一次恐怕死的人,应该不会少吧?”

        “确实不少,你们藏在地下那些人....”大筒木羽衣显然也没有和宇智波启纠结那些东西的意思,他深深叹了口气:“算了,不说这些,也该把一切都结束了。反正,这个家伙会是一个极好的补给品。”

        说到这里,大筒木羽衣控制着启的身体微微抬起了手。

        霎时间,宇智波启手中的锡杖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原本那不规则的却又充满了神圣气息的锡杖蓦然一变,光华散落,它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边忍刀!

        宇智波启握紧了这把忍刀,紧接着时间逆转,他的查克拉再一次恢复到了一个相对巅峰的状态!

        “我说,是不是瞳力不是你的,你根本无所谓?”宇智波启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右眼传来了酸胀感,这让他有些不太舒服:“这对我的消耗,可是非常大的!”

        “消耗大?”大筒木羽衣难得开玩笑了一句:“你现在的查克拉不是很充盈吗?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东西,你很擅长使用忍刀对吗?”

        “算是吧。”宇智波启点了点头:“怎么,你打算教导我一些新的东西?”

        “教导算不上,因为每一个人的路都不一样。”大筒木羽衣摇了摇头:“但是,我能给你的是一些我对你能力的看法,以及对你能力使用的经验。”

        说道这里,大筒木羽衣控制着他的身体,将刀锋微微向前平举,与此同时那浩瀚的查克拉冲天而降!

        缥缈的圣歌再一次响起,并且这一次这圣歌的声音变得愈发的响亮,所有人都能听到这缥缈的歌声,因为这个声音就宛如在人的耳边吟唱一般。

        虚空开始颤抖,极致的光辉在宇智波启的身上闪耀,恐怖的气息已经彻底锁定了大筒木桃式!

        “这是.....”大筒木桃式不可思议的看着漂浮在天空的宇智波启,此时此刻他已经感受到了来自生命的威胁了。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这个家伙是如何做到,在这样的实力强度,将这些力量控制的如此淋漓尽致的?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一步?

        绝望的情绪开始在桃式的心头笼罩,他想逃,彻底的逃出这个家伙攻击范围。

        但是时间已经将他锁定,他仿佛被时间给定个了一般,凝固在了原地一动都不能动!

        “这是.....”宇智波启也及其的错愕,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感受着身体中能量的变化。

        极致的掌控,完美的运用。

        就连那原本自己操作根本算不上听话,即便到现在自己对其运用也只能算是基础拓展的时间,居然变得有些举重若轻的意思。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控制力?

        大筒木羽衣这个老头,到底有多强啊?

        还有,都强到这个地步了还苟的不行,这个家伙才是做到了极致的伏地魔吗?

        “集中精力,不要胡思乱想。”就在这时,大筒木羽衣开口了。

        “时间的力量我虽然也掌握了不少,但是控制起来实际上也算不上多么的娴熟。

        好在你的眼睛天生能控制时间,让我能有效的利用他。

        好好看,好好学,虽然这只是我的一些见解和经验,不过我想这对你有一些帮助的。”

        话音落下,宇智波启双眼中那带着勾玉的轮回开始旋转了起来!

        轻轻的旋转,顿时一股岁月流逝的意味开始出现,伴随着他眼中的够远旋转的次数变多,伴随着那岁月的气息而来的,更是一股毁天灭地的爆发。

        天空中那缥缈的圣歌变得愈发的响亮,不知道为什么,宇智波启似乎还能听到河流的声响在回荡。

        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只是很快他的双眼扫过四周,他错愕的发现自己确实看见了一条河流在围绕着他的身体流淌!

        这条河流缥缈无序,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生气。

        尤其是那河流中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岁月凋零的气息,让他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词出来——这不会是那传说中的岁月长河吧?

        “真没想到,你的身体居然能将冥河给引来。”忽然,大筒木羽衣开口了:“真是有意思。”

        “冥河?”宇智波启挑了挑眉头:“不是什么岁月长河,或者时间长河之类的?”

        “你有那个资格吗?”大筒木羽衣不屑的说道。

        “先不说时间长河还有什么岁月长河存在不存在,就算存在就凭借我们的力量,也不用想着探索它。

        控制时间,本来就是打破自然规律的事情,能做到简单的回溯、快速,甚至停止时间,已经是上天对你的厚爱了。

        自然的规律,不是那么轻易的打破的,你以为你改变了自然规律,实际上或许你的存在也只不过是自然规则中的一个必然存在而已罢了。”

        宇智波启静静的听着大筒木羽衣的话,他没有开口去反驳,因为他根本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反驳。

        自然规则,这种事情真的很难说得清楚。

        无数的人已经自己能改变自然,实际上到头来他们最后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发现了自然规律的一种表现罢了。

        那些规律也好,规则也好,实际上一直都在那里。

        你能不能发现和察觉,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你一直坚信很多事情都只不过是自然规则的一种表现是吗?”宇智波启微微叹了口气:“这样的说法很玄妙,但不得不说也很有意思。”

        “你是想说,你的存在吗?”大筒木羽衣轻笑了一声:“你这个外来者进入到这里,我确实也很迷茫,甚至我都考虑过是否要清理掉你。但是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我觉得你可能也是自然规律的一种表现。事实证明,我猜对了。”

        宇智波启默然无语,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他的到来确实改变了很多,或者说将这个世界原本的进程全部打烂了个稀碎。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好像自己无论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利己,到最后演变成自己为这个世界做出了一些贡献了。

        摇了摇头,宇智波启叹了口气:“不说这了,这一切或许都不是我们能得到答案的。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你这个家伙实力会那么强,无论是那个一式,还是这个桃式,都不是你的对手.....”

        “我强吗?或许是因为我有一部分人类的意志。”大筒木羽衣摇了摇头。

        “不过面对大筒木,无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好了,虽然我们在意识空间闲聊,对外界的时间流速几乎没有影响,但是我也要动手了。

        看仔细了!”

        话音落下,天际那缥缈的圣歌刹那变得尖锐。

        宇智波启手中的忍刀缓缓落下,光阴仿佛在这一刻被截断,虚空仿佛在这一刻全部碎裂。

        只余下那不断高亢的圣歌在作响,以及那不停朝四周扩散的四周的,让一切都变得凋零的时间之力!

        当所有的力量轰中了大筒木桃式,万物俱寂,时空近乎彻底停止了下来!

        无形中,湮灭一起的清晰迅速在吞噬大筒木桃式。

        他眼中闪出骇然,恶鬼般的脸上也同时出现了惊慌的表情。

        可是他根本无法阻止,他的身躯开始凋零,就宛如一朵不断枯萎的花.....

        .....

        “这.....”

        宇智波启错愕的看着这一幕,时间的力量居然直接轰杀了一个大筒木?

        这一点让宇智波启根本无法想象,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大筒木根本就是不朽的存在!

        不过很快,他似乎就明白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大筒木羽衣这个家伙,这一次的攻击可以说是将宇智波启所有的力量都完美的发挥了出来!

        仙术查克拉、阴阳遁查克拉,还有那融合了四种属性的血迹淘汰,以及尾兽、和轮回眼的力量彻底展现。

        甚至那因为查克拉引导到了极致,而倒影出来的冥河,都被这个家伙给利用上了。

        可以说,这一次的攻击可不仅仅只是单纯的瞳术运用,而是将宇智波启所有的力量来了一次大集结,这才创造出了这样可怕的效果。

        “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宇智波启微微叹了口气,最后将这句话给说了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我的力量居然可以发挥到这种程度。”

        “实际上,给你时间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大筒木羽衣凝视着已经彻底瘫倒在地上,纹丝不动的大筒木桃式,最后平静的说道。

        “其实你刚才问我的问题,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我有人类的意志。

        这种意志,才是决定一个人强弱的关键。”

        “你是说......”宇智波启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无敌的意志?”

        “.....”大筒木羽衣控制着宇智波启的身体,差点在空中踉跄了一下。

        无敌的意志?

        大筒木羽衣感觉自己头好痛,这个家伙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样说也没有什么问题吧,毕竟有着这样坚定的信念,恐怕也能发挥出恐怖到极致的力量。

        但是,大筒木羽衣说的根本不是这种东西啊!

        “你这个家伙,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无敌的说法?”

        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换换的将手中的忍刀再一次换做了求道玉,随后落在了大筒木桃式的身边。

        “无敌,这种信念确实可以发挥出不错的实力,但是谁又能真正的无敌呢?

        敌人从来都是越来越强,而你在不断战斗的过程中敌人也会越来越多。

        除非你杀死所有人的,不然谁能说自己是无敌的呢?”

        “好吧,好吧。”

        宇智波启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看的某些小说里面的思想,放在这里根本不合适。

        “你说的,是守护的意志吗?”

        “没错,就是守护的意志。”大筒木羽衣满意的点了点头。

        “只有你拥有守护的意志,你才会变得更强。

        守护这个世界不会大筒木侵扰、毁灭。

        守护你想守护的人,守护你的村子,守护你的家园,这些都是真正力量的来源!”

        守护的力量吗?

        宇智波启挑了挑眉头,他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这个家伙说的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自己一路走到现在,实际上似乎也是这种守护的意志在发挥作用。

        只不过自己所思所想好像并没有那么高大伟岸,他所守护的人好像从来都是他自己。

        就是这个思路在,才成就了他走到今天的动力,成为了他如今实力的源泉。

        “好吧,我承认有那么几分道理。”宇智波启的目光也看向了地上的大筒木桃式:“我们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哦?”羽衣有些惊讶:“你打算自己来?我还说帮忙帮到底,既然如此.....”

        “慢着,你帮我?”宇智波启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你打算怎么帮我?你知道的,我可没有打算利用我自己的查克拉。”

        “我当然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我能猜不到吗?”羽衣缓缓说道:“放心吧,我出手不会影响你的身体,需要我帮忙吗?”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宇智波启原本的计划是击败桃式拿到他的眼睛,随后控制一个白绝的身体,以此来施展轮回天生之术。

        这一次的战斗,破坏性太强了,强到宇智波启自己都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一切。

        幸好,他的实力早就已经提升,幸好他拥有轮回眼并且掌握了其中的能力!

        幸好,他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来避免这一切一切的灾难。

        不过现在,大筒木羽衣打算帮忙,有这样的好事他怎么可能会选择错过呢?

        不说别的,作为轮回眼的始祖,这个家伙对轮回眼的操控绝对比自己要强了不知道多少。

        既然如此,把这件事交给大筒木羽衣来做,绝对要比自己更高的靠谱。

        只要这个家伙施展这个术,不是理由自己的查克拉就可以了。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原著中长门这个家伙施展了回轮回天生,直接就死了。

        而带土虽然命硬一些,可那是因为他成为了十尾人柱力,强行将自己的力量拔高到了六道的地步。

        宇智波启不希望自己的身体有任何的问题,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开玩笑的。

        所幸大筒木羽衣给出了承诺,而他也决定相信这个承诺。

        缓缓的将大筒木桃式双手和额头上的眼球抠出来,一下子宇智波启就掌握了三颗轮回眼。

        虽然有些可惜,这个家伙额头上的轮回眼并不是轮回写轮眼,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收获满满了。

        “这些眼球你收好。”大筒木羽衣开口说道:“这个家伙的尸体我带走。”

        “为什么不留下?”宇智波启有些不解的问道:“我还说想要拿来研究一下,大筒木和人类,到底有多大的区别呢。”

        “这个你就不要想了,大筒木终究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去研究的。”大筒木羽衣摇了摇头:“而且你也不要忘了,他们可是有复活的手段,我不希望悲剧诞生,这个世界是在太困难了。”

        确实,大筒木哪怕死了,也必须要万分的小心。

        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会不会又通过什么方式复活了过来呢。

        想到这里,宇智波启虽然有些叹息,但是也没有在继续坚持将这个家伙的尸体留下。

        而且,通过轮回眼他也看得出,即便留下来研究的价值恐怕也是微乎其微的。

        大筒木桃式,已经彻底被刚才那一刀吞噬,那强悍的力量已经让他的体内彻底变成了废墟。

        “对了,刚才那一刀,你好歹也要有个命名吧?”

        “名字吗?你为什么不自己取名呢?”

        “让六道仙人帮我取名字,似乎更有意思一些吧?”

        “算了,随便你吧。刚才那一刀,我感觉能斩断光阴。

        那么,他就叫‘神·光阴斩’好了!”

        ......

        木叶村内,无数的忍者默默的看着一具一具被抬出来的遗体,悲怆的气息在木叶上空凝聚。

        忍术不但具有恐怖的破坏力和杀伤性,在其他很多方面也可以发挥出难以想象的优势。

        就比如现在,挖掘地下工事。

        当所有的忍者在波风水门的带领下齐齐回到木叶后,看着已经彻底被夷为平地的木叶,他们内心已经有了答案。

        可人从来都是感性的生物,哪怕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们内心依旧渴望有着奇迹的出现。

        然而,奇迹这种东西,一般都存在于童话里。

        它之所以称之为奇迹,就是因为它并不会出现在现实世界,哪怕出现概率也是低得可怕!

        忍者们默默的挖掘着,那原本还稍微有些期待的心理,随着这些遗体的出现,而快速的沉入到谷底。

        远方,那来自天际的圣歌,以及那似乎可以毁灭世界的查克拉波动,他们似乎都没有太多的反应。

        麻木的情绪在他们的心中荡漾,在这一刻他们仿佛失去了一切!

        村子没了,家没了,家人也没有了。

        努力成为忍者的信念,就这样彻底的破灭掉了,这样的打击无论换做是谁恐怕都没有办法承受!

        甚至不少的忍者都已经开始发疯,他们想要通过自我了结的方式唤醒这真实到可怕的噩梦。

        幸好其他忍者注意到了,才让大多数人没有得手。

        “水门.....”

        自来也走到波风水门的身旁,有些关切的叫了一声。

        他知道,此时此刻恐怕内心最难受,也是最不愿意面对这一切的人,就是自己的弟子波风水门了。

        但是自己的弟子是火影啊,他必须要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出坚强的姿态。

        这样的打击实在太残酷了,自来也真的担心自己这位弟子能不能受得了,要知道自己来也自己实际内心也已经崩溃了。

        “我没事,老师....”波风水门深吸一口气,随后勉强的露出了一抹微笑:“我没事的,我没事的.....”

        “水门....”自来也看着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会觉得他没事呢?

        “老师....”卡卡西和带土也走了过来。

        他们虽然内心也已经完全崩溃,那挂在眼角的泪水可真的骗不了人,但是他们依旧还是很担心波风水门的情况。

        看着波风水门露出了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感觉特别的悲凉。

        那种仿佛彻底麻木了的笑容,真的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暖意。

        所有人都可以悲伤,所有人都可以悲戚,但唯独他不行啊!

        哭声隐隐约约的在各个地方传来,远处那诡异的力量已经彻底的停歇,但是这些木叶忍者们根本不在乎这些。

        无论是谁赢了,都已经没办法改变这一切了,家园和家人们.....都死了啊!

        木叶忍者们依旧默默的在各个地下工事中搬运着遗体,日向绫和今井健太也在其中。

        此时他们两人都很沉默,那种沉默之下的愤怒也在慢慢的凝聚。

        他们也同样注意到了远处的战斗,已经彻底结束了,他们也都知道是启获得了胜利。

        但是现在,他们根本就感受不到任何胜利的喜悦。

        “那些大筒木,恐怕完全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啊。”今井健太配合着分身,将是多具遗体放在了地面上,有些感慨的说道:“对于他们而言,恐怕我们的存在,真的毫无意义。”

        “人的存在,总是有自身的意义,不是对他们,是对我们自己。”

        日向绫也将一具日向族人的遗体放在了地面上,她的白眼中隐隐有蓝光在跃动。

        “我不需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我会让他们知道,我会拼尽一切,想尽办法的把他们全部干掉!”

        “不说这些东西了,至少目前而言,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今井健太微微叹了口气:“真没想到,十多万人的遗体,居然半个小时的时间不到就清理完毕了。忍术,查克拉,呵呵.....”

        在木叶忍者们拼劲了全力,使用了各种各样的忍术配合,将所有的工事打开,并且将里面的遗体全部带出来,花了不到半个钟头就完成。

        这样的效率非常的夸张,但是事实上确实也算不上什么难事。

        战斗型忍者基本没有太多的损伤,而这些庞大的地下工事上方的房屋又都被摧毁了。

        忍者们只需要用忍术撬开地面,用水遁或者土遁弄开杂物,接着用影分身将遗体带上来识别身份就好了。

        这一切做的虽然快速,而且也很简单,但是对一个人的内心考验和折磨,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飞过来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的到来让所有忍者都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

        “是启大人啊!”几乎所有忍者都认出来了,来人到底是谁:“看来,启大人赢了那个该死的家伙....可惜....可惜.....”

        也不知道是不是宇智波启的到来,压垮了他们最后一丝神经。

        当第一个忍者开始哭泣的时候,所带动的连锁效应堪称恐怖,所有的忍者几乎在这一刻都哭泣了起来。

        声音不大,很低沉,似乎是刻意在压制,只是这样的声音却显得更加的惨烈。

        可就在这时,半空中的宇智波启忽然伸出手来,他身后的一枚求道玉飞到了他的手中。

        随着一道光芒的闪耀,求道玉瞬间变成了一把锡杖,而在这锡杖的顶端,还隐藏着一颗回轮眼!

        锡杖指向了天际,蓦然,嘹亮而缥缈的圣歌再一次响起。

        与此同时,天空中降下了一道银色的光芒,这道光芒笼罩了宇智波启的全身,他的气息变得更加的神秘而悠远。

        在这股光芒的笼罩下,下一刻他开口了。

        他的声音提起来依旧很年轻,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声音中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

        “神·轮回天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