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章 兄弟(上)

第七百八十章 兄弟(上)

        带土到底算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尤其是宇智波启给了他一条看上还算不错的出路后,他也愿意进行一番尝试。

        融合尾兽查克拉,这一点宇智波启很早就告诉他了,而他也很早就开始进行了尝试。

        三尾的查克拉他有,九尾的查克拉他也不缺,而且宇智波启拿到了新的查克拉也会提供给他。

        可以说,他的进度从来都不算,说是非常的快都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家伙能表现成这样真的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他的精力根本不需要分散,最多也就是花在阴阳遁这上面——其实也不需要花多少时间,因为宇智波启给他的资料可是非常完善的额。

        他需要做的也就是全心全意的去融合这些查克拉就好了,别的东西他完全不需要操心。

        除了精力方面的问题,他的身体方面也是能让他快速融合尾兽查克拉的关键。

        他本人本来就是宇智波,并且他还使用了白绝的细胞——哪怕不是自愿的,在某种程度上他也算是获得了,及其简陋的‘森罗万象’之力。

        而且他本人的意志非常的完全,顽强到哪怕是十尾都不能分裂他的意志,从而掌握他的身体。

        他现在的状态和原著中差不多,甚至在阴阳遁方面还掌握的更好,他在原著之中连十尾都能控制住,那么现在控制这些尾兽查克拉也算不上什么麻烦事!

        今井健太这个家伙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说到底是他自己放弃了融合宇智波一族的细胞。

        宇智波所掌握的阴遁对于尾兽的克制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或者说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后悔过。

        “对了,你回来到现在一直都在融合你的查克拉,现在情况如何了?”或许是懒得纠结这些问题,今井健太干脆换了个话题:“你又要融合自身查克拉,又要融合尾兽查克拉,你搞得定吗?”

        “还行吧,尾兽查克拉不需要我多么的费心思,它们自我就在须佐能乎内进行了共鸣。”说道这个,宇智波启不由得笑了起来:“至于我自身的查克拉,也融合的差不多了。”

        五属性查克拉融合,最难得地方就在于找到一个突破口,让它们能产生共鸣。

        这一点宇智波启早就做到了,剩下的东西就不是那么麻烦,稍微有点心加速就行。

        到了现在,他基本上已经可以感受到,那融合了五种属性的新生查克拉在他的体内荡漾了。

        “那么之后呢?”今井健太忽然问道:“绫告诉我了你的理论,还有你从大筒木一式那里搞到的消息,之后的融合呢?”

        “这个问题我也很好奇。”日向绫也微微侧了侧头:“假如只是融合五种属性的查克拉,那么我们已经完成了,可是融合七种,我们则还差两步,甚至......”

        “你是担心我考虑融合尾兽查克拉吗?”宇智波启轻笑了一声,随后伸出手拉住了日向绫:“不需要担心,实际上这个问题,我早就思考过了,而且也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尝试和实验了。”

        融合查克拉一直都是一个麻烦的问题,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血继网络这东西则是需要融合七种属性的查克拉,其麻烦程度更是让人绝望。

        之前到还好,因为有羽衣一族的血脉和他们的血继限界作为托底,宇智波启他们只需要摸透他们的力量就差不多可以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到了五种属性似乎也是极限了,根本没有在进一步的可能。

        或许是有的,有时候结论那么那么的绝对,但问题是就算有,让他们去挖掘恐怕又会是一个漫长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所以,宇智波启从一开始就在思考一个结论,一个更加简单一些的方法。

        两两相融,甚至三种力量一次性彻底融合!

        羽衣一族血脉第一层开发的查克拉融合,实际上是最简单的一种融合方式。

        那就是将两种质量水平在同一个限度的力量,无论它们数量如何,都可以让他们彻底融合在一起。

        这一点给了宇智波启一个极大的启发,因为这种融合的关键,是质量上的问题!

        阴阳遁的质量极高,这一点毋庸置疑,当初这股力量可是在他的体内和仙术查克拉相互吞噬,并且补充自己呢。

        五种查克拉的融合达到了什么地步,他并不敢确信,但是他觉得自己不妨做一个假设,那就是五种查克拉融合在一起后的力量,质量不输给阴阳遁!

        羽衣一族血脉难度不断上涨,就是因为他需要不断融合更低质量的查克拉,同时不让其被吞噬掉。

        而查克拉本源是一致的,至少宇智波启做不到和照美冥一样,莫名其妙融合出了两种同等列的血继力量。

        她那样的情况,整个忍界恐怕也就她一个吧?

        羽衣一族的血脉在融合完了五种基础属性查克拉后,也算是停了下来,而现在的结果就是,他的体内有两种不一样的查克拉。

        因此他出现了一个构想,那就是将这两种查克拉,甚至他须佐能乎内那已经在同步和共鸣的进行一次最终的融合!

        就算尾兽查克拉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一次的融合中成功,他也不会过于纠结,只要血继网罗能够成功的凝聚,那么他就算是成功了!

        “这....这就是你的计划?”

        在宇智波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今井健太和日向绫后,他们两人都有些发愣,不过很快他们就回过神来了。

        确实!

        五种属性融合后,这种查克拉的质量已经高得难以想象,只要质量过关,那么他们这两块进行融合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其实这样的方法他们本来早就应该想到,只不过他们一开始完全不清楚宇智波启的计划,只是按照他的想法在做。

        然而等他们清楚后,都已经融合到了这个步骤,先入为主的概念让他们一下子没有转过弯呢。

        而宇智波启这个家伙,居然在一开始就有了这样的假设,只能说这个家伙是真的不可思议啊!

        “虽然我想说一句,你的思维反应真不错。”今井健太微微叹了口气:“但是我更觉得,你如果早点告诉我们你的想法,或许会更好吧?”

        “是觉得先入为主的观念吗,把你们给带进去了吗?”宇智波启轻笑一声:“有时候不要想的太好,其实就算我当时说了,你也不见得能想得到。”

        “那是你觉得的。”今井健太摇了摇头,随后直接站起身来:“算了,懒得和你再说了,我去尝试一下。”

        “试一下也好,这样省的我自己来试错。”宇智波启点了点头:“那么交给你了。”

        “是是是,我还赶紧走吧,省的在这里当电灯泡。”

        “哦?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啊。”

        ......

        宇智波启他们在开发新的融合查克拉方法时,佐助一个人正无聊的满大街走着。

        鸣人那个家伙去接受特训了,雏田那个女人和宁次在训练,这两人他都没有想去去找。

        鸣人的训练是和九尾在一起的,而九尾这货和宇智波一族的关系很糟糕。

        当年这家伙跑出来捣乱的时候,是自己的父亲还有启大人一起给控制和镇压下去的。

        他觉得,假如换做是自己遇到这种事情,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镇压自己的人。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也认为,那只死狐狸恐怕现在还对自己的父亲还有启大人,抱有很大的敌意呢。

        他作为一个宇智波,根本没有必要去找那只狐狸,反正那只狐狸似乎也不是看自己很顺眼就对了。

        至于雏田那边?

        更加还是算了吧!

        日向一族他好感欠佳,反正他成天听自己父亲他们的抱怨,很那对这个抢走了启大人血脉后代的家族有什么太大的好感。

        除此之外,日向一族的战斗模式和自己也是相差甚远,自己跑过去也没有什么用不是吗?

        “一下子,都不知道干什么了啊。”佐助无奈的摇了摇头

        “卡卡西老师也是,成天看一些没营养的小说,也不知道那本书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居然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还有,这个家伙成天带着个面罩,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得难看,不愿意摘下来呢。”

        佐助虽然很尊敬卡卡西,但是对他的抱怨可是一点也不少。

        看小说这一点他就觉得够郁闷的了,最郁闷的是,他想了解这些书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内容,结果无一例外的被自己的父亲也好,母亲也罢,哪怕是哥哥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的想法。

        而带着面罩这一点就更让他郁闷了,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怪癖,还是真的长得太对不起观众了。

        好像自己从小通过鸣人认识他开始,到他成为自己哥哥的老师,再到现在成为自己的老师,从来都是带着那副面罩的。

        翻看启大人小时候留下来的照片,里面也有这个家伙的身影,而且那会儿才十多岁的他就已经戴面罩了。

        这种情况佐助除了叹息,他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或许,这才是最持之以恒的人吧?

        “嗯?”

        就在这时,佐助忽然楞了一下,因为他看到前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顿时,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那两个人自己可是相当的熟悉啊——这两人都算是他的哥哥,他们其中一个是宇智波鼬,而另外一个则是君麻吕。

        虽然他和君麻吕的关系比较一般,因为君麻吕并不是宇智波一族的血脉成员。

        不过君麻吕也在宇智波得到了认可,他毕竟也是血继限界的一员,而且他可是被宇智波启带回来的,现在更是宇智波鼬的队友啊。

        佐助悄悄的靠近了他们两人,打算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给他们一个惊喜。

        只不过他刚刚靠近,在听到他们两人的谈话后,他整个人不由得僵住了,随后他默然无语的悄悄跟着这两人,再也没亚欧给他们惊喜的想法了。

        “鼬,你听说了吗?止水那个家伙似乎回来了。”

        “嗯,我听说了。是暗部里面的消息,真没想到当年佐助说的,都是真的啊。”

        “可惜了,当时我们都没有相信他。不过那个家伙杀了那么多人还敢回来,真是可恶。”

        “嗯,确实....不过,这件事我们会处理好的。我一定会亲手干掉,这个让宇智波一族名声被玷污的家伙!”

        “好像他的目的地是你们一族废弃的据点?”

        “嗯,我知道,这件事不要说了,毕竟是秘密。”

        两人一句走,一路低声的讨论着这些事情,而佐助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宇智波止水回来了?

        那个让宇智波一族丢尽了脸,那个让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话,那个干掉了木叶数十人并且背叛了木叶的家伙,他居然还敢回来?

        佐助神色冰冷,他没有声张,而是在思考着鼬和君麻吕的话。

        止水回来,不一定是回到木叶,毕竟木叶内可是有启大人在,他回来基本和送死没有区别!

        而火之国也算是木叶的势力范围,并且在战国时期,火之国内很多地方都有宇智波的据点。

        这些据点基本都已经被废弃,甚至百分之九十的都受到了摧毁。

        只有一座据点算是比较好的保存了下来,只不过因为全族都已经进入到了木叶,那个地方也因为年久失修基本被废弃了。

        据说,那里曾经才是宇智波的大本营,止水如果要回来,必然回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想清楚这些后,佐助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去找止水!

        而且这一次,他必然只能自己去,他不想让无关的人受到牵连。

        正好自己的连个队友全部在修行,正好自己的老师最近也没空,让他单独执行任务。

        既然如此,佐助停下了脚步,很快他就转身朝着任务大楼走了过去。

        他必须要接一个出村的任务,然后.....好好去找这个该死的背叛,好好的和他算一算,当年的账!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离开的瞬间,四周的所有人都不经意的转头看向了他,其中就包括鼬和君麻吕......

        .....

        “看来,佐助出发啊。”

        是夜,在木叶高耸的建筑上,宇智波启背对着银月凝视着快速朝着村口走去的佐助,他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

        安排警卫部的人清空街道,扮演路人配合宇智波鼬还有君麻吕的行动,目的就是为了让佐助上勾。

        不然按照君麻吕还有鼬的习惯,怎么可能做出在大街上大声密谋这样的举动呢?

        宇智波止水的消息虽然不见得算是秘密,毕竟有牙这个大嘴巴在,可是作为宇智波一族的成员,他们还是很注意这样的言论的。

        止水就目前而言,是绝对的宇智波一族的叛徒,他们两人去讨论无论怎么看都恨不适合。

        尤其他们两人还是暗部的成员,他们谈论的内容绝对是不会让一般人知晓,更加不会让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跟在他们身后,偷听他们所说的一切!

        “是的,启大人。”鼬单膝跪地,他的头埋得很深,声音也显得有些低沉:“佐助接了一个剿灭强盗的任务,就在火之国境内。”

        “嗯,并不意外,毕竟你们透露给他的信息,已经足够让他做出判断了。”宇智波启把目光转了过来,看向了鼬:“那么你也准备一下吧,该怎么做,怎么应对变故,我想你也是很熟悉了吧?”

        鼬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抿了抿嘴。

        熟悉?

        或许确实挺熟悉的,当年自己可就是被套路了一次,在那样剧烈的情绪反应下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而现在,这一切也要轮到佐助了。

        其实鼬并不希望佐助经历这一切,但是鼬更知道佐助作为自己的弟弟,作为宇智波一族族长的儿子,他恐怕真的免不了这一步。

        万花筒的力量无法想象,而万花筒的开启方式却也过于苛刻。

        而且经历了那么多的鼬当然知道,实际万花筒并不是终点,在万花筒之上还有更加强大和可怕的眼睛!

        比如,自己父亲现在所使用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还有启大人现在所使用的轮回眼。

        宇智波一族的实力,在启大人和父亲的带领下,已经走上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巅峰,自己作为新一代虽然他并不喜欢使用这样的方法开启万花筒。

        但是如果整个家族在自己手上落寞,甚至连带着村子也因此受到了打架,那么鼬也没有办法轻易原谅自己。

        “我明白了,启大人。”宇智波鼬微微抬起头来,夜色将他的脸庞彻底覆盖,在月光的照拂的瞎唯独露出了一双猩红的双眼:“我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的。”

        “好好做,希望能听到一个好消息。”宇智波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去:“佐助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的潜力无穷,未来说不定他还是宇智波一族最大的主导者呢。”

        说道这里,宇智波启顿了一下,然后微微偏了偏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鼬轻声笑道:“就像现在,我和你父亲一样,佐助的力量未来或许能超越我也说不定呢。而你,则是接替你父亲最好的选择。”

        “启大人谬赞了。”鼬赶紧把头再一次埋了下去,这样的话他根本就不敢接。

        “好了,做人不要那么无趣,当年我不喜欢你,原因很多。其中一点,就是你没有一个孩子该有的样子。”宇智波启摇了摇头,随口说道:“去吧,他要出村了。”

        “我明白了。”鼬站起身来,神色认真的说道:“我不会再让启大人失望的。”

        ......

        佐助一路奔驰,先是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剿灭强盗的任务,然后才赶去了宇智波曾经留在火之国的一个废旧据点。

        剿灭强盗的任务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虽然他接受的教育没有像宇智波启那样,从小就在战场上厮杀。

        也不如止水和鼬,接受暗部或者根部的那种血腥战斗教育,但是他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或许是因陀罗的查克拉起了作用,又或是身为宇智波他把事情看得非常的通透,面对敌人时他下手从来都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那些强盗被他全部给干掉了,除了一些孩子之外——不过那些孩子,他也使用了幻术让他们忘记了这段记忆,最后丢到了附近的村庄,交给驻守在那里的木叶忍者。

        消除记忆的幻术,佐助掌握的还算可以,这也是他敢来接受这个任务的根本保障。

        处理完这些事情,他才动身来到了这个据点,看着已经荒废许久的地方,佐助的露出复杂的目光。

        因为这里面,可是有他最痛恨的人,也曾经是他最爱的人之一。

        这一次他并没有叫上鸣人,虽然鸣人对他的影响很大,但是他更希望这一次他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

        收起这些思绪,他朝据点内快速跃去,当他彻底跨入到这个据点内时,他的脚步也开始放慢了。

        在战斗前做好准备,并且万事要小心,这是一个忍者必须要达到的素养。

        佐助是一个合格的忍者,这一点他自然不会忘记,尤其他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什么一般人,而是宇智波止水啊!

        踏……踏……

        轻微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走在其中,四周随处可见残破的墙壁。

        尽头的房间中,佐助轻吸口气踏入,刹那间他的双眼睛已经变得猩红,而在他的双眼中,三个勾玉更加妖异。

        房间的尽头墙壁,一个书写着狐字的字画挂在其上。

        前面的座位上,身穿黑底红云装的身影静静坐在其上。

        佐助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那猩红的双眼已经透露出了愤恨,失望,还有......浓厚的杀意!

        “宇智波.....止水!”

        止水凝视着佐助的到来,他内心有些微微叹息。

        这一刻,终于来了!

        八年的时间,止水已经等待了八年,他一直都在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虽然他也清楚,自己配合的这个潜力计划,不一定百分之百的会成功。

        但是至少他已经尝试过了,并且这一次的行动还有鼬在配合,一旦完成这个任务,他即便不能回去,也算是彻底解除了所有的误会了。

        说实话,止水非要说现在自己最讨厌的家伙,那么绝对是宇智波带土这个王八蛋!

        没错,就是带土,这个家伙到底是谁止水已经知道了。

        在上一次执行完砂隐村的任务后,止水就专门找到了带土这个家伙——他从鬼鲛那里了解到,这个家伙其实就是宇智波启的属下!

        他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为什么这个家伙要这样对他,完全将他当做傻子一样在玩弄。

        跟着他一起去的还有鬼鲛,因为鬼鲛也是一肚子火。

        试想一下,八年的时间一直防备着自己身边的人,结果到头来才发现,这个家伙感情是自己真正的队友,都是跑到这里当卧底的。

        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一个说法,鬼鲛也绝对不会舒服——当然,假如止水这个家伙说谎,那么一起围攻弄死他也好!

        不过让他们两个都没有想到的是,带土根本没有丝毫的惭愧,而且他给出的理由也让止水有些无话可说。

        带土没有丝毫避讳的告诉他们两人,他就是故意这样做的。

        至于为什么,止水倒不如好好想想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到底是怎么开启的!

        这一句直接让止水沉默了,而鬼鲛则有些莫名其妙,后来他倒是知道了这件事。

        感情带土这家伙是在报复止水,而止水的万花筒居然是因为宇智波启的幻术,让他沉浸在一个虚幻的世界,并且手刃了全族!

        这种情况,鬼鲛还真是没有想到的,他现在倒是有些理解带土这个家伙的做法了。

        换做是自己,哪怕是在一个虚幻的场景中,他也绝对不会做出灭掉全族无论老幼的事情......

        在来到木叶之后。

        而止水则只能沉默的应对,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八年多了,但是却也时刻埋藏在他的心理,让他备受煎熬。

        有些事情真不是那么容易被遗忘的,尤其对于一个宇智波一族的成员而言,因此他没有在去责怪带土,而是默默的接受了这件事。

        今天,是潜力计划结束的日子,也算是止水的救赎自己的一部分,他绝对不能让自己搞砸!

        “好久不见了,佐助!”止水凝视着佐助缓缓开口,淡然的话语中,听不出喜怒,猩红的三勾玉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是啊,好久不见……宇智波止水,这一天,我可是等了好久了。”佐助的声音也异常的冷淡,眼中的杀意也没有丝毫的掩饰:“你这个叛徒,你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

        “为什么啊?”止水歪了歪头,身体却根本没有任何的移动:“这是我自己的选择,那你又是为什么呢?”

        “你欺骗村子,欺骗我们,欺骗了大家,你让整个家族都为此蒙羞!”佐助淡漠的语气中总算有了一些情绪:“为了家族的荣耀,为了村子的利益,你必须要死!”

        “哼,村子,家族,真是幼稚到了极致。村子只不过是囚笼,而家族不过是囚笼上的枷锁,你永远不会明白这些。”

        “我不想明白,也不需要明白!我只知道,你要么和我回去,要么就死在这里!”

        佐助终究还是让步了,哪怕他那语气森然到了极致,可是他到底还是给出了一个不同的选择,一个鸣人曾经给过他的选择。

        如果宇智波启在这里,一定会万分的惊讶,因为佐助的固执程度,和一些理念的认知好像并不如原著中那么强烈了。

        这种表现,显然很不符合因陀罗这种人性格的走向,但可惜是的他并不在这里。

        止水听到他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还记得三年前我问过你的话吗?你的眼睛能看到多远?你又如何了解我?最后,你觉得你会成功吗?”

        “我不知道成不成功,我也不在意你所说的能看到多远。”佐助的表情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身体微微前倾做出了一副戒备的状态:“但是我能看到的,必然是你的死!”

        “呵。”止水轻笑一声:“那就证明给我看好了。”

        佐助脸色微微变了变,因为这个声音竟是在他背后出现!

        想也不想腰间的忍刀骤然出鞘,‘叮’的一声,忍刀挡住直刺而来的苦无。

        激烈的战斗毫无预兆的爆发,两人的速度极快,只听到数次苦无与忍刀交鸣声,以及两道根本看不到人影,只能看到查克拉的光芒。

        佐助虽然没有万花筒写轮眼,可是他的基础能力实在太强了。

        或许是家族对他的训练实在太好了,或许是因陀罗的查克拉起了作用,让他的战斗力表现得非常的夸张。

        当然,这也和止水根本没有开启万花筒有些关系。

        三勾玉状态的写轮眼是很强,但是和万花筒比起来真的差太远了。

        除了没有瞳术这方面的差距之外,还有一点非常关键的要素,那就是基础能力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洞察力、忍术、幻术,还有体术等等方面的增幅都是天壤之别,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力量!

        砰!

        可惜的是,佐助虽然变强了太多了,但是和止水比起来似乎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止水抓住了一个机会,一把将佐助的忍刀击飞直接插进了天花板中,而佐助的身体也随之被击退,在空中一个翻身才重新落地。

        双手快速结印,佐助的身上瞬间冒出了强烈的电弧:“雷遁·千鸟流!”

        千鸟齐鸣声伴随着雷光出现,他一掌拍在地上,雷电的光芒霎时将整个地板覆盖。

        雷遁的形态变化被他运用的炉火纯青,虽然他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刀术融合忍术的锻炼上,但是他也不是没有自己开发出一些忍术。

        就比如现在他所使用的千鸟流,就是他自己独立开发而出的,一种全方位能够保护自己的,千鸟招式的变形!

        而面对这一招,止水也不得不做出规避,然而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