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明玚有你会更好在线阅读 - 044只能赔钱了

044只能赔钱了

        “知道了,我现在也只能在医院里。”钱怡蓁笑着应道。

        裴温纶还想说几句,但会议室的门从外面被打开,姚亮迫不及待地说:“刚收到情报,郊外可能找到新线索。”

        “好的。”裴温纶立刻站了起来,在拿下耳机前,他对钱怡蓁说:“我现在有点事,晚点再打给你。”

        钱怡蓁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那位女记者?”姚亮挑眉问。

        裴温纶没否认,随意地应了一声:“嗯。”

        两人大步流星往外走,上了一辆警车。姚亮坐到驾驶位,裴温纶坐到副驾位置上。

        “我已经把资料发给你了,你可以先看一下。”双手握着方向盘,姚亮一边启动一边提醒:“只是那画面有点恶心,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裴温纶不以为然,他打开光幕就看到姚亮发给他的资料。

        快速浏览了所有的资料后,裴温纶皱着眉头问:“这是真的吗?”

        姚亮目视着前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到了那里就知道了。”

        *

        天和医院,别墅。

        钱怡蓁挂了电话后,靠在镜子上坐在地上,眼角瞄到蹲在地上盯着两个哑铃的李景山。

        “你在干什么?”钱怡蓁疑惑地问。

        李景山抬起头,两眼汪汪地对钱怡蓁说:“钱姐,你以后动作轻点,这地板都被你给压坏了。”

        “怎么可能?我刚刚不是轻轻地把哑铃方下了吗?”钱怡蓁站起来,走到李景山面前。

        弯腰把一个哑铃提了起来,50公斤重的哑铃在她手里宛如塑料玩具。

        地面上,原本哑铃的位置上有个下陷的凹槽,周围的实木地板上有明显的裂痕,像蜘蛛网般地往周围散开。

        钱怡蓁:“……”

        李景山没有开口,但他脸上那控诉的表情已经能说明一切。

        “我以后会注意点。”钱怡蓁这么说着就把哑铃放回原来的位置上,刚好卡入凹槽里。

        咔嚓——

        实木地板上裂开一条更宽的裂痕。

        “啊啊啊啊!这是实木地板啊!现在怎么办?!”李景山抓狂地喊道。

        钱怡蓁默默地站了起来,摊手说:“看来只能赔钱了。”

        “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命好苦啊!”李景山扑到一个哑铃上嚎啕大哭。

        钱怡蓁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她实在受不李景山这魔音灌耳。

        “才一块地板,有必要哭成这样吗?”钱怡蓁无奈道。

        李景山抬起头,他非常严肃地说:“你才住进这栋别墅多久?按照这个速度,你早晚要把这里给拆了。”

        “你想多了,哪里有这么夸张?”

        钱怡蓁一点也不相信李景山的话,但很快她发现李景山说的没错,是她低估了自己的破坏力。

        吃完晚饭,钱怡蓁心情低落地靠在客厅的沙发上。

        李景山早就回去了,按照他的原话,如果继续待在这里他早晚要疯了。

        一个下午的时间,钱怡蓁捏坏了一个门把手、一个水龙头、两个水晶杯子,以及不小心划裂了几面墙。

        举起右手放到眼前,钱怡蓁轻叹一声。

        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控制身体里的力量。

        明明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做很多事,她却只能搞破坏。

        这让她十分沮丧。

        钱怡蓁烦躁地放下手,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大门走去。

        “钱小姐,你要去哪里?”王阿姨刚洗好碗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到钱怡蓁往外走。

        “我出去散步,消消食。”钱怡蓁笑着对王阿姨说。

        王阿姨将信将疑,她上前帮钱怡蓁推开大门并问:“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钱怡蓁摇头道。

        太阳早就落山了,外面的天空已经变得昏暗,路灯成为了唯一的光源。

        王阿姨把钱怡蓁送到围栏外,她看着钱怡蓁往杨树林走去。想了想,她还是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找出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拨打。

        另一边,钱怡蓁漫无目的地在杨树林里走着,不知不觉中,她走到了红砖小楼前。

        红砖小楼一楼是一片漆黑,看来已经没人了,只有二楼还开着灯。

        钱怡蓁举起智能手环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钱小姐?”明玚疑惑的声音从钱怡蓁身后传来。

        钱怡蓁转身,她就看到穿着白大褂的明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明医生,你还没有下班啊。”钱怡蓁礼貌地问候道。

        虽然现在光线很差,但明玚那张英俊的脸依旧很扎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钱怡蓁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见了明玚后,低落的情绪突然消失了大半。

        “还有些试验步骤没做完,”明玚的语气依旧礼貌带着疏远,“要不要上去看看我的实验室?”

        “可以吗?不会打扰你的工作吗?”钱怡蓁犹豫地问。

        明玚摇头,他说:“你是我的实验对象,怎么会打扰呢?”

        虽然心里很清楚明玚的话没有别的意思,但钱怡蓁的脸还是不争气地红了。

        长得这么帅,还说这样的话。

        简直是犯罪!

        好在周围比较昏暗,看不出钱怡蓁的脸色,但她自己已经能感觉到脸颊在烧了。

        明玚领着钱怡蓁直接上了二楼的实验室,钱怡蓁看着满屋子不知名的电器以及瓶瓶罐罐,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钱怡蓁平时报道的办款都是社会问题为主,对于科学和医学方面,她真的不是特别懂。

        “你先坐一下,刚好我要给你看一件东西。”明玚指着不锈钢桌前的椅子对钱怡蓁说。

        钱怡蓁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不敢乱动,她更不敢乱碰。

        她听杨彬说过,医学实验室的设备最低是几十万起价。

        经历过下午的事,她现在越发谨慎。一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钱怡蓁的目光往周围乱瞄。

        这时,明玚拿着一个金属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放了很多透明亚克力盒子,每个盒子上都有标签。

        明玚随意地把托盘放在不锈钢桌面上,他拿起一个亚克力盒子放到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