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明玚有你会更好在线阅读 - 073过敏体质

073过敏体质

        柳文蹲下来,捡起一块钱怡蓁落下的焦皮,他说:“有明教授在,钱小姐应该不会有事的。”

        虽然他这么说,但语气明显底气不足。

        没有人知道基因突变会给钱怡蓁带来什么样的后遗症,这是一道科学难题。

        不知道明教授能否解这道题。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宋星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他没有穿白大褂,一身休闲装,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的。

        “宋大哥。”李景山礼貌地喊了一声。

        宋星洲看了一圈,没看到明玚也没有看到钱怡蓁,他问:“医院着火了吗?怎么有消防队在?”

        他不过是离开天和医院几个小时,回来后却变成这样了。

        李景山把发生的事对宋星洲说了一遍,宋星洲沉默地听着,偶尔问几句。

        越到后面,他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

        特别是听到钱怡蓁的手自愈了,他满脸震惊地地问:“钱怡蓁的手真的那么快就恢复了吗?”

        李景山用力点了一下头说:“我亲眼看到的,你可以问柳医生。”

        他指了指柳文,宋星洲立刻举起双手抓住柳文的肩膀问:“他说的是真的?”

        柳文被宋星洲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有点结巴地说:“是……是的。”

        得到答复后,宋星洲立刻放开柳文,拔腿往外跑去。

        “宋大哥怎么了?”李景山不解地挠了挠后脑勺。

        柳文揉了一下自己被抓痛的肩膀,摇头表示不知道。

        真的看不出来,宋星洲力气这么大。

        *

        轰隆隆——

        突然,一道蓝色的雷电在空中划过,随之而来的是倾盆大雨。

        南山市的雨说来就来。

        “阿嚏!阿嚏!阿嚏!”

        钱怡蓁坐在明玚实验室的办公椅子上,打了好几个喷嚏,习惯性地举起双手遮住口鼻。当她抬起头时,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出现在眼前,手上拿着几张纸巾。

        道了声谢,钱怡蓁接过纸巾,小心翼翼地擦了擦鼻子。

        她的眼睛很红,还有些肿,仿佛刚哭过般。

        雨是在他们刚到达红砖小楼才开始下的,但一路上的花絮让钱怡蓁感到十分难受。

        出门戴着的口罩,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

        没有口罩护体,暴露在花絮中,简直要了她的老命。

        把纸巾揉成一团,也不扔,就握在手里。

        钱怡蓁瞪着红彤彤的像兔子般的眼睛问:“明医生,我现在都能自愈了,为什么还对花粉过敏啊?”

        科幻片里不是说基因突变能改善人的体质,从此不再会有疾病吗?

        钱怡蓁从小就被花粉折磨,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是她最难受的季节。

        问题是钱逸辰和她的父母都没有这个问题。

        也不知道她的父母听谁说的,只要增强抵抗力就不会对花粉过敏了。然后钱怡蓁就被父母送去练空手道,都练到了黑带,但花粉的问题依旧困扰着她。

        反正从小到大,什么样的方法都试过了。

        没想到现在都基因突变了,钱怡蓁依旧对花粉过敏。

        她也是绝望的。

        “从理论上来说,基因突变能改善你的过敏问题。”明玚倒了一杯热茶递到钱怡蓁面前,“但实际上没有那么简单。”

        钱怡蓁接过她专用的金属杯子抿了一口茶,像好奇心很重的小孩,她问:“为什么?”

        茶味不弄,有点甘甜,入口有一股清香在口腔里蔓延。

        “要先搞清楚你对花粉过敏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环境造成的。”明玚的声音低沉悦耳,如大提琴般般,“如果是天生的基因突变能够改善,但如果是后天的,就有点难了……”

        明玚举起自己的马克杯在钱怡蓁对面坐下,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张六十公分的不锈钢桌子。

        不锈钢的桌子很长,桌子的另一头上摆放着明玚从手术室拎回来的保温箱。

        玻璃窗上滴滴答答的雨滴声,让人不知不觉中放松。

        钱怡蓁双手托腮望着明玚那张绝美的脸,真的是赏心悦目。

        但眼皮变得越发沉重无比,钱怡蓁举起一只手轻轻地揉了一下眼睛。明玚的声音越来越越远,她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

        好困。

        钱怡蓁的眼皮实在是支撑不住了,闭上眼后身体无力地往左侧倒去。

        “钱小姐!”

        明玚扔掉手里的杯子,连忙去接住钱怡蓁。

        哐啷——

        陶瓷杯子砸在地上四分五裂,里面的茶水洒了一地。

        但明玚听而不闻,他一只手环着钱怡蓁的肩膀,另一只手伸到钱怡蓁的额头上。

        体温正常没有发烧。

        低头看到钱怡蓁那黑白交接的右手,他心里一沉。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宋星洲的喊声。

        “明玚!”

        头发在滴水,因为没有带伞,他淋了一路的雨。

        到了红砖小楼,宋星洲也没有想着擦拭身上的雨水,而是直接跑到二楼找明玚。

        他一分一秒都等不了,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如果……

        在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后,宋星洲不敢做假设。

        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他太清楚那种滋味了。

        几年来,每次他都以为接近了,但最后只是一场空。

        宋星洲进入实验室后就冲到明玚面前,激动万分地问:“明玚,钱怡蓁基因突变后能自愈了,这是真的吗?”

        宋星洲不是没有看过钱怡蓁的病例,但里面并没有写基因突变后钱怡蓁获得了自愈能力。

        “让开。”明玚冷声说。

        他弯腰把一只手伸到钱怡蓁膝盖下,双手用力把钱怡蓁抱了起来。

        钱怡蓁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仍有明玚抱着。

        这时,宋星洲才发现昏迷的钱怡蓁,他抹了一把脸,疑惑地问:“怡蓁?她怎么了?”

        明玚充耳不闻,他抱着钱怡蓁往隔壁,dnr设备所在的房间走去,宋星洲咬了咬后牙槽紧跟其后。

        把钱怡蓁放到方盒子里后,他摘下了钱怡蓁左手上的智能手环。刚想转身离开,明玚瞄到钱怡蓁头上的发箍。

        隐藏在褐色头发下的金属发箍在白色的灯光下反射着冷光。

        明玚犹豫了几秒,伸手把钱怡蓁头上的发箍也拿了下来。

        ------题外话------

        五一劳动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