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明玚有你会更好在线阅读 - 074我没有想到你会来

074我没有想到你会来

        大光幕上立刻出现进度条,明玚全神贯注盯着光幕。

        宋星洲就站在书桌旁,双手抱胸瞅了瞅明玚再瞅了瞅两块光幕。

        用舌头顶了顶脸颊,他忍不住开口问:“怡蓁不是能自愈了吗?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明玚连眼皮都没有抬,似乎想到什么,打开自己智能手环的光幕。

        瞪着明玚的后脑勺,宋星洲几乎要瞪出一个洞来。

        啪——

        宋星洲双手用力拍在书桌上,他没好气地说:“喂!我在问你话呢!”

        明玚依旧置若罔闻,他眉头紧锁在光幕上浏览文件。

        这时大光幕上的进度条达到100%,光幕上出现一连串数据。

        明玚推开智能手环的光幕,他打开另一个窗口,把两个窗口的内容折叠在一起。随后大光幕上立刻出现了两个文件的对比窗口,虽然都是一排排acgt,但顺序略有不同。

        看着对比结果,明玚的眉心已经变成川字了。

        “没有区别?”宋星洲看着大光幕上的对比结果,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明玚仿佛没有听到般,他从白大褂口袋里拿出耳机,戴上后就给陆院长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嘟了好几声后,陆院长才接起电话。

        明玚不等陆院长开口就说:“我需要每个科室的专家都来一趟实验室。”他顿了顿,“立刻。”

        明玚的语气很快,带着一丝急躁。

        跟以往淡定自若的明玚,判若两人。

        陆院长还是第一次听到明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觉得一定是出大事了,于是他问:“发生什么事了?”

        “钱小姐昏迷了,但我查不出她身体哪里出问题了。”明玚的语气带着焦虑,以及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挫败感。

        dnr设备的检测结果跟昨天的检测结果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只能说明钱怡蓁突然陷入昏迷跟基因突变无关。

        原来是钱怡蓁出事了,陆院长二话不说直接派人去请在医院的各个科室专家去明玚的实验室。

        没过多久,十几位专家冒着大雨到达红砖小楼,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二楼,在一楼做实验的几人都觉得稀奇。

        “廖师姐,你知道楼上发生什么事了吗?”有人跑到廖云梦的座位前,压低声音问,

        其他几人也慢慢地靠了过来,用好奇的目光望着廖云梦。

        他们来天和医院有几个星期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阵仗。

        明玚喜静,能进入实验室里的人,除了他们几个从昌荣来的,就宋星洲和身为重点实验对象的钱怡蓁了。

        “好像是钱小姐出了点事。”廖云梦放下手里拿着的器皿,随意地说。

        “难道是基因突变的后遗症?”有人猜测。

        有人开了头,几人都开始猜测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廖云梦没有参与,她从容不迫地把她的实验样本放回冰箱后,脱掉一次性硅胶手套扔到实验室的垃圾箱里,仿佛楼上发生什么都跟她无关似的。

        看着廖云梦一副要离开的样子,有人好奇地问:“廖师姐,外面在下大雨,你要去哪里啊?”

        “约了一位朋友。”廖云梦微笑,“后面的数据收集就交给你们了,明天请你们吃饭。”

        “哇!廖师姐太客气了!”

        “廖师姐万岁!”

        在几人的欢呼中,廖云梦离开了实验室。

        “真搞不懂,明教授为什么会选择柳文做他的助理,而不是同在y国医学院毕业的廖师姐。”有人感叹,但语气里的那股酸味实在是太浓了。

        “就是。”立刻有人附和。

        在他们看来,跟他们差不多背景的柳文根本无法跟y国医学院毕业的廖云梦对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但明玚却偏偏选择了柳文做助理,这是他们都无法理解的。

        实验室门口,廖云梦关上门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里面讨论的的内容。

        双手抱胸,嘴角微微上扬,她抬起头瞟了一眼屋顶,然后去更衣室换下白大褂。

        能上二楼又如何?

        不过是实验对象而已,而且是随时都有可能挂了实验对象。

        二楼,明玚的休息室。

        钱怡蓁双眼紧闭地躺在床上,像睡美人。

        不管谁喊她,都喊不醒。

        不算宽敞的房间里,站了一群穿着白大褂白发苍苍的专家,他们正在激烈地讨论着钱怡蓁的情况。

        “验血结果出来了,显示一切正常。”

        “怎么可能?”

        “你打开光幕自己看!”

        “血压、心跳、呼吸都正常,为什么还没有醒呢?”

        “难道是嗜睡症?”

        “不可能!患者没有抑郁症病史,身心健康。”

        宋星洲背靠在墙壁上,看着一群专家不断地争论着,嘴角微微上勾勒出一抹讽刺地笑容。

        医学真正能治疗的疾病只有10%左右,有90%的疾病是无法治疗的,准确的来说是目前医学还无法治疗的。

        学了医学后,宋星洲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看着这些专家争的面红耳赤,宋星洲摇了摇头。

        果然,有些事不能抱太大的期望。

        踢了踢站在床边正在看光幕的明玚,宋星洲瞄了一眼睡的一脸安详的钱怡蓁,他摸了摸下巴说出自己的猜测:“怡蓁会不会只是睡着了吧?说不定她明早就能自己醒来了。”

        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但现在也只能等钱怡蓁自己自然醒来了。

        明玚的手顿了顿,他看了一眼钱怡蓁。

        “可能真的只是睡着了。”

        *

        暴风雨来的快,走的也快。

        华灯初上,南山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千鸟阁古色古香的大门前永远是步行街上最热闹的地方,廖云梦早到了十几分钟,只是没有想到约她的人比她更早。

        “廖小姐,请坐。”秋娅静从桌上站了起来,对廖云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廖云梦走到秋娅静对面坐下,给廖云梦带路的服务员关上门离开后,整个包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两个女人互相打量着这对方,没有谁想最先开口。

        廖云梦觉得,秋娅静长得很美,是那种艳丽的美,让人第一眼就印象深刻。

        ------题外话------

        雷声大,雨点小。

        蓁蓁没事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