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明玚有你会更好在线阅读 - 075有意接近

075有意接近

        廖云梦不怎么看电视,但她知道钱怡蓁就是都城电视台的王牌记者,而眼前的人是都城电视台的知名记者。

        她们应该算是同事,但秋娅静应该对钱怡蓁有敌意,否则不会在电话里跟她说那番话了。

        “因为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就随便点了几道千鸟阁的招牌菜,希望你会喜欢。”秋娅静一副东道主的做派,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

        对于眼前这位y国医学院毕业后归国的研究员,秋娅静做过一番调查。

        据说昌荣三号研究院的方院长想把廖云梦培养成自己的继承人,但这只是昌荣三号研究院流传的一种说法,在没有实锤之前什么都不好说。

        毕竟昌荣三号研究院院长之位,有不少人眼馋呢。

        廖云梦拿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浅笑:“客气了。”

        突然,包间的门被敲响,服务员上菜了。

        “请用。”秋娅静对廖云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廖云梦深深地看了一眼秋娅静,然后拿起筷子夹菜。

        她有点搞不懂眼前的人,明明在电话里对她说了那一番话,现在却表现的这么无动于衷。

        仿佛只是请她来吃饭似的。

        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秋娅静不慌不忙地拿起筷子,时不时地与廖云梦聊几句。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天,仿佛是认识多年的好友。

        到了餐后甜品,等服务员上离开后,廖云梦再也忍不住了,她问:“你在电话里说,钱怡蓁是有意接近明师兄的,是什么意思?”

        来了。

        秋娅静的嘴角上扬几分,她放下勺子。

        陶瓷勺子与陶瓷碗轻轻地碰撞,枸杞银耳汤晃了一下。

        “她早在一个月前就到南山市了。”秋娅静不慌不忙地说。

        她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目光却盯着坐在对面的廖云梦。

        廖云梦眉头紧锁,明师兄应该也是一个多月前才来南山市,这未免太巧了点。

        “她为什么会来南山市?”廖云梦问。

        南山市是一座偏僻的南方城市,都城电视台的王牌记者怎么会突然来南山市呢?

        秋娅静放下餐巾,“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南山市,但来了后,我发现她正在调查南山市抢劫案,而明医生刚好是抢劫案伤员的主治医生。

        真的太巧了……”

        尾音拉长,让人不想入非非都难。

        “什么太巧了?”廖云梦连忙追问。

        秋娅静一手撑着下巴,颇有深意地说:“电视台里有传言,钱怡蓁与一位不是圈内的异性走的很近。”

        只是那人是裴温纶,而不是明玚。

        当然,秋娅静是不会告诉廖云梦这些的,她只需要达到她的目的就可以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谁能分辨的清呢?

        如秋娅静想的一样,廖云梦已经认定那人是明玚了。

        明玚的实验室就在都城,加上明玚对钱怡蓁的种种表现,廖云梦心里越来越觉明玚和钱怡蓁在都城就认识了。

        “既然钱怡蓁是和明师兄一起来南山市的,那你为什么在电话里说她是有意接近明师兄的?”廖云梦沉着脸问。

        对于秋娅静这位陌生人的话,她不敢完全相信。

        秋娅静正在把玩着自己的一缕卷发,她掀起眼皮不慌不忙地说:“钱怡蓁跟你同岁,但她已经是都城电视台的王牌记者,你觉得她这人只是因为男女之情去接近一个人吗?

        我跟她共事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位后辈之秀的手段太了解了。”

        摇了摇头,秋娅静脸上浮现一抹讽刺的笑容。

        她低头把玩着自己的卷发自顾自地说:“为了能报道最火爆的新闻,钱怡蓁什么事都敢做,否则她怎么会跳过这么多优秀记者而成为王牌呢?”

        廖云梦没有说话,她低头看着碗里的枸杞银耳汤陷入沉思。

        红色的枸杞漂浮在白色的银耳汤上,红与白的对比让人赏心悦目,食欲倍增,但廖云梦一点食欲也没有。

        秋娅静也不急,因为她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在廖云梦离开前秋娅静送了一张储存卡给她,并嘱咐回去看一下里面的内容。

        小巧的黑色储存卡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廖云梦略微有点诧异地接过,现在已经很少人用这个了。

        进入8g时代后,网络运储存已经完全代替了这种储存设备。

        *

        下了一场雨后,南山市的气温不但没降反而往上升了几度。

        钱怡蓁就是被热醒的,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觉得好热,第二个反应是满脸问好。

        这是哪里?

        猛地坐了起来,钱怡蓁环视一圈。白色的墙壁,整个房间里只有她身下的床以及一个衣柜。

        这里不是她住的房间,但也不是天和医院的病房。

        这是哪里?

        还没有完全醒的大脑一片空白。

        钱怡蓁举起一只手低着额头上,努力回忆睡前发生的事。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明玚的实验室里,然后……然后就断片了。

        揉了揉太阳穴,钱怡蓁努力回想断片前发生的事。

        好像她觉得很困,然后……然后就当着明玚的面就睡着了。

        认清了这个事实后,钱怡蓁用手掩面。

        她到底是多困,才会在明玚面前‘睡’过去。

        忽然,房门被打开,钱怡蓁闻声望去。

        明玚看到钱怡蓁醒来后,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他问:“感觉如何?能站起来吗?”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钱怡蓁不答反问。

        她举起手挠了挠头,本来有点乱的亚麻色头发变得更乱了。

        “这里是我实验室隔壁的休息室。”明玚走到床边,“你昨天突然昏迷了,你不记的吗?”

        钱怡蓁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她有点懊恼地说:“我只记得突然很困,然后我就睡着了。”突然她瞪大眼睛问:“难道我又变异了?”

        这么说着,她连忙举起自己的右手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这只手昨天就开始蜕皮了,过了一个晚上已经恢复如初。纤纤玉手,白里透红,一点也看不出昨天这只手被烧成黑炭了。

        钱怡蓁甚至觉得,她的右手比以前好看了。

        举起左手,两只手摆着一起对比。

        ------题外话------

        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