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明玚有你会更好在线阅读 - 106明玚的秘密(三更)

106明玚的秘密(三更)

        “明教授,吴启善……”姚亮连忙上前,话还没说完就被明玚打断了。

        “抢救无效,患者在几分钟前过世了,但绝对不是自然死去的。”明玚慢条斯理地脱掉手套,他绕过姚亮往护士台走去。

        今天值班的是刘护士,她知道今晚是出事了,但还是保持着镇定。比起人生阅历比较少的小护士们,刘护士知道这种时候惊慌没有任何用处。

        “把这几天吴启善注射的药物空瓶全都找出来,我要一个个检查。”明玚把手套和口罩扔到护士台旁的医用物品垃圾桶里,他表情凝重地吩咐道。

        刘护士立刻应了一声,然后拿起护士台的电话给处理医用垃圾的护工打电话。

        姚亮和裴温纶都到护士台前,他们都听到了明玚的吩咐,裴温纶开口问:“你怀疑是有人在药物里做了手脚?”

        “不是怀疑,是肯定。”明玚沉声说。

        裴温纶挑眉,在没有任何证据前提下说出这么一个结论,不知道该说明玚满目自信还是狂妄自大。

        “为什么这么肯定?”裴温纶问。

        他倒要看看,明玚的这份自信是哪里来的。

        国内最年轻的基因学专家,被誉为基因学的希望,明玚少年成名,有点狂妄自大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是在讨论一个人的死因,身为警察,裴温纶比较相信证据。

        “虽然还要等化验结果,但我有80%把握吴启善的死因跟抢劫案的受害者是一样的,都是死因细胞崩溃。”明玚拿起护士台上的平板,在上面调出吴启善之前的化验结果。

        他把平板递给姚亮和裴温纶看:“患者的器官虽然出现了衰弱的迹象,但完全没有到崩溃的地步。我有理怀疑,是人为因素导致患者的病情这么迅速的加重的。”

        有理有据,思路清晰。

        裴温纶顿时哑口无言,姚亮已经完全被明玚说服了,他问:“需要我们做什么?”

        吴启善是抢劫案的关键人物,居然在他们眼皮底就这么死了。姚亮觉得不管如何也得把这个下药的人给揪出来,否则他们都线索就断了。

        “可能需要你们帮忙把空瓶子找回来。”

        明玚话音刚落,刘护士的声音就传来了:“明医生,今天的空瓶子刚被运医用垃圾的车拖走了。”

        姚亮不等明玚吩咐就走过去问刘护士具体细节,然后让下属去拦车。

        至于前几天的空瓶子,他得派人去垃圾回收站找了。

        裴温纶坐在轮椅上,看着姚亮匆匆忙忙的离开。

        他目前还不能站起来,帮不了什么忙。

        收回视线,他看向正在平板上浏览数据的明玚,过了一会儿,他问:“明教授,怡蓁将来也会有同样的症状吗?”

        明玚说吴启善之前就有器官衰弱的现象,那么是不是基因突变者都会有这种症状?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想到钱怡蓁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也会跟吴启善一样,裴温纶就觉得十分无力。

        “不会。”明玚放下平板,目光如炬地说:“我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在蓁蓁身上。”

        *

        钱怡蓁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吴启善突然发病死了,是在她送早餐到红砖小楼的时候,宋星洲告诉她的。

        “因为吴启善的事,昨晚我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而且晚饭都没吃。”宋星洲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嘴里塞包子,双眼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三点左右睡的,早上八点被老爷子一个电话喊醒的,老爷子什么都不问,就督促他早点过来帮明玚做实验。

        但到了实验室后,宋星洲却发现明玚还在睡觉,柳文还没有来。

        气死人了!

        好在有怡蓁送来了景山亲手做的包子,他受伤的小心灵有了点安慰。

        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么做到的,普普通通的包子被他做的那么好吃。

        这么好的厨艺,不去当大厨,实在是可惜了。

        钱怡蓁坐在茶歇间的圆桌上,一手托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瞅了一眼大口吃包子的宋星洲,然后问:“明玚昨晚没有回去?”

        “没有,我看了一下,他在休息室里睡呢。”宋星洲指着休息室的方向说。

        钱怡蓁看了一眼她带来的早餐,幸好李景山做了很多,否则都不够宋星洲一个人吃。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钱怡蓁站起来往休息室走去,宋星洲没有阻拦,他一边吃包子一边想着:不知道明玚那家伙对起床气会不会爆发。

        没错,明玚有很重的起床气,如果心情不好简直就是个地雷,一碰就炸。

        钱怡蓁不知道这些,她熟门熟路的走到休息室门前,举起手想敲门,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现在她的听力是正常人的好几倍,不用开门她也听到了明玚的梦话。

        眉头一皱,钱怡蓁把手放到门把手上直接推开门。

        休息室里的软装还是那么简约,明玚背对着门侧躺在床上,身上只盖了一条薄薄的被子。

        钱怡蓁走进一看,发现他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紧致的眉头皱在一起,嘴里不断地说着:“不要!妈妈不要离开我!玚玚不要离开你!”

        听着明玚低声卑微的求助声,钱怡蓁心里一痛,她不知道明玚的过去,不知道他是在一个怎么样的家庭长大的,但这样的明玚让她心痛。

        跟那天在杨树林一样,他看起来十分脆弱。

        钱怡蓁伸手想唤醒明玚,不要再做噩梦了,但手举到半空迟迟放不下来。

        她咬着下唇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后,低下头在明玚布满汗水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蜻蜓点水般。

        不知道是不是起到作用了,明玚不再说梦话,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

        钱怡蓁满意地站直身体,看着明玚安稳的睡颜,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她就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明玚的睡颜就转身离开了。

        每个人都有不想让他人知道的秘密。

        钱怡蓁相信,等明玚愿意对她敞开心扉的时候一定会把他的过去全部告诉她的。

        在那之前,她要先把明玚追到手。

        ------题外话------

        今天的题目来啦~

        06.蓁蓁的哥哥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