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0章 教授术法(求推荐票,收藏)

第10章 教授术法(求推荐票,收藏)

        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文才身上的尸毒,都被清除了。

        秋生守了他一夜,疲惫不堪。

        俩难兄难弟,相继回房睡觉。

        李岩在屋子里熟睡,一大早,屋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

        李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无精打采地爬起来,去开门。

        门一打开,只见九叔负手而立,站在门前,一副老神在在模样。

        “师兄?”李岩有些惊讶,问道:“有事?”

        九叔一笑,说道:“师弟,你昨晚不是跟我说,打算好好重新学习道法吗?我想了一夜该如何教授你,毕竟……你与文才、秋生不同,为兄需得用心才是,这不……一天之计在于晨,为兄我一大早便来喊你了。”

        “额……”

        李岩没想到九叔竟然对自己这个师弟,如此上心,一时之间有些感动,睡意也去了大半,连忙说道:“好,师兄你等我一下,我洗把脸,换身衣裳。”

        “嗯!”九叔点了点头,站在门口,丝毫没有打算进屋的意思。

        李岩也不勉强,回到房屋里头,洗了个脸,换了衣裳。

        ……

        出了门,九叔走在前头,李岩跟在后头。

        九叔将李岩,带到了大殿里头后房的一个小屋子里头。

        这小屋子里头,供奉着的,是祖师爷张道陵张天师,还有茅山历代的祖师。

        平日里头,这里是九叔修炼的地方,文才和秋生都不能擅自闯入。

        没想到,九叔竟然会带李岩来这里。

        李岩:“师兄,你打算教我一些什么?”

        九叔一笑,说道:“不急,师弟,学习道法,最重要的,是基础的理论知识,有了理论知识后,我们再通过实践,方能学成。”

        说到这里,九叔从柜子里头,取出了基本破旧的古籍,往李岩面前一放,说道:“这是当初我们师父传下来的秘籍,我一直藏着,就连文才和秋生也不曾看过……师弟,你今后每日早晨,便在此处学习秘籍,期间,我会教授你用术的法门。”

        “好的,师兄。”

        李岩内心,一阵狂喜。

        只要学会了道法,就能完成系统指定的任务了。

        当然,学习道法,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李岩相当于零基础,对于许多入门的常识,一窍不通。

        好在九叔虽然对待文才和秋生格外严厉,但是对自己的这个师弟,却是特别和蔼温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过九叔在教授李岩的过程中,心里头的疑问倒是越来越多。

        自己这个师弟,聪明伶俐、英俊帅气,就是不知道为何,好像以前师父教的通通都忘了一样,连最简单的驭术法门,都要从头学起。

        “师弟,你这样子不行啊,我们修道之人,以正己身、替天行道为己任,你现如今道法都忘光了,师父若是在天有灵,只怕是……”

        九叔连连叹气,一脸无奈。

        李岩“嘿嘿”一笑,说道:“师兄别着急,我这不是在慢慢学吗?再者说了,我现如今虽不会道法,但昨日也没耽误我杀那僵尸。”

        九叔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投机取巧罢了,不是每一次都有这等好运的……更何况,许多妖邪反应速度快捷,若是想凭借热武器来对付他们,恐怕不现实。”

        李岩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反驳。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李岩作为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九叔的世界,自然想法奇异,刚开始学习术法,就已经打算研究一下如何将学来的术法与现阶段自己拥有的军火系统做结合了。

        妥妥的马克思哲学辩证思维。

        “师兄,这圆光术,如何操作?”

        “圆光术?”九叔一笑,说道:“简单,取清水,念咒施法,水中便可出现指引,顺着指引,就能得到结果……”

        ……

        “师兄,那这傀儡术怎么操作?”

        “傀儡术共分三种,第一种,取牛皮、稻草、扎成小人,开坛念咒施法,稻草人便可化作傀儡,替你办事,不过仅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后,傀儡便会恢复原样。”

        “第二种,则是取他人生辰八字,念咒施法,朱砂点画,用银针将写有生辰八字的纸条,插在稻草人上,便可控制他人行为,一般来说,此种术法为下三滥的手段,不可轻易使用。”

        “第三种,是最为高级的傀儡术,取牛皮缝合成人,祭练游魂,放入其中,念咒施法,日日祭练,时日一长,这傀儡自有人形,可随身携带,遭遇危难之时,方可用出……”

        ……

        “师兄,这破降头之术,如何使用?”

        “师弟,你屁话真多,你要一步一步来……”

        “知道了,师兄……”

        ……

        “师兄,我听说学卜算之术的人,会有五弊三缺,这可是真的?”

        “师弟,这都是骗人的。”

        “怎么可能?帮人卜算,泄露了天机,不会遭到天谴吗?”

        “区区凡人那点破事,也称得上‘天机’吗?真要是天机,又怎么可能让你轻易卜算到……”

        ……

        “师兄……”

        “闭嘴,好好学。”

        ……

        学习了一天下来,李岩受益匪浅。

        这最初的道法学习,只停留在“法”的层面,而不涉及到“道”的层面。

        相对来说,“道”比“法”难,前者靠悟性,后者可依靠勤奋来弥补。

        但是修道之人,两者缺一不可,同时修炼,可相辅相成。

        当然,古往今来,也有一朝悟道、自成天法之人,不过那样的人,少之又少,寻常之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

        正午的太阳,逐渐西落,已是午后。

        文才和秋生,睡了一上午,终于醒了。

        李岩的第一天学习,也结束了。

        走出了屋门,九叔打算让文才和秋生去厨房弄些吃的来。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人。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匆匆忙忙,大喊道:“九叔……九叔……”

        “发生了什么事?”

        九叔看着来人,不紧不慢地问道。

        来人是贾老爷家的管家。

        只见管家喘着粗气,说道:“贾老爷,贾老爷死了……”

        “什么?死了?”九叔一惊。

        昨天与贾老爷吃饭,还好好的,怎么才一天的功夫,贾老爷就死了?

        “贾老爷吊死在屋子里了……九叔……你……你快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