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3章 下葬(求推荐票,收藏)

第13章 下葬(求推荐票,收藏)

        回去的路上,李岩还有些缓过神来。

        文才咧嘴一笑,说道:“师叔,你怎么了?看你脸色有些不对劲。”

        “哦哦……没事,下午睡多了。”李岩连忙说道。

        秋生一怔,说道:“师叔你倒是清闲,我们跟着师父,累了一天了。”

        九叔闻言,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两个家伙,干点活就说累,以后怎么独当一面?”

        “这不是还有师父和师叔在吗?”文才咧嘴一笑。

        秋生似是想到什么,说道:“对了,师父,贾老爷的死因,你可有弄明白?”

        九叔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没弄明白,只觉得蹊跷得很,今夜在贾府做法,也没有察觉到贾府里头有不干净的东西,唉……算了,我们修道之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跟妖邪作祟没关系,我们也不用多管。”

        “好在明天可以休息一天。”文才伸了个懒腰。

        李岩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把将他拉住,说道:“明天你拿那些可乐上集市卖。”

        “额?”文才一怔,随后笑道:“好,有钱我就不觉得累了。”

        ……

        第二天,李岩照旧跟九叔学习道法。

        课堂上,李岩疑惑地问道:“师兄,昨日我见那鬼差,怎么不是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

        九叔听罢,眉头一皱,说道:“师弟,你这记性,看来把师父交给你的都忘了。”

        李岩顿时不敢说话。

        九叔缓了一下,说道:“地府之中,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虽然做的都是勾魂的工作,不过一般来说,厉鬼、恶鬼由黑白无常负责,要知道,厉鬼一般实力高超,较之一般的鬼魂,破坏力更强,怨气也会更深,普通的鬼差根本无法靠近他们,只有黑白无常这等鬼仙,方可接近。”

        “而牛头马面,则负责去牵引那些罪孽深重的鬼魂,这些鬼魂生前都是大奸大恶之辈,死后多半要被判罚到十八层地狱里头接受酷刑,所以由牛头马面去接引。”

        “普通的鬼魂,没有怨气加身,没有罪恶附体,死后无自主意识,便由普通的鬼差负责。”

        “师兄,我们茅山不是属于正一支脉吗?那你为什么没有结婚?”

        “咳咳……师弟,你以为师兄我不想吗?主要是……没人看得上啊!”

        “师兄,我看镇上的人,对你都十分尊敬啊?”

        “尊敬?”九叔冷笑一声,说道:“尊敬和爱你,那是两码事,没钱怎么结婚?师兄我原先的志向,也是结婚生子,后来……现如今已经变成开宗立派了,你知道师兄我为什么看中文才和秋生吗?还不是因为这俩小子长得丑,想要结婚也基本不可能。”

        “不是啊,师兄,我看秋生挺帅气的。”

        “秋生是个直男,再帅也白搭。”

        李岩一脸诧异,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说道:“师兄,等我挣大钱,帮祖师爷塑金身……”

        “师弟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师兄是不指望你了,毕竟你出去做了几年生意回来,也没见有多大长进。”

        “……”

        李岩直翻白眼。

        “来,今天师兄教你奇门遁甲。”

        “好的,师兄。”

        “奇门遁甲、太乙神数、大六壬术,乃我道门三大预测之术,奇门遁甲除了可以预测,还可排兵布阵,乃是帝王之学,师弟你好好学,将来街头当个江湖神棍,也能混碗饭吃……”

        “……”

        学习了一上午的时间。

        下午时分,只见文才兴高采烈,从外头回来了。

        一见李岩,文才一个飞扑上前,一下子抱住李岩的大腿,声情并茂地喊道:“师叔……”

        九叔在一旁见了,顿时也傻住了。

        这么亲密?

        这两人有py关系?

        李岩有些尴尬,连忙甩开文才的手,问道:“什么事?”

        “哈哈……师叔,你那玩意儿,真是畅销啊!我今早拿着去集市上卖,才半天的功夫,就全部卖完了,赚了不少的钱,我拿着铜板去换了一些碎银,方便携带。”

        文才说着,从兜里取出了几两碎银。

        九叔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回事?师弟,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拿了些自己研制出来的药水,让文才去卖而已。”

        李岩“哈哈”一笑,将银钱接过手来。

        “师弟,你这挣得比我还多,我做一场法事都没有这么多钱。”九叔咋舌。

        李岩笑道:“师兄,我靠勤劳来致富,你靠本事来赚钱,咋俩不一样。”

        九叔微微颔首,沉默了片刻后,幽幽地说了句:“师弟,你可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啥?”

        “替祖师爷塑金身。”

        “……”

        此时,秋生突然走上前来,说道:“师父,你昨天吩咐我准备的硫磺、破煞符,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九叔十分满意点了点头,拍了拍秋生的肩膀,说道:“还是你最靠谱!”

        “师兄,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李岩有些惊讶。

        九叔说道:“那贾老爷死得诡异,我得要多做一手准备,明天下葬,希望别出什么幺蛾子来。”

        “下葬的地方选好了?”

        “选好了,是贾家的一块老地,我特意去看了一下,风水还算不错。”

        “对了,师父,我突然忘了件事情跟你说,昨天做法事之前,我与那管家聊了一下,询问了关于贾老爷这些日子的情况,你猜我问到了啥?”秋生说道。

        “什么?”九叔皱了皱眉头。

        秋生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听管家说,贾老爷特信这风水迷信之事,原先做生意的时候,特地请过几个道人来当风水顾问,可是……好像前些日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贾老爷便与那几名道人闹翻了,所以……后来贾老爷才特意请了九叔你去他们家吃饭,估摸着……是想要和九叔攀个关系,以后也好找九叔你帮忙。”

        “道人?”听到这里,九叔似是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那管家可曾说过那几名道人的来历?”

        秋生点了点头,说道:“说过,听管家说,那几名道人,是‘问乩派’的人。”

        李岩一怔,说道:“师兄,问乩派是什么?”

        九叔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说道:“问乩乃是一种古老的术法,此派的门人,据说能够通鬼神,常见的有以米、衣物来问乩,借用故去之人的衣物,或是家中的米粒,可占卜问乩,得到想要的答案。”

        “那这问乩派,可是我道门中人?”

        九叔摇头,说道:“问乩乃是民间法教的术法,很显然这个问乩派,也不可能是道门中人……”

        “难不成,这贾老爷的死,和这事情有关系?”

        一瞬之间,在场四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