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4章 问乩派(求推荐票,收藏)

第14章 问乩派(求推荐票,收藏)

        第二天,贾老爷下葬。

        自古以来,便有“风光大葬”一说,更何况,以贾府的排场,自然气势不能小。

        入葬形式,一为火葬一为土葬。

        火葬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节约成本时间,方便快捷的入葬形式。

        在古代,一般帝王将相高官富商,讲究的都是土葬。

        土葬仪式复杂程度延伸开来,简直可以成为一门专门的学科。

        入葬前讲究几时祭拜,几时入棺,几时出家门,几时落土,几时埋土,这些都有讲究,甚至于葬于何处也是一门学问。

        古往今来,真正的风水大师,都是以寻龙点穴著称,而这干的就是下葬一事。

        贾府一大早就已经十分热闹了。

        乡里乡亲早早便到了,给贾老爷烧的香火所弥漫出来的烟气,十里外都能嗅到。

        唢呐的哀乐奏响,伴随着的是贾家各房头的夫人和亲戚们那悲天悯人的哭喊声。

        九叔、李岩、文才、秋生,换好了道袍,主持下葬的仪式。

        时辰一到,只见九叔焚纸烧钱,手持贾家家谱,高声宣读悼词。

        贾老爷的子孙后代,依照辈分顺序,上前进香。

        操作完这一切,这天色刚刚蒙蒙亮。

        下葬的仪式,宜早不宜晚。

        有规矩说,这下葬需得在辰时之前入土。

        辰时一过,这太阳升起,阳气大盛,不利于死者。

        贾老爷的大儿子,手捧香炉,抽泣的身子一颤一颤,站在棺材的前头。

        九叔走入灵堂之中,上了一柱清香,让人拿来一只公鸡和三根鸡毛。

        这三根鸡毛,是从公鸡的鸡尾之上最长的三根。

        他先接过三根鸡毛,手掐剑决,绕着灵堂顺时针走了三圈,逆时针走了三圈,完毕将三根鸡毛放入棺材之中。

        随后取来大公鸡,割喉放血。

        鲜血流淌而出,九叔绕着那棺材走了一圈。

        鲜红的鸡血落在地上,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起棺!”

        随着九叔一声令下。

        四名抬棺的男子,走上前去,将棺材抬起来。

        吹唢呐的老师傅深吸了一口气,憋足了劲,开始吹奏。

        敲锣打鼓的配乐,更加哄闹起来。

        “走。”

        一声吆喝传出。

        孝子手捧香炉走在前头,一干众人跟随在后。

        亲友们在一旁,朝天挥洒着纸钱,漫天飘落。

        众多乡民们,跟随在后头。

        众人浩浩荡荡,便出发了……

        一路之上,倒还算顺利。

        不过山路难行,走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李岩就有些气喘吁吁。

        看来,这当道士,也是个体力活。

        现如今这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来,等到一升起,天更热了,那还得了?

        “师叔,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对劲?”秋生走到身旁说道。

        李岩摇了摇头:“太久没运动,有些喘。”

        “哦……那好办,明天开始,师叔跟我们一起搬砖去。”

        “搬砖?搬什么砖?”

        李岩一阵诧异。

        自己这还越活越不如意了?

        穿越到新世界,受苦受累也就罢了,还要搬砖?

        秋生说道:“师父说了,澡堂被炸了,要重新盖一个,需要搬砖。”

        “不用了,我有自己的锻炼方式。”李岩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什么锻炼方式?”秋生惊疑地看着他。

        “抬杠!”

        ……

        不多时,便上了山头到了贾家埋葬祖坟的那块地。

        坑位已经挖好,就等着吉时一到下葬了。

        九叔面色威严,烧了纸钱,让人将准备好的松柏树,种在了坟头的两侧。

        俗话说得好,坟前有松柏,死后好乘凉。

        看了看时辰,差不多了,九叔大喊一声:“下葬。”

        没曾想,话音刚落,突然传来一声“慢着!”

        众人一怔,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人群之中,只看见一名身穿麻衣的男子,面带微笑,缓步走了出来。

        “是你?”

        管家一见男子,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他连忙凑到了九叔的耳边,说道:“这就是之前与贾老爷合作做生意的道人,我们叫他许先生。”

        九叔点了点头,神色严肃,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许先生,有何要事?”

        许先生轻蔑一笑,冷“哼”一声,看向管家,说道:“今日正好大家都在场,也好让大家帮我做个证,这贾老爷生前与我合作做生意,还欠了我三百纹银,未曾归还。”

        “胡说八道,我爹何时欠了你三百纹银?分明是你狮子大开口,要讹我爹,我爹一怒之下,才将你赶走……你这个时候,还来这里做什么?”

        贾大公子愤怒不已,一下子站起身来,训斥说道。

        许先生打量了他一眼,笑道:“贾公子,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不过我也不怪你,毕竟这生意场上的事情,贾老爷不跟你细说,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父债子偿,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你可不能赖账啊!”

        九叔眉头一皱,说道:“许先生,贾老爷已死,这恩怨旧债,就是要算,也不该选在这个时候,现如今贾老爷下葬,许先生可等下葬完之后,再去贾府细算。”

        许先生双手一摊,说道:“道友,我现如今落魄在即,若贾家再不还钱,我日子怕是不好过啊!而且,今天乡亲们都在场,我前来此地,也是讨个说法,若是贾家同意还钱,我立马就走,回去也好交差,我还有几个兄弟在家等着我消息呢!”

        “没钱,你若再不走,耽误了老爷下葬,别怪我不客气。”

        贾夫人怒气冲冲,指着许先生,破口大骂。

        自己丈夫生前与这许先生做生意的事情,她可是心知肚明。

        当初贾老爷想要开米庄选址,于是找来了几个道人,其中便有一位,是这个许先生。

        这几位道人帮着贾老爷选址之后,承诺不收钱财,只要以后米庄赚得的钱财,按一成分给他们便可,为期一年。

        于是,贾老爷便一口答应了。

        没曾想,合作了一年之后,按照约定,贾老爷不再付给这几个道人钱财。

        但这几个道人,瞧见着米庄的生意越发的好,便贪婪起来,要贾老爷分他们三百纹银,作为当初帮忙选址的费用。

        贾老爷一气之下,便让手下的人,将这几个道人赶出了米庄,没再有来往。

        没想到,时隔两个月不到,贾老爷一命呜呼之后,这许先生竟然突然找上门来了。

        贾夫人一怒喝,顿时不少亲朋好友,站了出来,面带怒容,看向了许先生。

        许先生瞧见这场面,“嘿嘿”一笑,说道:“也罢,也罢……”

        说完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