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32章 殊途(求推荐票,收藏)

第32章 殊途(求推荐票,收藏)

        “贾老爷和贾夫人,真是夫妻情深啊!”

        九叔感慨,幽幽地说了一句。

        一旁的李岩,点了点头,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师兄,你说既然贾老爷和贾夫人的感情,如此好,为什么贾老爷还娶那么多房的太太呢?”

        他话一出口,四周顿时没了声音。

        只见九叔、文才和秋生,都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李岩不解,连忙问道。

        “师叔,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文才瞪大了眼睛,说道:“以贾老爷的财富地位,他若是不娶这么多房的太太,外人一定会说贾夫人不懂三从四德……”

        秋生点了点头,附和着说道:“不错,要是普通老百姓,能娶一妻,已经是荣幸了,但贾老爷可不一样,像他这样的富贵人家,到了一定年纪,若只有一房的太太,那么说出去,会遭人笑话的,别人也会认为贾夫人不懂规矩……”

        “这……”李岩听得目瞪口呆,乍了乍舌:“这样优秀的传统美德,怎么没有保存下去?”

        “啥?师叔你什么意思?”文才一脸纳闷。

        “没事,没事……”李岩连忙摇头,闭口不言。

        难怪自打贾老爷死后,感觉最伤心的,就是贾大夫人,其余的房太太,反而没有那么悲痛。

        敢情这些房夫人,都是贾夫人“逼”着贾老爷娶的啊!

        可敬,可叹!

        “老爷,你安心走吧!我会照顾好这个家的……”

        “你的仇,恩公和九叔已经替你报了,你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

        ……

        贾夫人边抽泣,边说着。

        半柱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倒映在白纱之上贾老爷的身影,像是在告别,朝着贾夫人挥了挥手,渐渐向后退去,消失不见。

        贾夫人整个人泪流满面,跪倒在地上,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行,收工了。”

        九叔说了一句,便朝着灵堂的方向走去,打算再安慰安慰贾夫人。

        文才和秋生,收拾开坛的法器、工具。

        一伙人忙活了半天,这才收拾完,离开了贾府。

        回去的路上,甘岭镇静悄悄的。

        李岩走着走着,只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反正如同针扎一般,难受得很,用手去挠,还有一种刺痛感。

        “奇怪,难不成是被虫子咬了?”

        李岩嘀咕了一句,有些郁闷。

        “怎么了,师弟?”九叔瞧见李岩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

        李岩一转身,将后背露出,说道:“师兄,帮我挠一下,后面又痛又痒的。”

        “啊?”

        九叔一怔,连忙用手帮着李岩挠。

        “奇怪了,难不成是这件道袍的料子不好?过敏了?”李岩喃喃地说着。

        “师叔,你不舒服啊?”

        文才凑上前来。

        “师叔,要不等回到住所,你把道袍脱了,我们帮你看看,要不然在这里黑灯瞎火的,也瞧不见。”秋生说道。

        “哦,说的也是,赶紧回去吧!”

        李岩说着,边连忙往住所的方向走。

        从贾府到九叔的住所,并不算远,估摸着也就一公里的路程,脚程快些,十五分钟就到了。

        但李岩却觉得,这十五分钟的时间,简直比一个时辰还难熬。

        一路之上,这身上的疼痛痒痒的感觉越来越重,到最后他浑身都开始冒冷汗。

        等到回到住所之时,点亮了烛灯,九叔等人不由得吓了一跳。

        “师叔,你这脸色,如此苍白,怎么回事?”

        文才说着。

        “是吗?哎呀……太难受了……”

        李岩说着,便赶紧去脱自己身上的道袍。

        黄色的道袍一脱,顿时果露出了上半身。

        这一下,九叔等人面色一变,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师叔……你……”秋生看傻了眼。

        李岩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上,顿时也呆住了。

        浑身长出了红色的毛发,晚年不祥啊!

        “奶奶的……这不是僵尸世界吗?为什么会有遮天里的东西?”

        李岩大叫一声,跳了起来。

        自己上半身,竟然长出了细小的红色毛发,密密麻麻。

        关键是,身上的这些红色毛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长长。

        “师兄,怎么会这样?”李岩面色一变,看向九叔。

        秋生:“师叔,你会不会变成一只大猩猩?”

        李岩:“大你妹……老子再不济也是源天师好吗?”

        九叔一拍大腿,说道:“不好,一定是中邪了,快……把衣服全脱了……”

        “文才,秋生,快去取符咒、剃刀、热水来……”

        “好。”

        文才和秋生也慌了,毕竟这诡异的事情,还从来没有见到过。

        开玩笑归开玩笑,两人至少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李岩整个人有些发懵,头脑嗡嗡的。

        终于轮到自己了。

        穿越来这么久,第一次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

        九叔去拿来了一个长板凳,往院子里头一放,说道:“师弟,躺上去。”

        “哦哦,好。”

        李岩脱光了衣服躺了上去。

        好在他身上的红色毛发,还没长满全身,目前也就上半身多一些,主要集中在后背,前胸也就一点点。

        他身上奇痒疼痛,此时此刻,只能咬着牙强忍着,也不敢用手去挠了。

        该死,遮天和老九门里头的情节,怎么都出现了。

        李岩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不多时,滚烫的热水弄来了。

        九叔面色凝重,拿起符咒,念道:“电火烈摄,南方火君。飞毒万丈,震飘八方。真符化形,速显真灵。急急如律令。”

        话音落下,猛然一个跺脚,手中的符咒“蹭”的一下无火自燃。

        九叔将符咒丢入了滚烫的热水当中。

        那符咒在热水里头却是没有被熄灭,完全燃烧过后,灰烬沉入了里头。

        “师父,师叔这是中的什么邪?”

        秋生一脸担忧地问道。

        九叔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红毛术’。”

        “红毛术?”文才一怔,说道:“这是什么邪术?”

        九叔说道:“红毛术乃是南方一代的民间邪术,据传是一位南洋邪术师发明的,一般来说,这种术法需要有中间的媒介进行施术,很有可能这道袍上头,就沾了这鬼东西,当年,那南洋邪术师曾通过这种阴邪的术法,下咒在井水之中,毒杀了一个村子的人,以至于整个村子的人,后面都变成了长着红毛的怪人。”

        “这么可怕?”几人闻言,惊愕无比。

        九叔继续说道:“这红色毛发,通过吸收人体的营养不断滋生,以人的肉身为寄宿,如果不及时清除,三天之内,师弟身上这毛发就会越来越长,最后吸干他身体里头的所有养分,他就会化作一具干瘪脱水的干尸。”

        李岩吓得脸色煞白,赶紧说道:“师兄你先别解释了,知道你见多识广,赶紧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