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33章 红色毛发(求推荐票,收藏)

第33章 红色毛发(求推荐票,收藏)

        九叔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一张毛巾,在热水里头浸泡了一下。

        然后,开始在李岩的后背上涂抹。

        这毛巾浸泡过滚烫的热水,温度极高,一抹在李岩的身上,顿时李岩发出了如同杀猪般的嚎叫。

        “忍着点。”九叔面色一厉,开口说道。

        顿时,李岩吓得咬牙屏住了呼吸。

        弄完这一切,九叔拿起剃刀,开始去刮李岩身上的红毛。

        这红毛似是与李岩皮肉相连一般,九叔每一刀刮下去,李岩就感觉到一阵刺骨的疼痛。

        九叔用手捋了一下李岩后背的毛发,另一只手拿着剃刀开始去刮。

        一撮撮红毛,给剃了下来,露出了李岩后背上的皮肉,鲜红鲜红。

        不一会儿的功夫,李岩整个人已经大汗淋漓,快要虚脱了。

        “师父,师叔这后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文才见了有些诧异,问道。

        九叔说道:“这红色毛发,汲取了他身体里头的养分和血液,所以他身体里头的鲜血,都汇集到了红毛长出来的地方,现如今这红毛刮去,这皮肉充血,自然鲜红。”

        “师父,这身体皮表上的毛发是刮去了,可身体里头的呢?”

        “别急,待会儿我直接把发根给吸出来。”

        “啊?吸出来?”文才乍了乍舌,嘀咕了一句:“用嘴?”

        不多时,李岩全身的红毛,已经剃掉。

        九叔去取来一个玻璃的小罐子,口中诵念咒语,一只手结印,在玻璃罐子上比划了几下,随后将玻璃罐子罩入了水盆里头。

        呜呜~

        只看见盆里头的热水,被罩在罐子里头,开始翻滚起来,不断旋转。

        九叔面色严肃,大喝一声:“去。”

        话音落下,玻璃罐子取出,朝着里李岩的后背一罩。

        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九叔在给李岩拔火罐呢!

        玻璃罐子一落在李岩的背上,李岩“嗷呜”一声惨叫,身子禁不住要挣扎起来。

        幸好文才和秋生眼疾手快,一下子将他摁住。

        “疼……”

        李岩面色扭曲,疼得直翻白眼。

        这种疼痛,难以形容,如同钻心一般,似是浑身的毛孔和细胞,都被撕裂开来一样。

        深藏在李岩身体肌肤里头,那一根根细长的红毛,都被吸入了九叔的玻璃罐子里。

        折腾了大半天,李岩身上的诡异毛发,这才清楚干净。

        “去,给你们师叔打盆清水来,抹一下身子。”

        九叔也是满身大汗,将东西丢在一旁后,站起身来,松了口气。

        李岩趴在长凳子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身上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不过刚才的折磨,让他整个人已经力竭,快要虚脱一般。

        “奶奶的,哪个王八……蛋……蛋……对我……下手,我要……杀了……他……”

        秋生一笑,说道:“师叔,你先歇着,别急着报仇……”

        李岩:“不行,士可杀不可辱……”

        文才:“师叔你差点就变成了大猩猩了……来,我给你擦擦你白嫩的身子……”

        说着,文才拿着毛巾,浸了一下清水,在李岩的身上擦拭。

        “哇喔……舒服……”

        李岩只觉得浑身上下,清凉得很,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不少。

        一旁的九叔,眉头紧锁,说道:“到底是谁要加害师弟你?”

        他这么一说,几人顿时想到什么。

        文才愤愤地说道:“难不成,是那村口裁缝店的王大爷?也就只有他,能在这道袍上面动手脚了。”

        秋生疑惑地说道:“可是村口的王大爷,在甘岭镇生活了几十年了,照理说,应该没有问题才对啊?”

        李岩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容易画骨难,现如今这件事情,有嫌疑的也就那王大爷一人,不行……我们要去查一查……”

        九叔说道:“师弟,你不休息一晚,明早再去?”

        “不休息,不找出害我的人,我这一觉睡得不舒坦。”

        有仇必报的李岩,双手一撑,坐了起来,看向九叔三人,说道:“师兄,一起去瞧瞧?”

        “好。”

        ……

        四人说走就走,也不耽搁。

        李岩换了一身新衣裳,将那黄色的道袍,一把火给烧了。

        “走。”

        他愤愤不平,走在前头,朝着村口王大爷的裁缝店而去。

        黑夜,幽静。

        几人不多时,便来到了王大爷裁缝店的门前。

        裁缝店已经关门了。

        这老旧的店铺,门都是用一块一块木板封起来的,这种门,经不起打击,一脚就能踹烂。

        李岩看着店门,喊道:“文才,上前敲门,我倒要看看,这老家伙睡了没。”

        现如今夜色已暗,估摸着已经是夜里十二点来钟左右了。

        那个时代的人,夜里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不像现代人还能玩手机、打游戏,他们除了与邻居、家人唠唠嗑以外,最多就是去酒楼喝喝花酒。

        寻常人家,为了省点灯的煤油,通常很早就入睡了。

        所以,晚上十二点,对于那时候的人来说,已经是熟睡的时候了。

        “好,师叔。”

        文才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开始敲门。

        咚……

        咚咚……

        裁缝店里头,静悄悄,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文才等待了一下,又开始敲。

        这一次,力道开始大了些,“砰砰砰”敲个不停。

        可即便如此,里头也没有动静。

        “奶奶的,这老家伙一定是跑了。”

        李岩面色一变,当下没有犹豫,走上前去,一脚狠狠地踹出。

        “砰”的一声。

        那裁缝店的木板门,顿时被李岩踹得四分五裂。

        几人目光朝着里头看去,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

        “进去瞧瞧。”

        九叔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毕竟,他心里头还是抱有一丝侥幸的。

        这王大爷在甘岭镇生活了几十年的时间,九叔不太敢相信这王大爷会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术法高人。

        四人进了裁缝店里头,秋生拿出火折子,轻轻一吹。

        微弱的火光,顿时照亮了整个裁缝店。

        只见裁缝店里头,一切寻常,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东南方的位置,却是有一扇小门,里头估摸着是那王大爷平日里头休息睡觉的地方。

        李岩环顾了一眼四周,走到那小门前,将门一推。

        “吱呀”一声,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