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35章 补尸匠(求推荐票,收藏)

第35章 补尸匠(求推荐票,收藏)

        壮汉在前头跑,九叔、李岩几人在后头追。

        几人跑得气喘吁吁,出了甘岭镇。

        “师兄,这大个子跑得真快,一溜烟跟个兔子似的……”李岩咬牙切齿地说着。

        九叔也有些无奈。

        这壮汉动起手来速度不快,比不过僵尸,但跑起来天生就是个博尔特。

        甘岭镇外头,就是山林。

        这片山林连绵,山势崎岖,若是入了深山之中,要想抓到这鬼东西,恐怕就更难了。

        更何况,现如今黑灯瞎火的,寻常人在山中,遇到个财狼虎豹的也是常事。

        至于那壮汉,虽说也是肉体凡胎,可终究是个缝合起来的玩意儿,被吃了也就吃了。

        山路之上,留下了壮汉的脚印,又大又深。

        深山的夜晚,潮湿阴暗,容易起雾。

        很快,浓浓的雾气,就遮掩住了前方的道路。

        几人只听见那壮汉在山路之上狂奔时留下的风声,却是连他车尾灯也看不见。

        突然,山路之上狂奔的壮汉,好像突然停了下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九叔几人追上前去,远远只瞧见那壮汉的身影。

        “怎么回事?”

        几人都露出了疑惑。

        九叔二话不说,扬起左掌心,挥舞出去。

        ……

        山林之中,静悄悄。

        空气仿佛突然凝固住。

        九叔瞧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掌心,脸色一变,说道:“糟糕,血迹干了。”

        他这降妖的掌心御雷术,每施展一次,就要消耗一点自身的血量,刚才施展了十数次,这掌心上的鲜血已经没了。

        “师父,再画符啊!”

        文才和秋生一怔,连忙喊道。

        九叔干咳两声,说道:“这两天都咬了几次手指了,我都快贫血了……要不……借你们的血用一下?”

        “额?我们的也可以?”文才好奇地说道。

        九叔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是处男的血,都可以。”

        “啊?”

        他话一出口,文才和秋生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神色,对视了一眼,尴尬一笑,说道:“师父,我们俩人,恐怕不行。”

        九叔目瞪口呆,看向他们两人,说道:“你们……啥时候的事?”

        秋生一脸无奈,说道:“上次师兄拉我去喝花酒……我一不小心……就……”

        文才连忙说道:“师父,别追究这个事情了……赶紧的,除魔要紧……”

        前方山路之上,那壮汉目光幽幽,朝着几人看了过来,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向他们。

        恐怖的杀机,似是化作凌厉的风,不断呼啸而来。

        壮汉每一步迈步,落在大地之上,都发出了震天的巨响,整片山林摇摇晃晃。

        “糟糕,那现在怎么办?”九叔也急了。

        “师叔,你是不是童子身?”文才突然想到什么,问了一句。

        一时之间,在场三人,全都朝着李岩看了过来。

        气氛像是一下子变得,很古怪。

        李岩愣在那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

        不是?

        感觉怎么说,都有些难为情。

        见李岩不说话,九叔惊疑地说道:“师弟,你在外经商多年,难不成还是童子身?”

        李岩咽了口唾液,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是。”

        “早说啊!”

        九叔大喜,一下子拿起李岩的手指头,一咬。

        “嗷……”李岩疼得大叫一声。

        鲜红的血液,流淌而出。

        九叔连忙在自己的左手掌心上画符,震声念道:“雷火使者,百万苍龙。轰天霹雳,速入符中。急急如律令。”

        咒语落,符咒成。

        “杀!”

        九叔大喝一声,左手掌心朝着壮汉挥去。

        “嗖”

        一道金光射出,不偏不倚,正打在那壮汉的头颅之上。

        “轰隆”一声,壮汉当场被炸得脑浆四散,整个身躯摇摇晃晃,几欲跌倒。

        “师父好棒,师叔好棒!”

        文才和秋生大喜,叫了起来。

        只要能施展掌心御雷术,这壮汉根本不是九叔的对手。

        就在众人欣喜若狂之际,突然山林之中,妖风大作。

        “呜呜”

        诡异的声音,突然传来。

        山中的树叶,被妖风吹得作响。

        四周的迷雾,被妖风一吹,顿时散开。

        诡异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隐隐约约。

        “林凤娇!你杀我四个徒弟,今日,我要你血债血偿!”

        一个洪亮苍老的声音,突然震响在山林之中,如同惊雷一般。

        “谁?”

        “王大爷?”

        在场几人,脸色骤然一变。

        “不好,看来他是故意引我们前来此处。”

        李岩突然意识到什么,开口说道。

        果不其然,前方的黑暗之中,一个干瘪娇瘦的身影,缓缓出现,一颤颤,朝着几人走来。

        待到近了,王大爷那张带着愤怒的面容,越发清晰。

        九叔几人,眉头紧锁,目不转睛,看向王大爷。

        这个在甘岭镇潜伏了数十年的老大爷。

        谁又能想得到,他竟然是一名术法高人。

        若不是这一次,许先生几人被杀,想必这个王大爷的身份,无人知晓。

        九叔说道:“你不是一个裁缝匠?”

        王大爷阴冷一笑,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九叔又道:“补尸匠?”

        王大爷点头,说道:“不错。”

        九叔说道:“你干这行,多少年了?”

        王大爷幽幽地说道:“记不清了,数十年了,自打我六岁跟着师父学艺,一直到现在,我连我岁数也快记不住了……人一上了年纪,这记忆力就差了……”

        九叔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既然已经打算金盆洗手,隐居在这甘岭镇,为何又要教授徒弟?”

        王大爷听罢,呆愣半晌,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布满老茧的双手,颤抖地说道:“这门手艺,已经快失传了……补尸的人越来越少,但总归还是有的……我可以让这门手艺失传,但不能让这个门派就此消失在我的手中。”

        他的言语之中,似是带着些许的落寞与不甘。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酸。

        这数十年来,他一直在纠结。

        正是在纠结当中,培养了许先生四位徒儿。

        万万没有想到,许先生四人利益熏心,为了赚取钱财,不甘愿只当补尸匠,于是做起了风水术士的行当。

        若非如此,也不至于今日得此恶果。

        九叔叹了口气,也露出了惋惜的神色,他深深明白,一个门派走向衰亡,是多么悲惨的一个过程,尤其是在自己的手中。

        九叔说道:“你还可以再收徒,重新来过……许先生四人因一念之差,误入歧途,得此恶果,乃他们命中注定,你若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我?悬崖勒马?”

        王大爷微微一怔,随后眼神之中,露出了惊疑的神色,看向九叔,突然之间,发出了“桀桀”的怪异小声,那布满皱纹的脸上,褶子都纠在了一起。

        他缓缓摇头,说道:“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时日无多……收徒……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