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39章 李寻欢后人(求推荐票,收藏)

第39章 李寻欢后人(求推荐票,收藏)

        乔家桥是甘岭镇一个重要的建材批发产。

        平日里头,甘岭镇上的人盖房所需的砖头、瓦片等,都是去乔家桥批发买卖。

        这里有一个组织,势力庞大,垄断整个甘岭镇的建材生意。

        白先生,就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他的座下,有一名叫李巧明的汉子,便是那自称是小李飞刀后代的高人。

        文才领着李岩,很快便来到了乔家桥。

        里头聚集了不少的粗暴大汉,赤果着上半身,忙活得热火朝天。

        见文才和李岩走了进来,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目光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哟呵!我当是谁啊?原来是你这个小子……”

        “时间倒是记得挺清楚的,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李巧明坐在一张摇椅上,突然端直了身子,笑着说道。

        话音落下,在场众人,都纷纷笑了起来。

        对于文才来说,输了五十文钱,算是不少了。

        但对于这般人来说,五十文钱,根本就不曾放在眼里。

        那天之所以与文才打赌,也是瞧着他好欺负,所以玩一玩,谁也没将这十天之约放在心上,反倒是文才,将师父给的买砖钱输了,心中一直惦记着。

        文才脸涨得通红,壮起了胆量,说道:“我来是要与你再赌一场。”

        “咦?今天还带了个人来。”

        “莫非,是你请来的救兵?”

        李巧明站起身来,咧着嘴,露出了满嘴残缺不齐的大牙,笑着说道。

        “李哥,这小子是九叔的人,我看我们还是差不多得了,也别欺负他了。“

        站在李巧明身旁的一名汉子,突然开口说道。

        李巧明脸色一变,反手一巴掌,就甩在了那名男子的脸上,说道:“我做事情,还要你来多嘴?”

        “是是是。”

        那名男子吓得连忙后退几步,不敢多说。

        李巧明看向李岩,说道:“你是什么人?把话说清楚,要不然,我把你的牙全打掉。”

        李岩眉头一皱,说道:“我叫李岩,是他的师叔,听说你们约了再赌一场,我特地过来与你赌这一场。”

        “你?”李巧明听完,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李岩,轻蔑一笑,说道:“你既然是他的师叔,那就是九叔的师弟了?这位兄台……你的师侄上一次有眼不识泰山,我们给了他点教训,你这个当师叔,莫非想来讨回公道?”

        “九叔我们认得,对他老人家也敬佩得很,不过……你若是想耍花招,我可饶不了你……”

        李巧明讲话十分不客气。

        “打了小的,来了个老的,这一家子看着不咋滴。”

        有人开口附和着。

        这群人平日里头,干的都是粗活重活,有个把子力气,说起话来五大三粗的,根本也不打算顾及别人的脸面。

        瞧见文才和李岩来了,可不就得劲的戏谑,正好当一下休息时间的娱乐活动。

        李岩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头也有些怒意了,顿时说道:“你嘴巴这么臭,没刷牙吧?”

        “你说什么?”李巧明一怔,顿时大怒。

        ……

        “你讲话那么嚣张,你几个妈啊?”

        ……

        “火葬场打来电话,问你老妈要几分熟。”

        ……

        “你老妈一晚上爆炸四次,照亮整个甘岭镇,组成爱我中华。”

        ……

        “你爹啥样我啥样,老子祖安钢琴家。”

        ……

        李岩出口成脏,如天空之上炸响五彩斑斓的烟花。

        “卧草……”

        一时之间,李巧明懵了。

        在场壮汉,怒气腾腾,大吼道:“你说什么?”

        说罢,十来个人,一下子围了上来。

        文才眼皮一颤,整个人目瞪口呆,看着李岩。

        自己这个师叔,硬气啊!

        面对这么多人,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奶奶的,给我弄死他们两个。”

        李巧明暴跳如雷,大吼一声。

        “慢着!”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只见里屋里头,一身穿白袍的男子,剑眉星宇,风度翩翩,缓步走了出来。

        “白先生?”

        看到这个人,李巧明浑身上下,打了个激灵,脸上露出了恭敬的神色。

        在场的壮汉,一个个目光都朝着男子看去。

        白先生饶有兴致地看向李岩,笑道:“这位兄弟,口才不错,今天前来,难不成是为了骂人的?”

        “我说了我来赌博的,你们这一个个的,还没开始赌,就瞎逼逼,有意思吗?比骂人谁不会啊?”李岩冷笑着说道。

        “好,好……”白先生笑了,鼓掌说道:“老李,上一次你们约了赌什么?”

        “额?”李巧明一惊,指着文才,说道:“白先生,上一次这小子来买砖头,我闲暇之余与他聊天,说我祖上是小李飞刀,他不相信,我一时之间也有些怒气,于是与他打赌射苹果,把他买砖头的五十文钱,全都赢了,这小子不服,约了十天后再来一场。”

        “哦?那既然如此,我也想见识一下老李你的飞刀绝技,要不然今日我来做这个裁判,如何?”

        李巧明身子一颤,说道:“白先生开口,那自然没有问题。”

        “好。”白先生点了点头,看向李岩,说道:“你想怎么比?”

        李岩冷笑一声,说道:“他想怎么比?”

        李巧明怒道:“射苹果、飞鸽,都行。”

        “好。”白先生笑了,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狠厉,说道:“既然如此,这位兄弟何不说一下自己想要的赌注?”

        李岩说道:“依照约定,我们若是赢了,获得一百文钱,并且这盖房用的砖头,你们得给我们补齐了。”

        “哈哈哈……”白先生说道:“小意思,不过,你若输了呢?”

        李岩一怔。

        他可没想过自己会输。

        自己现在好歹也是军火系统认证的神枪手,怎么可能会输?

        见李岩不说话,白先生脸色一沉,说道:“你若输了,我们要的也不多,留下你师侄一只手。”

        “什么?”文才一听,脸色如苦瓜一般,难看到了极点:“师叔。”

        李岩心里也“咯噔”一下。

        这伙人,倒真是好狠的心肠。

        这白先生明面上是个主持大局的裁判,实际上还是站在李巧明这一边。

        “你们若玩不起,趁早走人。”

        “不过这砖瓦,可就别想要了。”

        “要想盖房,让人到其他镇子上拉货……”

        一旁众人,纷纷开口说着,都大笑起来。

        李岩眉头一皱,定神说道:“好,赌就赌。”

        “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