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96章 胡九天

第96章 胡九天

        回到甘岭镇,李岩便将胡大仙交给了赵副官,先下狱。

        三人回到住所,累得有些恍惚。

        这跑了一天,来来回回的,整个人身子骨都有些受不了。

        “师叔,我去烧个热水,待会儿我们三人一起洗个热水澡!”

        文才嘿嘿一笑,开口说道。

        “不错,不错,去吧!”李岩十分欣慰,拍了拍自己师侄的肩膀。

        夜色安详。

        文才离开之后,李岩拿出了一个八卦镜,递给了秋生,说道:“你把这东西,挂在院门上。”

        “师叔,这……这是干什么?”秋生一怔,有些不解。

        李岩面色凝重,说道:“总得要谨慎一些,那胡九天修炼多年,万一真的找上门来,你师父不在,我们也未必能对付得了他。”

        “师叔,要不要再贴些符咒什么的?”秋生问道。

        李岩点了点头,说道:“也行,快去吧!弄完了一起洗澡!”

        “好。”

        秋生拿着东西,屁颠屁颠地离开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八卦镜挂好在了院门上,符咒也贴在了院子里头。

        热水烧好了,三个大木桶。

        三人开开心心,进了澡堂。

        脱光了衣服,往滚烫的热水里头一泡,热腾腾的热气直冒而出,弥漫在屋子里头。

        “舒服!”

        李岩整个人身子都要酥了。

        原本以为九叔离开后,自己还能舒服小日子过上一段时间,没曾想遇到了妖邪害人的事情。

        好在没有耽搁时间,要是再晚一些,这山路难行,几人回来怕也不方便。

        “要搓干净些,今天流了不少的汗!”

        秋生嘀咕着,使劲地搓自己。

        李岩躺在木桶里头,只觉得一阵轻松。

        三人泡了约摸半个小时左右,忽然之间,“吱呀”一声,澡堂的门打开了。

        外头一股阴冷冷的风,吹了进来。

        “咦?这门没锁吗?”李岩睁开眼睛,有些惊讶。

        秋生也有些郁闷,说道:“我记得锁了的。”

        说着,从木桶里头出来,浑身颤抖,连忙去关门。

        刚到门口,秋生却是突然怔住了。

        “怎么了?”

        瞧见秋生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文才连忙开口问道。

        “师叔,师兄,院子的门,好像也打开了。”

        秋生乍了乍舌,开口说道。

        此时,阴冷的寒风,再次吹了进来。

        屋子外头,黑夜静谧,越发幽暗,隐隐约约,只觉得有些阴森。

        住所里头,也就那祖师爷大殿里头,尚且有微弱的烛光。

        李岩眉头一皱,似是察觉到什么,说道:“不是吧?我怎么记得你关上了。”

        “对啊,我也记得的?”秋生说着,回过头来,看向李岩和文才。

        三人对视一眼,顿时只觉得像是有一股寒意泛上心头。

        文才连忙从木桶里头爬了出来,顺手拿起一条毛巾,裹主了身子,说道:“秋生,走,我们一起,出去瞧瞧。”

        秋生点了点头,心里头微微一颤。

        今天白昼,才端了那山庙,不会这么快,那胡九天就找上门来了吧?

        三人内心一阵惊疑,一时之间,也没了泡澡的心情。

        李岩出了木桶,赶紧穿衣服。

        只见文才和秋生,蹑手蹑脚,走出了澡堂,朝着院门的方向走去。

        两人环顾四周,生怕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隐藏在角落里头,突然扑出来。

        好在,一切正常。

        师兄弟两人,来到院门前,朝着外头撇了几眼。

        大街上,空空荡荡,幽静安宁,并无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文才松了口气,说道:“可能真的是风把门吹开了,别自己吓自己。”

        秋生听完,也放心不少,说道:“赶紧关门,然后进屋。”

        “好勒!”

        说话之间,两人转身,准备往门里头走。

        刚一转身,心里头“咯噔”一下,吓得一个激灵。

        文才和秋生,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门框上头。

        李岩此时此刻,正好从澡堂里头出来,瞧见两人神色不对,似是在发愣,喊道:“怎么了?”

        “师……师叔……”

        “你……过来看……”

        文才颤颤地说着,瞳孔放大,一脸骇然。

        听到文才这么说,李岩眉头一皱,连忙取出了一把手枪,握在手中。

        走到院门外头,抬头一看,顿时也呆住了。

        这院门上,原本挂着的,是一面八卦镜。

        八卦镜,乃是驱邪辟凶的东西。

        可这一会儿的功夫,只瞧见那八卦镜,已经碎裂开来,镜面四分五裂。

        “真有邪祟!”

        李岩打了个激灵。

        “师叔,现在该怎么办?”

        秋生缓过神来,连忙看向四周。

        “小心一些,莫要着了道。”

        李岩说着,打量了院子里头。

        三人小心翼翼,在各个房间,屋子里头都巡视了一遍,倒也没发生什么异常。

        “不对啊?怎么没见有邪祟的身影?”文才越发疑惑,嘀咕着说道。

        李岩皱了皱眉头,似是想到什么,连忙再次跑到院门口,伸手去将挂在院门上的八卦镜取了下来。

        借着院子里头微弱的烛光,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八卦镜。

        只瞧见,八卦镜的上头,似是沾着一丝血迹。

        刚才这八卦镜挂在院门之上,三人抬头看,但黑漆漆的,瞧得不清楚,自然没有瞧见这血迹,如今三人瞧得一清二楚。

        秋生说道:“莫不是有妖邪来了,被这八卦镜所伤,所以匆忙逃离?”

        “很有可能。”

        李岩说着,放下了八卦镜,往祖师爷大殿里头走。

        文才、秋生两人,紧跟在他身后。

        三人进了祖师爷大殿,只见李岩拿起三柱清香点燃,朝着神像拜了拜,插在了香炉之中。

        照理说,这住所里头,供奉着道门神灵,即便那妖邪能够破得了八卦镜,也不敢贸然进入。

        李岩拿起了法坛之上卜算的五枚铜钱,口中默念咒语。

        念罢,将铜钱一掷。

        “叮”

        五枚铜钱,落在了法坛之上。

        “师叔,怎么样?”

        文才和秋生,凑上前来看了一眼,开口问道。

        李岩目光盯着五枚铜钱,一动不动,似是在解卦。

        缓了片刻后,李岩脸色骤然一变,一跺脚,说道:“不好,大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