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38章 美好日子

第138章 美好日子

        李岩、九叔等人,在成老爷家里头一住,便是好几天。

        九叔的伤势,也痊愈不少,元气也恢复了许多。

        不得不说,那陈师兄确实是个高手,一对一的情况下,竟然能伤到九叔。

        李岩甚至有些怀疑,这茅山二代弟子里头,最强并不是雷九天,而是那陈璇。

        如果真是如此,那此人也算是城府极深,能够隐忍了,放着一身本事,却甘于守在后山之地。

        清儿因为跟着李岩,所以这些天来,自然也待在了成家。

        平日里头,她时常过来服侍李岩等人,做起事情来倒也细心,十分诚恳。

        至于那管家和巫医,则被送了官。

        成老爷在小镇上,可是首屈一指的人物,连小镇上的官员都对他尊敬有加,成家的事情被压了下来,没有外传,管家和巫医也被下了狱,不出意外这辈子牢底坐穿是肯定的了。

        这日下午,李岩闲来无事,便在成家园子里头溜达。

        不多时,只见文才来了,“嘿嘿”一笑,靠近了李岩,说道:“师叔,我打听到了一件事情。”

        “唔?什么事?”李岩有些好奇,看着他。

        这些日子以来,几人都在成老爷家里头,一直未曾出过门,文才这小子,去哪里打听的消息?

        文才左顾右看了一下,一脸神秘,说道:“我得知,前几日,茅山大牢里头,那个怪老头,逃出大狱了。”

        “什么?”

        李岩一惊,瞪大了眼睛。

        这茅山大牢里头,总共才关了两个人,一个是九叔,一个就是那怪人。

        现如今,九叔逃出来了,那怪人也逃出来了?

        这……

        这大牢也真够牛的,短短几日,犯人全跑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大牢是犯人们的后花园呢!

        文才也捂着嘴巴,“咯咯“直笑,说道:“师叔,你说这茅山大牢,是不是很有趣?我听说……那怪人是直接打破牢房墙壁,冲出来的。”

        “这么厉害?”李岩一怔,说道:“不对啊!既然他有这个本事,为什么之前还一直被关在那里?”

        文才耸了耸肩,说道:“我也不清楚,估计是元气恢复了吧!这玩意儿,谁说得准,听说整个茅山都乱套了,那陈师兄和方师弟,都被那怪人给打伤了……这怪人也算帮我们出了一口恶气了。”

        “茅山的长老们呢?”李岩又问道。

        “不清楚。”文才摇了摇头。

        李岩微微颔首,若有所思。

        这事情乍一听,没问题,但仔细一想,就觉得其中古怪异常。

        毕竟,九叔能出来,是因为他们去劫狱。

        那怪人自己就能出来,为何还要在里头被关几十年?

        这一点上,就很难说通。

        不过,管他呢!

        李岩才不在乎这些,他巴不得茅山上头乱一些,这样那些长老也好分心,不用急于抓捕他们。

        “师叔,师父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回甘岭镇?”文才好奇地问道。

        李岩一笑,说道:“不急,痊愈了再说,反正现如今茅山上头乱得很,无暇顾及我们,我们在此地吃好喝好就可以。”

        两人谈话之间,只瞧见有一名下人,神色惊慌,匆匆往往,往成老爷的屋子里头走。

        “成老爷,不好啦……不好啦……”

        那名下人还未进屋,就大喊起来。

        “咦,发生了什么事?”

        文才有些惊讶,嘀咕了一句。

        “走,去看看。”李岩说着,也朝成老爷的屋子里头走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不要惊慌。”

        成老爷缓步走出,不紧不慢,开口说道。

        做生意多年,他的脾气性格,早已经沉稳异常。

        下人站稳了脚步,大口喘气,缓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老爷,我们……我们运粮的车队,在经过牛头岭的时候,被山匪劫了……还杀了不少人。”

        “什么?”成老爷脸色微微一变,说道:“库里储存的粮食,只够镇上居民食用不到十天了,这粮食被劫,就得要重新再运送一批,来来回回,至少半个月的时间。”

        成老爷做的生意里头,有米粮生意,这小镇上,属他家的米库粮食最多,一旦他家的粮食断供,其他商人的库存,必定也会出问题。

        “这牛头岭在什么地方?”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正是李岩。

        成老爷一见,连忙说道:“原来是李道长,这牛头岭,乃是往南的山林,距离小镇约摸十里地,从南面运粮来镇上,几乎都要经过此地,当然也可以绕路……只不过,平日里头这牛头岭山匪众多,我们一般情况下运粮,都是绕着路走,这不……一个月前,这里大雨,道路泥泞,不好走……大雨停后,镇上粮食短缺,我便铤而走险,让人走牛头岭,想要快一些,没想到……”

        说到这里,成老爷一脸懊恼,“唉”了一声。

        “若不是我抱有侥幸心理,也不至于此!”

        成老爷叹了口气。

        李岩眉头一皱,说道:“这小镇,不是属于庞大帅的管地吗?这牛头岭上有山匪,庞大帅也不管?”

        他话一出口,只瞧见成老爷和那名下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额?”李岩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又问道:“怎么了?难不成,我说的不对?”

        成老爷尴尬一笑,说道:“李道长,你是外乡人,怕是有所不知,这牛头岭上的山匪头子,据说就是那庞大帅家的外甥,早年间,庞大帅也是山匪的背景,靠着枪杆子才打出了一片天地,现如今,自家外甥当山匪,你说那庞大帅又怎么会去管呢?”

        “哦!”李岩和文才对视一眼,顿时恍然。

        文才说道:“那这么说来,镇上的百姓,岂不是很惨?”

        “唉!”成老爷无奈,摇了摇头,说道:“遇上这事,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李岩突然一笑,说道:“成老爷,要不然,我去与那些山匪谈谈,把粮食都要回来?”

        “你……你说什么?”

        一时之间,成老爷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李岩。

        就连一旁的下人,也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