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58章 庞大帅

第158章 庞大帅

        昆山,大帅府。

        庞大帅的府阁金碧辉煌,颇有气势,府门之前,一对石狮生龙活虎,看上去威武至极。

        几个守卫,持枪把守,身姿挺拔。

        马车行驶到大帅府门前,停了下来,林中鹤小心翼翼,下了马车。

        李岩跟随在他的身后。

        只瞧见林中鹤走到府门前,从衣兜里头,逃出了一个黄色的小本本,递上前去,对守卫说道:“大帅让我带人来。”

        守卫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便放两人进去。

        “等一下进去,别乱说话。”林中鹤压低了声音,跟李岩说道。

        李岩淡淡一笑,没有搭理他。

        两人走进了会客厅里头,庞大帅戴着军帽,气势威严,端坐在那里,他的身旁,坐着一位白袍老者,看上去有些许年纪,估摸着六、七十。

        “舅舅。”林中鹤一见到庞大帅,立刻露出了一脸笑容,喊了一声。

        李岩站在他的身后,不为所动。

        “嗯!”庞大帅应了一声,眉眼微微一眯,朝着李岩打量了一下,冷冷一笑,说道:“中鹤,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正是。”林中鹤眼睛一亮,连忙看向后头的李岩,赶紧说道:“看到大帅,还不行礼?”

        李岩也笑了,说道:“我又不在他手下做事,行礼做什么?”

        “放肆!”一旁的白袍老者,突然大喝一声,声响如雷。

        林中鹤吓得腿一软,李岩却是纹丝不动。

        那老者见状,似是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

        庞大帅冷笑,说道:“我听中鹤说,你大闹寨子,还调来了飞机大炮,手上还有武器,你说说看,你是哪个军阀手下做事?”

        李岩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一个道士,不在哪个军阀手下做事。”

        “道士?”庞大帅的脸上,露出了惊疑的神色,说道:“你一个道士,手上又怎么会有武器?”

        李岩笑了,说道:“道士难道就不能拿枪吗?那飞机、大炮说白了,不过就是我的障眼法罢了。”

        “障眼法?”林中鹤闻言,脸色一变。

        庞大帅瞪大了眼睛,似是有些不敢相信,撇了一眼身旁的白袍老者。

        白袍老者眉头一皱,思索片刻,微微颔首,说道:“我听说,道门之中,确实有不少的障眼法,不过……能变出飞机大炮的,还是头一次听说。”

        李岩淡淡地说道:“你孤陋寡闻,不足为奇。”

        “你……”白袍老者脸色一变。

        就算他是个高人,这一刻似是也有些怒意了。

        一旁的庞大帅却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站起身,说道:“好,好……不错,我看你也是个人才,且无论你刚才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你若真是在其他军阀手下做事,那你大可投靠于我,我付你双倍酬金……如果,你孤身一人,那正好,替我做事,我必定不会亏待于你。”

        林中鹤大喜,说道:“我就说舅舅爱才如命,李先生,你还不赶紧谢谢大帅?跟了大帅,你往后余生,那可是财源滚滚啊!”

        李岩冷冷一笑,震声说道:“富贵荣华,天做主由不得我,钢骨正气,我做主由不得天!当军阀,我不感兴趣,我只想当个小道士……庞大帅找我来,若只是谈这事情,那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李岩说罢,转身欲走。

        奶奶的,浪费时间。

        “慢着!”白袍老者,突然大喝一声。

        李岩停住了脚步,看向他,准备等他说些什么狠话。

        岂料,白袍老者突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小兄弟,老夫不才,也是修炼之人。”

        “噢?”李岩一怔。

        白袍老者说道:“修炼之人,有些傲骨,也是理所应当的,大帅……依我看,这位小兄弟刚才所说的话,想来不假,他应该并未在任何军阀手下做事,要不然……今日也不可能来此,李先生……你即为修炼之人,想必更看重的,是修炼的法门吧?”

        李岩笑了,说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有什么神通秘籍?”

        白袍老者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笑道:“李先生可曾听过天水门?”

        “天水门?”李岩一怔,摇了摇头。

        白袍老者似是也不生气,悠悠地说道:“我天水门,立于天江水畔,有八百年传承,法脉传于天水六郎君,虽说是民间法教,但古时也曾得道门大成修炼者青睐,传了一些神通秘籍,我看李先生年纪尚轻,不知是何派之人?”

        “茅山。”李岩淡淡地说道。

        心里却暗暗想,不得了,这家伙还真有神通秘籍?

        嘿嘿,有好东西,倒是可以谈谈。

        一时之间,李岩强压住内心的小惊喜。

        白袍老者闻言,面露喜色,说道:“茅山?哈哈哈……李先生,那我们可是有缘啊!这茅山,不就在庞大帅的管辖范围内吗?看你年纪,估摸着,是三代弟子吧?我与你们茅山风长老也算得上是故交,颇有缘分,李先生你若加入庞大帅麾下,日后我可多向风长老美言你几句。”

        “风长老?”李岩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他,说道:“你还认识风长老?”

        “当然!”

        见李岩这副吃惊的神态,老者顿时沾沾自喜,露出了傲然的神色。

        李岩突然说道:“奶奶的,风长老都死了,你还拿他出来装?笑话……我还当你认识萧清阳呢!讲话这么嚣张……瞧把你得意……”

        “你说什么?”白袍老者脸色骤然一变,怒喝道:“你好大的胆子,连风长老都敢拿来开涮,你作为茅山弟子,如此大逆不道,真当庞大帅赏识于你,我不敢对你动手吗?”

        话音落下,只瞧见他苍老满是皱褶的手,突然往身旁的桌上轻轻一摁。

        只请见“啪”的一声,那桌子上,硬生生烙出了他的手掌印。

        林中鹤一惊,连忙说道:“韩老请息怒,李先生不懂规矩,言语之间冒犯了!”

        “哟!”李岩笑了,说道:“这桌子可是死的,人是活的,弄个掌印出来,还吓我不成?”

        这一刻的他,杠精附体!

        白袍老者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难看到极点,怒吼道:“无知小儿,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说罢,身形一闪,一道白影,直朝着李岩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