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59章 白袍老者

第159章 白袍老者

        白袍老者一动手,林中鹤顿时一惊,连忙闪开到一旁。

        这白袍老者,人们尊称他为“韩老”,实力非凡。

        一直以来,这白袍老者就为庞大帅做事,据传,当年庞大帅得以起家,成为一方枭雄,还是因为这白袍老者给庞大帅移了祖坟的风水。

        这风水之事,不可不信。

        当年,庞大帅联合了自己二十来个兄弟,当起了山匪,打家劫舍的事情,没少干。

        后来,遇到了军阀的围剿,差一点身死,一伙人当中,只剩下庞大帅躲过一劫。

        救庞大帅的,便是韩老。

        韩老瞧见庞大帅容貌非凡,有帝王将相之威,于是跟庞大帅说,庞大帅之所以郁郁不得志,主要是因为家里头祖坟的风水不好。

        祖坟的风水,受到了影响,那即便命势再好,也难以飞黄腾达。

        于是,庞大帅许诺韩老,若是韩老能够帮他,待他成为一方霸主之后,必定善待韩老,而且帮助韩老发扬光大天水门,使得天水门成为一方大派。

        这里,就要提到一些派教的历史往事了。

        自打天下道门遍地开花之后,除了西方传入的佛教以外,其余的派教,皆成了不入流的门派,被称为“民间法教”。

        这民间法教,说白了传于民间,局限于一方地域,无法像道门这般广为人知,受人尊崇。

        有人说,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古之道门大成修炼者,已经将天下宗派运势,尽收囊中,这才使得其他派教难以发展。

        天水门作为一个小小的民间法教,比起道门正统派教,自然是属于不入流。

        但天水门当中的长老,却不甘心,妄图想要借助军阀的势力。

        这里头,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军阀的力量,来源于龙脉国运,这一点,在运势上,与宗教所对应的气运有所不同,所以,借助军阀之势,民间派教能够得以壮大。

        第二个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民间派教一直以来,对正统的道门,都有所忌惮,不敢明目张胆翻脸,因为他们知道,气运所在,难以颠覆。就如同龙虎山天师道一样,得天下气运加身,张家传承七十多代,至今不灭,即便当年道门内讧,也无法将天师道完全覆灭,这一点,他们修炼之人心知肚明。

        韩老一出手,庞大帅的目光变得凝重几分,屏息凝气。

        他知晓韩老本事非凡,但韩老出手,这还是他第一次见。

        一道白影,一闪而来,带着凌厉的劲风,转瞬之间,便到了李岩的身前。

        李岩脚下步子一晃,一掌拍出。

        “啪”

        两人掌势相对,立时爆发出一股气浪,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韩老身轻如燕,一个空翻,落在地上,双手不断打出,一道道虚影震空而来,带着无匹的威势。

        瞧得出来,此人修炼多年,道行非同小可。

        但李岩也不是吃素的,左闪右避,几个回合下来,竟然没有让韩老伤到分毫。

        韩老脸色一变,似是也有些惊讶。

        在他看来,以李岩的年纪,最多在茅山就是一个二、三代的弟子罢了,不可能是他对付不了的。

        更何况,茅山二代弟子里头,颇有名望那些,他也认得,所以他才会认定李岩是三代弟子。

        “无知小儿,待我降你!”

        韩老猛然之间,一声大喝,从衣兜里头,逃出了一个银白色的盘子,高举过头。

        “嗖”

        一股子狂风,突然卷入会客厅中。

        只瞧见那银白色的盘子绽放出璀璨的白光,一道道光华,耀眼异常,似是带着一股诡异的力量。

        “韩老施展神通了!”

        庞大帅惊呼一声,瞪大了眼睛。

        这一刻,林中鹤也看傻了眼。

        那白光凄迷四射而出,笼罩住整个屋子,一时之间,仿佛有一股诡异的能量,似是禁锢住众人身形一般。

        李岩在这一刻,也察觉到了。

        这韩老的法器好像是个宝物!

        他的眼神里头,闪出了一丝贪婪的目光,冷笑一声,说道:“有宝贝你早说!”

        “滴滴,激光剑已经就位……”

        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刹那之间,李岩的手上,多了一把激光剑,只见他一个健步,想要上前,朝着韩老刺去。

        那韩老突然大喝道:“景中真王,威制九天。手执三素,足踏九玄。金虎庇日,飞龙绕乾。黄神秉钺,绿齿持鞭。赦……”

        话音落下,银白色的古怪盘子,突然闪出一团金光,“嗖”的一下,将李岩的身躯罩住。

        李岩只觉得身子上面,像是突然被巨石捆绑住一般,身形顿时一滞,动弹不得。

        “哈哈哈……”韩老放声大笑起来,面露得意之色,说道:“小小道士,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李先生!”

        林中鹤一惊,喊了一声。

        只瞧见李岩举着激光剑,一副要劈斩而来的模样,却是整个人身形被定在那里,不能动弹分毫。

        韩老冷笑一声,说道:“我这‘银玄盘’乃是祭练了三十年的法器,能禁锢他人三魂七魄,这肉身能动,皆需要依赖三魂七魄的驱使,他现如今三魂七魄被禁锢住,怎么可能动弹得了?”

        “哈哈哈……”庞大帅大笑起来,鼓掌说道:“好,好……韩老出手,果然非同凡响,让本帅为之惊叹!”

        韩老负手而立,轻笑道:“依我看,这李先生的道行,也不过如此罢了,没你们说得那么夸张!”

        “对对对,韩老说得有理,在韩老面前,哪里敢有修炼者放肆?”庞大帅说罢,目光一凝,朝着林中鹤看去,喝道:“中鹤,我差一点被你忽悠了,你们那群酒囊饭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被一个小道士给骇住了,竟然还带来见我……”

        林中鹤脸色一变,哭丧着脸,说道:“舅舅,你听我说,这李先生那天确实很厉害……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突然……这个样子……”

        林中鹤要死的心都有了,本来还以为,自己为舅舅引荐了一位高人,能得舅舅欢心,万万没有想到,李岩竟然如此不中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