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68章 起坛

第168章 起坛

        夜色,渐暗。

        此次法事,由九叔来做。

        李岩搬了张凳子,坐在上头,手搭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看着。

        清儿姑娘在一旁,有些怯生生的样子。

        她一个姑娘家,这道士做法,见得不多,尤其是在这一群看上去稀奇古怪的神像面前。

        烛火微微摇曳,忽明忽暗,照在神像上,越发显得清幽诡异。

        九叔神态庄重,穿上了道袍,站在法坛之前,准备做法。

        毕竟,这一场法事,是为了师弟做的,自然不能马虎了。

        只见他面露恭敬之色,拿起香火,点燃,朝着面前的神像,拜了三拜。

        说实话,九叔心里头,还有些别扭。

        毕竟面前这个老君像,扛着一个火箭筒,对着自己。

        恍惚之间,还颇有自己师弟的模样,害得九叔还以为自己在拜李岩。

        呸呸呸!

        这该死的念头!

        九叔晃了一下脑袋,清醒不少。

        这开坛做法,可要专注一些。

        一般来说,这道门神灵很多,不同的道观可能供奉的神灵有所不同。

        当然,这跟观主的习性有关系。

        正一道,主要供奉的便是三清、张道陵张天师之类的,茅山一脉,供奉三茅真君较多,而武当山,则一般主供奉九天荡魔真武大帝。

        像什么全真一脉,则可能是道祖吕洞宾。

        但其实,一棵树上万朵花,天下道门是一家。

        供奉的有所不同,只要在于观主的喜好,以及神力的加持问题上。

        一般来说,神灵的级别越大,所需要加持的神力就越高,法事操作起来也就越难。

        天下道门,皆出太上。

        “太上”指的便是太上老君。

        太上一气化三清,分出道德天尊、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

        再往下,便是四御。

        茅山自称为元始天尊法脉,得传承于三茅真君,于是更偏向于供奉三茅,就如同武当山自号得真武大帝法脉一样。

        得法脉,并不代表着三茅真君便是茅山的开创者。

        这东西,细说起来有些繁琐。

        就类似于曹操在世之时,没有称帝,但是儿子曹丕称帝之后,追封自己老爹为“魏武帝”,等同于称帝,一个性质。

        三茅真君也是如此,虽未开创茅山一脉,但主上清宗坛,后三茅真君飞升之后,上清宗坛众长老、例如魏华存、陶弘景、葛洪等人开派,便将三茅真君定义为一派之主。

        李岩这个道观,供奉的神明就比较多了。

        上至三清四御,下至城隍土地。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堪称大型神灵军工厂。

        烧过了香,九叔拿起准备好的祭文,开始诵念。

        ……

        诵念完后,便将祭文烧了,让文才将大公猪牵来。

        “哼唧……”

        “哼唧……”

        一头公猪被拉了上来。

        “拿刀来!”

        九叔大喝一声。

        秋生拿着一把蹭亮的大刀,递上前去。

        这大公猪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命运不好,顿时叫得有些激动。

        这黑漆漆的道观里头,猪叫声格外清晰,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九叔眉头一皱,蹲下了身子,附在大公猪耳边,嘀咕了几句。

        不多时,那大公猪,就安静下来,也不叫唤了。

        清儿姑娘看着一脸好奇,问道:“李先生,这九叔……跟猪说还说什么?”

        李岩咧嘴一笑,说道:“我师兄在忽悠猪呢!”

        “忽悠猪?”清儿一怔,说道:“什么意思?”

        李岩说道:“凡能献祭给神灵的生物,皆能投胎成人,我们道教与佛教不同,我们不讲众生平等。”

        “不讲众生平等?”清儿有些惊讶。

        李岩点了点头,说道:“在我们道教看来,这天底之下,万事万物,皆有自己的命,你投胎成人,是你的命,你投胎成猪,也是你的命,猪生来就要被人吃,这也是猪的命……人世之间,万事万物,为果腹而存,皆是命……只要不滥杀,便可。”

        “那这以公猪供奉,不算滥杀吗?”清儿不解。

        李岩摇头,说道:“不算,这猪若能供奉给神明,等同于得神明恩赐,下一世便可转世为人,有的人犯下罪孽太多,需要无数次轮回才可得人身,而这猪只要献祭给神灵,下一世便可得人身,这猪知道了,必定是开心不已,哪里还会叫?”

        清儿瞪大了眼睛,说道:“你说得那么清楚,你又不是猪!万一它就想当猪呢?”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李岩一翻白眼,说道:“所以我才说师兄在忽悠猪呢!”

        大公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九叔取过大刀,口中念道:“紫微灵篆,御史传宣。六宫魔领,拱听灵篇。誓同山海,神鬼遵行。敢逆典律,押送北阴。腾空驾景,疾降坛庭。卢见王安,火速乘临。受吾词首,奏达帝宸。功成德备,保奏太清。急急如律令。”

        话音落下,手起刀落。

        “噗”

        鲜血四溅而出。

        只见那猪头一下子砍落。

        文才眼疾手快,拿着准备好的盘子,顺势一接,那猪头就掉落在了盘子里。

        大公猪挣扎了一番,没了动静,便倒下了。

        “师父。”

        看着血淋淋的猪头,文才也有些瘆得慌,连忙喊了一声九叔。

        九叔这崭新的道袍,都被溅了一身血,整个人却是面不改色,将大刀往一旁放下,说道:“献猪头!”

        “是。”

        文才毕恭毕敬,把装着猪头的盘子,往法坛上头一放。

        九叔拿起符咒,点燃,迎空一掷。

        飘落的符咒,似是发散出一股幽幽的气息。

        突然之间,道观外头,像是起了雾一般,朦朦胧胧的。

        一股子阴冷冷的风,突然从外面,吹了进来。

        冰冷的寒意,充盈在整个道观里头。

        在场众人,浑身不由得打了个颤。

        李岩的目光,顺势往道观外头看去,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只看见,迷蒙的雾气氤氲着,隐隐约约,似是出现几个鬼影……不对,神影,幽幽晃晃,正朝着道观而来。

        这神影看上去,威严万分,仿佛带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脸却是被一团模糊的光雾给遮掩住,怎么也看不清。

        九叔看了一眼外头,神色恭敬,震声说道:“都站起来,迎祖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