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70章 香火鼎盛

第170章 香火鼎盛

        这天一大早,李岩洗漱过后,便与清儿,前往李家观。

        来李家观供奉的信众特别多,不少甘岭镇的乡民们,听说李家观神像被加持之后,都特地过来祭拜,祈求神灵保佑。

        一时之间,李家观香火鼎盛。

        李岩站在观外头,瞧着进进出出的乡民们,心中大喜。

        这前来供奉的人越多,信仰之力便越多。

        这人世之间,用来收集信仰之力的,就是寺庙和道观。

        李岩只觉得,隐隐约约,身体里头仿佛有无数的能量注入一般,顿时精神百倍。

        “李道长。”

        “李道长,早啊!”

        前来供奉的乡民们,瞧见李岩,顿时大喜,纷纷上前打招呼。

        “哈哈,刘伯早,王嫂早……”

        李岩笑嘻嘻地说着。

        现如今,自己在甘岭镇,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一旁的清儿,眼神里头露出了仰慕的神色,看着李岩,说道:“李道长深得百姓爱戴,看来……李道长一定做了很多好事吧?”

        “没有,没有,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李岩摆了摆手。

        两人说话之间,便进了李家观。

        没过多久,九叔和文才、秋生,也来了。

        这些日子,自打回到甘岭镇后,几人生活惬意得很,闲来无事就串个门,喝喝茶,偶尔来李家观里头瞧瞧,生活乐无边。

        几人说话之间,外头来了一名年岁半百的老叟,双鬓花白,颤颤巍巍,提着一个篮子,走进了李家观。

        “老伯,小心些,慢点走。”

        文才瞧见老叟似是有些腿脚不便,喊了一声,连忙上去扶住了老叟。

        “小伙子,谢谢你!”

        老叟颤颤地说着,有气无力。

        文才扶着他,来到了神像前,他缓缓将手中篮子里头的供品,拿了出来。

        两个鸡蛋,一个苹果。

        与其他进来供奉的香客比起来,这老叟的供品,可谓寒酸得很。

        不过虽是如此,李岩等人,倒也不介意。

        供奉神灵,最重要的,便是心诚,与供品倒没太大的关系。

        有些商贾富甲一方,平日里头为非作歹,丧尽天良,妄图想要祈求神灵保佑,即便供奉山珍海味,这神灵也不会受之。

        老叟颤颤地跪了下来,嘴里头不住地念叨着,不断冲着神像磕头。

        他的神色,有些焦急,眉头紧锁。

        一旁的九叔“咦”了一声,对李岩说道:“师弟,这位老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看他……每一次磕头,嘴里都念叨着什么,难不成,遇上了什么事情?”

        李岩一笑,说道:“师兄,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要不……我们上去问问?”

        “好。”

        九叔说着,走上前去。

        正巧,这老叟已经拜完了神,正准备站起身来。

        九叔用手轻轻一托,将他扶起,笑着说道:“老伯,这边请!”

        说着,扶着他到了一旁。

        老叟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看了看九叔,又看看了李岩。

        李岩行了个礼,说道:“老先生,我是这李家观的观主,我刚才瞧见老先生跪拜之时,面有焦虑之色,莫非,老先生遇上了什么麻烦事?”

        老叟面色一滞,缓了半晌,没有说话,却是突然叹了口气。

        李岩说道:“老先生,你遇到事情,可以跟我说,说不定,我能帮上你的忙!”

        老叟抬头,看向李岩,颤颤地说道:“观主有心了!我确实遇上了一些麻烦事。”

        说到这里,只瞧见老叟的眼眶突然一红,整个人差一点抽泣起来。

        九叔一惊,连忙说道:“老伯,你慢慢说……”

        “老人家,你坐!”

        清儿搬来了一张小板凳,放在了一旁,扶着老叟坐了下来。

        老叟坐下后,缓了片刻,又叹了口气,这才开口,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原来,这老叟,不是甘岭镇的人。

        他是哪的?

        湘西,罗村人。

        罗村在湘西大山里头,常年不见天日,算得上是一个世外桃源。

        里头家家户户,穷是穷了些,但在这战争年间,得以安宁,倒也算得上安居乐业。

        老叟本是罗村人,几年前做生意,与两个儿子一同来到了这里。

        大儿子叫罗天、小儿子叫罗浩。

        两儿子身强体壮,做起事情来也勤劳,与老叟出来做生意。

        几年间,倒是赚了不少的钱。

        可前些天,罗天生了重病,医治无效,就死去了。

        老叟与罗浩伤心至极,寻思着人死了,总得要落叶归根。

        那年代,人们的思想,还比较传统,甚至一直到现如今,这种想法也印刻在不少人心里。

        可是,落叶归根,说起来简单,办起来却难。

        此地距离湘西,山遥路远,那湘西之地,更是迷雾重重,崇山峻岭难以翻越。

        活人进出一趟,都是不易,更别说,还要带上一具死尸了。

        老叟心里难受,想着自己儿子客死他乡,越发不忍。

        这一日,正好听说了李家观,于是老叟便来此祭拜,想寻个心安。

        听完老叟所说的事情,九叔等人,脸上都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文才有些郁闷,说道:“这个麻烦,确实不小。”

        寻常的抓鬼降妖,他们不在话下,寻龙点穴,也可试试,治病救人,倒也还行。

        可偏偏,这运送尸体这事情,麻烦得很。

        这李家观刚开观没多久,这第一单活,就如此让人头疼。

        李岩迟疑了一下,看向九叔,说道:“师兄,你可有办法?”

        九叔面露难色,想了想,说道:“办法倒有,不过,确实要辛苦一些。”

        老叟听罢,神色一震,如同看到希望,一把拉住李岩,央求道:“李道长,我年岁已大,此生仅剩此心愿,若李道长能够帮忙,老朽感激不尽。”

        李岩连忙说道:“老先生放心,我们一定想办法帮你。”

        说话之间,看向了九叔。

        九叔眉头紧锁,想了想,说道:“要想运送尸体,前往罗村,那么就必须要借用到一种术法。”

        “什么术法?”

        “赶尸术!”

        “赶尸?”众人闻言,心中一惊。

        九叔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赶尸一术,源于湘西一代,古时颇有威名,据传乃是起源于黑巫,当年……蚩尤与炎黄大战,士兵横尸遍野,于是,蚩尤便让手下大巫师,借用赶尸之术,将尸体赶回苗疆之地,师弟,你若想帮忙……唯有学这赶尸之术方可。”

        李岩眉头一皱,说道:“难不难?”

        九叔一笑,说道:“难倒是不难,毕竟我道门术法之中,也有这赶尸的法门,只不过……这路途遥远,这一去,也得要好些日子,而且,这罗村深处在大山之中,师弟你要寻到,恐怕不易。”

        还没等李岩说话,一旁老叟,突然激动地说道:“这个没问题,我可以让我小儿子,随同李道长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九叔说着,看向了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