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九叔之我有一个机械库在线阅读 - 第173章 入山

第173章 入山

        夜晚,山中幽邃。

        湿气浓厚,蛇虫鼠蚁出没,阴暗至极。

        罗浩早有准备,拿出了驱蚊水,涂抹全身,十分热心地递给了李岩。

        李岩摇了摇头,说道:“我不需要。”

        “额?”罗浩一怔,说道:“李道长,这山中的蚊虫,毒得很,叮你一口,包能长得比头还大。”

        李岩笑了,说道:“我有真气护体,无妨。”

        “哦哦,那我多涂点,要不然没人跟我分担伤害,全来叮我了。”罗浩恍然,连忙又再涂抹了一层。

        李岩从衣兜里头,抓出一把糯米,洒在死尸罗天的身旁,绕着尸体,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口中念咒:“令叩急速,雷吼雷奔,天阴地黑,日月昏蒙。万魔拱手,符到即从。起……”

        话音落下,手中铜铃一摇。

        “叮铃……”

        一连串清脆的声音,骤然响起,回荡在黑夜之中。

        只瞧见地上躺着的死尸,身体骤然绷直,直挺挺地,一下子立了起来。

        李岩一笑,取出一张符咒,往死尸脑门上面一贴,喃喃说道:“人已死,莫问生前事,今日送你落叶归根!”

        说完,转过身来,迈步便走,手中的铜铃又是轻轻一摇。

        罗天的尸体跟着一蹦一跳,紧随在李岩的身后。

        李岩和罗浩,走在前头,很快便入了山林。

        深邃的夜,显得更加静谧,缓缓弥漫在空气之中的雾气,带着沉沉的湿气,冰冷的寒意,像是要渗入人的骨髓里一般。

        山路难行,李岩走起来,倒还好些,这罗浩有些年没有夜晚行过山路了,走起来格外小心翼翼,生怕磕着碰着。

        好在,一切倒还顺利,走得虽然慢了点,但也没瞧见什么凶猛的野兽。

        罗浩的手中,提着盏灯笼,灯罩用纸糊了好几层,微弱的烛光照出来,只堪堪瞧得见前头不远的路,再往深一点去,就完全看不着了。

        虽是如此,但随着越往山林深处而去,这湿气越发浓厚,灯罩之上,都泛起了一层模糊的水气,时不时地还得要将灯罩取下,擦拭一遍。

        两人一路走着,闲来无事,自然聊了起来。

        罗浩咧嘴一笑,对李岩说道:“李道长,你可知道我们这里的传说?”

        李岩笑道:“没来过,不知道。”

        罗浩说道:“我小时候,听老一辈的人说过,我们这片大山,有一个主管的神明,叫‘森婆娘娘’。”

        “森婆娘娘?”李岩微微一怔,说道:“我怎么没听说过?是山神吗?还是土地?”

        罗浩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山神,也非土地。”

        “噢?”李岩一笑,说道:“难不成还是什么地仙?”

        罗浩耸了耸肩,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山中的村庄,逢年过节,都要祭拜这森婆娘娘,祈求风调雨顺,平平安安,我听老一辈的人说,早年间,祭祀这森婆娘娘,要以童男、童女才行。”

        李岩眉头一皱,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森婆娘娘,还有吃人的癖好不成?”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罗浩露出了不解的神色,说道:“听老一辈的长者说,送去的童男童女,会变成娘娘身边的童子,跟随着娘娘,如同成仙一般,所以……在早年间,谁家的小孩要是能被选中,送去祭祀森婆娘娘,就如同祖坟冒青烟,荣耀至极。”

        “胡说八道。”李岩冷笑一声。

        他算是听出来了。

        这森婆娘娘,似乎并不是什么地仙,很有可能,是什么妖怪。

        “胡说八道?”罗浩一怔。

        李岩点头,说道:“气浊为妖,气清为仙,凡人想要成仙,难如登天,又岂是通过供奉祭祀就能够做到的?你们现如今,还有这个习俗吗?”

        罗浩摇了摇头,说道:“很早就没了,自我爷爷那一代,以童男童女祭祀森婆娘娘的习俗,就已经取消了,听说……是因为山中人口少,长此下去,哪来那么多人送去祭祀?不过听闻……这类型的祭祀取消之后,森婆娘娘曾大发雷霆,我们罗村,就曾遭遇过一次恶狼围袭。”

        “噢?“李岩颇感兴趣。

        罗浩说道:“听我爷爷说,那是在他小的时候,那一年,村子里头的村长决定,取消童男童女祭祀的习俗,于是……那一年祭祀,人们以五畜、瓜果供奉,没曾想,因此就触怒了森婆娘娘,当夜村子便遭遇了恶狼的围攻,成千上万的恶狼,仿佛凭空出现一般,袭击村子,一夜之间,死伤百人,惨不忍睹。”

        “后来呢?”李岩问道。

        “后来?”罗浩苦笑一声,说道:“第二年祭祀,村长依旧坚持不以童男童女祭祀,村里人都支持他,毕竟,虽说孩子能成仙是祖上修来的福分,但谁又希望自家孩子离开自己呢?所以……第二年,村民们都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打算应对恶狼的袭击,没曾想……这一年,却是安然无恙,从那以后,这种陋习,就被取消了,每年祭祀,人们只以牛羊、瓜果供奉,山中许多村落得知之后,也纷纷效仿。”

        “看来,还真的挺邪门的。”李岩眉眼微微一眯,若有所思。

        “那可不?”罗浩笑道:“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赶尸匠出入山林之前,都得要供奉森婆娘娘一番,要不然,很有可能就在路途之中,遭遇枉死之灾,总而言之,在当地村民看来,森婆娘娘就是这一片大山里头的神灵。”

        年代久远,这些事情,罗浩也只是听说,毕竟,谁也不曾亲眼见过这森婆娘娘。

        所以,对于他来说,也是持有半信半疑的态度。

        好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毕竟现如今的他,与父亲生活在外头,这山中的事情,也懒得去管。

        迷蒙的雾气,不断弥漫而来。

        黑暗之中,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猛然之间,只听见密林的深处,传出一个声音:“过来……过来……”

        这声音,幽幽荡荡,回荡在山林之中,让人毛骨悚然。

        “什么东西?”

        罗浩惊得身子一颤,瞪大了眼睛,朝着李岩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