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完整,有缺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完整,有缺

        那位前辈并非是真龙仙宫的宫主,甚至没有吸取本源成功化真龙,至死也不过是个亚龙种罢了。

        但是自己看到那位前辈留下的书籍时,还认为是其胡诌的,他在掌控真龙仙宫后,搜遍各地也没见过什么残念。

        那位前辈留下的古籍上还说,残念应该是一个极其强大的生灵所留,其生前的实力,甚至可能超出仙帝。

        残念来自真灵界,据说在十分遥远的时代,是可以和现在的唯一真界相提并论的一个世界。

        那位前辈在见到残念后,残念只说那位前辈气息有些像,但不是他等的人,他在等一个自真灵界来的人。

        现在眼前发生的景象,证实了那残念的确是存在的,如果那位前辈的事迹也为真,现在那道残念要显化,只能是为了玄生小友。

        可玄生小友是土生土长的九霄大陆人啊,其事迹自己也是知道的,从小就是在九霄大陆长大,怎么可能是什么唯一真界的人?

        所以他刚刚看张玄生的目光才会那么震惊,不过此时他也慢慢冷静下来了,可能是玄生小友的气运作怪吧,引起些异象也不奇怪。

        随着那股仙道力量凝聚,一道半透明的虚影出现在张玄生面前。

        虚影是一个男子,身穿黑白相间的道袍,面容刚毅俊朗,即使没有灵气波动,也能让人感觉到其滔天的气势。

        张玄生刚刚因为准备离去,此时正站在龙傲天的头上,处于俯视视角,面对这样一位超级前辈的残念,感觉有些不太好,于是便准备下来。

        可还未等他动作,那残念的男子变抬头说道:“不完整……有缺……”

        断断续续的五个字,让张玄生一头雾水,还想再沟通,那残念所化的男子却消散了。

        而且张玄生和龙古有种感觉,这次好像是真的彻底消散了,仿佛刚刚现身说出那五个字,耗尽了所有力量。

        张玄生有些郁闷,能够以仙道力量显化,却只能说五个字?这不合理啊!

        如果真想说什么,别整那些花里胡哨显行,直接传声音,岂不是更省力量。

        “没想到古籍上记载的是真的,真的有残念存在,经历了如此久的时光,还能借用青铜仙殿残存的仙道法则进行显化,只可惜啊……”

        龙古叹息道,对于这种强者也抵不过时间,有些感慨。

        “咦……等等!”

        忽然龙古吃惊道,他发现青铜仙殿残存的仙道法则不见了,一丝都不剩了。

        “怎么了?”

        张玄生被龙古的惊呼声下了一跳,他正想刚刚残念所说话的含义呢。

        “青铜仙殿所残存的仙道法则……不见了,被消耗掉了!”

        龙古感觉十分不可思议,仙道法则怎么可能凭空消失?除非是被消耗了!

        张玄生此时也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的古怪感更甚,那残念只说了五个字,竟消耗掉了青铜仙殿现存的所有仙道法则,究竟是为什么?

        还有刚刚残念是抬头说的,究竟是对自己所说,还是对龙傲天所说?

        如果是因为自己而现身,自己刚来真龙仙宫时他就可以出现,是因为龙傲天刚刚补完本源吗?

        不过虽然龙傲天智商不太行,但本源已经完整,又何来的不完整之说,还有那个有缺。

        难道是对自己说的?可自己好好的,又没有缺斤少两,完整的很啊,还是完璧之身呢。

        “前辈,这道残念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对谁都说那样的话吗?”

        张玄生问道。

        龙古给张玄生说了他们真龙仙宫记载的事迹后,张玄生更加迷惑。

        真灵界?自己的确算不上土生土长的九霄世界人,但自己是地球人啊,哪是什么真灵界。

        想来是这道残念快消逝了,又见到自己这样的气运之子,就出来见一面口嗨下吧……

        “玄生小友不用放在心上,这道残念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所说的话更不可信。”

        龙古怕张玄生胡思乱想,于是解释道。

        “前辈多虑了,玄生的对这些不在意的。”

        张玄生笑着道,他是真不在意,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经此一事,龙古和张玄生也不再多絮叨了,告别后,将其送出了真龙仙宫。

        张玄生乘着龙傲天,带着球球,直接破开空间而行,他要先赶回九霄大陆。

        ………………

        西方,神圣大教堂中,苍老的教皇正看着魔法水晶中记录的影像,那是大渊一战的详情。

        如全息投影一般的影像,在教堂半空中播放,下方的人们看着影像,神色渐渐发生变化。

        到张玄生出场后,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一塔镇群魔,一言定生死,那个年轻人的实力让他们捉摸不透。

        直到其成功的封印整个大渊,更是让除教皇外的所有人都十分震惊。

        然而这还不是结局,后面居然还记录了张玄生和魂冢的第九魂灵一战,更是让一些人胆寒。

        要知道那魂冢诡异无比,每一个魂灵都至少是十二阶魔导师以上的存在,即使在神国中,也堪称横行无忌,圣卫军几次围剿都未能建工。

        没想到第九魂灵居然被一个东方的年轻人给杀了,还是被借助上帝力量,以东方的惩戒方式所杀。

        影响播放完后,整个教堂内鸦雀无声。

        “史宾赛,你怎么看?”

        教皇懒洋洋的问道。

        被问道的红衣大主教史宾赛立马回神,恭敬的答道:“那位东方世界的张玄生,与其说是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不如说是受到上帝的眷顾,不可轻易为敌。”

        教皇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史宾赛,让史宾赛冷汗直流,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良久后,教皇似是有些失望,道:“我不是问你对那个年轻人的看法,我是说魂冢的事情。”

        史宾赛这才恍然,虽然那张玄生看起来十分强大,又受到上帝眷顾,可我们神国也没必要怕他,不如说其除了魂冢的一位魂灵,对他们神国来说是件好事。

        可教皇之前不是有意东征吗?他在这位教皇手下工作了上百年,可还是摸不清对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