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二章:来,一起上吧

第五百一十二章:来,一起上吧

        上苍之上,虚无之地。

        “没想到那人竟然留下了这种东西,针不符合他的性子。”

        “如此一来那只老鼠倒未必能带出那件东西。”

        “那他就没用了。”

        “如何惩处?”

        “是祂放进来的,让祂处置吧。”

        “可。”

        …………

        神陨之地中,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回,天空重新放晴。

        原本争斗的众天骄之前的时间仿佛被停滞了一般,此时才开始走动。

        几乎是同一时刻,众人醒来,眼中都尽是沧桑,显然在里面待的时间不短,心灵也受到了洗礼。

        时间开始流动,众人皆是一脸惊异不定的看向最初魔核所在的位置。

        便看到张玄生站在原地,一手托魔核,双目微闭,似乎在感悟着什么。

        “他取到了!”

        有人惊呼,因为记忆中张玄生在时间停滞前并不是那个姿势,只能说他比其他人先醒来,或者有不一样的地方。

        普渡僧人眼中涌上一丝阴霾,想要出手强夺,但是却被赤峰和幻幽的道法绊住,不得不抵挡。

        腾挪之间,他将袈裟祭出,拼着法宝损坏,硬吃一招,直接俯冲向张玄生,手上佛钵无量光,口中颂经,俨然是绝世一击。

        张玄生睁眼了,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明明是一刹那的事,却给人一种很漫长的感觉,让每个人都清晰的看到了他的瞳孔。

        这次不再是以往如星河般的浩瀚,而是黑洞般的无底深渊,又透着随性的狂放。

        黑雾再次涌起,但源头并不是张玄生手上的魔核,而是从他身上涌起。

        说时迟那时快,一张通天巨手横空而出,单指抵住了普渡的佛钵。

        一边佛光万丈,一边魔气滔天。

        黑雾凝型,一尊顶天立地的魔身法相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身黑袍,面容和张玄生仿佛,只是眼角有一道魔纹,霸绝天地的气势充塞整个神陨之地。

        “嘶——”

        “那、那是什么!”

        “难道是那位万界魔尊之首借张玄生之身复活了!?”

        “法身而已,居然能击退那个普渡。”

        “张玄生他……现在还是张玄生吗?”

        “……”

        在场的天骄震惊不已,华晨也是目瞪口呆,他知道玄生大人争夺机缘总能赢到最后,可没想到连这种试炼都通过了吗?

        而且看现在这样子,不会转修魔了吧?

        张玄生本人立在战场中央,感受着狂风从脸庞拂过。

        这种感觉很奇异,“启动”魔身法相后,他还能借用一部分法相的魔道法则,似乎情绪上也有一定的转变。

        现在的他感觉做事随心所欲,不求他,但求一个畅快。

        张玄生必须承认,苏临留给自己的这尊魔身法相,确实强大,是自己现在三尊法身中最强的!

        禁忌存在的魔道,岂是仙王可比的?

        魔身法相指间发力,将普渡击退。

        张玄生向前迈步,在场的所有天骄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包括在半空中的赤峰和幻幽,也是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主要是两人不知道现在的张玄生是什么情况,看现在这股气势,他们还以为真是万界魔尊之首复活了。

        “刷刷刷——”

        此时还有天骄在陆续赶到,之前的魔雾将神陨之地的所有天骄都拉了进去,顿时让天骄们明白了这次出世的到底是何等传承。

        无上禁忌存在的传承啊!

        就算是九死一生,那也要去搏一搏!

        张玄生向前走了几步,环顾四周,露出了有些张狂的笑容。

        “我现在只想打死在场的诸位,或者被在场的诸位打死。”

        右手放在剑柄上,身后魔尊法相威势滔天,震的在场的天骄一时间竟无人敢动。

        “来,你们,一起上吧。”

        话音落下,在场依旧无人动作,幻幽和赤峰各怀心思不提,普渡却是坐不住了。

        他的身份可是见不得光的,若是他不能取到张玄生手中的东西,那些个存在要再想拿魔核,就需要“守规矩”了。

        让他们心情不好,他的真佛之路也到了尽头,就连看好自己的那位也未必会出面保他!

        三百僧兵一拥而上,配合普渡,结成佛家大阵,一个个如同远古罗汉重新临世,金光耀的人睁不开眼。

        “普渡,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三百僧兵配合他本身,简直已经突破仙王境界的战力限制了。”

        “看来之前他还是有留手,若是早摆出这阵势,就算赤峰和幻幽合战他也不敌吧。”

        “张玄生不会……也要被度化吧?”

        “……”

        每个天骄此时心中的念头都不同,但都紧紧的盯着战场中央。

        在万众瞩目之下,张玄生和身后的魔身法相同时动了。

        不知何时,那魔身法相手中竟也出现了一把剑,与张玄生动作相同。

        剑式.遁一。

        宛若是自远古时代跨越时空的一剑,寂寞的足以斩断时光。

        空中的两道魔痕高挂,而那三百僧兵和普渡则是定格,天地间唯有无上剑意纵横。

        “砰砰砰——”

        保命勾玉破碎的声音连片响起,三百僧兵身上一一出现传送之光。

        不仅如此,在场的天骄除了华晨以及幻幽和赤峰外,也陆续出现保命勾玉破碎的情况。

        一时间,场中尽被传送光芒笼罩。

        “那是怎样的一剑啊!”

        华晨的眼中充满了崇拜与狂热,他没有完全看清楚,但他知道,方才玄生大人本尊的一剑斩向普渡,魔身一剑则是斩向那三百僧兵。

        没有任何一剑直指在场的其他天骄,但是光那种无上剑意笼罩在此,诸多修为一般的天骄便已“死”了一次。

        堪称是绝杀!

        “不该在此的人,早该退场了。”

        张玄生瞥了一眼半空中定格的普渡,笑道。

        “咳——施主,你好像也不该在此啊,真灵地对他们很重要,对你却不算什么。”

        空中,普渡一炮染血,有微弱的佛光在伤口处闪耀,却有被剑意不断的泯灭。

        普渡竟抗住了这一剑!

        张玄生笑了笑,普渡的意思他明白,他此时的战力放在纪子战中,着实有些欺负人了。

        但这个老不修,又何尝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