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章:强势,逼出唯一真界

第五百四十章:强势,逼出唯一真界

        我张玄生,从来都不靠天资悟性吃饭,而是……靠运气啊。

        力量层次攀升,剩下的,莽就完事了。

        更高层次的仙道法则在他体内随意游走,随着灵冲躁动起来,自觉地已最合适的方式配合张玄生出招。

        那擎天的量天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推,剑荡青云。

        天有多高我已知,然后呢?

        “你下去吧。”

        张玄生对龙傲天嘱咐了一声,便腾身而起。

        下面的战斗不是可以顾忌风度的了,站在龙傲天头前固然潇洒,但也未免太过托大,余波之中龙傲天都可能受伤。

        龙傲天谨记老大的教诲,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只需要照做,别开口问就是,于是转身直接飞往下方,边飞身形边缩小,不然落到九霄阵营中也未免太占地方。

        “号令天道吗?可天都无法制我,你又如何?”

        歓帝冷静了几分,又阴笑看着张玄生,好像上次被雷劫劈的逃窜的人不是他一般。

        若张玄生在九霄天道的加持下能进入仙帝境,他二话不说就走,这次事不是他能办的。

        可就算得了加持,也不过是仙王绝颠罢了,他不信还真有人能跨越仙帝的门槛,越阶而战,就算那些古老的禁忌存在,年轻时也不会有此等战绩。

        张玄生懒得跟歓帝回话,只是翩若惊鸿的一剑,自下而上,没有改天换地的气势,但暗藏的杀机却让歓帝寒毛直竖。

        再也顾不得身份体面,量天尺回手化为正常长度,挡下了这一击。

        “轰——”

        那根本不是金铁交戈的声音,简直像是两个世界碰撞时发出的灭世之声。

        虚空自下而上像是被打的凹陷,巨大的气团升腾,无尽的罡风向四面八方流窜。

        而歓帝本人则是被这一剑击退,向天外天飞去,张玄生本人紧随其后。

        歓帝稳住身形想要反击,却被那同样的剑式抢得先机,一步步退往更深处。

        “小子狂妄!”

        歓帝察觉到了张玄生的意图,竟然想以这种方式直接将他击出界膜,离开唯一真界。

        这确实是顶尖修炼者较量时常用的方式,毕竟一举一动都毁天灭地,在唯一真界太难施展,就算到了天外天,那强大的冲击波也会令唯一真界遭难。

        所以他们便会突破界膜,直接到界海虚空中战斗,这样方可无所顾忌。

        但那通常都是双方自觉飞出去,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被一个小辈强推出去!

        九霄边境处,仙王们一个个都睁开神目,看着这场旷世大战。

        此时众人察觉到张玄生的意图,一个个也是震惊不已。

        “以仙王战仙帝,居然还处于主动姿态,真是个逆天的妖孽。”

        “再这样下去,歓帝要被直接击出界膜了。”

        “要真是如此,歓帝这回可丢脸到姥姥家了。”

        “没事,歓帝的姥姥多半早已坐化。”

        “慎言,若是歓帝胜了,将面临清算,仙帝无所不知。”

        “快看,到界膜处了!”

        “……”

        仙王们纷纷惊叹,看到歓帝退至界膜处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找死!”

        星空中的歓帝怒吼一声,稳住身形,青绿色的光芒照耀整片星海。

        数不清的大星受其牵引运转,周身有诸多异象显化,有上古荒兽咆哮,有真龙怒吼,还有饕餮吞噬星空的景象,那都是他证道路上曾经斩杀过的对手。

        衣衫崩碎,歓帝的上半身伤痕累累,那都是他证道路上对手们留下的,是他缅怀过去的记号。

        此时那一道道伤痕变得通红,身上肌肉隆起,筋脉爆响,血气震颤星海。

        转而双手握住量天尺,这一瞬间,那量天尺真带了灭界的力量,朝下方以力劈之势落下。

        张玄生面色平静,只是精气神提到巅峰,遁一剑式继续递出,紫霄剑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战意,兴奋的发出剑鸣。

        这一幕就像是来自凡间的剑客,朝上袭杀高高在上的神祗。

        交接处再无声息,短短一瞬间,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唯一真界一众观战者的眼中。

        “嘶——”

        九霄边境处,不论敌我发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是要逆天啊,歓帝陛下方才明明已经动用全力,气血之力全面爆发,竟然还是被击退了!”

        “那张玄生的剑道造诣太高,恐怕已至剑帝境界,否则不可能威胁到歓帝。”

        “何等惊艳,我悟了,我悟了,我看到前路了!”

        “……”

        西北两域的仙王中,有一位剑修,沉寂片刻后,忽然狂喜的大笑,看了眼手中相伴多年的道剑,洒然离去,脑海中全无歓帝瞑帝的旨意。

        而九霄一边,琳琳则是有些不满。

        虽然她看不到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那几位好心的姐姐方才使用术法结合灵讯通,让她看到了对决的影响。

        因为速度太快,她还是看不清,但起码有种看着玄生哥哥的“参与感”

        现在这都打出唯一真界了,她感觉有些无聊。

        “小师弟,竟然这么强了。”

        叶翩跹此时心中不知该高兴还是失落,明明小师弟给了自己修炼用的系统,本以为这次见面时,她修为已经赶了上来,可结果还是很遥远。

        “喜欢挨揍的,你怎么看?”

        柳红枫朝凌子涵问道,觉得凌子涵总是和张玄生鬼鬼祟祟的私聊,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好像凌子涵知道张玄生的秘密更多。

        “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但最后赢得肯定是玄生兄弟。”

        凌子涵很有信心,玄生兄弟光是那一身气运,就已立于不败之地了,到了界海虚空之中,变故很多,歓帝怕是要倒霉。

        “哥哥,雪儿觉得现在该担心的是其他事哦。”

        凌墨雪看着边境外的一众仙王,张玄生不在,对面剩下的战力可是要压过九霄的。

        但这不是最令她担心的,她看了眼还害羞的和因缘天碑对峙的瞑血渊碑……

        帝器已出,本人态度明显,瞑帝,真的只会在后面看戏吗?

        玄生师兄和歓帝打出了唯一真界,此时若是再来一名仙帝,她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