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八章:回归

第六百四十八章:回归

        离开了圣灵国都,张玄生本想着再去见见徐缺谭皖他们,但想了想就作罢了。

        搞得自己好像很不自信,以后见不到了似的。

        有些想家了啊。

        “走,我们回家。”

        张玄生拍了拍袖中被封印的西大陆,自语道。

        门扉打开,一步迈入。

        …………

        “玄生哥哥~那里不行~”

        “啊,疼~”

        “不行,不要,再这样下去……啊~豆豆会坏掉的!”

        “……”

        张玄生满头黑线,吼了声:“住嘴!”

        即使在界海虚空中没有其他生灵,但也不是你如此放飞自我的理由。

        豆豆半瘫在飞舟上,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好一幅惹人怜爱的样子。

        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张玄生对她做了什么呢。

        张玄生不过是想问点话,但豆豆这妮子嘴硬得很,死活不开口,哪怕他十八般武艺都用上,她口风依旧很严。

        “说,灵虚界是怎么回事?灵圣是什么?天元秘境中给我留的字条到底有什么隐意?为什么当年要拉我来真灵界?”

        张玄生滔滔不绝的抛出问题,然而豆豆只是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只会说:“豆豆真的不清楚~”

        “我现在就折返回去找道一前辈,让他问你,仔细想想,灵虚界保存在他那好像更安全。”

        张玄生装着样子说道。

        “别,玄生哥哥,万一那家伙对我行禽兽之事怎么办?豆豆只爱玄生哥哥~只可惜……”

        豆豆抱着张玄生的胳臂撒娇,让张玄生脸越发黑了。

        只可惜什么?想说我禽兽不如?

        “好好说话。”

        张玄生揉了揉眉心。

        “其他的豆豆不知道,豆豆只知道灵圣可以给玄生哥哥。”

        豆豆做出让步,总算说了点有用的。

        “灵圣是什么?有什么用?”

        张玄生追问。

        “不知道。”

        豆豆一脸无辜。

        张玄生:……

        “那现在给我吧。”

        张玄生记得豆豆曾经提起过,等他仙帝境时灵圣就可以使用。

        “当然可以给玄生哥哥,但其实这东西建议玄生哥哥还是等超脱以后再用。”

        豆豆眼珠子溜溜转。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吗?那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用最好?”

        张玄生狐疑。

        “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嘛,豆豆也只是笼统的记得一点,如果你现在使用灵圣也有裨益,但提升有限,可等到你超脱以后再使用,将会是质的飞跃。”

        豆豆含糊其辞道。

        张玄生若有所思,所以当时唯一真界的禁忌存在才会想抢夺灵虚界吗。

        “那元始前辈留下的字条呢,多半不只是为了告诉我仙帝以后的晋升途径吧,这种消息在仙帝那里就可以得知。”

        张玄生回想刚到真灵界时候的事,当时其中有一句话“修真者,求真灵”,结合后面他遇见普华僧人的事,他以为是关于寻真的事。

        但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那么简单……

        真灵,真灵……难道和真灵界还有什么关系,也是拉他去真灵界的原因?

        他现在真想在找元始道人当面问问,可惜找不到对方,甚至元始道人现在究竟是死是活都很难说。

        “待玄生哥哥修的唯一真我,超脱以后自然明白。”

        豆豆嬉笑着道。

        “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张玄生熄了强行逼问豆豆的心思,虽然这小妮子嘴花花,很多时候装糊涂,但有些事她也的确未必知道。

        “对了,给我真灵界的几个朋友的灵讯通上装个九霄OL,也算帮过他们了。”

        收起豆豆前,张玄生提醒道。

        诸如岳焕之流,没有外力,估计寿元将尽前修炼到仙王后期都够呛。

        “玄生哥哥放心,豆豆保证完成任务,一个不拉!”

        豆豆拍着胸前贫瘠的大地,一幅好标兵的样子。

        ………………

        唯一真界,北域,仙魔之森。

        有两名青年修士正飞遁着。

        一人身穿兽皮衣,个头较高,一股子蛮荒气息从其身上散发,凌乱的发梢下的眼神冰冷,面容如刀削一般,说不上多么俊朗,但透着一股刚毅,只是衣衫染血,显然受了些伤。

        另一人身穿白色锦衣,腰系紫金玉带,气质出尘,一张足以迷倒天下大半女子的俊逸脸庞,此时却也是阴云密布。

        “石兄,我们好像上当了,不该入林的。”

        白衣青年感知了下大敌离他们越来越近,心中暗道失策。

        这仙魔之森有着特殊力场,难以破开空间遁走,纯以身法飞行速度,他们两个仙尊肯定是不如仙王的。

        “怎么,张老弟,难不成后悔了?”

        飞在前面的兽皮青年笑了笑。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只是这仙王也够小气的,不就是把他养的螣蛇给吃了吗,荒郊野外的,谁知道是他家的?”

        白衣青年吐槽道。

        “真是的,那东西我瞧着和山里的蛇也没太大差别嘛,不过味道确实不错,下饭。”

        兽皮青年说着,还擦了下嘴角,似乎还在回味。

        “要说味道也确实不错,不过还是我娘做的好吃,石兄,下次你来我家,请你吃大餐。”

        白衣青年建议道,虽然现在情况好像对他们不利,但实际上也并不慌张,这种事两人混在一起后没少干,每次虽然惊险,但总能运气不错的逃生。

        “我都听你说了多少次了,行,等这次事了,陪你去东域一趟看看。”

        兽皮青年刚说完,忽的取出一根骨棒,朝后方挥去。

        树木成片的倒下,巨大的蘑菇云在仙魔之森升起,两名青年都停下了脚步,回头目光凝重的看着烟尘。

        “跑啊,怎么不跑了?”

        一个神情阴狠的老者挥袖驱散了烟尘,戏谑的看着两名青年。

        “你这老梆子,纵容那螣蛇吞噬百姓,我们不过是帮你教训一下那孽畜罢了,怎么如此锲而不舍?”

        白衣青年先出口骂道。

        “那些蝼蚁哪里抵得上我那螣蛇,那可是神兽!扒了你们的皮也难消老夫心头之恨!”

        那老者祭出一杆旗子,封锁了周遭区域。

        “嘿,张老弟,何必跟他废话,不过就是个仙王,既然他想打,咱们兄弟二人奉陪就是了。”

        兽皮青年握紧了手中的骨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