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九章:家父,张玄生

第六百四十九章:家父,张玄生

        那老者听了兽皮青年的话后,被气笑了。

        “哈哈,就凭你们两个小小的仙尊?”

        言罢,抬手间便是一记道印,盖压而下。

        “轰——”

        兽皮青年骨棒挥动驱散烟尘,扭了扭脖子,睥睨的看着老者,身上血气如太古莽牛一般燃气,向前一步,地动山摇。

        “石兄,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莽啊。”

        一旁的白衣青年笑道,身上灵力涌动,与自然相和,冲击波到他旁边如流水般避开,又像他在随波逐流,天人合一,道法自然。

        那老者见状面色阴晴不定,他之前追上过一次,知道这两个小子绝非一般仙尊,他刚刚可没留力。

        上次的道印明明能击伤这小蛮子,怎么这次居然被挡下了,不对,是那个白衣小鬼……

        “老梆子,看来就凭你,想拿下我兄弟二人,有点难啊。”

        兽皮青年咧了咧嘴,笑道,和玄霄兄弟配合,两人打遍仙王以下无敌手,可不是吹的。

        区区一个仙王初期,想斩杀他们还差了点意思。

        “呵呵,不知天高地厚。”

        那老者看着两个青年,一时没有继续动手,反正此处已经封锁,两人不过是瓮中之鳖,他这会儿倒是起了别的心思。

        “本来是想宰了你们给我的螣蛇陪葬的,不过老夫念在你们天赋出众,又年少不懂事,可以饶你们一次,不过……”

        老者话音一转,笑了笑道:“你们要给我叩首,拜我为师,成为我罗犇的弟子。”

        两名青年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笑意。

        “就你?也配当我师傅?小爷我已经有师傅了。”

        兽皮青年率先开口,他出山就是找师傅的,哪会拜他人为师,何况还是个德行有亏的老梆子。

        “我倒是没师傅,不过……”

        张玄宵看着老者等待的目光,又道:“我还是觉得你不配。”

        老者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话说,石兄,你师傅到底谁啊?你光说是什么大祭司,也没有面容特征,谁能帮你找到。”

        张玄霄又旁若无人的问道。

        兽皮青年,石蛮,或者说是阿蛮,苦笑一声道:“我师傅没告诉我名讳啊。”

        “两小儿安敢欺我!”

        老者愤怒的出手,这回可是动了真怒,道诀手印如山峦叠嶂一般降下,仿佛要镇压一切。

        张玄宵两人再也不敢闲聊,艰难抵抗,同时寻找着旗阵的破绽,逃离此处。

        要知道这老梆子可不是一人追杀他们,如果只有一个仙王初期,他俩还可以尝试拼一拼,但拖的久了,对方再有帮手来,可就走不了了。

        “哈哈,罗兄,两个仙尊小家伙罢了,居然这么久都没拿下,看来你真是老了。”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让阿蛮两人心一沉。

        又一位仙王出现在旗阵中,一幅看笑话的样子。

        “刘老道,少废话,拿下这两个小子,上次你看中的那块仙材我送你了。”

        罗仙王气愤道。

        “还有那块补天石,也送你!快动手,省的夜长梦多!”

        见来着还不动手,罗仙王又提高了价码。

        他要出气,但也不是傻子,这两个小子,那个小蛮子还好说,但那个白衣小子看起来可不像是个没家世的,拖久了,等这小子家里来人,恐怕有变故。

        本来若是其他事,他罗犇一介散修,是不愿意和这种疑似世家子弟的小辈冲突的,但这俩小子杀了他的螣蛇!

        那可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机缘,那是神兽啊!

        是他罗犇崛起的希望!

        就是鱼死网破,他也要出了这口恶气才行。

        至于事后报复,大不了他离开唯一真界,随便往一个小世界一钻,谁能找得到他?

        在下界称王称霸,挥霍完剩下的寿元,也不算差。

        下方,阿蛮和张玄宵听了老者的话,神情紧张。

        他们是强不假,但跟一个仙王过过招还行,对上两个多半要死。

        “既然罗兄如此大气,那小弟也就却之不恭了。”

        刘老道笑呵呵的,一柄道剑出现在手中,俨然是要动手了。

        “等等!”

        就在此时,张玄宵开口打断。

        本来说是出门游历,其实就是离家出走,实在是受不了妹妹了,那哪是切磋啊?分明就是没事找理由揍自己!

        他可没脸在外面遇险就朝家里人求救,所以之前也并未像对方所想那般用灵讯通叫人,主要是认为一个罗仙王还奈何不了他和石兄。

        现在生死一线,他也顾不得面子了。

        “呵呵,小子,现在想求饶了?晚了!”

        罗仙王嘴角挂着冷笑,攻势愈发凶猛。

        但刘仙王确实被张玄宵这一嗓子给喊停下了,他一向谨慎,想听听这小子要说什么。

        “你可知我爹是谁?”

        张玄宵一边配合阿蛮抵抗着攻击,一边说道,说这话时有些脸红。

        真鸡儿丢人啊!

        这事要是让老姐知道了,我肯定又被揍!

        “哦?你爹是谁?”

        刘仙王问道。

        阿蛮也是一脸疑惑,心说都什么时候了,那老梆子明显就是准备杀完人跑路,就算你爹是仙王绝颠,这时候赶不过来,也没用啊!

        “刘老道,你到底帮不帮忙?你管他爹是谁,就算是仙王绝颠今日老夫也要宰了这个小子!”

        罗仙王见刘老道还不动手,气急道。

        “家父……张玄生。”

        说这话时,张玄宵憋红了脸,他都已经可以想象到回家后被揍个半死的样子了。

        然而此话一出口,那刘老道却是神色大变,又仔细看了看张玄宵的容貌,更是心神战栗。

        “罗兄,住手!”

        他连忙出口喝道。

        也不用等他喊,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罗仙王也是呆滞了一瞬。

        张玄生?

        这小子刚刚说他爹是张玄生?

        难道是那位搏杀了歓帝陛下的张玄生!?

        恐惧感自脑海深处探出,攥住了他的心脏。

        听说那张玄生也是仙王绝颠,他也的确说过即使这小子背后有仙王绝颠也救不了他,但那可是张玄生啊,能一样吗?

        传闻张玄生精通卜算推衍之术,不论他藏在哪里都会被找出来!

        可今日已经恶了这两小子,进退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