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缘分还真是不浅

第六十章 缘分还真是不浅

        盛安然回到家,接受了盛小星的热烈欢迎。

        “妈咪!你可算是回来啦!昨晚开心吗?”

        虽然知道盛小星这么点儿年纪不可能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情,但是盛安然还是忍不住敲了她一个脑瓜崩,

        “开心什么?谁让你撺掇景希爸爸去订婚宴上找我的?”

        盛小星吃痛揉着脑袋,扁着嘴道,“又不是我提出来的,是景希哥哥,还有干妈说的,干妈说,郁蜀黍这是英雄救美!”

        “谁不在你赖谁是吧?”

        盛安然瞥了她一眼,在桌旁倒水喝,随口问道,“你干妈还说什么了?”

        “干妈还说,英雄救美的结局,都是以身相许。”

        “噗”盛安然一口水喷出来,洒了一桌,咳嗽两声后气急败坏的去拍主卧房门,

        “好的不教,就教这些!谈书静你给我出来!”

        今天周末,谈书静休息在家一般会睡个昏天黑地,然而敲了半天都没人应答,她转开房门,里面狗窝似的一团乱,不见谈书静身影。

        “干妈上午就走啦,出差啦!”

        盛小星屁颠颠的跑过来,“干妈还说,她不在家,妈咪你可以随便邀请郁蜀黍道家来做客,她不介意的。”

        “谁要邀请他啊!”

        盛安然拔高了声音,一副心虚样子,捂着脸试图掩饰自己红透了的脸色,

        “好了好了,我累死了我要睡觉,你别在这儿给我捣乱一边儿玩儿去。”

        盛小星被赶回自己房间,却在门缝中捂着嘴巴偷笑。

        看来干妈这英雄救美很有成效啊!果然还是要干妈出马,一个顶俩呀!

        下午,盛安然腰酸背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翻个身就能回想起昨晚的一些片段,面红耳赤的将自己蒙进被子里,半天又因为透不过气掀开被子大喘气,折腾了好一会儿后,她便开始生闷气。

        要不是谈书静非逼着自己去参加这个订婚宴,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儿了,要不是她多嘴撺掇郁南城去现场,更不会有这事儿。

        说来说去,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家伙!

        想到这儿,她忽然脑子有点清醒过来,越发觉得这事儿十有八九就是她策划的!

        谈书静飞机延误,在机场休息室里等的百无聊赖,手机‘叮’的一声跳出一条微信语音来,看到发件人后,她烦躁的表情瞬间多云转晴,慢悠悠的划开手机锁屏,十分惬意的听着来自盛安然的控诉。

        “你给我坦白,逼我去婚礼还有通知郁南城是不是都是你一早想好的?”

        她按着手机,凑近话筒道,

        “怎么可能?不过昨天晚上有发生什么吗?你怎么一夜没回来?”

        “什么也没发生。”

        “你这么气急败坏,我可不信什么都没发生。”

        那头沉默了,半天都没回消息。

        可隔着手机屏幕,谈书静觉得自己都能看到盛安然那张通红的脸,可惜不能亲眼见到,真的是太可惜了。

        另一边,机场广播通知她的航班已经到达,她慢悠悠的拎着手包,顺利的上了飞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压低声音对着手机道,

        “我上飞机啦,就不跟你讨论细节问题了,等我回来,再跟我分享你昨晚的激情一夜吧!”

        说完,她便按下了关机。

        “美女,请问行李架上你的东西我能往旁边挪一下吗?”

        嘈杂的广播安全提示中,头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谈书静头都没抬一下,

        “不是我的,你随便挪。”

        “谢谢。”

        男人礼貌的道了谢,正挪东西,忽然动作停了下来。

        谈书静听着这声音耳熟,也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抬起头来。

        一瞬间,四目相对。

        “是你!”

        男女声交叠在一起,一道来自谈书静,一道来自高湛。

        对比机票座位无误之后,高湛在谈书静身边坐下,并且礼貌的朝着她伸出手,“谈小姐,真巧,又见面了。”

        谈书静翻了个白眼,举起手示意空姐。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要换座位。”

        高湛脸色一变,悬在半空的手十分尴尬。

        空姐也感觉到了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尴尬的笑了笑,“谈小姐,本次航班的位置都满了,没办法换了。”

        谈书静登时脸色就变了,鄙夷的瞥了身边的高湛一眼,

        “经济舱也没有吗?给我换到经济舱也行,只要不跟这个人坐在一起,我跟你们一块儿到乘务室去都没问题。”

        “你什么意思啊?”高湛皱眉望着她,不悦道,“我都没要求换座位,你还来劲了?”

        “我就是单纯的看有些没素质对女人动手动脚的男人不爽!”

        谈书静脸色冷淡的很。

        “抱歉,实在是没有位置了。”

        空姐一脸的为难。

        高湛脸色也沉了下来,反唇相讥,

        “你看谁爽啊?我看你就是仇视社会吧,飞机就要起飞了,你在这儿为难人家空姐,还说我没素质,我看你素质也没高道哪儿去?”

        “你。”

        谈书静皱着眉,理解的看了空姐一眼让她先走了,而后瞪着高湛道,

        “我懒得跟你废话,警告你,飞机就飞四个小时全程,我们就当没见过,所以不要跟我说话。”

        “我……”

        被怼的次数多了,高湛竟也不生气了,反而有些好奇起来。

        自己身上到底是有什么让这个女人看不惯的,每次见面就跟吃了枪药一样。

        他眼角的余光瞥见谈书静手边桌上的工作证,眸光忽然亮了几分。

        “橙光文化传媒活动”的字样十分清晰,她也是去同安参加橙光的文化传媒交流活动的?

        这么说来,缘分还真是不浅了。

        高湛勾起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翌日是周一,

        抛开周末发生的所有‘意外事故’,盛安然开始马不停蹄的准备盛唐集团百年庆典的会场布置,一整天的时间都在大堂盯着区域隔离。

        “挡板上的海报不行,做的漂亮一点,不要让人觉得我们这边有那种装修的嘈杂,尽量别给酒店现在入住的客人造成困扰。”

        “还有这边,不要堆东西,所有东西放到仓库去,需要用的再拿出来,多跑两趟没事。”

        下午正忙着,不远处前台方向传来接待员的喊声,

        “盛经理,这里有位先生找你。”

        盛安然正仰头指挥工人安置新的吊灯,闻声回头看去,便看到前台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多年不见,那身影竟有些佝偻,比起记忆中苍老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