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你先把手松开

第七十三章 你先把手松开

        上楼前,盛安然找佣人拿了烫伤膏,敲了敲衣帽间的门。

        “进来。”

        郁南城已经换了身衣服,先前的睡衣团成一团,十分随意的丢在地上。

        “腿上没事吧?我给你拿了烫伤膏,”盛安然站在门口问。

        郁南城点了一下头,

        “谢了。”

        “不用客气,本来也是你们家的烫伤膏,那我放这儿,你涂一下,我先出去了。”

        “嗯,”

        放下烫伤膏,盛安然便转身走出了更衣室,刚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些什么,又折返回去,直接推开门道,

        “那个烫伤膏你记得要……”

        话还没说完,看见眼前一幕的瞬间,盛安然脸色瞬间就僵住了。

        郁南城手一抖,裤腰带从手里滑落,整个裤子抖落在地上,露出一双健壮的腿。

        盛安然猛地回过神,捂住眼睛背过身,急声道,

        “你脱裤子干什么啊?”

        郁南城也是一脸尴尬,绷着脸道,

        “我不这样怎么上药?而且你进来之前不敲门,我没问你,你还先问我了?”

        盛安然涨红了脸反驳道,

        “我那是进来告诉你这烫伤膏怎么用的,谁知道你。”

        郁南城看着她不知所措的身影,忽然觉得有些好笑,随手拽了一块毛巾盖在腿上,坐了下来,“是嘛?那你教教我,怎么用。”

        盛安然还背对着他,“你穿上裤子没?”

        郁南城低头看看已经盖到大腿上的毛巾,正色道,

        “算是穿上了吧。”

        “什么叫算是?”

        盛安然皱着眉,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看到他坐在沙发上,盖着一块白毛巾后,脸色又红了一度,猛地转回去,气急败坏道,

        “你这算什么穿上了?”

        “你看见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看见。”盛安然飞快的否认。

        “那不就行了。”郁南城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快点吧,我过会儿还有事,你不是要给我涂烫伤膏么?”

        “我,你自己涂。”

        盛安然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多事儿了,家里佣人这么多,自己干嘛跑上来,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找难堪么?

        “是你煮的粥烫伤的我。”

        一听这话,盛安然炸了毛,回头气咻咻道,

        “喂!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啊,我煮粥是故意为了烫伤你吗?”

        “我没说你是故意的。”

        郁南城望着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得寸进尺道,

        “帮人帮到底,你这烫伤膏,我真的不会用。”

        盛安然被他盯的脸颊发烫,心里面好一番纠结,这才拿着烫伤膏过去了。

        盛安然弯着腰撩开他腿上毛巾的一角,露出被烫红了的一大片皮肤,心莫名的跟着揪了一下,的确是烫的不轻。

        “你看着啊,这个烫伤膏要先在掌心揉开搓热了再往烫伤的地方涂。”

        她坐着示范,手掌心揉开一小块膏状物体,准备往他烫伤的地方抹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你还是自己来吧。”

        说着,便往后退去。

        手腕忽然一紧,郁南城拉住了她,“你来。”

        “为什么啊?你也不是够不着。”

        “麻烦。”

        盛安然登时一脸无语,

        “弄完洗个手不就行了,少爷您可真省事。”

        这调侃语气的‘少爷’俩字落在郁南城耳中,清冷的眸光微微颤动了一下。

        想到郁南城养尊处优的,估计还真没自己动手干过上药这样的事,盛安然看看这一手的药,壮士赴死似的点了一下头,“那我来吧,你先把手松开。”

        搓热了的手掌贴在大腿肌肤上传来一阵阵的热流,郁南城目光低垂,便看到盛安然的长发自肩膀处滑落了一缕,遮挡住了她的脸颊。

        一时情不自禁,手伸出去将那缕头发拂到她耳后。

        盛安然颤了一下,震惊的转过脸来,四目相对。

        目光在空气中交织良久,她忽的回过神,慌张道,“应该差不多好了,你,你自己再处理一下,我走了。”

        郁南城却又拉住了她,稍一使劲,她惊呼一声,整个人跌坐在他的左腿上。

        “郁南城,你……”

        盛安然立刻挣扎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烫伤的伤口,耳后传来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是不是碰到你伤口了?”盛安然瞬间不敢动弹了,慌张的询问着。

        郁南城一手揽着她的腰,嗓音沙哑,

        “不碍事。”

        “你……快放开我。”

        盛安然咬着牙,一脸的羞耻,只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下面抵着的东西的形状。

        这要是被人看见了算怎么回事。

        郁南城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声音越发低沉,“那天晚上,你比现在主动多了。”

        盛安然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气急败坏道,

        “你放开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晚的事情是个意外,她几度催眠自己试图忘记的意外,偏偏他还非要提前。

        盛安然这种态度让郁南城心里十分不快,她竟然对那晚的事情做这么不在意,一想到这儿,就感觉心里有一阵火窜了上来,想也没想,就抬起她的下巴,俯身下去。

        “唔……”

        盛安然瞪大了眼睛,瞳孔失了焦距,茫然的盯着眼前模糊的影子,半晌脑袋都是空白的。

        郁南城的手顺着她的腰身一路游移,探入她衬衫的下摆,引起皮肤的阵阵战栗。

        在他即将进一步深入的时候,盛安然陡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挣扎起来。

        郁南城按着她的腰,并不让她动弹,另一只手已经顺着裙摆滑了进去,毫不客气的探入她两腿之间。

        一股羞耻感油然而生,盛安然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将他推开,扬起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更衣室里回荡,连楼下佣人都愣了一下,怔怔的朝着二楼方向望去。

        盛安然喘着粗气,垂落在一旁的手还在颤抖。

        她是惊恐的,从未想过郁南城会突然对她做这种事,她压着火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如果你觉得我住在这儿是用这种方式来换取的话,我和小星星立刻就可以搬走,插足别人婚姻这种事已经超越了我的道德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