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第九十章 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先生回来了。”

        外面传来佣人说话的声音,紧跟着便是一道挺拔的身影从院子里走了进来,五十来岁,西装笔挺,看着就十分威严有气势。

        进屋就看见盛安然,一下子停下脚步,神情有些发怔,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语,“小梦……”

        盛安然忙站起身,闷声道,“大舅。”

        男人回过神,却又是愣了一下,打量着盛安然片刻,欣喜道,“是安然?都这么大了?今天怎么来这儿了?我先前听说你出国好几年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连珠炮弹一样的追问,让盛安然原本跌落谷底的情绪稍稍回升了几分,她点了一下头,“回国有几个月了,一直忙着工作的事情。”

        “工作定了吗?在哪儿啊?”

        “在盛唐酒店。”盛安然老老实实的回答。

        “哦,盛唐啊,挺不错的。”男人十分欣喜,“都十来年没见你了,刚刚乍一看我还以为是你母亲,晚上留在这儿一起吃晚餐吧。”

        “吃什么晚餐?”

        没等盛安然说话,大舅妈刻薄的嗓音立刻打断了大舅的话,“你这位外甥女是千里迢迢回国来要当初她妈妈的遗产的,要不是为了这遗产,她恐怕这辈子也不打算登门,你还真以为她惦记你这个大舅呢?”

        男人神色稍稍一变,“遗产?”

        盛安然抿着唇并不说话。

        这个情形,稍一思索便也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男人看了客厅里老婆一眼,犹豫着问道,“你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嗯。”事已至此,盛安然只得硬着头皮承认。

        “哪有什么遗产?就是有,当年她一出生就在咱们家待着,吃穿用度哪个不要钱?早就花光了。”

        大舅妈瞥了男人一眼,脸色很是不悦。

        气氛一瞬间便僵持了下来。

        半晌,男人声音沉闷,

        “安然,这事儿我记着了,你先回去吧。”

        盛安然原本也不想多待了,听到这话后自嘲一般笑了一下,愤然离去。

        今天原本就不该来,她怎么就忘了当初外公去世,就是大舅妈骂着她是个扫把星,把她从家里赶出来的呢?里里外外凡是她的东西,全都一股脑送到了盛家,当初那举动,就是断了她的退路,不再让她回去的意思了。

        如今再来请他们一家帮忙,那不是痴人说梦么?

        盛安然走后,男人扶着膝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安然母亲的东西你分明一点都没动,何必这样说话,让她记恨?”

        “我就是要她记恨。”

        原本一脸刻薄模样的大舅妈此刻脸上浮起几分痛恨之意来,

        “当年舒梦就是太怯弱了,她一心为盛青山,最后是个什么下场,凭什么他盛青山就能抛弃妻子过安稳日子?安然是他亲生女儿,他不想管也得管,这丫头看着利索,偏偏也是个没脑子的,跟她妈一样,有问题不知道去找她爸,反倒想着来找我们,这算什么?”

        “我看他也不是全无悔过的意思,前两天我见过他,提到小梦了。”

        “他还有脸提舒梦?”女人咬牙切齿,“悔过算什么?我就是要他总看着舒梦为他拼死生下的女儿,只有看着,他才能时时刻刻记着当初舒梦就是因为他死的,他这辈子到死都不能安宁。”

        听到这番话,男人终究是叹了口气,没别的话再说。

        当年妹妹去世的时候,握着他的手,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女儿,偏偏如今被他们逼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

        从大舅家出来后,盛安然直接打车回了家。

        “怎么样啊?房子要回来了吗?”

        卧室里传来谈书静的声音,听见开门声,她敷着面膜就出来了,前一晚刚出差回来,就被盛安然拉着去搬家,早上睡了个天昏地暗。

        盛安然摇摇头,被一股无力感席卷,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叹气。

        谈书静从冰箱拿了根黄瓜,嘎嘣脆的咬了一口,含糊不清道,“你说你也是倒了大血霉了,你爸给你的一套别墅被盛安瑶拿去养小白脸了,你妈给你留的房子又被你舅妈给霸占了,你这是什么好运气啊?”

        “别说了,我都快烦死了。”

        盛安然连声叹气,“要是连房子都没有,以后怎么办?”

        “住在我这儿啊?我养你一辈子,只要你给我做饭。”

        谈书静嘿嘿一笑,没皮没脸的依着她坐下,“你说你急什么啊?干嘛就急着要有自己的房子?”

        盛安然皱着眉,“我怕以后打起官司来,我没房子,法院那边判定我没有抚养孩子的能力。”

        “打官司?”

        谈书静一愣,“你要跟谁打官司啊?还有人要跟你抢小星星不成?”

        “不是小星星。”盛安然缓缓抬起头,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告诉谈书静,“珠宝店前两天给我打电话,说找到项链的主人了。”

        “项链的主人?”谈书静稍一思索想起这件事来,“你是说星星的爸爸?那你岂不是就找到当年你被人抱走的儿子了?”

        盛安然点头,“可是你知道是谁吗?”

        见状,谈书静的脸色也绷紧了,意识到了几分不对,“谁阿?”

        “郁南城。”

        空气中出现了长达半分钟的沉默,谈书静怔怔的盯着盛安然,确定她没在跟自己开玩笑之后,惊呼道,

        “天哪,你们俩这是什么缘分?”

        盛安然皱起眉来。

        “不是,你别这个表情啊,是郁南城不是更好办吗?赶紧把握机会啊,你可是他们家宝贝儿子小少爷的亲生母亲,他那么爱他儿子,你绝对母凭子贵啊,直接加入豪门当少奶奶,你要争抢什么抚养权,你脑子瓦特啦!”

        谈书静滔滔不绝,嘴里的黄瓜汁儿都要喷出来了。

        盛安然却越听越头疼,忍不住打断道,“够了,书静,你别开玩笑了,我现在一点儿心情都没有。”

        “你怎么了?”

        “我不可能跟郁南城在一起。”

        “为什么啊?”

        盛安然脸色阴沉,

        “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当年不会生下两个孩子,为了留住小星星,我连大学都没办法念完就匆匆出国,他郁家只手遮天,随随便便就改写了我的人生轨迹,对他来说只是多了一个儿子而已,而我呢?他从未想过一个还未满二十岁的女孩以后的人生,这样的人,太可怕了。”